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官方為何要把郭德綱批倒批臭

【新唐人2010年8月14日訊】熱點互動直播(512):官方為何要把郭德綱“批倒批臭”

中共藉反三俗嚴控不利信息 拿郭德綱當祭刀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最近相聲演員郭德綱成為中國大陸的一個熱門話題,其原因就是郭德綱的徒弟在郭德綱的家中打了《北京電視台》的記者,而郭德綱為徒弟說了話。

那麼因為這個事件使得中國官方的三大媒體新華社、《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對他進行批判,讓人感覺到好像文革的「批倒批臭」又回來了。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官方為什麼要把郭德綱批倒批臭?」歡迎您打我們熱線號碼646-519-2879。

那麼我們首先來看一段與這個事件相關的新聞。

(新聞一則)

8月1號,郭德綱的徒弟李鶴彪打傷記者後,事情似乎還沒有完結。大陸主流媒體一邊倒的抨擊郭德綱,而央視《新聞直播間》還用幾句連續的排比句,對打人事件進行了狠批,雖然沒有直接點出郭德綱的姓名,但誰都能看出央視說的是誰。

一時間,郭德綱從雲端跌倒了谷底,網上甚至熱傳郭德綱被定為「三俗」代表,遭全面封殺,這樣的結局,對誰有利?

郭德綱1973年出生於天津,8歲開始學習評書,9歲跟隨相聲藝術家常寶豐學習相聲。1995年開始闖蕩北京,1996年建立相聲表演團體「德雲社」,並首先提出相聲回歸劇場。

凌滄洲先生認為,郭德綱一開始就是走草根中間這種路數,所以他對社會問題敢說,敢於調侃。郭德綱的相聲裡面的確有低俗的成分,但是,比較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的主流相聲,郭德綱的創作思路還是比較開闊的。

(播報結束)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官方為什麼要把郭德綱批倒批臭?」,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您也可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地址是:RDHD2008。

那首先向各位介紹現場的兩位嘉賓,這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紐約城市大學的教授陳志飛先生,陳教授您好。

陳志飛:您好。

主持人:首先請李天笑博士跟我們詳細介紹一下郭德綱事件的始末。

李天笑:郭德綱,剛才電視裡講他是一個後起之秀,應該說是一個草根的相聲演員,他成名沒多少年,2004年以後開始成名的,這當中媒體捧他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實際上現在打他的這些媒體,當時都是捧他的。這個人按原來他所拜的兩個師父來看,他們都認為他是有天賦的,如果沒本事的話,媒體也捧不起來。

這次事件主要是由於他當時買了一個別墅,裡邊有一塊地,這個綠地本來開發商是附帶給他的,但是合同上沒寫,結果他在那兒立了樁,建了一間木製房子。然後8月 1號,兩個《北京電視台》記者去採訪,採訪時他不在家,他徒弟在,據說發生了肢體接觸,一個說是把他推下樓梯,另外一個是拉扯,這當中還搞不清楚,但是當天晚上,郭德綱在他的段子裡就把這個記者說成跟妓女差不多,然後又把他的徒弟說成是正義英雄。

第二天,《北京電視台》召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就把這件事情公開,直接說郭德綱徒弟打人,認為他袒護他的徒弟等等,但郭德綱認為不是那麼回事,接著他又發表了2千字的博客,就是《有藥也不給你吃》,說了一些很硬的話。

然後到了8月4號,央視在一個節目裡邊用了排比句,說他是媚俗、豔俗、庸俗,講他留下糟粕,講他江湖氣等等,接下來新華社還有《人民日報》也都輪番轟炸。但是郭德綱始終不服氣,又發了一個所謂的道歉聲明,這道歉聲明實際上是逐條的把對他的指責給駁倒。然後到現在為止,他遭到了幾乎跟文革當時批判、砸爛一個人的方式很相似,博客被封了,他的德雲社也被整頓,他所有的音像作品在北京被下架了,他百來號人現在也沒地方開支了,聽說還裡應外合,他裡面兩個比較主要的台柱也離開了他,所以整個來說,對他是全面的封殺。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網民起來替他打抱不平,認為他是中共現在發起的三俗運動的一個首要受害人。所以這個事情鬧得風風雨雨,國內幾乎是無人不知,國外現在影響也很大。

主持人:那很多人說,可能郭德綱在給他徒弟講話的時候口出狂言,有點太狂妄了,如果他低調一點,然後真心的去道歉,也許就不會發生這麼多的麻煩,您怎麼看呢?

