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讓人民在養家糊口與奪命疫病之間艱難選擇?

作者:謝燕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0日訊】2020年3月30日俄羅斯首都莫斯科發佈「封城令」,此前為了應對疫情,俄政府宣布,俄羅斯人享受一個月的帶薪休假。

窮困如緬甸,其資政昂山素季也於4月6日宣布,1610萬低收入人口疫情期每月發放大米、肉、菜、鹽,免除水費、電費。

更不消說歐美、日本、韓國、香港、台灣等地,疫情期間少則月人均發放幾百幾千補助多則上萬,更有甚者,日本首相竟然在國會答辯時宣布,夜總會的陪酒小姐因新冠病毒疫情失業的,政府也會進行經濟補償。

全球疫情肆虐之處,各國政府均嚴正以待,生命第一、全力抗疫。

與此同時,武漢4月8日全面解封,喉舌們全力運轉,新聞正能量大發神威,一方面全面報道世界各地疫情慘狀病例暴增,另一方面風景這邊獨好渲染復工開工,前有地方大員做戲出鏡試吃試喝,後有各地復工復產捷報頻傳,鼓動韭菜們抓住危中之機,更有江西、遼寧等地通知學生複課,浙江省政府官員鼓動學生不戴口罩上課云云。

原本不是問題的問題,在天朝卻成了問題。

對於人的生命而言,市場蕭條、經濟崩潰又如何?什麼高考中考、什麼事業發財?一切物質皆枉然,國家在人的生命面前一文不值。

非常時期,常識告訴我們,除了人的基本生存即衣食需求之外,其他方面無關緊要,士農工商、軍隊、司法、外交,即便是醫療服務除緊急創傷和危重急症需要專業處置外,其他一切均可暫停。眾所周知,大多數疾病依靠外力於事無補,人體自愈才是決定因素。

社會的方方面面、林林總總,一切停下來又如何?自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在喧囂物慾中迷失已久,相較於人的生命線——衣食之外,多少是貪婪、虛榮、攀比的成份?什麼才是必要、必須?

「人沒了,錢怎麼辦?」與「錢沒了,人怎麼辦?」的詰問,是怎樣扭曲的人性、怎樣扭曲的觀念?人們長期受到唯物主義、功利主義的洗腦受到拜金物慾的驅使,生命的尊嚴?人之為人的意義?人生幾何?

疫病起源何在?復陽疫病怎麼辦?無癥狀者如之奈何?新冠疫苗在哪裡?檢測試劑無效何以面對?又有多少病毒攜帶者和潛伏者?在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的情況下,鼓動人們積極復工保經濟將意味着什麼?此前的人禍誰來負責?誰又能為此後疫情複發負責?

如果國家財政真的無力支付,那麼寧可動用社保基金也不應讓人民以身涉險。本來喉舌此時應當告訴人民,不要急於工作,不要急於掙錢追求經濟,現在保命要緊,只要能夠健康的活下去,一切都會有的,你掙得整個世界丟了性命,一切又有何意義?只要有一口飯吃就有未來。人死不能復生,抗疫不是拍戲,除了上帝這裡沒有導演,即使做足了戲份舉行空前國喪也無法證明疫情真的已成過去,復工成為必須。

即便在原始時代,依靠造物主的豐厚饋贈,原始人類在地球豐沛的自然資源中都足以衣食無憂,更何況依靠現代科技、管理能力,人們百千倍可怕的生產能力,今天的生產力水平不要說疫情期間,即便在常態中,人們早該享受衣食免費的待遇了,遠在70年前二戰結束時代,被詬病左傾的羅斯福總統就提出了免於匱乏的自由,這一主張並非一種臆想,而是實實在在的能為現代社會的物質生產情況所決定的,也為當時各國達成的《世界人權宣言》所載明的政府最低責任內容所佐證。人類這一物質文明的極大改善也正是越來越多的現代文明國家何以奉行的三大或四大免費的由來即教育、養老、醫療乃至第一套住房免費向國民提供。

巨商富賈們可以無視極權主義的存在一邊分贓一邊大發慈悲,政客們可以麻木不仁得過且過,一場疫情讓多少謊言和虛妄破滅?但是韭菜們應該懂得,就是牛馬尚有歇息的時刻,對於野草牧主尚知休牧,人不能為了經濟而活,復工何急?只有不做炮灰才能做不一樣的韭菜。

與其讓疫病再次爆發不如讓經濟崩盤來得更猛烈些吧!經濟崩盤對普通韭菜一點都不重要,只要大家保有必要的糧食吃,一切都不是問題。

老話說的好:「老天爺餓不死瞎家雀」(聖經上也有類似的話),老子有云:「天之道利而不害,人必先自辱然後人辱之,天助自助者」。信哉斯言!

作者:謝燕益

(新唐人編輯:陳漢/責任編輯:李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