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改變喪葬風俗 伊朗人孤獨死去少人送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7日訊】伊朗過去24小時內新增2089起中共肺炎確診病例,死亡新增133起,使得累計確診達6萬2589人、累計死亡3872人,是疫情最嚴重的中東國家。而伊朗喪葬風俗正因疫情肆虐而崩解,基於防疫隔離措施,許多人獨自死去,送行者屈指可數,使得守喪者獨自哀傷,蒙受更大心理悲痛。

中央社報導,在伊朗,本來在清真寺或住家舉行的喪禮,至少會有50名遠親近鄰向亡者致祭,並且參加安葬及後續儀式。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給予家屬情感上的慰藉,以免失去所愛又獨處,讓人更加哀痛。

但隔離措施禁止其他人接近病患,導致他們只能獨自面對生命的盡頭,集體悲痛逐漸籠罩伊朗全境。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報導,阿吉齊(Reza Azizi)的友人死於中共肺炎時,只有12個人參加葬禮。

「因為他死於中共肺炎(武漢肺炎),臨下葬的時候,我們被要求要站在距離墓穴10公尺外。」阿吉齊說:「身穿防護衣的兩個人用石灰埋葬,並且用特殊的塑料將他覆蓋。公墓方面叫我們不可以帶花。」

澤拉夫尚(Morteza Zarafshan)的父親於3週前死於武漢肺炎喪禮情況很類似。「醫院派了3個人,全都穿上防護衣,把我們父親的遺體送到墓地。」醫院建議只讓兩個人參加葬禮。他說:「連靠近墓穴都不行,更別說要給父親最後擁抱。」

辦完父親葬禮後,澤拉夫尚和姐妹們分別都在進行隔離。澤拉夫尚說:「我感到孤寂,這感覺讓我在父親去世之後更加悲痛。」

下葬儀式在這一陣子出現如此改變,而且不只是因中共肺炎死者才這樣。53歲阿夫拉施塔(Mohsen Afrashteh)的兒子2週前因肺癌病逝,參加葬禮的人數也遭到限制。

阿夫拉施塔說:「只有12、13個人到公墓致哀,我們甚至連下葬之後想要靠近墓地為他誦念經都不行。跟我兒子的墓一樣,其他新墳旁邊也都只有幾個人來送行。」

社會學教授穆哈丹(Amanullah Gharai Moghaddam)指出,伊朗社會偏東方思維,講究人情,家人和親人間的關係緊密相繫。喪失摯愛親人當然令人壓力沉重、蒙受極大哀痛,現在又必須保持社交疏離,這可能會造成更多自殺悲劇。

他認為,除了親友之間應該撥電話打氣之外,電視台播放令人愉悅的影片,或許會有幫助。

(責任編輯:盧勇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