陳志飛:聽剛剛聽李博士一講,我覺得大家都應該感覺到這件事情是在所難免的,因為那兩個電視台記者去他們家,就是想報導什麼,就想報導私占土地,就想用負面新聞來批判郭德綱了,其實已經有開刀的意思了。而他們知道郭德綱這個人的火性脾氣,罵人根本不留情,如果你抓到他,然後說他私占土地,對別墅的土地別有企圖的話,他肯定要大罵沖天,還好他徒弟在家,只是打了人,如果郭德綱在家的話,不知道要鬧出什麼更大的亂子。

所以我覺得這個事啊蹊蹺就在這兒,好像幕後有指導一樣,而且這個事情越演越大,在外界看來,這個事說白了,屁大點兒的事,就是一個人被推了一把,然後一件很小的事情,現在竟然鬧得像一個全國的政治運動,驚動了所謂我們主流媒體的最高層,所以說我覺得這件事情動靜不小,而且背後的動機也很大。

主持人:這就讓很多人搞不明白,郭德綱只不過是一個相聲演員,在中國像這樣的藝人、演員是非常非常多的,而且郭德綱自稱也不是一個什麼知名的相聲演員,他自己說是個非主流的相聲演員,而這一次是他徒弟打人,還不是他打人,為什麼能驚動了中國三大媒體──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跟他齊聲砲轟呢?

李天笑:如果中共要搞運動的話,它總是要尋找一些替罪羊,中共歷來的政治運動又確定一個比例5%。那麼這次反三俗運動,所謂的反三俗實際上是一個政治運動,很多人都說跟文革的架勢差不多。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它就要尋找一些平時它認為對黨不恭不敬的,或者是利用一些方式代表民眾指責中共的一些政策,或者是揭露社會的一些陰暗面等等,把這樣一些人作為一個對象來打,作為祭刀的祭品,然後殺雞儆猴,我想這是一個很主要的原因。

另外,郭德綱這個人是個口直心快、口無遮攔的人,他對於社會現象的看法,倒不是說他有意要怎麼做,但是他是一個體制外的人,他要靠說相聲來餬口,觀眾、聽眾就是他的衣食父母,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要符合大眾的口味。那麼這樣的話,他在相聲當中必然要引一些大家喜聞樂見,或者社會廣為流傳的段子、包袱啊這些東西,來取得他節目的吸引力。那麼很多的社會現象就進了他的相聲段子裡面去了,比方說八恥八榮,還有央視、奧運,還有這些什麼反三俗,他也講我要反三俗。這些東西都被中共認為很不順耳,或者認為他有意無意的要使中共為難,那麼有了機會、來了運動,就拿他做靶子,把他打下去。

主持人:您說到這個,我們先不說是不是他打的,在國內打人的,軍人打人,官員打人,有錢有勢的人打人,仗勢欺人的人打人,城管打人,那打人的太多了。現在他的徒弟打了人,我這裡特意摘錄了幾句話,新華社說他不注意自己公眾人物的責任;那麼人民日報說是郭德綱把自己罵下了舞台;央視說這個公眾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現是多麼的醜陋。他為什麼能引起這麼大的媒體的關注呢?

陳志飛:其實你自己問的問題你已經回答了,它確實很蹊蹺。用郭德綱自己的話來講,他說,據我所知,一個人18歲以後殺了人,他父母跟他都沒有關係的,因為他已經是一個獨立的行為人了,我徒弟這麼大了,他打了人也沒打死,怎麼跟我有關係呢?就說明它實際上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而且這也反映了一個整體運動的先兆,這個苗頭是對著郭德綱,同時也是殺雞給猴看,給一些想利用民眾對這個體制不滿,對腐敗,對貪污,對社會不良習氣不滿的行為,利用這些作為素材而出名的文藝人士,給他們一個警告。而在這些人士中呢,我倒不覺得郭德綱本人有多麼高尚,或者是一個什麼樣的英雄,只要是中國共產黨反對的肯定就是偉大的,那也不見得。

他就是一個不由自主的,由於中共這種環境而被民眾推出來的一個英雄,他要順應民情,他要反映民間的生活,而大家關心的,想打擦邊球的,想樂一樂的,想罵一罵的就是中共這個黑暗的體制,那他藉用了這個心理,他成功了,他成功的同時也讓大家獲得了快樂,同時他又不得不得罪了體制內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郭德綱跟小瀋陽和趙本山還不一樣,那兩位是主流體制內部的,他們可以上春晚,這也就是為什麼郭德綱出事之後,所謂的中國相聲的最高決策人、黨委書記姜昆,姜昆大家都知道著名相聲演員,姜昆就說了,說郭德綱這個人道德有問題,早晚要出事,我早就看出來了。那就是牆倒眾人推,他實際上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跟包括相聲主流在內的這種體制在決鬥。但他代表了民意,所以從這點上來看,他還是值得同情的。

李天笑:我覺得這裡邊還有兩個很主要的原因,一個就是這些中共的媒體,你像《人民日報》也好,央視也好,還有新華社也好,它們是代表了中共利益的,是中共主要的喉舌,那麼現在黨中央號召了說要反三俗,那些人當然跟著黨中央走,那麼怎麼辦?就去尋找,尋找所謂三俗的獵物,它們像狗一樣在尋找,現在找到了以後,那一下子就全部撲上去,我想這是一個非常主要的原因。

