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紐約僑社被中共滲透(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4日訊】從3月20日州長發布居家避疫令至今一個月,紐約疫情仍未走過困境,現在只不過比最糟糕的時刻減輕了一些。

紐約亞裔的染疫人口比例只有7%,雖然遠低於南美裔、非裔和白人,但是,疫情中的美籍華人面臨的是雙重風險。中共隱瞞疫情致病毒全球大流行,把海外華人也推到了風口浪尖,針對亞裔面孔的歧視行為明顯增多。華人如何才能以最小的傷害避過劫難,與華人對此次瘟疫「感染譜」的認識,以及海外華人為何被歧視的認識不無關聯。

接上篇:【瘟疫與中共】紐約僑社被中共滲透(1)

僑社參加中共統戰活動 引發「國家忠誠」問題

中共對僑社施加影響並進行干涉活動,在華人社區真實存在,上述羅列的只是眾多例子之一。

中共以親共華人社團為基地,向主流社會輻射,社團成為中共滲透的重中之重。曾經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中華民國國旗的唐人街,逐漸被分化,數家傳統僑社改掛中共的五星血旗。唐人街僑界暗傳,2002年至孝篤親公所改掛五星旗時,收了中共50萬美元。而聯成趙文笙在世時,也曾透露中領館在2010年前後出價80萬美元,想讓聯成公所改國旗,被他拒絕。

這些事雖難以證實,但能看到的現象卻是:換旗的僑領成為中共全國政協海外列席代表;出席中共十一觀禮;回大陸參觀以及參加免費旅遊性質的會議;得到以僑領名號回大陸疏通關係等等「福利」。

中共藉由華人社群的影響力,試圖在各國建立友善共產黨的環境,甚至有一些政客的華人助理也為挺共活動站台。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2019年7月11日過境紐約,在曼哈頓中城飯店門外,支持與反對人馬一度發生激烈衝突,州長庫默的華裔祕書孫雯就站在高喊「蔡英文下台」的梁冠軍隊伍中。

中共統戰部門將具有外國公民身分的「中華兒女」稱做共產黨的家人,要求美籍華人響應「祖國」召喚,認定「台灣政府非合法政權」,這些手法近幾年已引起美國警惕。胡佛研究所2018年底發表《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報告指出,民族主義是中共控制海外華人的關鍵,認為他們理應效忠「祖國」、維護中國(中共)利益。

報告中指出:北京多年來一直任命美籍華人加入中共全國政協。雖然美籍華人受美國憲法保障可自由結社,但全國政協不是單純的民間社會非政府組織,而是由中共主導、控制的官方機構。

以「統一台灣」為目標而成立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也具有中共背景,會長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執行副會長是統戰部部長尤權,然而在美國卻以「非營利組織」註冊。

政協委員被要求堅持黨的綱領和目標,還要報告其活動如何符合中共的利益。報告指出,參與這樣的機構無疑引發「國家忠誠」問題,並可能傷及美國利益,傷及美籍華人的安全、聲譽、獨立性,使華裔群體受到懷疑。

美國最大的危險:忽略中共本質

根據《美國之音》2019年3月16日「中國對美威脅有多大?(3) 滲透美國功效知多少」報導,同是胡佛研究所中國影響力報告專家小組的成員、前美國副助理國務卿謝淑麗(Susan Shirk)卻認為上述中國影響力報告誇大了中國的威脅。

她在報告出台後發表反對意見說,這份報告在討論合法和非法的活動時「誇大」了中國的影響力對美國的威脅。她認為,這些活動並沒有損害美國的民主制度,中國並沒有試圖干涉美國大選。「……這個問題有多大? 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我們的反應有點過激。」她說,如果我們誇大這種威脅,會增加「紅色恐慌」的風險,使華裔群體受到懷疑,損害我們自由和開放社會的現狀。

謝淑麗曾於1971年得到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的接見,曾擔任克林頓政府的國務卿助理,主管中國事務,並著有《脆弱的超級大國》等書。她在接受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專訪時表示,讓美中「脫鉤」是巨大錯誤。

如何看待中共威脅?斯伯丁(Robert Spalding)曾擔任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首席中國問題戰略家,現在是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他在今年1月英文《大紀元時報》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中說,美國人傾向於相信,民主政體或資本主義作為組織經濟活動的方式,「不存在任何挑戰」。中共就會趁機滲透進來,開始改變人們的想法。

他說,中共施加的影響,是通過日常生活的滲透,比如你買的商品、你所關註的媒體等。它不直接當面來,是從側面來,而且不達目的不罷休,慢慢影響你,讓你失去自由,「中國共產黨是我們從沒有準備好去面對的對手」。

