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松齡:諾貝爾和平獎也無法彰顯的榮耀

今年的十月十日,是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60周年紀念日,也是眾所皆知的諾貝爾和平獎揭曉日。去年,在嚴密評選過程中,挪威奧斯陸國際和平研究所主席托納遜(Stein Toennesson),準確預言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將獲獎。今年他再度預言,頭號人選將是中國北京著名維權人士、愛滋病防治活動工作者胡佳,另一位,則是敢於揭發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的維權律師高智晟

甫結束北京奧運的中國,並沒有履行當初改善內部人權的承諾,反而進行更為嚴苛的打壓與管制。專家認為,有必要在此時讓中共當局省視自己的人權紀錄與國際觀感。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卻已於上月二十五日回應:「諾貝爾和平獎如果要頒給真正維護和平的人,就應該頒給正確的人」,「我們希望有關各方在這個問題上做出正確選擇,不要做出任何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事。」

中共的決定,一向與中國人民、民主國家的感情倒行逆施。胡佳曾經為了中國的生態保育與愛滋病患奔走,做出重大貢獻;高智晟律師被譽為中國的良心,正直敢言,無數次為受欺壓的弱勢團體伸張正義,如今卻都深陷囹圄。今年二月,美國國務卿賴斯聲援胡佳的話,恰與劉建超的發言成為鮮明對比。她說:「胡佳被判入獄深深的刺痛了美國。因為這正是美國一直在奉勸中國的﹐如此行事既不利於改善人權﹐也不利於完善法治﹐而且實際上對中國政府也沒有好處。」

回顧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的第一條:「人人生而自由, 在尊嚴及權利上一律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心, 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胡佳在網域上的名稱就叫「freeborn」。他是一個渴望拯救生靈、長期茹素的佛教徒,然而中共的政權扼殺了他自由的夢。高智晟則是一位頂天立地的基督教徒。當有人質疑他為何不計代價,要為黑暗中受迫害的人們挺身而出時,他說:「什麼事情要看長遠,我在拯救別人的時候,也是在拯救自己的將來。」而今,他的下落不明。

諾貝爾和平獎,每年都會頒發一次。然而在一個嗜血、腐敗,以謊言為運作機制的國家機器中,還會有幾個胡佳白白犧牲?還會有多少個高智晟突然失蹤?在中國的良心被監禁與滴血的時候,我們期待有更多的人關切這件事。雖然諾貝爾獎的頒發,並不能彰顯他們的榮耀於萬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