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澳洲疫情改善 與中共脫鉤是關鍵

作者:凌曉輝

為了應對瘟疫大流行,世界各國都無法找到滿意的對策。但是,澳大利亞在這次中共病毒傳播中,從3月底到現在的半個多月裡新增感染病例持續下降,導致的死亡人數也遠遠少於與其情況相當的國家。

目前全球超過200多萬人確診,已經導致近14萬人死亡。截至4月16日澳大利亞的疫情是:全澳確診人數達到6,468人,僅63人死亡,全天無新增死亡患者;各州連續9天新增確診人數均未超過50,住院和重症患者數量下降;截至日前,已有3,736名患者康復,康復率達到57.8%;過去的48小時,澳洲確診總數增長了62,即0.9%,首次跌破1%。

儘管專家和政要們找出了各種原因和理由,無一例外的都無法說明其根本的原因。其實最大的不同是:澳大利亞正加速與中共脫鉤

一、澳洲警覺中共禍害 當機立斷
1. 曝光中共禍害

一名綠地集團(Green Land)的員工向澳洲9號電視台的「60分鐘」節目曝料,講述了中資公司在今年一、二月份鼓動員工大肆購買澳洲醫療用品的詳情。

這則報導引發了澳大利亞朝野的震驚和廣泛關注,普遍認識到瘟疫期間,中共不僅把病毒傳遍世界,同時有組織、有計劃地把世界各國的醫療物資全數收集運往中國大陸,已經阻斷了各國對於疫情爆發時進行有效治療和防疫的醫療資源,這件事情實實在在的發生在全體澳大利亞人民眼前。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證人在悉尼的中資房地產公司綠地集團工作,他告訴「60分鐘」,在悉尼的辦公室裡包裝了成噸的手套、口罩、防護服、消毒劑和其它重要醫療用品,準備運往中國。

這名員工說:「會議室、餐廳和董事會會議室開始堆滿了各種不同的物品,這些物品被拆開原包裝,然後重新包裝後貼上標籤。」「這無疑令我懷疑而且擔心,如果所有這些醫療物品都離開了澳大利亞,還給我們剩下了什麼?」

這名證人稱,該公司的員工被要求從商店和藥房購買不同的醫療物品。不僅如此,公司還安排員工對產品進行重新包裝,然後將它們運回中國。

他說:「看到這些必不可少的醫療設備以巨大的商業級數量離開澳洲的邊界,著實令人不安。」

綠地集團的員工在1月和2月採購了外科口罩、體溫計、抗菌濕巾、手部消毒劑、手套和大批解熱鎮痛藥品Panadol,運往中國國內。

綠地集團並不是唯一做這種事情的中國公司。2月24日,一家位於悉尼的中國公司Risland向中國發送了90噸醫療保護設備。

「60分鐘」還獲得了另一家公司給員工發送的郵件。中國房地產開發商保利發展有限公司(Poly Developments and Holdings)在給員工的電子郵件中,指示他們儲存醫療用品,告知員工要儘快在任何可能的地方找到口罩,並強力鼓動他們從悉尼各地的藥房購買。

獲得的電子郵件中寫道:「如果有時間,請到當地的藥房去查看是否有3MN95或8210口罩。」

該公司的員工在回復的電子郵件中保證,他們正在從伊斯特伍德(Eastwood)到霍恩斯比(Hornsby),從彭里斯(Penrith)到蒙娜維勒(Mona Vale)各個城市中搜索口罩。

《悉尼晨鋒報》也披露,碧桂園於2月下旬通過公務機,向武漢運送了82噸醫療用品。

碧桂園在其LinkedIn頁面上說:「載有90噸(82噸)醫療物資的包機已經從悉尼出發,於2月24日抵達武漢,機上包括10萬件目前最緊缺的防護服和90萬對醫用手套。」

而在此之前,澳大利亞醫護人員已經報告稱,在全國各地處理中共病毒(Covid-19)的醫院中缺少重要的個人防護設備。原來是中共有組織、有計劃的通過其在奧的中資企業,幾乎把全澳大利亞的醫療防護物資悄悄地全數運往了中國大陸。

2. 政府當機立斷

2020年3月29日晚,財政部長公開宣布將暫時修改澳洲的外商投資制度,要求所有先前因未達到審查金額門檻而免於審查的交易,無論交易價值,均需獲得FIRB批准。此項修訂將所有需經FIRB審批的投資的金額門檻降低至0澳元。

一篇發表在Jones Day《新冠疫情和澳大利亞外商投資制度》的文章中寫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過後,澳洲企業可能會成為外國收購方投機性投資和掠奪性投資的目標,為應對這一政治問題,聯邦政府將外商投資審查金額門檻降至0澳元。有人認為,FIRB政策的修改係特別針對中國投資方。國會議員和國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Andrew Hastie對上述舉措表示支持,並稱作出這一決定是為保護「弱勢群體」免於某些國家的「討價還價」。

