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薛浩然:港府失盡民心 香港已入「衰世」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18日訊】薛浩然(27):張曉明王志民一降一炒不用可憐,林鄭兔死狐悲;瘟疫不分黃藍,港府無能失民心;香港已入「衰世」,林鄭權力慾,民心不安引盲動。

薛浩然是香港前立法局議員、新界鄉議局研究中心主任,前新界王劉皇發的妹夫。

薛浩然在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所有市民對政府處理當前的新冠疫情失望,警察防護裝備超過醫管局,政府全無為民之心,今日香港已入「衰世」。

張曉明被降職 中共中央開始執行問責

梁珍:繼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之後,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也被降職,怎樣看中共在當前做出這個決定呢?

薛浩然:我想這體現了現在中央政府嚴格執行問責制。武漢肺炎爆發後,市長與省長虛報軍情等等都要下台了。這兩辦的主任在香港這麼多年做了什麼,大家有目共睹,以前欺上瞞下現在被揭穿了,他們有這個結果都算是很慘的了,降職這樣下去,撤職就不用上班。「現世現報」這個懲罰,我個人認為很恰當,也不用可憐的。

中聯辦只懂巴結權貴 特區政府無能使然

梁珍:他們主要是犯了什麼罪呢?

薛浩然:第一,香港成立中聯辦有五個職能範圍,其範圍說得很清楚,不是在香港干預香港行政、粗暴干涉等等,都不是它的工作範圍。我們看過往中聯辦只是會巴結權貴,巴結有錢人,這些不是我們說;中聯辦的「乾兒子」何君堯現在都掉轉槍頭了,他寫文章說中聯辦只會與達官貴人交往,就是連它的乾兒子都造它反的了。

中聯辦如果不撥亂反正,重新在香港做回它應該做的事,包括不要去做統戰工作,不要瞎指揮。這次習近平降職張曉明的決定,我認為是相當好的。

第二,我們就要看夏寶龍(港澳辦主任)來了以後,港澳辦的政策有什麼調整,因為他是作為一個副國級的領導人坐這個位子,至於對香港未來的20多年會怎樣,我們將拭目以待。向好處想,我們要謹守香港的崗位,香港問題不是中聯辦怎樣,其實特區政府本身有很大問題,這個政府無能才搞到這樣,中聯辦才趁勢坐大,如果政府樣樣事執行得很好,怎會有這樣的結果呢?

兩辦主任一「降」一「炒」 林鄭難免「兔死狐悲」

梁珍:張曉明的調職通知書出來後,林鄭發聲明歡迎夏寶龍接任港澳辦主任,但沒有提張曉明;王志民被辭職後,林鄭表示多謝王志民,對張王兩人態度不同。林鄭現在的處境如何?

薛浩然:她賣弄一下吧。她的處境就好像跑馬地天主教墳場門口的對聯:今日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隨。張曉明被降級與王志民被撤職,我相信林鄭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了。我是第一個說,「兩辦」率先要對香港的事負責,不幸而言中了,是不是啊!我們這不是幸災樂禍,這是必然的。

現在這「三劍客」,三頭馬車有兩個已經掉了輪子了,還有一個特首,會怎麼處理她呢?我相信大家心目中有數了。這個時間,我們對她有什麼期望?很多人說,所謂藍絲也好,黃絲也好,都對她失望。其實,我對她沒有失望,因為我已經對她沒有期望了,沒有期望何來有失望呢!

瘟疫不分黃藍 所有市民對政府失望

薛浩然:政府從去年《逃犯條例》這個風波,到今天瘟疫的流行,事實證明了,逃犯條例是政治操作;這次瘟疫不分藍黃,她的表現、整個特區政府的表現,使人失望,搖頭嘆息。這個政府無能,民眾感覺不到政府的恩德,政府施政也沒有威信。有什麼辦法,不是說一沉百踩,而是政府自己失信於民。

問題是,政府為什麼會怕經濟如何如何,就說明這個政府無能。為什麼這麼說?表面上政府似乎關心日後的災情影響,我小時候,我奶奶經常說一句話,「生前不孝順,死後哭墳前」,意思是,小時候教我們要孝順父母,不然父母走了以後,想孝順都不行了。香港政府、林鄭就是在做這樣的事情。為什麼說「生前」,就是說當疫情出現的時候,沒有去儘力去處理疫情,等於以前有一句話「防微杜漸」,是從開始就處理。但是政府由開始處理疫情,每出來講一次,疫情更加嚴重過一次。它做了什麼?到現在,疫情雖然未到失控,已經有社區爆發的極大可能,又不封關,留一條窄的路口幹什麼?