否則你說郭德綱所謂的俗跟小瀋陽跟趙本山的俗,那比他們強百倍,對不對?那不可能是找郭德綱,應該找小瀋陽。再說你比方說找公眾人物的責任,江澤民在公開場合挖鼻子、梳頭,不顧國家領導人的體面,造成的影響遠遠要比他大,但是沒有聽說任何一家媒體來找他的碴。所以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場政治運動,這個政治運動就要以這些所謂違反中共利益的人來槍打出頭鳥,找他們開刀。

主持人:那您說政治運動,剛才您談到了公眾的反應,那我們知道在一開始這個事件出來之後,中國網路上基本上是一邊倒的罵郭德綱,就說你怎麼能還袒護你的徒弟,你徒弟把人家記者打了,就是有很多咒罵之聲。那麼現在反而反過來了,很多人非常同情郭德綱這種狀況,改為支持他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這值得一提。

陳志飛:這真的是非常有趣的現象,那我們從郭德綱本身這個事例跳出去,來看一看中國整個媒體以及公眾的反應,因為大家經過長期對中共媒體的觀察,對它有一種本能的排斥和拒絕心理,也就是說你中共媒體喜歡的,肯定是我們大家不喜歡的,你如果捧,那我們肯定要臭你。

那郭德綱這事兒怎麼講?假設郭德綱出了事,或者咱們另外作一個假設,這個人不是郭德綱,這個人是趙本山,趙本山也出了很多醜聞,而且最明顯的就是蟻力神代表事件,那不但是醜聞,應該要鋃鐺入獄了,他牽涉詐騙的問題。但是由於他是中共體制內的紅人,年年上春晚,他被保下來了。如果徒弟打人這個事情發生在趙本山身上,按中共媒體想一直替他遮攔,想把這個事情掩過去,那麼你猜猜看觀眾的反應會怎麼樣?肯定是把他罵得要死。所以郭德綱這個問題,反映的不僅是郭德綱本人操守,以及相聲,以及反三俗的問題,而是觀眾整個對中共媒體的信任度的問題。

李天笑:我覺得這裡邊可能還有幾個原因,一個是中國老百姓認為這個事情根本就沒有像中共媒體想像的那麼大,你反三俗,郭德綱就算立個樁或者他徒弟打人,但跟這個根本就沒關係嘛,很明顯的,你後來把他的音像作品下架,把德雲社封了,這顯然是一種迫害,一種政治迫害,這是一個,老百姓看不慣,覺得你是有目的的在陷害他。

再有一個,很多藝人也好,包括一些導演還有教授,他們也深有同感,今天打的可能是郭德綱,以前湯唯(影星)被打的時候,我們沒有出來,袁騰飛(北京中學歷史老師)被打的時候,我們也不吱聲,現在郭德綱被圍剿,被踩下去了,那下一個很可能就是你,但沒有人替你說話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覺得有必要站出來。

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是這些人已經認識到,如果在這問題上不發聲的話,等於接受了專制對民眾的迫害,你不發聲你就變成同盟者,大家都不發聲大家都變成同盟者,那麼這個專制就會對更多人下手。在這樣的覺悟下,這次非常明顯,老百姓能覺悟到這一點,引起這麼一個反彈,對中共來說應該是很致命的,我想它也應該感到了這點。

主持人:我們有幾位觀眾在線上等候,我們先接一下中國大陸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覺得郭德綱一直是中宣部的眼中釘,我們大體回顧一下郭德綱這個事兒,一開始他的徒弟打人的時候,媒體對郭德綱袒護他的徒弟大家都有點不太那個,但是中宣部包括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一介入,老百姓的民意立馬轉了,這真是怪事情。所以說別傻了,中宣部那一套已經Out了,群眾也是出過國上過網的,不好騙了。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官方為什麼要把郭德綱批倒批臭?」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 646-519-2879 發表您的意見。我們有幾位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多時了,我們接一下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你好,主持人、兩位嘉賓好。從郭德綱事件我想到朱鎔基時打擊一個姓劉的女演員,說她偷稅漏稅的問題。當她關在秦城監獄的時候,因為我們打電話問,她說,欸,我是經濟犯,幹嘛把我關在秦城監獄呢?秦城監獄都是關些什麼呢?關四人幫或什麼北京巿市委書記那些,就是把她當成一個政治犯在處理。她出來以後,她也到美國來演出,就談到了朱鎔基,當時偷稅漏稅的,可以說不只她一個人,但要搞一個運動,就拿她開刀。這是第一個事情。

