孤山:歐衛下錯了賭注

新唐人07月16日訊】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公布了一段歐衛公司駐北京辦事處工作人員和被認爲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官員的對話。這段對話表明,歐衛總裁以電源不足爲藉口蓄意停止新唐人電視臺信號是爲了迎合中共當局的要求所做的政治决定。

歐衛總裁當然知道這個做法不光彩,也不符合行業禁止歧視的規矩。要不然也不會對新唐人電視臺這個客戶的詢問拖了幾個星期不答復了。

歐衛不是第一家向中共磕頭的西方大公司。在中共眼裏,從來就沒有單純的貿易商業,什麽都是和政治挂鈎的。西方商人進入中國,很快的學會了這一套。新聞集團的默多克處心積慮的想打進中國市場,他的兒子杰姆斯默多克在洛杉磯舉行的一次媒體會議上突然發難,開始攻擊法輪功,僅僅因爲法輪功受到中共打壓。大概他覺得這樣做還不足以取悅中共,又捎帶批評了一通西方和香港媒體對中國人權的“負面報道”,幷說這些“破壞穩定的因素”對中國政府是很危險的。

不顧一切的向中共磕頭,對一個企業來說,無論對外對內都不是一件好事。企業的價值不僅僅在于實物的市場價,還在于社會的認同,即所謂的品牌價值。穀歌的品行規範是著名的“不作惡”(Don’t be evil.)。然而,當“穀歌中國”按照中共的指示封殺大量網站的時候,它就失去了社會對它“不作惡”的期望,它的“提供部分信息比不提供信息好”的解釋則是中共喉舌媒體的一貫做法。

更糟的是,當一個企業違背了給自己規定的品行規範時,它就很難指望它的雇員和董事會成員繼續遵守這種規範。雇員對企業的效忠、奉獻幷不完全取决于他所得到的經濟報酬。在很多情况下,是一種對企業所奉行的價值、文化的認同。這就是所謂的企業文化。對一些雇員來說,看到企業高層公然違背人類價值和道德去討好獨裁者無疑是非常失望的。《魯珀特中國冒險記》一書的作者布魯斯-多佛,原來是默多克帝國亞洲業務發展總監。最先讓他産生離開新聞集團念頭的就是老默多克爲了討好中共而在2001年下令取消出版前香港總督彭定康的回憶錄。

當西方公司蜂擁進入中國大陸時,聲稱貿易會把民主自由的理念帶到中國。不過我們今天看到的情况却正好相反。西方某些大公司不僅幫助中共迫害中國人民,還幫助中共把對媒體的監控擴大到了世界其它地方。

明眼人不難看出,中共對西方公司附加政治條件最多的都是和信息流通有關的行業。從雅虎出賣師濤等人的個人信息到“穀歌中國”的“提供部分信息”,從思科幫助中共建立金盾工程到歐衛兩次停止新唐人電視臺信號,無不如此。問題是,怎麽會有人認爲一個如此害怕真相的政權是强大的體現。中共掌握了全國的資源,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宣傳機器,幾千份報紙、幾百家電視臺、電臺,還有世界上那麽多媒體集團的幫助,却對一個民間獨立電視臺恐懼到如此程度,難道不正是極端虛弱的表現嗎?

今年以來,一連串的天灾人禍暴露了中共政權搖搖欲墜的事實。世界很快就要面對一個沒有中共的中國。在這個時候,歐衛弃正義、民意和民心不顧,却把賭注下在一個虛弱的、非正義而又蠻不講理的獨裁政權,豈是“短視”二字可以表達!

良心的價值在于不能出賣。一旦上市兜售就不值錢了。老默多克苦心經營中國市場10多年,砸下20億美元,主動獻媚,被動讓步,能做的都做了,不僅沒有得到中共的贊許,連正常的平等貿易關係都沒有得到,最後心灰意冷的撤出就是明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