梁珍:現在澳門已經沒有新增個案。

薛浩然:你說不封關,現在人家封你了,對不對?這個政府沒用了。很簡單,政府說要買多少口罩,人家不賣給它。它成天都說,香港特區很多時候幫政府、幫中央政府,不要添煩添亂,但是它學不足夠,給人感覺到,它擦鞋擦上大腿,現在擦到中央領導臉都黑了,是不是?塗到臉上了。

有兩件事,第一,千不該萬不該,一開頭它(港府)就說不急,不夠口罩它寫封信給國務院,問國務院拿口罩,它都瘋的,大陸已經都不行了,還問它(中共)拿。港府有錢去買吧,對不對?現在不是沒錢,香港又不用上繳稅項。這個時間它不幫中央「分憂」,還伸大手板問中央拿;第二,武漢、湖北很多城市都封了,開頭李文亮醫師提出可能會人傳人,下面的官員將人訓誡了,有官員是失職的。武漢都封城了,香港還拼什麼?有的說,因為要看著中央,不敢封,中央不給她封。就是進退失據,和買口罩的問題,很多人都說,為什麼不可以立法,她說不是,這是自由市場。

我是研究歷史的人,歷史上有一個叫鹽鐵論,西漢漢武帝的時候,將鹽和鐵這兩樣居民生活所必須品,國有化,就是由官府辦,不可以由平民辦,因為這些生活必需品,不可以給人壟斷、取利。所以中國從漢武帝之後,鹽和鐵由官府所做的。到今天同樣的,現在疫情這麼嚴重,口罩是一個必需品,抗疫的必需品,醫院不夠,為什麼政府可以允許人們買,為什麼不可以控制它?

警察防護裝備超過醫管局 林鄭不懂防疫要靠醫護

梁珍:最新數據顯示,警察無論口罩還是防護的裝備都比醫管局那邊多。

薛浩然:假若真是這樣的話,給人的感覺就是,林鄭要維護管制,當然是靠武裝部隊,槍桿子出政權,三萬警察護著她,為她賣命,有恩於她,她當然要特殊照顧他;不過我們現在面對著另一場戰爭,是瘟疫,靠什麼?不是靠警察。瘟疫是靠醫護人員,醫護人員是拿命來拼的,在這樣的情況,如果不能夠很平均的給口罩使用,會使政府內部整個管治團隊離心了。

現在防情這麼重要,為什麼連個口罩都不可以定一個制度,控制價格,控制進口,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做呢?政府都會說,現在全世界都在搶,有的政府下了訂單,都給不了,定了幾千萬個才能給300萬,因為是戰略物資,人家都可以控制,為什麼港府不可以控制?

香港沒有口罩賣嗎?也不是沒有,每天在街上有人排隊搶購,那麼那些口罩哪裡來的?蛇有蛇路,都有進口,政府就一定可以進行合理的管制。不要說口罩,1963年、64年的時候,香港每天四個小時供水,因為水還不夠,四天供一次水,水是生命的必需品不行,怎麼不行,沒有就四天給一次。

不知道政府是怎麼想的,究竟這個政府執政為誰?究竟以誰為本?我們講同理心,我想究竟我們的特首,她那兩個兒子和她老公,是不是留在香港和我們一同,同仇敵愾對著瘟疫,還是他們兩個已經不在香港,在很安全的地方,她老公也不在這裡了。大部分政府高官包括那些愛國、愛港人士,很多都是皮包公司、空殼公司,只有個殼在這裡,或者大陸叫裸官。但在這個瘟疫的環境之下,大家應該走在一起。作為特首、政府的負責高官,我們都想知道你的兒女去了哪裡?不然,你沒有說服力,別人會說怪不得這樣,因為她的孩子不在這裡,他們安全,管民眾有沒有口罩,管民眾死不死,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今日香港已入「衰世」 政府全無為民之心

