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紐約僑社被中共滲透(1)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2日訊】從3月20日紐約州長發布居家避疫令至今一個月,紐約疫情仍未走過困境,現在只不過比最糟糕的時刻減輕了一些。

引人矚目的是,地處「高危之地」的香港,疫情卻輕微,圖示為港人總結的四大原因,以及香港與紐約市的對比。港人總結的四個因素中,前三個因素林鄭政府、中共、世界衛生組織(WHO),背後的共同元素是中共政權。

網上文宣將紐約和香港的疫情做對比。(網絡圖片)

再看紐約華人聚集的六個主要社區——曼哈頓華埠、法拉盛、艾姆赫斯特、布碌崙日落公園區、羊頭灣、班森賀,對比這些地區的染疫數據,發現60歲以上「高危人群」集中的曼哈頓華埠卻是紐約市染疫率最低的郵政地區之一。

紐約市衛生局4月20日的數據顯示,老僑集中的10013郵政區中只有14~358例確診,而緊密相鄰的10002郵政區是福建同鄉會等親共僑社集中地,有619~1079例確診。這兩地的區別是,前者堅決反共,後者出格地親共。

紐約市衛生局4月20日按郵政編碼顯示的疫情圖,黃色區域內是傳統僑社所在的10013郵政編碼和福建同鄉會等親共僑社所在的10002郵政編碼,深顏色比淺顏色疫情嚴重。(紐約市衛生局網站)

這些現象與3月12日大紀元發表的特稿觀點不謀而合。該文章指出,中共肺炎因為中共的隱瞞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變為令世界驚恐的瘟疫。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大家可以從全球和各地區「感染譜」上看。

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劉細良日前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說,他認為從國家層面而言,凡是親共的國家都在封關這個問題上猶豫不決,錯信中共。這些政府的取向,影響了他們的判斷及決策。至於個人,就是有人對這個病毒掉以輕心,因為相信世衛、相信中共的講法,在武漢封城之後仍從香港到大陸,結果被感染。而絕大多數香港人不信共黨和林鄭,港人自救,「靠社區自己抗疫,與其它國家靠公共醫療、靠政府是不同的。」

紐約唐人街的傳統華人圈與香港、台灣關係密切,可謂「同聲同氣」,雖然人口老化嚴重,屬於「高危人群」,但此次疫情中感染幾率低。此地有一大批移民來美多年的老華僑,40~50年前曾經歷大陸文革的煎熬,冒險多次強渡或游泳偷渡逃往香港,再從香港來到美國,至今對香港保持密切關注度,且堅決擁護中華民國。這批老僑對共產黨有清醒的認識,是傳統僑社中反共的中堅力量。

紐約如何變成疫情重災區

截至19日的統計數據,紐約市的確診死亡人數已達10,022人,此外疑似染疫死亡的人數還有4,429人。

鑒於紐約市特殊的地位和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中共在紐約的滲透,從金融、媒體到政圈方方面面,如石灰岩澆水無孔不入,華人社區則首當其衝。是凡和中國有生意往來、有家人親友,都無法避免必須與中共保持某種關係。

其中一項無影無形、無孔不入的要算從2010年起興起的超低價、幾乎免費的「零團價」中國旅遊團,專門針對海外華人運營,持中國護照的不行。該中共政府資助的項目,名單會報給中領館。一些有身分的僑領參加完回來說,享受了紅地毯、國賓酒店、警車開道,省長市長全陪、每日三頓大宴、前呼後擁的拎包、警衛……「皇帝般的待遇」。回來後一些人沒變,但也有人對「中國模式」大加讚賞,然後對敏感話題如法輪功及中共迫害人權就「保持沉默」了。

中共的滲透並不限於重量級僑領,普通市井小民也是中共積極爭取的對象。超低價中國旅遊、大陸櫥窗城市走馬看花,一條龍經營將遊客控制在固定行程中,儘可能避免與當地社會接觸,觀光統戰,有朝一日讓你「幫中國做不方便做的事、說不方便說的話」。

一、檯面下的權力干涉和陰謀

海外華人挺共,在邏輯上看是非常怪異的事情。很多挺共活動上常見的福建人,不是偷渡客就是申請政治庇護的難民,是作為中共治下的受害者才留在美國。但他們作為中共在海外的「維穩夥伴」,打紅旗、唱紅歌、推進共產黨的宣傳、打擊中共不喜歡的人或團體。

另一個怪異現象是,紐約市政府允許親共社團10月1日在華爾街銅牛前舉行升五星紅旗的儀式,紐約州參議院去年更將2019年10月1日定為「中國日」。賓州費城市政府去年10月1日還與親共華人團體在費城市府廣場聯合舉辦升五星紅旗儀式。實際上10月1日並不是中國「建國」日,中國早就存在了,這一天只是中共開始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日子。而中共將「建國」和「建政」二者徹底混淆。

在美國慶祝「中共建政日」,本身就有很大一個悖論在裡邊,因為中共不代表中國,不代表中國的傳統,更不代表海外華人的文化傳統。在美國慶祝共產黨在中國建立極權主義暴力,這對文革時期逃港潮後到美國的政治難民、六四難民、法輪功學員等許許多多中共治下的受害者來說,更是諷刺和恥辱。

但美國官員要麼不了解、要麼把這當成言論自由的範疇;「中美接觸」支持者、加州大學聖疊戈分校學者謝淑麗(Susan L. Shirk)說,中國在世界舞台不斷提升話語權,但並沒有損害美國的民主。真是這樣嗎?

