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鉤:中國終於被中共弄到了凶多吉少的時候

—外資急撤中共凶多吉少

因中共在武漢疫症上表現出來的惡劣本質,損人利己手段卑劣,其行為與心態均與國際通用的道德倫理嚴重違背,所謂失道寡助,中共敵人越來越多,外交陷入困境。

最近兩件最具象征性的事件,一是美國政府敦促美企撤離大陸,政府將補貼搬遷費用;二是日本也緊急呼籲日企加速從中國撤離,政府也撥款資助企業。以政府行為來要求企業與中國脫鉤,這是前所未有的事,顯見得事情的性質起了根本性的變化。

早在中美貿易談判第一階段達成協議後,就有不少外資企業醞釀搬離中國,那都是個別企業為規避美國稅收的商業行為,政府不干涉也不支持。當其時,國際社會也都預料外資企業會陸續安排撤離中國,但那種撤離是個別公司基於經濟理由的決策,會有秩序地權衡利弊後才進行。

但近日卻是美日政府對民間企業的規勸,甚至撥巨款補貼搬遷造成私企的損失,這絕對是國家行為,私企不敢不服從。而且,政府的指令來得很急,規模很大,因此此番之撤離,不會是有秩序的慢條斯理的撤離,會是大規模的逃難式的撤離。

為何美日突然出此重拳?根本原因是,世界各國對中國未來持相當悲觀的估計,中共的未來充滿種種不確定性,多方面的不確定性,不但是對企業贏利的損害,更是對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

中共雖宣稱打贏疫症,但大量證據證明,第二波傳染正在醞釀之中,這一次再爆發,其惡果會發展到什麼地步沒有人知道,此為不確定性之一。

因為中美貿易爭端,美國經濟制裁的手段陸續有來,其結果將引起中共的反制,兩國貿易上的衝突將造成什麼惡果,這是很難預料的,此為不確定性之二。

因武漢疫症流行造成各國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疫後的追責索賠勢必成為世界各國的一致行動,此事之惡果也很難預料,此為不確定性之三。

因中共在武漢疫症上表現出來的惡劣本質,損人利己手段卑劣,其行為與心態均與國際通用的道德倫理嚴重違背,所謂失道寡助,中共敵人越來越多,外交陷入困境,中外敵對關係會延燒到什麼地步很難預料,此為不確定性之四。

中共近年全面左轉,政治經濟政策日益嚴酷,國進民退已成長遠國策,如此對外資企業將會有更多限制和掠奪,外資處境會惡劣到什麼地步也很難預料,此為不確定性之五。

因中共面臨的內外困境,國內呈現社會不穩的跡象,潛在的社會動盪會惡化到什麼地步,會不會造成省際的衝突隔離,會不會影響原材料供應和製成品運輸,此為不確定性之六。

因習近平處理中美貿易談判以及武漢疫情的失誤,對中共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失,中共內部會不會醞釀出一些意外的變故,造成中央分裂,內部崩塌,這種可能性存在,但沒有人可以預料,此為不確定性之七。

大量外資在大陸設廠生產的產品,很多都屬於戰略物資,一旦中美中歐中日衝突爆發,戰略物資掌控在中共手上,對各國國家安全會有災難性的影響,此為不確定性之八。

中美脫鉤已近事實,中日中歐也必然相繼跟進,世界將形成中美兩個陣營互相對峙,這種對峙會惡化到什麼地步,會不會釀成一場熱戰,戰爭可能在往後任何一個時間點發生,企業不應夾在對戰雙方中間,此為不確定性之九。

中共雖信誓旦旦準備過緊日子,但中國人會不會答應,這一點沒有人知道。中共一旦支撐不住,中國必有長時間動亂,企業為自身安全計,不能「立於危牆之下」,此為不確定性之十。

回望半年前,中美雖有貿易衝突,但沒有人相信世界會發展到今日這種局面。這幾個月來,中共在全世界各國面前,作了太多拙劣表演,自暴其短,自絕於人,自廢武功,以致今日各大工業國相繼主動與中共脫鉤。這已成為相當長時間內各國的共識,成為一種世界性的潮流。中共近日召開政治局常委會,對中國處境的預後相當悲觀,證明他們也明白問題的嚴重性。

全世界只有五毛和小粉紅,以及香港藍營的死硬分子,還在做強國夢。等他們有朝一日夢醒,世界已經翻轉,人間滄桑巨變,到時且看這些盲塞的愛國者如何自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作者臉書/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