梁珍:最近有市民出來抗議,政府將一些中共肺炎診所設立在十八個區作為指定診所,但沒有諮詢市民意見。怎麼看政府做這些行動?醫管局也在譴責市民的抗議。

薛浩然:這個政府的問責團隊一塌糊塗,醫管局在這件事情上是最重要的一環,等於《逃犯條例》引起的民眾運動,警務處長一定是走在第一線的,我們贊不贊同這個新一哥?好還是不好?但他交足功課,對他老闆來說,看他走在前線值得讚揚。但醫管局主席是負責這麼重要的事,竟然可以神隱,我就不知道林鄭為什麼委任這樣的人去做?究竟是不是因為他染了這個病,要隔離14天呢?所以見不到人。不然在忙什麼?為什麼這麼多人去請願?他躲起來,為大眾著想?換位思考,如果指定診所在你家旁邊,你會如何呢?這個事都不去諮詢一下區議會。在港的軍營為什麼不能隔離呢?為什麼不能徵用呢?他經常說包括口罩不能幹預自由市場的運作,怎麼怎麼的,我問一個事,我想所有新界的人聽到都會生氣,還有新界業權人,政府在新界徵收土地的時候,豆腐渣的價錢,幾百塊一尺,最高一千二一尺,但在市場上是賣2000塊一尺,還買不到,但政府就只給這個價錢,它為什麼不按市場規律辦事呢?要用別人私人業權的時候,按這個價格,賣出去的時候幾萬一尺,這個政府是不是失調?這個政府不是以百姓為福祉,不是以人為本,不是執政為民。

所以說不管政府同不同意中共,但起碼在這個災情裡,實實在在,做事快手快腳,封也封得快,現在什麼也不是,我們的政府四不像。我想起曾經講過的,今天的香港不是「亂世」,是「不好世」,「不好」比「亂」還慘,亂世有句話講「亂世英雄搏四方」,亂世還有機會,但不好世就沒辦法,現在就處在不好的世,不好的原因是香港最高領導人及班底,看上去每個人都不像人君,紅頭黑腳。特首出來講話,給人感覺在恥笑別人,或給人感覺好像父仇未報,好像有人殺了她的父親一樣。這樣的特首,這樣的領導,怎麼會讓人釋懷呢?

總而言之一句話,錯在就如孔子在《周易.繫辭下》裡說:「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這句話就是形容今天香港的領導班子,沒能力,沒有一個為民服務的心,是否是權利慾薰心?我不知道,大家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心去感覺,這個政府是否無能。

前兩天有個市民說政府追稅急,政府不會不記得追稅,收到稅單叫你給錢,這個環境之下送個口罩應該可以吧,交了稅連個口罩都沒有。

當民眾感受不到溫暖 政府再也走不遠

當社會民眾感受不到政府的溫暖,只感覺政府無情、無能的時候,這個政府、團隊還能走多遠?所以回應我開始所講的,兩個部門領導的下場,三頭馬車已掉了兩個輪子,剩下一個輪子指日可待。我們希望像送瘟神一樣,該送的送,讓她早點走,讓香港回復成一個安全、穩定的環境,因為今天我們實際上心不安,不是因為沒飯吃,而是感覺不到政府的關愛。搞什麼關愛基金,全是沒用的,全是不實際的,我們感覺不到,只知道政府老是提醒民眾交稅,怎麼讓人心知所安呢?

當人民的心不安,自然會產生搶口罩、廁紙之類的事。大眾的心沒有安全感,就會產生蠻動,進而就自然會產生社會動亂的根源,政府還自以為是,不聽取民眾的意見,以為自己要怎麼怎麼做,中央政府也不能這樣,也要聽取民意,要心繫民眾。現在香港,在一個不好的世裡,你與我怎麼面對呢?自求多福,問天天不應,問地地不應,只有自己去尋求辦法。

訪問日期:2020年2月16日
記者:梁珍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