記者曾親見中共代理人如何在「檯面下」對法輪功遊行進行干涉。大約2013年5月份的一天,時任聯成公所顧問的趙文笙接到一個電話,要求趙顧問遊說紐約的幾大政客、同他們「走關係」,「阻止法輪功在唐人街遊行、不要支持法輪功」。

由於電話按了免提,記者聽到對話過程。

事件背景是:7000餘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將於5月18日在曼哈頓唐人街遊行,慶祝法輪大法弘傳21週年,並呼籲結束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慘絕人寰的迫害。

由於趙文笙在政客中說話很有份量,被《紐約時報》稱為「造王者」,因此對方直言想「動用趙顧問的人脈」,但被趙拒絕了。趙文笙說,「這是在美國,這裡不是中國,我們要遵守美國的法律,尤其是遊行涉及美國政府的錢(警察維持秩序),歧視一個團體的話……我們這邊不會做這種事,我不能幫你。」掛斷電話,他說來電者是「福建社區背後的大佬」,但沒有透露姓名。

二、美國公眾資金用於服務外國利益

自從2008年起,唐人街中國新年遊行的主辦方就把以前參加遊行的法輪功團體排除在外。雖然其遊行負責人田士銳曾在2006年和2007年稱讚法輪功團體的遊行隊伍「可觀性很高,軍樂團有職業水準」,但短短兩年後他態度大變。

田士銳拒絕法輪功的表面理由是「有潛在的安全問題」,但暗含的事實是福建同鄉會成為遊行「特別協辦方」,以及中領館要求主辦方保證沒有法輪功學員出席。

在2008年5月22日,「追查國際」調查員撥通了中領館總領事彭克玉的電話,就紐約法拉盛攻擊法輪功事件,以特殊身分詢問總領事彭克玉,彭在錄音中承認他會見並教唆這些人攻擊法輪功。

「遊行是與外國共產主義政府有直接和間接關係的人組織的,這種關係決定了遊行的宗旨。」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執行主任布勞德(Levi Browde)在2013年法輪功被遊行主辦方再次拒絕後說。

由於歧視,這不是法輪功第一次被禁止參加遊行。由於外國勢力的壓力,美國合法註冊的協會被排除在自己城市的節日遊行之外。問題是,遊行用了納稅人的錢,由市財政撥款。

紐約市警察局維持遊行秩序的加班費通常一天超過10萬美元。例如,根據紐約市獨立預算辦公室(IBO)的數據,梅西百貨的感恩節大遊行在2010年花費了市財政19.2萬美元付給警察局加班費。

布勞德說:「這是紐約市保護和支持的遊行,但最終卻按照中共勢力的要求,排除了法輪功。」他認為市府應該進行獨立調查,如若上述指控得到證實,即紐約市贊助的遊行正在受到外國政府的影響,那麼中國新年遊行的權利就應交給與中國共產黨無關的社區組織舉辦。

三、中共用中資廣告收服海外華媒

近年來「中式政治正確」在世界各地肆虐。而為了達成目標,中共使用各種手段,如在商業層面要求各國公司,必須以「中國台灣」去稱呼台灣、不容許「中華民國」的存在,或用該國旗代表台灣。

在中共統戰「要地」的僑界,這種例子有很多。例如2015年8月16日某華文報紙刊出標題為「沈呂巡:紀念抗戰勝利 不忘美國盟友」的一篇報導,將中華民國駐美大使沈呂巡15日在美東華人學術聯誼會40週年慶典晚會中的演講進行竄改,將當天他說的「中華民國是有情有義的國家」,改成「中華民族是有情有義的」,漏列「國家」兩字,把沈大使變成中華民「族」之代表;甚至扭曲沈大使的講話原意,稱沈大使謂自己「永遠記住中國人的身分」。

該報記者對中華民國駐美大使的講話弄虛作假,遭到大使抗議,該報次日刊登「更正」道歉。

2016年12月3日,中華民國駐美大使高碩泰上任後到紐約拜訪傳統僑社,很多僑領都留意到,各報館對中華民國駐美代表的寫法不同。

例如《星島》的老闆是中共政協委員,據悉他們早有規定:對中華民國駐美代表的報導中不能寫中華民國四個字。

《星島》的記者在處理高碩泰大使的新聞時就學了《僑報》,在中華民國上加個引號。《僑報》隸屬於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是全美唯一一份簡體中文報紙。沒曾想報紙出街後,《星島》記者挨報社經理一頓臭罵。這名記者吐槽:「難道要我們寫台灣,台灣代表xx,這不是台獨嗎?」並分析是中領館施壓給報社。

為什麼會出現這些現象?社區人士說,眾多中資公司的廣告是中共用以控制海外華文媒體的槓桿,藉以達到控制輿論效果,不管你香港背景還是台灣背景,你若擔心中領館或大陸航空公司不給廣告,報紙就活不下去,你就會跟著共產黨的指揮棒走。

四、和統會辦「抗日戰史論壇」混淆視聽

2017年9月23日,何志平以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祕書長的身分,與從事統戰的「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和統會」)、僑聯總會等在法拉盛主持「抗日戰史」論壇,宣揚「國民黨抗日,共產黨也抗日,大家都是中國人,要團結起來對付外國勢力和台獨」,引起強烈反應。

論壇除安排98歲高齡的郝柏村講抗戰歷史外,還安排了和統會副會長焦聖安宣讀論文。當台下的國軍老兵和反共的大陸聽眾聽到焦聖安強調中共的抗戰史觀時,頓時被激怒,責罵「胡說八道」之聲不絕,場面一度失控,坐在首席的中領館代表立即離席而去。

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本人以非牟利組織「中華能源基金會」名義,表面上在聯合國「講中國故事」混淆視聽,真實目的是利用聯合國作為其勾兌利益的場所,為中共的一帶一路衝鋒陷陣。最終他於2018年12月在紐約聯邦法庭被判賄賂、洗錢等七項罪成,一年後被判入獄三年並罰款314萬,被香港人諷「為黨捐軀」。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