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成︰被「瞞報」的溫家寶民主談話

9月23日,溫家寶總理飛到美國紐約出席了聯合國大會。溫家寶先生此時來紐約真有些不是時候、無顏無光,因為他所「總理」的政府治下發生的特大食品安全丑聞正在國際社會發酵,就是三鹿毒奶粉事件。

但溫總理及其陪同大員在國外損失的只是顏面,國內食用三鹿奶粉的眾多嬰幼兒失去的卻是健康乃至生命。不是人民選舉產生的政府,是不必對人民負責的。像以往諸多重大天災人禍一樣,這次政府又涉嫌捂著蓋著、不及時發布消息,目的在于為了奧運期間的所謂穩定與國家形象。

不過,在此我想談的主要不是三鹿奶粉,而是溫總理在紐約的一次談話、一次媒體公關。溫家寶在紐約與《星島日報》等六家華文媒體負責人進行了座談。你可以想象,溫家寶一定會對那些媒體說,中央政府在得知奶粉問題後,「第一時間迅速向國內公開」,「這是一個負責任政府的表現。」

「跟國際接軌」

但這次座談,用一位網友的話說,「有點意思」的地方,是溫家寶還大談了一番民主。他說,中國要加強民主建設,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貪污腐敗。關于如何推進民主政治,溫家寶認為最重要的是三個方面︰第一,逐步完善民主權益,保障和擴大人民的選舉權;其次,司法公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第三,民主監督,包括人民的監督,人大的監督,民主黨派的監督,以及新聞傳媒的監督。

我對溫家寶這番話發生興趣,是因為他對民主國家的理解在「跟國際接軌」了。今天,世界上五分之三的國家已經民主化,每個國家在具體的制度細節上或許各有千秋,但卻遵循一些普遍的基本原則,就是普選、政黨競爭、言論自由、代議制、分權制衡和司法獨立。我說溫家寶在跟國際接軌,是說他沒有在「民主」一詞前加上「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作定語,同時也承認了現代民主國家的部分原則,例如,把選舉列在首位。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這一陳詞濫調,我們早就聽得不耐煩了。在民主已成為世界潮流的今天,即使是再強硬的獨裁者也往往沒有勇氣說他們要繼續獨裁了,所以,從鄧小平到現在,領導人們就玩弄語言游戲來混淆視聽、糊弄國人,以「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來對抗普遍的民主原則。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大家知道,其核心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也就是一黨獨裁、黨的領導人獨裁。追溯歷史,這本來是從前甦聯拷貝過來的專制體制,卻被他們說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稱專制為民主,這是需要臉皮厚的。而民主呢,他們通常是不會單獨說這個詞的,他們會加上另一個定語「西方的」–「西方的民主」。是的,民主發源于西方,但民主已不只屬于西方,因為世界上每一個大洲都有民主國家,包括我們的鄰國韓國、日本、印度等。

另一番開明講話

據說,溫家寶先生是個愛讀書的人,我看,他的確在進步了,並且願意說出一些所學所聞。胡錦濤記憶力很好,但不愛讀書,所以講話總像小學生背老課本。然而,有意思的是,溫家寶上述關于推進民主政治的談話,海外媒體《星島日報》等重點進行了報道,中共的外宣機構中新社也如此,只是標題不沾邊(「溫家寶︰中央政府在得知奶粉問題後第一時間公開」),而中共的內宣機構新華社所發的通稿卻隻字未提,假裝溫家寶並沒有觸及這樣一個敏感而重要的問題。

事實上,這並不是溫家寶第一次以「跟國際接軌」的方式,談論民主政治、政治體制改革。據我所知,他兩年前就在談了,但同樣是對外不對內的。2006年10月,溫家寶在中南海會見了美國一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訪華團,期間被問到他和其他中國領導人使用「民主」一詞時是什麼意思。他說︰「當我們討論民主的時候,我們往往指三個主要因素︰選舉、司法獨立、建立在制衡基礎上的監督。」聽起來很舒服,是不是?這不是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符合人們關于民主的常識。布魯金斯研究所所長約翰?桑頓事後還根據溫家寶的談話寫了一篇文章,發表在2008年1月的《外交季刊》(ForeignAffairs)上,稱中國正在民主化。新華社當然報道這次會見,但卻同樣只字未提溫家寶的民主言論。我是因為到了美國,才知道他原來還有這樣一番開明的講話。

出口,不轉內銷

由此,我們產生了兩個問題︰為什麼溫家寶要講這番些話?為什麼他的講話只對外不對內?也許有人會想象,這是一個開端,表明中國領導人的思想變得開明了,開始誠實地談論民主了,他們可能會對外然後對內談,並著手逐步推進民主化,中國的民主化有希望了。但願如此!但到目前為止,更明顯的是,我們只能將其理解為一種對外宣傳的策略、花招。領導人們知道,見到外國人或者出門在外,要適當講究「與國際接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之類的鬼話要少講點,否則人家听了會覺得荒唐、反感,因為人家可是見過民主的。說點開明的話,還可以贏得人們的好感,激起人們某種想象或者說幻覺,以緩解對他們的批評,方便他們「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得過且過」。

但在他們看來,內外有別,對外或許可以來點靈活性,放開談一談,「出口」但不轉內銷,對內最好繼續以所謂「中國特色」、「中國模式」混淆視聽。為什麼?因為他們膽怯。因為他們害怕人民知道什麼是民主。他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他們是如何搞專制的,所以他們必須掩蓋什麼是民主。人們難以判斷什麼是民主,他們就可以繼續渾水摸魚。所以,他們瞞報了非典,瞞報了地震,瞞報了毒奶粉,也瞞報領導人關于民主的講話。相比之下,三鹿公司是小奸商,他們是大的。他們一直在宣傳中加入有毒成分,損害人們的精神健康,希望每個人都得腦結石而後快。他們給這種加入有毒成分的專門技術取了個名字,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所謂「輿論導向」。

(就在結束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發現溫家寶總理9月28日又在接受CNN的專訪時談論民主、法治、監督甚至「六四」,當然同樣遭到國內媒體的瞞報,有網友翻譯張貼在國內網站上也多遭刪除)

--轉自《新世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