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藥物新曙光?「羥氯奎寧」治療為何被看好

文/蘇冠米

全球確診人數已突破60萬、至少182個國家和地區淪陷,專家學者致力於研究有效治療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COVID-19)的方法。除了新藥瑞德西韋在臨床試驗中之外,老藥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也有機會為治療帶來曙光。

「羥氯奎寧」老藥新生 研究發現治療效果顯著

歐洲知名的感染醫學泰斗、法國馬賽大學感染研究中心教授迪埃·拉烏爾特(Didier Raoult)日前釋出臨床報告,研究團隊請來36位中共肺炎感染者,其中20位每日服用600毫克的羥氯奎寧,16位採支持性療法。而在使用羥氯奎寧的受試者中,有6位同時服用日舒(Azithromycin,又稱阿奇黴素,為抗黴漿菌藥物)。

研究發現,在進行治療的6天中:

● 只服用羥氯奎寧的患者在第3天後,和用支持療法患者相比,病毒轉陰率顯著升高。

● 兩種藥物皆服用的6位患者,病毒轉陰率效果更好,在第3天有5名患者轉陰,到了第5天全部轉為陰性。

● 16位採支持性療法的患者,在第3天和第6天分別只有6.3%和12.5%測試呈陰性。

這份初步研究顯示,使用羥氯奎寧可縮短患者排病毒的時間。

羥氯奎寧原本是風濕免疫科使用的藥物,主要用來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等自體免疫疾病。為什麼能成為中共肺炎疫情的治療希望?

法國馬賽大學感染研究中心教授迪埃·拉烏爾特(Didier Raoult)發現老藥羥氯奎寧有治療效果。 (GERARD JULIEN/Getty Images)

胸腔重症科醫師蘇一峰解釋,羥氯奎寧是免疫調節劑,在這次疫情治療中有2個主要作用:

1. 阻止病毒入侵細胞:病毒感染細胞時,會先找尋細胞膜表面的ACE2受體,然後伸出S蛋白與它結合,才能進入細胞內部。羥氯奎寧可調節細胞膜及細胞內的PH值,增加病毒結合細胞膜、進入細胞的困難度。

2. 減輕肺部發炎:人體感染病毒時會產生免疫反應,免疫反應有時太強,會造成肺部發炎。有別於類固醇把免疫力壓得很低,羥氯奎寧是發揮免疫調節作用,例如免疫力原有100分,服用羥氯奎寧可能變80分,減輕發炎的嚴重性。

對於另一藥物日舒,蘇一峰則持觀望態度。他解釋,日舒作為抗生素,可殺黴漿菌,卻無法抗病毒。他們推測法國研究使用日舒,與它也是免疫調節劑有關。蘇一峰說:「日舒是不是真的這麼有效,大家也有點納悶,希望看到更多資料。」

羥氯奎寧原本是風濕免疫科使用的藥物,如今美國、台灣、法國都嘗試將這種藥物用於治療中共病毒。(Shutterstock)

比起瑞德西韋 羥氯奎寧便宜、副作用可控

美國總統川普已宣布在3月24日開始向紐約供應羥氯奎寧。台灣疫情指揮中心於26日將羥氯奎寧列入最新的治療指引。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在26日批准使用羥氯奎寧治療中共病毒。這些決定,無不是希望這款藥物能在治療中共肺炎上發揮作用。

除了羥氯奎寧,美國科研人員於3月13日發表一項新的學術研究,認為氯奎寧(Chloroquine)對治療中共肺炎似乎也有效果。

凡是奎寧類藥物都有效嗎?蘇一峰介紹,超過百年歷史的抗瘧疾老藥奎寧 (Quinine)為第一代,氯奎寧為第二代,羥氯奎寧為第三代。在這次疫情治療上,「目前看來是羥氯奎寧最有效」。

與較難取得的新藥瑞德西韋相比,羥氯奎寧便宜、普遍,還有一大優點是副作用可防可控。相對而言,羥氯奎寧屬於較安全的藥物,主要有一些腸胃道的副作用或過敏,短期可能影響心律,長期使用有視網膜病變的風險。

羥氯奎寧實際效果如何?需更多臨床驗證

雖然羥氯奎寧具有療效,但效果如何?需等待更多的臨床數據驗證。

目前在紐約市公立醫院擔任內科住院醫師的張凱銘27日在臉書分享他個人的初步臨床經驗。他在這段期間都待在ICU(加護病房),照顧了超過20位以上的中共肺炎重症病人。

他在文中介紹,幾乎每位病人都會給羥氯奎寧。對於法國馬賽大學的研究,他持樂觀態度,只是他的「實際臨床經驗覺得幫助有限」。他又說,因為在體外實驗有效,還是會給病人此藥物。

但他所在的醫院,已不再對患者同時使用日舒,因為發現二者一起用有致死案例。

羥氯奎寧和日舒都會使心臟的電氣傳導變慢。蘇一峰解釋,當2種藥物一起使用,可能會引起致死性的心律不整,因此尚存爭議。

註:新冠狀病毒,也稱武漢肺炎病毒,大紀元認為叫「中共病毒」更準確。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