第二個事情,所謂通俗歌曲的大王叫李谷一,同時藝人宋祖英是唱民歌的,她們背後靠的不是錢臭就是官臭,不知道李谷一的第二任還是第三任丈夫是肖勁光的兒子,彭麗嬡就不用說了,是習近平的,宋祖英我根本不想說她了。中國10億人口裡面,沒有比她們唱得好的嗎?而台灣一個演員叫鄧麗君,中國也把她納入通俗歌曲,她在亞洲和台灣和整個中國人心目中的地位,比什麼李谷一、彭麗嬡、宋祖英都要有份量得多。所以,結論是什麼呢?中國的藝人想要出名,已經不是錢臭了(臭是毛坑、茅房的臭),是官臭,你必須靠官。女人靠官,男人呢?比如姜昆那個相聲,大家都知道,他現在成了中國最大的紅人,為什麼?他是黨員,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我們接下一位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安娜小姐好。看到這個以後呢,有點不知從哪談起的感覺,大致從根本上講,在這個星球上有兩種邏輯,一個就是正常國家、民主社會的邏輯,一個是中共的邏輯;那麼有兩種形態,一種是自由民主、正常的社會形態,一種是獨裁專制、中共變態的社會。所以說,變態社會裡出這種烏七八糟、變態的事情呢,如果從這種角度看,那就正常了,如果不從事變態的事,反而是反常了。

那麼回過頭來說,美國也有各種脫口秀,二台、四台、七台都有,總統、總統候選人、所有政治人物的醜事情都可以在節目當中拿來調侃一番,這是民眾的根本需要,就是要通俗、辛辣、諷刺。那麼如果這些東西拿到中國大陸,在獨裁專制政權底下或者那些滿口仁義道德,滿肚子道理的人來說,這就是低俗、媚俗、庸俗。所以,我想問了,什麼叫庸俗,有定義沒有?什麼叫媚俗,有沒有定義?我想它也說不出一個定義來吧。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喂,安娜主播好,李天笑博士好,陳志飛博士好。我認為郭德綱先生也沒說什麼嚴重、不可救藥的話,他平常是非常幽默風趣的,咱們這邊電視台常常播他的笑話,半夜裡播,白天也播。他難免會偏向自由民主的言論,這也沒什麼不對嘛,人最後都要投向自由民主的嘛,共匪要對他大批大鬥的確是眼睛裡容不下一粒沙子,心胸太狹窄,就別再鬥了吧,積點德吧。好,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曼哈頓林先生的電話,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你好。我認為那些藝人、名人啊就該揍他一頓,看他好像真的很了不起一樣,我領教過幾次了。有一次我跟一位朋友在廣州的酒店碰到一個藝人,我的朋友認識他,就跟他握手,我傻呼呼的也不知道就跟著走過去,他卻不跟我握。很多藝人你叫他,他本根就不睬你,這些藝人囂張得厲害,就是要這樣整他,他有錢你不要羨慕他,他倒楣的時候,你在一邊看就是了,就是這樣。

主持人:好,謝謝林先生。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官方為甚麼要把郭德綱批倒批臭?」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發表您的意見,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那我們請現場的嘉賓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的說法,李博士先請。

李天笑:我首先講一個,大陸的張先生講得非常好,確實,一旦中宣部或者中共的這些部門介入了以後,老百姓馬上逆轉,這是一種逆反情緒,這說明了什麼問題?說明了中共不得人心,受到民眾的唾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中共參與,民眾馬上就反彈,反正你中共肯定是做錯了,為什麼呢?你在文化大革命中打的人,幾乎都是受到你迫害的。

我看到一篇文章,它在人民網上講到,這次估計郭德綱的名字一定會在所有媒體上消失,德雲社肯定要散了,它認為牆倒肯定眾人推。但現在這個例子恰恰相反,為什麼呢?推的是誰?是中共這堵牆,老百姓起來反而把中共的牆給推了,所以說它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是一點。

另外,新澤西州高先生講到劉曉慶的例子,當然中共扶持的藝人,比方說趙本山也好,小瀋陽、宋祖英也好,這些人當然是有後台,所以說無論他們怎麼庸俗也好,媚俗也好,低俗也好,只要他媚黨,跟黨緊緊的靠在一起,怎麼樣也不會找他們的麻煩。

那麼郭德綱今天的問題在於什麼呢?他不是完全沒有俗的成分,當然他裡面的俗也是三俗,怎麼樣講也是三俗,什麼「通俗、民俗、風俗」,是有俗的成分。但老百姓喜歡他裡面摻雜對中共制度下的一些醜陋現象進行某種針砭和抨擊。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找他的碴,這是很明顯的,主要他沒有後台,如果有後台的話,可能今天的情況會發生一些變化。

