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檢測數據中的監獄無名氏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3日訊】監獄一直是中共的隱秘之地,黑幕重重,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更是如此。近日大紀元獨家披露武漢市各區核酸檢測的統計數據,僅武漢蔡甸監獄隔離點一天需要檢測近三千人,結論是令人質疑的零確診,而詭異的是其中四百人被作為「無名氏」記錄,這或牽涉中共不能見光的祕密。

據大紀元獨家獲得的武漢3月14日各區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核酸檢測統計表顯示,大量監獄服刑或看守所拘留人員(蔡甸監獄隔離點)被隔離。蔡甸監獄隔離點當天光做核酸檢測的序列數從169開始一直到3145,說明當天一天就有2976人做了是否感染病毒的核酸檢測。而做檢測的機構則是「武漢華大醫學檢驗所有限公司」。

依據中共現行規定,只有被確認為臨床確診、疑似病人、密切接觸者和發熱患者的四類人員,才會被要求做病毒核酸檢測,而且必須是日清日結,採樣後24小時內完成檢測。因此,蔡甸監獄隔離點雖然一天檢測近3千人,但實際被集中隔離的人數恐怕更高。

監獄人員被標注「無名氏」 或藏人體實驗黑幕

值得關注的是序列從169至545的樣本中,蔡甸監獄隔離點對應的人名前加了(無名氏),比如545對應的人名是無名氏(洪新)(男49歲)、546序列對應無名氏(劉姚),(男44歲),這些被標注「無名氏」的人,身分證號碼欄目也是空白。這些無名氏中只有兩名女性。

明明有姓名,卻被打上「無名氏」的標簽,這本身就顯得頗為可疑。同時這些來自監獄隔離點的「無名氏」,核酸檢測「第幾次檢測」欄目填寫的內容,也是只有中共自己內部明白的四位數字編號。

這種現象相當詭異,明顯是不願披露這些無名氏的具體信息。

而同樣來自該監獄隔離點的檢測樣本中,其餘88%的被檢人員(序列從547開始一直至3145結束)都有具體的人名、身分證號碼,以及具體的檢測次數等信息。

這種差異和不尋常,表明蔡甸監獄隔離點中被挑選出的378名「無名氏」,應當牽涉中共不願人知曉或不能見光的隱祕事件。

鑒於中共的惡劣人權記錄,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和調查這些「無名氏」的真實身分和人身安全。他猜測,監獄中的無名氏,最有可能成為中共人體實驗的小白鼠。中共為了儘快研製出抗病毒的有效藥物或疫苗,很有可能在進行祕密的人體實驗。

武漢蔡甸監獄隔離點3月14日的病毒檢測數據中出現378名「無名氏」。(大紀元)

蔡甸監獄隔離點三千人零陽性 結果可疑

另外一個不尋常的現象,那就是監獄隔離點近三千人的核酸檢測結果是零陽性。

而該次16320份樣本的核酸檢測,陽性率為2.29%,也就是説,三千人的核酸檢測結果,或有69個陽性。而且實際的陽性率遠比這個數字更高。因為在檢測的統計表中,不少單陽性的,上報時一部分直接寫陽性,不少則以「可疑請結合臨床」,令這些人的檢測結果上報變成沒有結果。

大紀元獲得的武漢市內部檢測數據顯示陽性率為2.29%。(大紀元)

而蔡甸監獄隔離點三千人做核酸檢測,結果是零陽性、外加兩個「可疑待查」。還出現名目繁多讓檢測者沒有結果的情況,包括「未收到樣本重採樣」、「樣本不合格重採樣」、「檢測失敗重採樣」、「信息不一致重採樣」等由,令44份來自監獄隔離點的檢測變成沒有結果。而在武漢當天其它一萬多的送檢測的樣品中並無這種集中出現的問題。

這種檢查結果的本身,明顯可疑。

另外官方3.14檢測統計中還出現一個洪山監獄,有三人需要核酸檢測,及新州區看守所15人需要核酸檢測。

此前,大陸監獄疫情曾在坊間傳聞的壓力下,曾突然披露過一次數據,截至2月23日,湖北監獄系統現有罪犯確診病例323人,其中武漢女子監獄279人,沙洋漢津監獄43人,省未成年管教所1人;現有疑似病例10人。

大陸官方此後再沒有披露過武漢監獄的具體情況,包括確診病例、感染人數、隔離人數等。而大紀元獲得的內部資料,監獄隔離點的人員均被要求簽署保密書。

(附錄:武漢市3月14日全市核酸檢驗信息包含16320個檢驗信息,其中數百無名氏。為保護病例隱私,除了「無名氏」,大紀元刪去了其它個體姓名和所有身分證號碼最後2位。)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