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保:從棄守《新唐人》看人類危險

如果把共產思想僅看作一種偏激的信仰、把中共僅看作一個專制獨裁的政黨,而看不到中共的邪教本質,就看不清、甚至想像不到中共對中國、對人類的現實和潛在危險。中共作為一個信奉無神論的邪教,它最具迷惑人的地方是:它干擾人類的根本目的,不在於讓它的成員相信共產思想正確,而在於讓它所控制的人成為「我什麼都不信、就信我自己」的行尸走肉。

共產陣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一夜之間土崩瓦解後,文明世界的人們在驚喜中慶幸共產思潮即將成為歷史,不再將其視為一種威脅,甚至一廂情願地把中共當作「淘氣的壞男孩」期望它自我改良。但就在人們的慶幸和陶醉中,共產邪靈趁虛而入,攻城略地,不但毒害了絕大多數中國人,而且滲透於整個人類。

當今世界,共產邪靈都控制了哪些人?無論哪個民族、哪個地區,凡認同中共、利益至上、信奉「我什麼都不信、就信我自己」的人,無疑都是被共產邪靈控制和利用的工具。

看透這一點,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偷渡海外、到美國多年的華人仍願意聽任中共邪靈擺佈,參與法拉盛事件;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出生在台灣、服務於美國社會的議員甘願成為中共邪靈的奴才,極力為中共罪惡背書;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世界上那麼多國家的議員、政要、社會名流、公司老闆明知中共邪惡,卻依然甘願為中共效力。

同為法西斯,與當年德國相比,今天中共的「手銬奧運、血腥奧運」特徵,比1936年柏林的「納粹奧運」徵兆更為明顯;與當年日本相比,中共駐外機構操控法拉盛事件、滲透美國議員、挑戰美國立國之本的猖狂,其後患和實質意義並不亞於日本發動的珍珠港襲擊事件。但即便如此,歐美國家的政府、政要、公司,在中共利誘面前,幾乎無一例外地選擇沉默和卑躬屈膝,偶有隔靴搔癢般的「指責」,也是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2005年,歐衛為討好中共而準備犧牲《新唐人》利益時,文明世界的正義聲音發揮了巨大作用,美國政府通過BBG在關鍵時刻邁出實質的一步,客觀上保住了《新唐人》這個良心媒體在中國大陸上空的生存。今天,歐衛的老毛病又犯了,正義的聲音依然響起,歐衛方面討好中共的媚態被揭露的更為淋漓盡致,中共幕後的操控、對歐衛的戲耍更為明顯,但這一次,代表美國政府起關鍵作用的BBG卻打起退堂鼓,打算放棄w5,致使歐衛終於找到一個有模有樣的藉口與《新唐人》解除合約。這意味著,和2005年相比,又有一大批人在堅守正義和良知方面,退後了一步。

幾年來,中共對《新唐人》恨之入骨,大陸民眾對《新唐人》卻喜愛有加。房屋強拆、土地強徵、職工下崗、官員貪腐、疫情封鎖、上訪遭遇、冤案錯案、環境污染等大量的受害民眾,在國內奔走呼號、求告無門之後,艱難地把信息傳遞給《新唐人》。可以說,《新唐人》電視已經成為大陸民眾遭受不公時喊冤叫屈的首選窗口,也是如實映射大陸每天都在發生的、中共極力隱瞞和封鎖的「敏感事件」的大鏡子。大陸民眾為什麼要找《新唐人》喊冤?因為他們相信,在危難時刻,只有《新唐人》能幫他們發出SOS。在大陸民眾眼裡,《新唐人》代表著正義、良知,她讓身處漫無邊際的黑暗中的善良人們不再迷茫,不再孤獨,不再恐懼,不再絕望,她給予人們信心、勇氣、光明和希望,她使瞭解了中共和中國真相的人們堅信,通過每個人的努力,一個擺脫邪教控制的、光明的、自由的新中國離我們越來越近。

BBG放棄w5,意味著《新唐人》這個資金實力和政府資源方面還羽翼未豐的小精靈將失去依託,她自由、歡快的身影將在中國大陸上方消失,從此,面對無邊的黑暗,人們只能仰天嘆息。

歐衛完全可以「與BBG合同的提前解除」為由盛氣凌人地與《新唐人》解約,把責任推向BBG;而BBG也完全可以一句「與《新唐人》之間沒有直接的合同關係」為由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由於《新唐》人對中國大陸民眾的特殊意義,由於她作為大陸上空唯一自由媒體的特殊身份,由於此次事件重演2005年風波的特殊背景,由於中共已經罹患奧運綜合重症、極度恐懼自由媒體的現實背景,善良的人們應當看到,棄守《新唐人》,完全是屈從中共邪惡、棄守良知的結果。

在北京血腥奧運即將來臨之際,先是歐衛的「技術故障」,再發展到BBG放棄w5、棄守《新唐人》,事件過程反映的已不僅僅是作為商業機構的歐衛的恥辱,不僅僅是以BBG為代表的美國政府的恥辱,不僅僅是對此事件置若罔聞的包括小布什、薩科奇在內的歐美政要的恥辱,而是整個人類的恥辱。人類墮落的過程就是不斷棄守良知的過程。對良知的棄守,無疑將使人類無可避免地滑向災難的深淵。

正義善良的人們,讓我們睜大眼睛,盯住歐衛,盯住BBG,盯住美國政府,發出強大的正義之聲,敦促他們改變錯誤決定,讓《新唐人》這個自由的小精靈重新翱翔於大陸上空!

當然,我們也看到,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類似棄守《新唐人》、棄守良知的事件就會不斷發生;只要中共存在一天,爭取到的正義永遠是暫時的、殘缺的、沒有保障的。因此,解體中共是人類回歸正義和良知的一勞永逸的辦法,好在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