紐約的張先生講到了美國也有脫口秀,民主制度下也對官員進行調侃,這是非常常見的事情,我們看到反而在美國這塊地方,所有的人,除非他不會說英文,如果他說會英文的話,那隨便他說,對公眾人物怎麼批評都行,因為他本身就是應該受到公眾監督的人。

主持人:而且他(郭德綱)基本上都沒有點名哪個公眾人物,他只是說一種現象而已。

李天笑:他只不過點出現象,但這裡面有的官員自己會對號入座,比方江澤民可能想,你這不是講我嗎?周永康也想,你不是講我嗎?所以這樣一來,這些人都結成了同一戰線,一致要把郭德綱給打下去。

另外,加州丁先生講到自由民主社會。郭德綱本身可能也沒有這麼高的覺悟,他只不過是一個草根藝人,對這個社會現象不滿,然後就是逗老百姓樂。但他講到了一些中共統治下的醜惡現象,這樣引起中共對他的反感,然後打壓他,我想可能就是這個問題,其實也是眼睛裡容不下沙子。

最後曼哈頓的林先生說在廣州吃飯的時候,藝人明星沒有跟他握手,他認為就要把他揍一頓,這有一點個人恩怨吧,可能藝人沒看到你,或者他確實是高傲。那麼整體來說,我想郭德綱還不是這種不接觸人或者有高傲的地方,現在問題是他自己覺得受了冤枉,受了冤枉他當然要發表評論,要為自己的權利發聲。

主持人:那完全是不同的話題了。

李天笑:所以我想這裡面可能有些區別。

主持人:那麼陳教授有什麼要說的?

陳志飛:剛才聽到一位先生說怎麼定義「三俗」?那麼「三俗」到底是什麼?我覺得這個「俗」本身並不是壞事,因為「俗」就是高雅的對詞,像下里巴人相對於陽春白雪,那麼我們說「俗話」、「民俗」,這都是正常的。而且你如果覺得義大利歌劇高雅的話,義大利歌劇起源於義大利農村鄉間小曲,它的來源也是俗的。所以很多東西俗本身並不為過,但是我們提到三俗的話,其實它那個俗已經超出了下里巴人這個範圍,它實際上衝擊的是人的倫理,是以黑暗面來博取人們的笑聲,同時把正義和善良給掩蓋。

所以這就講到了一個問題,我剛剛也一直在說要跳出這個事件,要去看更大的現象,為什麼本來很低俗的東西,現在卻能在中國大陸登上大雅之堂?

當然美國有它俗的東西,但那都是在12點之後再演。即便我們剛才說的那些脫口秀,就是取笑克林頓,取笑總統的,那個低的東西實際上還是有它的政治目的。而中國這個俗最近已經被美國媒體注意到了,可能有的觀眾知道,美國的《新聞週刊》近來發表一篇文章,抓住小瀋陽,把他定義為中國最醜陋,最低俗、骯髒的男人。要知道,美國媒體向來是不這樣輕易發表結論的,媒體要中立,適時地讓你自己做結論,它為什麼這麼斬釘截鐵地把小瀋陽評說:你是中國最低俗的。就是因為他的底線太低。

主持人:最骯髒的。

陳志飛:已經是Dirtiest,你怎麼講都行,因為己沒有現成的詞了,而最可悲的是,我們億萬的觀眾喜歡這樣的人,所以我覺得中國這個文化環境令人擔憂。那我們就談談這個大環境汙染是怎麼造成的?剛才說俗是個好話,我就講一句俗話,「子不教父之過」,那麼中國子民不教,父母官之過。

現在中國人民處於這樣的狀態,很多人覺得郭德綱的相聲也有俗的部分,很大成分是俗的成分,而相聲這種藝術說實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他們這些人。像郭德綱出事以後,小瀋陽出來保他,周立波出來保他,而他最困難的時候,是趙本山拉了他一把,他那個俗的部分是有郭德綱這一部分的。所以我想強調一下,郭德綱不是英雄。

主持人:我想今天還沒有觀眾把他視為英雄吧。

陳志飛:李博士好像有點說他在揭露什麼,其實他是一個機會主義者,他只是覺得我用這種方式跟主流脫勾,我可以掙錢,可以發財。我覺得他只是這樣一個情況。但是整個這種環境,還是要回到我說的「子不教父之過」,你如果說三俗,那三俗始作俑者又是誰?現在中國的文藝界,藝術團體基本上已經不演政治的東西了,都是假大空或者這類型的東西。

李天笑:我想首先今天我們不是給誰下定義,我們沒有給郭德綱下什麼英雄定義,也不給小瀋陽下。但是事實是這樣的,小瀋陽這個人確實是不男不女,演的東西確實令人錯愕,就像剛才講的,美國的《新聞週刊》也給他下上這麼一個定義,可見這個人表演的鄙下,迎合低階趣味以及陰暗心理的這種狀態是存在的。

