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中越如果海戰 中共將被打回原形

【新唐人2011年6月18日訊】 據英國路透社6月14日消息報道,越南總理阮晉勇日前發布了越南最新的徵兵條令。這是越共自1979年中共侵越戰爭32年以來首次頒布的此類命令。在中共國的南大門,美、日、韓、越南,還有可能的印度加入,對共工大酋邦形成的半月型遏制圈已成事實。酋邦內跑馬、跳舞的好日子即將劃上句號。整齊劃一的陸海空方隊的逢場作秀,尖端武器耀武揚威,中共極權專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即將被越南小虎打出不堪一擊的虛弱原形:割地求和。我們簡析如下:

一、共產極權專制即將垮台

越南實際上是在通過這場戰爭,獲取甩掉共產極權制度的政治包袱加入美日韓軍事同盟的資格。當中共以山東為基地,對美國實行網路黑客偷襲戰時,美國后發制人,就通過支持越南,接納越南加入美日韓軍事同盟的方式,就可將共工酋邦打回白骨精的原形,所謂大國崛起的經濟體系一下就會被折騰得無影無蹤。

越南曾經為共產主義跟美國兵戎相見,這次攜手終結共產極權制度;上次被鄧小平揮手教訓,可能就是這次在胡錦濤退位前被教訓回來的鋪墊,這就叫伏筆,叫因緣。現在讓中共為難的是:即使知道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想忍想迴避也很難了。如果南海戰事一起,結局很可能演變為共工中國的黃海戰爭。後果將比黃海戰爭更為不如:這場勝之不武的戰爭,一旦敗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將牆倒眾人推。這個以馬列邪說為心魂的酋邦國一倒,中共也就嘩啦啦地垮了。這一幕即將上演。

這場戰事一起,什麼中共和越共並肩革命的共產主義戰鬥友誼,什麼胡志明主席1951年將毛澤東思想作為指導思想寫入越南勞動黨的黨章,就都成了不折不扣的一場鬧劇。網上有人說越南人變得好戰惹事,捉摸不透。其實都是天意。

二、驅除中共韃虜大戲即將演出

中共一路崇紅尚黑,到了尾聲就是唱紅打黑了。唱紅進京,政治局委員惟有薄熙來觀看。心衰如此,打黑更加不會進行了,因為被迫要打越了。中日甲午海戰也是被迫要打的,那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的歷史安排。中共即韃虜。

越南,是華夏族的越國(勾踐的後裔)南去中南半島的國家嗎?是不是,也沒啥可探究的,不重要了。但越南在1883年抗法、1960年代抗美、1979年抗中中的作戰經驗,結合美國的支持,天滅中共的天意,加之在家門口作戰的地利,如果越南能把國內矛盾處理好(這叫人和),中共可就真的吃不了兜著走了。

看來中共亡黨亡國已成定局,它已經沒抓拿了。挺有意思,一切都像是一場戲,各方演員都在登場,大結局接近了。中共歷來把軍事,外交二項捂著,絕對暗箱操作,弄到今天這步田地,已經毫無迴旋餘地。放棄南海主權,向越南低頭認輸,務實地共同開發,這是理性思維的現實主義外交。可中共如何向憤青及毛派交代,如何應對憲政派的詰難?中共以極權宣傳大國崛起,如果不戰就丟了南海諸島,腐敗無能更勝過晚清百倍。咋交代?交不交代,晚清的慘景今天都將在中共酋邦呈現。中共不會傻到讓中越南海之戰成為它的「甲午海戰」。 6月14日中共外交部一反先前強勢態度,表示願與各方共同維護南海地區和平穩定。《解放軍報》也發表社論,呼籲南海爭端各方協商解決問題。中共不想打,怕了。可如果天意就要黨現這個丑,由不得它躲閃。這就是它的命。大清是中共的鏡子。

三、中共即將顯露極權弱國和賣國原形

據《文匯報》2009年11月6日《中國戰機已掌握二次空中受油創下滯空時間紀錄》報道:戰鬥機空中兩次受油,滯空時間沒明說,據說只有15分鐘;間接報道:美國空軍3架B-1B戰略轟炸機,曾經從得克薩斯州的戴耶斯空軍基地升空,穿大西洋,過印度洋,經中國南海,越西太平洋,實施6次空中加油,30多個小時航行4萬多公里,在途中的3個靶場進行了轟炸訓練,向全世界顯露的戰略打擊能力讓中共空軍感到威脅,戰戰兢兢。中共空軍只靠宣傳,一開戰就要現丑,驅逐韃虜的街頭歷史劇或許就會出現 。共產黨現在可能真睡不著了。

越南曾經指責「北京擴張主義集團」是「北寇」。中共也稱越南野心勃勃搞地區霸權主義。這些利益之爭上的意識形態話語,所致1979年舉世矚目的中共打越共的慘烈的中越戰爭,實際上是一場越共以弱勝強、30天內將百萬中共大軍趕出越南的勝績。但中共卻如同「長征」一樣,明明是戰敗逃竄,卻被宣傳成為「偉大的勝利」。是謊言終將揭穿。如果這次南海戰事掀起,或許就是剝去中共謊言洗腦毒藥的糖衣的一次歷史安排,讓中共極權政治顯露弱國和賣國原形。

結語:脫共選擇不做政治奴隸

如果一切皆天意,就是要有一場晚清似的黃海戰役將中共虛假的大國崛起的宣傳謊言揭穿,讓中國人得以認清中共「非我華夏族類」的本色,毅然起來「驅除韃虜」,那麼無論中共極權政府如何對欲加入美日韓軍事同盟的越南政府作任何和平喊話,戰爭勢在必行。中共勢必失敗,以促成人民脫共選擇不做政治奴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看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