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也談毛澤東的稿費到底有多少

毛澤東的稿費究竟有多少?這是一個值得全中國人民問一問的大問題。這裡並不是要妄自代表全國人民,而是因為從50年代到70年代,毛的著作是全國人民都必須買的,當時絕大多數家庭,尤其是在城鎮,每戶都起碼有好幾本毛澤東著作,從毛澤東選集、毛主席語錄、毛澤東詩詞到毛一些文章的單本可以說毛的稿費是全國人民省吃儉用從嘴裡和身上省下來的。這筆錢不管有多少,都是人民的財產。中國人民有權利知道它的總數。

現在我們有兩個數字。一個是截至2001年5月底,毛稿費本息加在一起高達1·31億元人民幣,這是在2004年由《黨史博采》和《黨史文苑》兩本刊物上分別披露的。

這個數字公佈後有很多報刊轉載,激起了很大反響。毛著作流行的時候是一個普遍低工資的時代,人們每月有50到60元工資就被認為是不錯的收入了。從 50到60年代中期還實行稿費制,到文化大革命前稿費就被廢除了。毛澤東一直號召平均主義和反所謂"資產階級法權",甚至主張廢除貨幣,但他本人卻積累起如此巨額的稿費,這不能進一步讓人們認清這個所謂歷史偉人的真相。

就在人們為毛澤東有一億多稿費而大吃一驚時,毛澤東身邊的一些侍從出來反駁,說這是對毛的造謠中傷,毛澤東的稿費根本沒有這麼多。這些人中最有影響的是毛澤東的「管家」吳連登。他在毛的最後12年中擔任他的生活管理員,掌管財權。根據國內毛派的"紅網"介紹,吳連登特地找到他們,"系統地介紹了毛主席稿費的有關情況,"用"無可辯駁的事實"說明毛澤東稿費到他死時為止的準確數是124萬元人民幣。這個124萬元人民幣的數字出現後,在毛派和左派中引起熱烈反響。

從一億三千萬還是一百二十四萬,這兩個數字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我們應該相信哪一個呢?嚴格來說,無論是《黨史博采》和《黨史文苑》還是吳連登以及其他為毛辯護的人,提供的都不過是一個參考資料,都是口說無憑。前者作為兩份歷史雜誌,畢竟還受到一定製度的約束;後者則可以說是以個人身份出面,加上他和毛的特殊關係,提供的說法很難讓人信服。

毫無疑問,毛澤東稿費究竟有多少,任何個人都難以為人們提供一個可信的數字,不管他是毛的管家也好,秘書也罷;任何一家雜誌也是如此,因為這裡涉及到大量的檔案和原始材料。在涉及到這樣性質的問題時,一個真正權威的資料必須由有關審計機構根據原始收據和帳戶來提供。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至今為止所聽到的任何資料,其真實性和可信度都是成問題的。一般來說,一億三千萬似乎多得令人難以置信;而一百二十四萬似乎又明顯有縮水的嫌疑。不過,即使是一百二十四萬,用毛澤東年代普通人的標準來衡量,也稱得上是天文數字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問題上最有責任出來澄清的中共中央有關權威機構始終沒有露面。中共中央辦公廳既沒有否認一億三千萬,也沒有承認一百二十四萬。這就給人們留下了充分的想像餘地。

中國要進步,一定要清理毛澤東的遺產。這個遺產今天看來不僅僅是精神、思想和制度上的,也還確實有個人物質意義上的。從這個角度來看,搞清楚毛澤東稿費究竟有多少,向全國人民作個交代,也是清理毛遺產的一個非常具體的方面。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