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明:北京奧運將使每一諂媚者蒙恥

中共邪黨以舉國資源為後盾的謊言、暴力、邪性與利誘等等,著實讓許多團體與個人深陷迷魂陣中,自覺不自覺的與魔共舞,慾罷不能。今當邪黨「一切為了奧運」而全面掙扎、折騰之時,他們也就近相勾搭,遙相呼應,宛然與邪黨同心同德,勢必要共創「奧運盛世」。

由此,施羅德哀嘆,德國痛失借奧運改善同中共關係的良機;薩科齊雖猶抱琵琶半遮面,卻到底宣佈出席奧運會開幕式;布什則討一張門票,要在北京觀球賽;歐衛看似咬得一塊肥肉,立即中斷新唐人、希望之聲信號;即使是早被逼到死胡同的達賴,僅因中共一兩次惺惺作態的談判,也便答應許多並不對等的條件;馬英九本與連戰有別,現也像要一個勁兒抱緊中共一條大腿;至於非洲、亞洲眾多和中共一直貌似「哥們」的國家,更是摩拳擦掌,恨不得一身化兩身,極力表達參會情懷。

與此同時,中共與俄羅斯否決了國際社會意圖制裁津巴布韋的方案,而那裏的獨裁政權一如中共一般邪惡;中共和蘇丹的關係更為密切,雖然達爾佛爾的災難毫無緩減的跡象;中共將「文革式」的暴力輸送到紐約法拉盛,還將台灣去美的華人議員劉愛倫、楊醇逸等化作「特務中的特務」、「奸細中的奸細」;中共終於「收回半個黑瞎子島」,卻將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拱手送人;中共表面要在東海維護主權,卻又偷偷將海上利益出讓給日本。

對於國內,中共更是大打出手、全面出擊、立體封鎖:南國暴雪的無恥表演顯然已被暫時遮掩,藏區血案的密集槍聲彷彿也被一時忘卻,汶川母親的慘痛呼告更被奧運鼓樂湮沒;甕安數萬人的憤怒,只換作幾百人的無辜入獄,以及「打醬油」、「俯臥撐」、「拎酒瓶」等等心酸無奈的流行語;大陸網絡名存實亡,除開邪黨「偉光正」的空話、套話與色話,反映自由資訊與真實聲音的網站、博客、論壇、留言幾被消滅殆盡;各地訪民、信仰者、異議人士及維權律師俱被監控、威脅、毆打或抓捕,北京週遭的每一角落都有盯牢跟死的惡眼與黑手;每一進入中國的外國團體與個人,無不立即陷身汪洋大網,一邊將其行動範圍嚴厲限制,一邊將其一言一行忠實記錄。

法輪功學員不僅僅要在全球承受「法拉盛式」的黑幫、流氓攻擊與謾罵,更要在中國大陸整體面臨包夾、洗腦、勞教、判刑、酷刑致死、活摘器官等等現實。著名音樂人於宙返家途中被抓,十多天後便被惡警奪去性命;與此類似的法輪功學員死亡案例,每一天都在發生,而且越近奧運越是密集。每一天被非法查抄、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早已不能以百計,而須以千計。每一天傳出的死亡案例,一例比一例慘烈,一例比一例離奇,一例比一例快捷。

對於中共暴行,無論國內國外,誰都有目共睹,心知肚明;誰如果還說他未聞其詳,誰就一定在言謊、裝傻。但當羅格及國際奧委會還在強調當初選擇北京仍舊正確無疑的時候,他們的良知早被中共的金錢腐蝕;當許多國家領袖一邊宣佈出席奧運開幕式,一邊說要藉此和中共談論人權的時候,他們完全只是在為私利與虛榮而自欺欺人;當中共諸多「盟友」樂陶陶直奔奧運而來的時候,他們的人民大都和中國民眾的遭遇類似;當眾多跨國公司、大型企業、各界名流紛紛提供贊助、「精誠合作」或「錦上添花」的時候,他們的真正目地都不可告人;而無數中共黨徒、「憤青」及「花瓶」政黨與團體真個死心塌地要與奧運共存亡的時候,他們早已喪失明辨是非、正邪的眼睛與心智。

毫無疑問,北京奧運是在犧牲億萬民眾經濟、人權、道義、尊嚴甚至性命的基礎上舉辦的,既與奧林匹克精神格格不入,更與漸趨自由、民主、憲政的全球潮流不符。尤其致命的是,它是由西方所言地獄之獸、東方所言天外惡龍操縱,中共只是任其驅馳的最敗壞、最惡毒、最無恥的世俗組織或生命,也就必定在持續行惡中埋葬自身的同時,也將與其同流合污的團體、個人埋葬。

北京奧運是「天滅中共」的陷阱之一,必將使每一諂媚者蒙受其恥大辱,直至付出慘重代價。當前與未來中國的趨勢極其明顯:2008是中共凶年,強辦奧運更是大兇之事;中共行將滅亡,全球將很快面對一個沒有中共邪黨的中國;凡與中共切近者必險,凡與中共遠離者必安。因此,一切諂媚於北京奧運而罔顧中國人權災難、尤其有意忽視法輪功滔天血淚的團體與個人,均將因其對於中共邪黨及北京奧運的錯誤選擇而痛悔莫及。

這痛悔的具體表現在於:無論上帝、佛主、天尊及古往今來人類所曾信仰的一切神祇,都不會佑護邪惡及邪惡的作倀者;人類的歷史即是邪不勝正、邪惡必受懲治的歷史,大地上的正義團體與個人,也決不會姑息邪惡及邪惡的作倀者;中共一如即將葬身大海的破船,當它突然傾倒而沉沒的時候,一切存身於破船之上、環繞於破船之側的生命或物甚,都難逃波濤、漩渦卷覆的下場;中共的滅亡必在朝夕之間,一切期待於它的承諾、利益、名份等等,都將化作一個個泡影;當正義力量將中共徹底清算的時候,只有一向正視中共罪惡、支持民眾反迫害、有助中國走向自由的團體或個人,才配成為新中華的合作者與受益者。

其實,上天對此的警示已最明確不過,世間的先行者更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忠告。而一切本著天理、神訓、道義與良知而做出的選擇,都不會糊塗、愚迷到與中共邪黨為伍的程度。然為伍者並不鮮見,何也?見利忘義,捨本逐末,身無鐵骨,心存僥倖,是也。

但願全球越來越多的正義呼聲,能夠驚醒一些迷中人;但願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幾十幾百萬法輪功學員失去自由的殘酷歷煉,以及億萬法輪功學員傳《九評》、促「三退」、廣泛講真相的義舉,能夠喚醒無數迷中人。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而明知故犯,執意妄為,則屬「自作孽,不可活」。芸芸眾生,豈能無動於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