所以當小瀋陽在今年「五一」獲得所謂的勞動獎狀的時候,我看了一下,所有的跟貼,大概有幾百個人貼,近99.9%都一致在罵他,而且罵他罵到什麼程度?用一些最鄙視的口吻和語言罵他,那就說明這個人在中國人的心目中……而且你如果是支持他的人,比方官方是支持他的,那麼很多五毛應該非常容易的就上帖去支持他,但是沒有人上,他們也感到自己要去支持他的話,可能會不得人心。所以說像小瀋陽這種,我覺得在這個社會不是贏得人們的好感,而是贏得人們的厭惡。

那為什麼他還會在台上?因為他的師父趙本山在哪兒,整個央視在支持著他,整個中共宣傳機器、政府在支持他,所以他還能夠在台上。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說,老百姓並不一定真的喜歡他,而是說你只有這些東西可以看,是這個意思嗎?

李天笑:不是只有這個,但他的背後是有整個中共宣傳機器「春晚」給他舞台,在支持著他,所以他能夠存在著,而且他能夠有這個機會來表現自己。比方有人講,他的表演對象是誰呢?就是洗浴中心的嫖客,那洗浴中心嫖客的主體是什麼?就是中共的好色貪官,那中共為什麼說他媚黨?就因為他迎合中共好色貪官的這種陰暗心理,所以在中共好色貪官的帶動下,整個社會風氣,整個社會道德一日千里地下滑,造成上樑不正下樑歪,那麼在這種社會風氣響影下,可能有一些人也覺得這種東西迎合了他的心理狀態,所以他才能夠有這樣一個生存空間。

主持人:您認為為什麼官方要宣傳這樣的人呢?

陳志飛:因為中國的意識形態,就文藝這一塊它管得很嚴,它覺得哪怕我不要陽春白雪這樣的東西,我用下里巴人這種很粗俗的東西來充斥你的大腦,來麻醉你,只要你不思考,我用低俗東西控制你,使你像吸了鴉片一樣,不用思考,這是它真正的目的。所以說為什麼官方媒體包括春晚都一直在推廣這東西。而這種事情,這種手法實際上在歐威爾的小說《1984》裡頭已經有過很多的介紹。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官方為什麼要把郭德綱批倒批臭?」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的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 646-519-2879 發表您的意見,或者通過Skype和我們連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那我們首先接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中國大陸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其實春晚這東西,你看每次中央電視台都說收視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實際上根本沒那麼高。它為什麼麼每年都要搞春晚?完全是中央中宣部想搞的,它就為了營造一個和諧的所謂普天同慶,很擁護共產黨的,實際上就是粉飾太平的一個節目,而那個小瀋陽實際上口碑也不怎樣……當然陳志飛老師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為什麼現在中國人這麼俗?很簡單嘛,共產黨就是把代表人類普世價值的這些東西,它不讓播,它給你限制,完了中國人還必須找個出口吧,所以他就走到這上頭來了。你看網上好多黃段子啊,這些東西現在中國很多的。當然在這些段子裡頭,共產黨最怕的就是諷刺它共產黨的東西,它最怕這些東西。

所以剛才說郭德綱也不是什麼英雄,這說得很對的。我剛才看到馮小剛微博上面寫的,大家也不是挺郭德綱,支持他,關鍵是反封殺的東西,一碼歸一碼,不能混為一談。郭德綱說,人民覺悟還真不容易呢,他說。

有些大腕,事不關己,也不能保證他不落井下石,就像那姜昆一樣。但是中國的網民,包括一些媒體,包括馮小剛啊還有這些演員、官員,他們怕什麼?你今天不吭聲,下次可能就是你了,完了它三俗的棒子就打到你身上了。所以共產黨現在就有意的引導,「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同樣是作假或者什麼,你看它有時點一下,但在人們的注目下,你像這些高官的文憑真真假假,它又不敢報,它又收手不動了。還有一個假捐款,它就報章子怡,一到余秋雨,余秋雨是央視的座上賓,它就不說,它就這樣子。我估計下一次它要打擊的對象很可能是韓寒或是周立波這些人,尤其是韓寒,同樣是作家,還有郭敬明,他抄襲、剽竊,他也加入了作協了,中央電視台就不說他,反正體制內的它都可以保。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那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兩位嘉賓好,聽到精采的評論,我想到中國有「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這是自古以來從老子到孔子開始就有的。

想談談三位電影導演,曾經在一個電影論壇會上,三位導演跟我坐在一塊談著,我很不客氣地批評了三位導演,從張藝謀的《紅高粱》到《滿城盡帶黃金甲》,他只是一個拿著毛主席語錄在天安門城樓上高呼口號的紅衛兵小將;馮小剛的《手機》到現在的《唐山大地震》,賣了6億的票,中宣部就說這是政治宣傳和商業投資的成功,而文革這個大地震比唐山大地震死的人更多更冤,所以說馮小剛只是一個的在北太平莊賣瓜子的小販;陳凱歌從拍《霸王別姬》到現在的片子,他只是西湖一個帶著瓜皮帽的拓落地主。所以中國的文化已經走到如此糟糕的地步,罪犯並不是小瀋陽也不是馮小剛、張藝謀,是共產黨,我覺得這是兩位嘉賓應該要評的,共產黨把這些人帶到了深淵。

