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老朽:老農民談三年自然災害(一)

【新唐人2012年2月1日訊】【第一章】跑步進入共產主義

(一) 時間:六零年,鄰居大伯劉文換躺在床上,雙眼微閉,微微蠕動著嘴唇發出幾乎聽不到的「餓呀、餓呀!」慢慢的、慢慢的,就也再發不出聲音了.……

鄰居一個叫劉全生的躺在一個草棚裡,身邊破爛骯髒發黑的棉絮……我喊聲小爺沒見他反應……

我近鄰八戶人家,我二爺劉金泰,小爺劉全生,大伯劉文煥,鄰居三伯王子林,——我村人人皆知的老啃頭,吃食堂從他家就沒收三車糧食——-他死後村人皆說,就是真有三年災害他也不會餓死……

我大隊的黃營村比我村富,但王長安、王建章、王長春、王建恆、還有兩個女的叫不上名字都在不應該餓死的年代餓死了。

陳金令,現年八十二歲,老家安徽、阜陽、銅城鎮、陳趙莊村。現住瑪納斯環城東路。六零年陰曆二月十六日,我爹陳春良、我大伯陳斗省、大哥陳金城和我媽,都是用薄捲住一天抬出去的……我村大概有三百多人死了七十多人;我鄰居陳金頂的一家七口人;就剩侄子和侄女……

(二)本人農民,河南鎮平楊營小崗村人,1939年一月生。親歷1958年那個荒唐的.災難的年代.給人民造成的悲慘磨難;記述於後:看是否真的是所謂「三年自然災害」1958年四月左右吧!政府號召成立人民公社,天哪!數億人民都強烈要求加入人民公社;真的嗎!!!!請看:本人所在大隊,三個自然村,約兩千多人;僅就本人近鄰20多戶私下議論5成以上出於無奈,不得不加入人民公社;還有另一個黃營村的幾戶王秀成、王海章、李全福;三戶堅決不加入公社,被叫到大隊部關在一間小房子內,由公社幹部動員,第二天我經過關他們的窗口外「我的媽呀一聲」從窗內傳出……幾天後他們幾戶也就「所謂」積極要求加入人民公社了(王海章回家當晚上吊而死,王秀成、李全福兩人回去後鬱鬱而死)從此後我們村就是楊營公社小崗大隊(當時是第幾隊記不清了)

(三)大食堂:1958年的四月份(時間記得不太準),政府發出了人民食堂好,於是幾億人民又爭先恐後所謂積極要求加入人民食堂。看吧:就說我村、我大隊、我縣…千家萬戶長年省吃儉用節約的糧食;都強行沒收集中一起大吃大喝過共產;當時人們都隱隱感到難道日子不過了;我村有一個村人皆知的老啃頭王子林,他家存糧很多,但總捨不得吃,常以野菜樹葉充飢。從他家沒收的糧食就三車(當時的一種牛拉車)村中也有兩戶好吃懶做的,每家只收到十幾斤糧食)

(四)那時食堂越大越好,記得我村辦一個大食堂,用土塊砌一個大院子,所有農民家裡的大桌子長板凳都沒收集中在這個露天大院子裡,農民們吃飯都坐在一起,好像共產主義就真的來到了;事有不巧沒吃上兩天,一場大雨把桌子板凳……

不記得何時吃飯就沒法集中了,各家把飯打回去吃,才開始全村一個食堂太大,記不清多長時間後,就分開成一個生產隊一個食堂;

(五)還是四五月份吧,每端住飯碗我就氣得大罵:什麼世道啊!(不能讓別人聽到)我爹罵我你不想活了;要知道對食堂不滿,那是反毛主席的反革命(現代人怎能想像哪個時代的政治空氣)試想千把人的食堂十幾個人做飯,一大堆菜隨便洗一下;哪像一家一戶把菜摘乾淨;有時一碗飯裡,三公分長的蟲子直挺挺兩三根。(那是我處的一種莙荙菜上長的蟲子)(待續)

文章來源:《天涯社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