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端掉江系 胡溫莫失千載良機

【新唐人2012年3月26日訊】胡溫倒薄之後已無後退之路。倒薄使周永康和江系失去了一個能在常委會保護他們的接班人。周和江系在遭到清算的巨大恐懼中,必作殊死頑抗,兵變政變均在意料之中。也就是說,開弓沒有回頭箭。胡溫習的任何遲疑或糾結於系派利益的談判,反而會使凍蛇存活,自身反招清算。

在北京風傳周永康被控近一周後,周又藉接見印尼外長亮相了。明眼人都知道,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周的政法委業務與外交事務八百竿子打不上,應屬「軟禁」中放風出來溜躂溜躂。薄曾會見哈伯,兩會中高調參加記者會,但不久就被解職。周的露面絲毫不能證明其無事了。在雙方你死我活的決鬥中,今天招搖明天被抓完全可能。

其實,周的現身說明周已在某種程度上失去人身自由,或被「繳械」失去調動武警的權力。這就像王立軍被剝奪公安局長後轉任主管文教一樣。也許胡溫正想暗示這一點。但周既然能出來也說明胡溫受到某種壓力,或還有某種顧慮,因而在拖延和猶豫不決。如果是後者的話,不管胡溫是出於雙方利益談判的考慮,還是穩定局勢和安撫江系人馬的壓力,胡溫都是在千鈞一髮時坐看良機流失。

目前胡溫得盡天時、地利、人和。江系多年來血債累累,天怒人怨,氣數已盡。王突然出逃美領館,王薄一夜反目等已明示了這一天象。胡已實控了中央軍委,牢牢掌握了中央警衛團和北京軍區。江曾用各種手段壓制胡溫,千方百計在政治常委中維持多數,要維持鎮壓,保障血債不被清算。但是,江在17大安排的9人常委中的多數優勢現已喪失殆盡。目前,胡溫李(克強)是反江核心三票。習在得知薄周陰謀後已站在胡溫李一邊(四票)。賀國強在薄唱紅打黑中已完全倒戈(五票)。吳邦國和李長春大勢之下不得不求和順應(七票)。賈慶林被胡用賴昌星案制約(八票)。剩下的周(一票)不死也完,一動就被拿下。胡溫實無必要再與江系玩貓逗老鼠的遊戲。

俗話說,當斷不斷,反受其亂。胡溫應挾中央軍委與常委會內壓倒優勢之威,一鼓作氣,不給對手任何翻身和反撲的機會,乘勝清算周永康,徹底端掉江系。

首先,正式逮捕周永康,清算周的罪行,進而法辦江澤民、羅幹等,同時為防止政法委系統造事,將政法委調動武警的權力回歸中央軍委。

本來軍隊調動一直有非常嚴格的限制。任何排級以上的調動都必須經過中央軍委的批准,而武警調動一直遵照原來軍隊的規矩。周接管政法委後,在2006年有了很大變化,武警連級(中隊)以下攜械行動批准權力,下放給省級政法委,團級(支隊)行動則由中央政法委批准,團級以上行動仍由中央軍委批准。周往往讓地方事件擴大後武警才介入,藉此擴張其調動權。重慶事件之後,北京市3月初突然規定,武警部隊如遇突發事件,可以「邊行動邊報請批准」。北京武警總隊是軍級單位,在中央軍委知情之前可以先期行動,這是周搞政變的先兆,絕非小事。

在收回政法委對武警的調動權同時,利用全國省市縣3千多名政法委書記培訓之際,徹底排查整肅,同時清洗武警系統,軍隊參與「維穩」,阻斷江系任何兵變可能。由於中共大量罪行包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都是周親自下令通過政法委和610系統執行的,地方各級政法委官員手裡握有周的大量罪行,因此這次培訓應該是地方政法委書記檢舉揭發周的機會。

其次,停止周和江系主持的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和平反64,全面曝光江系的罪惡,做一件利國利民利己的好事,最大限度爭取民心,獲得民眾寬恕。停止迫害法輪功和平反64將極大地凝聚人心,從而也從根本上摧毀了江系。

隨著中共內訌白日化,由王薄周一一倒臺引發的這場大戲的主軸也越來越顯露出來了:一切都圍繞著法輪功這個根本問題。所謂「江系」,始于99年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安置的人馬。江下臺後,江系是由繼承這一鎮壓政策劃分的。目前的形勢實際就是「江系」血債派逐漸失勢,乃至消亡。江胡鬥的實質,根本不是改革不改革,或類似毛時代的路線鬥爭,或清除腐敗,這些因素都有,要套用也行,但要害是江系要維持鎮壓法輪功。江用周永康代替羅幹,這次用薄代替周,皆出於這一目的。薄周一倒,鎮壓法輪功無以續後,江系必垮。

胡溫已經著手這麼做了。百度最近一度解禁了《偽火》、「神韻藝術團」、「轉法輪」、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內容。這實際上是胡溫等打出的信號燈,其含義不言而喻。

進一步說,政法委尤其是610辦公室是在鎮壓法輪功中坐大的,是一個任何正常國家所沒有的專門用於政治迫害的怪物和毒瘤,理應剷除。因此在採取了剝離政法委對武警的控制權以及降低政法委地位(從常委會職能中剔除)這些措施後,應徹底解散政法委和610辦公室。

端掉周乃至江系,清算其罪行,挖掉政治隱患和禍根,剷除社會和政局不穩定和動亂的因素,必然深得人心,民眾將燃鞭相慶,從而達到社會安定。這是一件贏得億萬民眾肯定和嘉許的好事,胡溫等的這一正義舉動將贏得民眾擁護,所以根本不用擔心和顧慮所謂的「社會波動」。

胡溫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和考驗。識時務者為俊傑。順應歷史潮流才不會被淘汰。由維持對法輪功的鎮壓和迫害而聚攏起來的「江系」已經分崩離析,名存實亡了。胡溫若能審時度勢,認清大局,該出手時就出手,才不負這千載難逢的歷史契機。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