剛才已經談了,春晚已成了共產黨毒害中國人的一個官辦的東西,不是老百姓喜歡的。我希望要看看正統的中國文化,勸海外的看神韻,勸中國大陸的去學學「關關雎鳩」和「陽春白雪」,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布達佩斯滕先生的電話,滕先生您好。

滕先生:您好,各位好,我覺得這個事還是他們權力鬥爭的結果,這與胡錦濤為代表的團派現在權力鬥爭有點失利,他想扭轉他團派失利這個結果,想發動一個什麼運動來打擊自己的政治對手,所以郭德剛就成了他們的替罪羊。我的話完了。

主持人:謝謝滕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您好,剛才話沒講完,所以還想再說一分鐘。說這個庸俗、低俗、媚俗,首先提出這個概念的人呢,他自己恐怕就寫不出真正的定義來,就好像我們辭典有詞條有定義,他自己恐怕就寫不出來。好,那就不深入探討這個了。就拿它這個定義我們來用好了,這個春晚所有的小品,從83年到現在,每一年的小品如果用它這個三俗來看的話,個個都是三俗。哪一個不是庸俗呢,哪一個不低俗呢?那麼在現場拍巴掌的那些人,哪一個不是媚俗呢?或者推而廣之,投票說好的人,哪一個不是媚俗?

那麼中共那些高官們包情婦100個,公款包養情婦少則3、5個,7、8個,幾十個,聽李天笑博士以前介紹過,用「運籌學」(系統科學)的方法來安排情婦的會面時間,你看,這多荒唐。好了,那麼那就不是三俗了,那簡直就是卑鄙無恥!所以滿嘴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的這些人,反過來他又要批三俗,是不是很可笑呢?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接下一位紐約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您好。

吳先生:您好,主持人,我是想簡單的說一句話,《九評》就是指導我們看任何東西的方針。郭德綱就是共產黨手裡的木偶,它今天想演什麼戲,今天大氣候要用,要演哪一齣戲了,就把哪一個木偶拿出來。所以現在呢,很簡單一句話,毛澤東的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為工農兵」其實就是為他的共產黨。

共產黨這麼多年來的方針,《九評》已經說得很清楚,所以大陸發生任何事情,搞任何運動,我們就掌握這一個邏輯。現在廣大的中國大陸民眾都很清楚這一點,所以網上也好,報紙上也好,剛一出來大家是有那麼一點驚愕,但是3、5天一過,老百姓都知道共產黨又在玩木偶了,我就說這一句話,又在玩木偶戲了。

主持人:好,謝謝吳先生,那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們的說法。陳教授先請。

陳志飛:這幾個觀眾講的確實都非常深刻,我覺得做為海外長期居住的華人,有時候說起話來還隔靴搔癢,但是他們幾位的確有深刻的個人背景和經歷,說出的話,很多方面我覺得雖然我能夠體會他們的說法,但是沒有他們那麼生動。

我覺得的確是這個大環境,我並不是想指責中國人民,只是說中國廣大人民在其中,在中共這種脅迫之下是最大的受害者。因為中共不僅經濟上毀壞了環境,使我們子孫多少年都不能再享受乾淨的空氣和可以讓人放心飲用的水,甚至牛奶。它在精神上也徹底地摧毀了中國民眾,而且我覺得它是有它背後的目的,它想用這種精神毒藥來麻醉我們中國人民。

但是剛才這些觀眾的說法給我一個很大的信心,因為他們看到它真實的目的,它這種隱藏的殺機,廣大群眾都抱有戒心,而且《九評》像利劍一樣,像燈塔一般,把這些都展示得非常清楚,我覺得這一點是最值得欣慰的。

李天笑:我覺得剛才幾位觀眾講的非常好,尤其指出中共確實是這些三俗的總根源,也是黃患的總根源。很明顯的,春晚是中共推動三俗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在中共的推動下,社會的黃患和三俗普遍地達到了不可救藥的、非常令人擔憂的地步。

另外我覺得紐約的胡先生也講得很準確,《九評》確實是透視中共本質的利劍,通過這個才能看清楚中共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他有一點講到說郭德綱是共產黨手中的棋子,我想他講的可能不是這個意思,可能是講郭德綱是共產黨三俗運動所打擊的一個受害者,本身他也是一個受害者。

