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銘記中共謊言造成的肺炎人禍慘劇

——寫在武漢解封之日

4月8日,武漢解封

從1月23日到4月7日,武漢經歷了76個日日夜夜。如果從2019年12月30號武漢衛健委的文件流傳到網上開始算,到今天其實整整100天。

這一百天裡,對於中國人而言,尤其是對於武漢人而言,是何其的驚心動魄與刻骨銘心。

因為政府掩蓋疫情,導致瘟疫爆發,1000萬武漢人,不得不毫無準備地瑟縮在一個巨大的玻璃罩中,交通斬斷,三鎮隔離,醫院裡擠滿了染病的人群,殯儀館的火化爐在日夜運轉。許多人眼睜睜看著昨日的同事魂歸天國,眼睜睜看著愛人和孩子撒手人寰,而且無法確定病毒下一個擊中的到底是誰,更無法判斷這肆意的洪流會把自己帶向何方,生與死的界限在這裡變得模糊不清,緊張、慌亂、恐懼,甚至絕望,瀰漫在城市的各個角落。

隨著武漢解封,這一切無疑都已成為歷史,急於掩蓋罪行逃避追責讓武漢人民對其感恩的中共,更是千方百計試圖將這段歷史從他們的記憶裡抹去。但至今仍籠罩在巨大悲傷中的武漢人會忘卻這一切嗎?我想不會,大多數中國人也不會忘卻,也不應該忘卻。

這段不該被忘卻的歷史是由下面這些詞語構成的:華南海鮮市場、衛健委、有限人傳人、萬家宴、人傳人、病毒所、封城、防護服、N95、救命、志願者、核酸檢測、雙黃連、火神山、雷神山、方艙、逆行者、假的、綠碼、團購、骨灰盒、Covid-19、全球防疫……

這段不該被忘卻的歷史更是是由下面這些人構成的:

那個坐在陽台上敲鑼鳴病的人,

那個深夜追著殯車悽厲地喊著「媽媽」的人,

那個開著貨車在高速路上流離失所沒有歸處的人,

那個坐著死去、被家人抱著頭等待殯葬車的人,

那個隔離在家中被餓死的人,

那個懷有身孕花了20萬最終因無力承擔而被放棄治療的人,

那個怕傳染給家人而給自己挖好墳偷偷上吊的人,

那個無處就醫又怕傳染妻小,從橋上一躍而下自我了斷的人,

那個90歲高齡為60多歲兒子排到一張床位而在醫院守了五天五夜的人,

那個在求醫院床位的微博下評論:「我家人剛過世了,空出一個床位,希望能幫到你」的人,

那個先是罵著求助者嚎喪影響心情隨後又只能以同樣方式呼救的人,

那個為求助而現學會用微博發了一句「你好」的人,

那個被盤查時用圍巾捂住嘴,因買不到口罩而羞愧哭泣的人,

那個用橘子皮當口罩的人,

那個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全家都死了只好孤身一人去民政局報到的人,

那個把抵工錢的口罩全部捐出去的人,

那個寫下「安心赴死」「是時候奉獻出自己」的人,

那個寫下「能、明白」並印上紅手印死了兩次的人,

那個不眠不休建設完火神山醫院返回村裡,卻被自己村人視為瘟神的人,

那個身患白血病需要去北京進行骨髓移植,卻沒有途徑出城,痛到想要安樂死的人,

那個穿著壽衣打電話求一張床位未果,崩潰倒下的人,

那個因疫情做不了血液透析,在社區門口哀求無果跳樓自殺,自殺後6小時遺體才被拉走的人,

那個被派出所罰寫100遍「出門一定要戴口罩」的人,

那個未戴口罩被搧巴掌搧出血的人,

那個喊著我餓啊我要餓死了,老婆孩子都在家挨餓,想必你們肚子是飽的吧的人,

那個以養蜂為生、因疫情導致蜜蜂無法轉場最後自殺的人,

那個為了外出謀生,長途跋涉13天,徒步700多公里,睡橋洞睡草窩,打工的地方是煤礦的人,

那個無處收治怕感染老婆孩子,寫下遺書想將自己的遺體用於科學研究,願天下人不再受病痛折磨,而後留下鑰匙和手機離家出走,最後死在回老家途中的人,

那個寫下「死後遺體捐給國家。我老婆呢?」的人,

那個因為封城禁車只好背著媽媽四處問診,一路走了三個小時的人,

那個把剛出生的孩子託付給醫院,寫下「生孩子已花光僅有的積蓄,走投無路流落至此」的人,

那個為了出門買肉,從10樓爬下來的人,

那個守著爺爺的屍體過了5天,並給爺爺蓋上被子的孩子,

那個重症被治癒後回家發現家人都去世了,在樓頂上吊自殺的人,

那個六十多歲獨自一人承擔派出所六十多個警察的採購、洗菜、做菜、洗碗、打掃廚房,最後累到在走廊裡哭的人,

那個在武漢街頭流浪了二十多天,頭髮白了一半的人,

那個沒錢買手機上網課,而將媽媽治療精神疾病的藥物一把吞下的人,

那個25歲從央視辭職,在最危險的時候去武漢直播,對著門外將要把他帶走的人,背誦「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弱則國弱」的人,

那個在領導檢查時,在樓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

那個從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個孩子屍體後大哭的人,

那個寫下60篇封城日記,被封號數次,被群氓圍毆謾罵的人,

那個只有七八歲懵懂跟隨大人隊伍裡為父母領取骨灰的人,

那個苦口婆心有理有據給政府公務人員打電話說病毒要防、人也要吃飯,最後輕輕嘆了口氣的人,

那個深受病人愛戴,因戴口罩而被醫院訓斥,後感染病毒死去的人,

那個說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的人……

方方在封城日記裡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方方還說,「『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這是對剛剛過去的這段歷史的精準概括。

我還想補充一句:剛剛過去的這段歷史再次證明,對於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而言,當權者的謊言就是一場人禍,就是成千上萬人的死亡。從1949年到今天,我們經歷了一場場這樣的人禍,中共肺炎只是最近的一場而已。

雖然武漢解封了,但為了歷史不再重演,讓我們永遠銘記中共謊言造成的這次肺炎人禍慘劇,永遠銘記中共給中華民族帶來的無盡災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