在至少發生兩起在澳中資公司爆買數以噸計的珍貴醫療物資並將其運回中國的事件之後,聯邦政府立即對所有外國投資競標都施加了無限期的嚴格限制。

財相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將必須經過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批准的外國投資要約的價值門檻降至零,這意味著所有的外國投資要約都必須經過FIRB審查,而且最終還得經過財相本人同意。

此前,澳洲存在不同的外國投資門檻,具體取決於購買者是誰,來自哪個國家以及想要收購什麼樣的資產類型,閾值從零到2.75億澳元,再到11.92億澳元不等。

但根據新的變化,現在所有投資案無論價值大小全都必須經過審查,這意味著所有收購案都必須在澳洲國家利益的基礎上進行衡量。

除了保護陷入困境的澳洲企業和資產不會被「趁火打劫」低價收購之外,兩家中資房地產開發商綠地集團(Greenland Australia)以及碧桂園(Risland Australia)採購了超過100噸的珍貴醫療設備並運回中國,成為引發打壓外國投資的原因。

澳大利亞國內出現了對外國收購要約的擔憂。當時一些澳大利亞自由黨議員警告說,要提防澳大利亞企業因股市下跌而面臨的風險。

報導指出,隨著澳交所普通股指數3月27日收於4874.2點(遠低於2月20日的7255.2點),澳大利亞大型企業的市值已經大幅縮水。

報導稱,在一些被認為比較敏感的行業,例如媒體、電信、運輸、國防、加密、安全、鈾礦和核設施運營等行業,一些外國收購交易本就面臨較低的交易金額審查門檻。這些領域的交易金額審查門檻將從之前的2.75億澳元降至零。

新的審查門檻也適用於農業土地交易。此前,按照收購交易的敏感性和收購方的原籍國,農業土地交易存在一系列交易金額審查門檻。

這項緊急而迅速的實質上針對中共在澳的擴張決策,有效堵住了中共在澳大利亞的投資,加速了與中共脫鉤進程。

3. 政府決策之日 便是疫情新增病例下降之時

新規從今年3月29日晚上10點半起生效,這種似乎急促的當機立斷的決定,猶如2018年6月28日,澳洲國會參議院通過的兩項針對中共的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一樣,暫時修改澳洲的外商投資制度直接針對中共。儘管表面說並不針對特定的國家。

下面的圖顯示了澳大利亞中共病毒截止4月12日的新增病例情況:

從澳洲政府3月29日晚上10點半的決策開始生效日以來,澳大利亞感染中共病毒新增病例的具體情況是:

3月28日:新增461例;3月29日:新增344例;3月30日:新增266例;31日:新增312例;4月1日:新增306例; 4月2日:新增272例;4月3日:新增223例;4月4日:新增193例;4月5日:新增105例;4月6日:新增107例;4月7日:新增119例;4月8日:新增105例;4月9日:新增85例;4月10日:新增96例;4月11日:新增88例;4月12日:新增36例;4月13日:新增52例;4月14日:新增48例;4月15日:新增35例;4月16日:新增26例;

二、與中共脫鉤不是針對中國人民

澳大利亞在與中共的交往中,也不斷看清了中共邪惡的本質,它根本就不代表中國人民。

據ABC報導,新南威爾士州最大的內陸城市瓦加瓦加(Wagga Wagga)經議會投票決定,斷絕與昆明的姊妹城市關係。議案背後推手市議員保羅·馮內爾(Paul Funnell)表示,此舉不針對中國人民,而是瓦加瓦加不應該與共產主義政權有任何關係。

4月14日晚上,瓦加瓦加市議會以微弱取勝的票數決定,斷絕與昆明的姊妹城市關係。兩個城市建交於1988年。

馮內爾說,「對謊言、詭計和掩蓋樂此不疲的中共政府」已經使「中共病毒(COVID-19)在世界範圍內造成了死亡和災難」,瓦加瓦加不應該與其有任何關聯。

馮內爾表示,「這關乎共產主義,而不是種族主義」,他說,姊妹城市關係是兩個政府的——即瓦加瓦加市政府和昆明省政府之間的關係,「而不是人民的。」

「這與中國人民無關。你不在中國,你不在與中國人民打交道。你實際上是在與共產主義政權的統治當局打交道。」

這說出來中共與中國人民的區別。中共一直把自己綁架在中國人民身上,即殘害中國人民,也達到了蒙蔽世界的目的。

認識中共,與中共脫鉤最為核心的問題是區分中國與中共。現在大陸和海外的許多中國人,都是被中國共產黨所洗腦與挾持,中共是1848年源自於歐洲的共產主義邪惡幽靈,這個幽靈附體在了中國人民身上,在中國竊取了政權後一直殘酷的迫害和控制著中國人民,因此中共一直以代表中國人民的名義欺騙著全世界。