主持人:他的意思是說不管做什麼,中共今天想打郭德綱了,郭德綱就是個木偶,然後明天可能要吹小瀋陽了,然後小瀋陽也是它手中的一個木偶。他是說「木偶」。

李天笑:但是郭德綱沒有為中共說話,也沒有在這過程當中去媚共,我想他跟趙本山跟其他人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還有一位觀眾講說,下一波打擊的對象很可能是韓寒。這非常有可能,為什麼?韓寒在70後年輕人當中,確實是比較有自己的思想、見地的一個代表人物。他通過一些很幽默的方式、一些調侃的方式,實際上也是針砭時事,針對中共的醜惡現象進行了相當程度的抨擊,他的性質其實跟郭德綱有相似之處,當然不完全一樣。這個講的也是很說明情況的。

還有,三俗確實寫不出定義,這是肯定的。但是共產黨確實把三俗變成高雅,把高雅變成三俗,共產黨沒有其它本事,它就只能夠做到這一點。它把現在最俗的東西,比如把軟式色情放到所謂中共的網站上,表示中共先進性的網站上,這樣的話就顯得這些三俗的東西也變高雅了。

那麼它把高雅的東西變成三俗,什麼意思呢?比方說《孔子》這部電影裡面,它不講孔子怎麼推行「仁義禮智信」,通過周遊列國來達到克己復禮的目的。它講孔子見南子,宣揚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這句話實際上很有典型意義,確實是滿地盡帶黃金甲,都是黃色氾濫在中國造成今天的結果,很可能跟在中共統治下,這種文藝藉著媚共、貼共來符合中共的意圖,迎合它的要求去做也有很大的關係。

主持人: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我們現在接一下加州舊金山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您好。

吳先生:維護歷史總是靠運動,中共是文化的介入者。鎮反從批「胡風運動」反革命開始;文革從批〈海瑞罷官〉入手,現在可能就是要從郭德綱下手了。又要敲著鑼鼓告訴大家,運動嘍,又要運動嘍,請大家拭目以待。

主持人:謝謝吳先生。大家都說到了郭德綱的相聲,正好在郭德綱被封殺之前,我們錄下了一段,他有一段相聲是關於反三俗的,而且他說是「不讓播的段子」,我給大家唸一部分。

他說,「這年頭,警察脾氣特橫,說打就打,說罵就罵,越看越像流氓;流氓啥事都管,組織紀律性不斷提高,越看越像警察。你能分得清,誰是警察,誰是流氓嗎?」

第二個,「這年頭,官員黑手常伸,得拿就拿,得摟就摟,越看越像小偷;小偷衣冠楚楚,風度翩翩,教養十足,越看越像官員。你能分得清,誰是官員,誰是小偷嗎?」

還有他談到學者,「這年頭,學者專門溜須,上面說什麼,他就闡述什麼,越看越像屁精;屁精意氣風發,苦心鑽研拍馬之道,越看越像學者。你能分得清,誰是學者,誰是屁精嗎?」

還有說到醫生,「這年頭,醫生心黑手辣,只管賺錢,不顧人命,越看越像殺手;殺手精益求精,宛若庖丁解牛嫻熟自如,越看越像醫生。你能分得清,誰是醫生,誰是殺手嗎?」

他還談到了新聞,「這年頭,流言飛遍天下,基本屬實,極少摻假,越看越像新聞;新聞一屁倆謊,隱瞞真相胡吹亂侃,越看越像流言。你能分得清,哪是流言,哪是新聞嗎?」

當然還有其他更多的,但是我們看他所說的段子,對社會的批判真的非常辛辣,而且也讓人很有同感。那您覺得在文藝作品中對現實的這種反映,在中國是不是就要被封殺呢?

李天笑:首先郭德綱所說的這些話,只不過是在一個包袱裡面甩出來的,這只是一個包袱,他的段子很多,比如他對奧運的諷刺,對CCTV的諷刺,說兩個小孩罵人的時候,「你是CCTV,你才是CCTV呢!」對八恥八榮的諷刺等等,這就說明很重要的問題。這些段子是從民間收集過來的,他只不過是把老百姓當中調侃的一些話總結起來,代表了民眾的語言和心聲,所以他能被民眾所接受,能夠流傳開,這是他聰明的地方。

但他沒有具體的講哪個人像流氓,他講的是整個中共警察像流氓,中共的明星像妓女,中共的官員像小偷……等等,那這樣的話,很多中共官員他會對號入座,這樣他們整個利益集團、腐敗集團結成同一戰線,對他進行封殺、打擊,這就是這次所謂反三俗運動拿他來開刀的一個實質問題。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評論,我們也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打電話和其他觀眾分享您的想法,如果您還有其他的意見,或者您要寫反饋的話,您可以寫到 feedback@ntdtv.com。我們每個星期二和星期五晚上,美東時間的9點到10點都會有這樣的直播節目,歡迎您到時候收看,或者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謝謝各位的收看,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