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二月 武漢疫情之外中國的另一場戰役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7日訊】二月,武漢新冠肺炎病毒肆虐。而在疫情之外,中國民眾與中共當局展開了另一場為爭取明辨是非真假之自由的戰事。

《中國數字時代》2月底刊文表示,這個月中共宣傳一如既往、漏洞百出的上演。從封鎖消息、大規模封號刪帖、調派300多名記者到湖北和武漢、利用女性身體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到急不可耐高唱戰疫勝利的讚歌。為了製造感動,官媒還連連造假,遭外界嘲笑後又被迫道歉刪除。

澎湃視頻新聞裡的護士陳穎,被發現與《新聞聯播》中武漢漢江方艙醫院首批出院患者張芬非常相似。

還有,啞巴說話、出生不到20天的雙胞胎會喊爸爸、相隔千里的武漢和壽光出現同樣的雪地大字,讓網友不得不喊話官媒:製造宣傳也請照顧智商!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表示,這次武漢疫情,中共重啟很多6、70年代的宣傳手段。院士鐘南山還領誓一批人火線入黨,這些都是中共在最後玩火。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它不像平常的簡單暴力,而是配備上非常多的虛假宣傳,以及用它們的語言叫做正能量的,非常溫馨的音樂畫面等等。在中共建政之後相當長的時期,只要一遇到生存危機,它就把這些手段全都用上。」

而在官媒製造感動的同時,武漢肺炎「因言獲罪」情勢也愈演愈烈。網友統計,1月1號到2月26號就高達399例,包括最初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等8人,到最近被失蹤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

2月初,清華教授許章潤發文《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怒譴中共應對疫情不利而遭軟禁。

李文亮去世後,中國民間的憤怒達到高潮,倡議「言論自由」的風潮也被點燃。詩人余秀華寫詩:沒有比「以言獲罪」更厲害的病毒。「我們要言論自由」的呼聲在網上此起彼伏,更有民眾上街舉牌。張千帆教授等人發起「言論自由權從今天開始」連署。眾多海外大城市的華人也組織悼念會,呼籲言論自由。

北大教授賀衛方發文《慘重代價能否換來新聞自由?》,一度在網上熱傳。

騰訊言論欄目《大家》19號「被自殺」,此前它發文《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

同時,微博和微信也進入力度空前的管制狀態,大批公眾號被封。除了意見領袖,許多普通用戶都體驗了前所未有的封號力度。

但也有新浪微博網友創造性的使用摩斯電碼來發消息。

大陸民眾王女士:「現在只有一種聲音存在。稍微有一點自己的意見、說法,只要不符合當局大的方向,可能就要對付你。」

武漢作家方方堅持寫「封城日記」,記錄官媒看不到的點滴,但遭到所謂「正能量」的攻擊。

媒體人方可成的公眾號「新聞實驗室」2月底被封。

3月1號,被稱為史上最嚴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實施。

盛雪:「這一次中共對信息封鎖的是前所未有的瘋狂,因為他們已經意識到了,這一次疫情的蔓延,所導致的經濟下滑、民怨沸騰等等等等都已經威脅到了它專制的基礎。」

對於95後的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勇敢站出來,大陸民眾王女士表示看到希望。

王女士:「這國家好像還有那麼一點希望,這年輕人只可惜,確實也太少了,但是也算是星星之火吧!」

政治活動家許志永2月15號在廣州番禺被當局帶走。

原中國維權律師滕彪擔心,疫情過後,中國異議人士處境更加艱難。

盛雪:「每一個人特別要思考一個問題,這樣的專制暴政,在平常有非常準確的一個人群是它的敵人,包括真正的宗教信仰者,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可是當病毒來了之後,實際上所有人都成為中共政權要去防範的人。中共是要把普通人先當作第一批犧牲品去送死的。」

盛雪表示,人們都應該思考,災難來時,中共是怎麼做的。如果沒有人權,沒有話語權,你的命拿錢也保護不了。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