三、澳洲政要呼籲應在貿易上與中共脫鉤

4月15日,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康塞塔‧費拉萬蒂‧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停止對中國貿易的「依賴」。一旦大瘟疫結束,澳洲應考慮在貿易關係上與中共政權「脫鉤」。

她談道:「根據外交部公布的數據,就貨物和服務而言,中國是澳洲最大的雙向貿易夥伴,占澳洲貿易的26.4%。在中共病毒危機之前,雙向貿易在2018年-2019年度達到創紀錄的2,350億澳元,比上一財年增長20%以上。(我們)在這個共產政權的籃子裡擁有超過25%的貿易雞蛋,這向我們表明,現在是我們重新考慮那些對醫療、製藥和所有至關重要的產品的供應鏈的時候了。因此,我認為現在是考慮我們對中國(是否太過)依賴的時候了,尤其是考慮可以在澳洲製造的商品,希望這是一件好事。」

她還說:「現在也應該是我們審視關鍵基礎設施、審視澳洲的外國投資政策原則的時候了。我們應該考慮澳洲民眾對我們的期望是什麼和我們的政府正在做什麼,我認為,我們與中共政權之間的關係需要改變,這是肯定的,是澳洲人民所期望的。」

她認為:「在國內和國際的問題上,我們都應該認真考慮很多事情。在國內,很多事情屬於我們的職權範圍內的,澳洲人民希望我們做的——無論是在外國投資審查領域,還是在我們加強一些限制規則方面——是否(需要)重新審視某些決定,例如達爾文港。在國際上,我們最近看到由英國智囊機構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發表的報告,以及報告提出的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所造成的損失及涉及的(中共)違反國際法行為和賠償問題。有很多國際法律問題需要討論,特別是違反了國際法的罪責制問題和由此導致的違反國際衛生條例罪行的問題。」

威爾斯表示:「採取國際行動可能會遇到一些阻力,(有些國家)不願對中共這樣的政權採取行動。但是在國內,我們有責任來審視對中共依賴的這種關係。」

威爾斯的呼聲反映了在聯邦政府內,特別是在自由黨聯邦議員中,要求重審澳洲與中共政權的關係、重審澳洲在經濟貿易上對中共的依賴關係,以及追究中共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罪責的呼聲越來越強。

西澳自由黨聯邦議員安德魯‧哈斯蒂(Andrew Hastie)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警告說:「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反映出我們面對來自海外政權的脅迫,在戰略上顯得如此脆弱。」

他質問:「為什麼在1月23日中國在國內採取封鎖時,卻仍然允許人們出國,特別是湖北省的居民,從而將病毒傳染到世界各地。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知道人們需要答案。」

總理莫里森(Morrison)和財長弗賴登貝格(Frydenberg)在3月29日的決定,在這個非常脆弱和困難的時期,我們將所有外國投資限制到零澳元,尤其是那些在困境中且容易受到外國利益影響的澳洲企業。

聯邦政府也已經著手調整經濟政策。據悉尼晨鋒報4月13日的消息,聯邦政府將把澳洲對進口產品的依賴置於顯微鏡下,以推動澳洲經濟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後的自給程度。聯邦農業部長大衛‧利特普勞德(David Littleproud)已開始低調地召集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的政策圓桌會議,商討如何使農業在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限制放鬆後,成為「最有利」的行業。

四、擺脫中共病毒的關鍵在於「與中共脫鉤」

在人類的瘟疫歷史上,沒有什麼瘟疫是人可以治愈的,在傳統的文化中,中國稱之為瘟神,都是按時來、到時就走。現代歷史由於無神論的主導,把歷史中真正的精華全部改掉了,唯一人們可以查找到的真實瘟疫記載也好像只留下聖經了。

在全球呈上升之勢,危機當前,各國政府和民眾不得不反思:病毒到底為何而來?它和共產黨有什麼關係?個人和國家又該如何趨吉避凶?

正如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所言: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

這次瘟疫中,大力支持中共全球共產主義計劃如中共的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華為、孔子學院等的國家和城市都疫情嚴重。中共在隱瞞國內疫情和大爆發期間,將世界各國醫療物資悄悄收購殆盡,現在又操控這些緊缺的醫療物資,企圖控制和拉住他們。如果不認清中共的本質,結果將會是更加可怕的。

病毒就是針對中國共產黨而來,與中共脫鉤是規避中共病毒的關鍵。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加速與中共脫鉤,促成疫情改善,是一個正面的經驗。而台灣、香港的疫情情況也在印證同樣的道理。

此時瘟疫正在大流行,同時中共也在作垂死掙扎、拚命掩蓋真相,這段時間是留給各國政府和人們思考的,但願人們能早日看清中共病毒的根源,走過這場災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