他也指出,中共的滲透辦法「只有在你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麽的情況下才會有效」。因為民主國家很容易分散注意力,這裡的媒體環境很容易把人們的注意力從與中共的所作所為有關的話題中轉移開來,不像中共控制著媒體,讓民眾跟著政府的風向走。因此美國「必須保持警惕,不要忘記中國共產黨是什麼」。

「因為一旦你將視線從它身上移開,他們就又將故伎重演,重新構建起如金融、經濟、信息等等領域的關係網,使他們對我們逐漸收緊絞索。」斯伯丁將軍說,美國最大的危險,就是忽略中共的本質。

中共意識形態蔓延 危及全球自由

事實上,經過七十多年的統治洗腦,中國大陸一些人把中共的主張當成自己的主張。去年9月,紐約挺共陣營的撐港警反對港人民主抗爭集會中,打出「反黑手」的標語,這顯然是意指反美,因為中共把美國定為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幕後黑手,親共華人還罵反共華人是「美帝的走狗」。他們雖然沒有旗幟鮮明地反美,但實際已經這樣做了。

西方國家的寬容給挺共活動提供了寬松的環境。這幾年的法拉盛中國新年遊行,中共出錢僱數百華人打五星血旗,顯示「紅旗占領美國街頭」。

中共可以利用民主自由的空間,去滲透對方,相反中共將一切不利專制的資訊拒之門外。他們建立網絡長城、言論審查、控制媒體和教育、打壓異見人士、用金錢誘引外國服從中共意識形態。一切都顯示中共的操作,危及全球的自由,如果任其橫行,全世界人人都難逃中共審查。

台灣香港的寶貴經驗

反觀香港和台灣,他們面對中共意識形態的蔓延,是怎麼做的?

台灣人權律師朱婉琪曾公開表示,國際社會應該從台灣的經驗中了解到的核心與關鍵,在於「抗疫與抗共不可分」,台灣人對抗共有深刻認識,而「抗疫」的點滴經驗則是由此「道」而推演出來的「術」。無論「術」多麽成功,都得益於「道」的啟悟。

而香港人經歷反送中再到抗疫,香港人的反抗意識越來越聚焦中共,抗爭的口號也出現了「驅逐共黨」,乃至後來「天滅中共」。

香港《良知報》臉書上的一篇文章《從『免於恐懼的自由』到『不再恐懼的自由』》談到,「不要激怒共產黨」起初是許多見證六四的港人的抗爭底線,但經歷多個月的抗爭,港人早已勇敢地衝破這條線。過去許多港人會以為締造「免於恐懼的自由」是政府的責任,但反送中鬥爭經驗教曉他們,要締造這份自由,港人應首先展現出「不再恐懼的自由」。

潘東凱為香港作家兼資深時事評論員,長期敢於直言接批評中共,深受讀者及網友喜愛,他日前在接受香港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說,「免於恐懼的自由」是美國總統羅斯福提及的四大自由之一,如果人長期生活在恐懼中,會很痛苦,敢怒不敢言更痛苦,因此一定要走出這一步,面對中共每一次的指鹿為馬,都要指出那頭是鹿不是馬,雖然每一次都令中共難堪,而你的代價很少,「走出這一步你就OK了,否則你一生都生活在痛苦中。」

他認為,中共就是病毒,如同網友所總結:第一個零號病人是在德國,然後人傳人去到俄羅斯,在俄羅斯傳到上海,由上海傳到北京,在北京圖書館確診有幾個人,經過幾次變種至今,禍害株連廣泛,「中共是一個完全沒有信仰的極權體制,極大罪惡集中地。(親共者)一切以利益為唯一的依歸,以權力為最高崇拜的偶像,所以對他們來說,只要即時有利什麽都可以做、什麽都可以講。」

他分析說,疫情爆發是中共走向覆滅的分水嶺。真正的脫鉤就算解決了疫情,疫情受到了控制,這個脫鉤也會加速進行。當疫情過後,就是中共「買單」的時刻。

海外華人被歧視該怪誰?

疫情中的歧視現象,成因複雜多面。一方面,美國人對中共政權隱瞞武漢爆發疫情,且撒謊不斷,讓世界付出生命代價感到惱怒;另一方面,中共外交部發言人3月12日把中共病毒甩鍋給美軍,川普總統被激怒,並開始反擊,使用「中國病毒」這個詞。

當然,針對亞裔的歧視及暴力行為在美國受到輿論一致批評,紐約從州檢察總長到警察局表示絕不容忍種族歧視行為。亞裔維權團體設立報告網頁,鼓勵遭受不公者勇敢發聲。川普總統為了保護美國亞裔也放棄使用「中國病毒」一詞,他說美國亞裔「是極好的人,病毒的傳播不是他們的錯。」

然而,中國國內對外國人和外國僑民的敵意卻與日遽增。英國首相病重,44萬個中國人點贊。美國疫情攀升,小粉紅幸災樂禍。中共的網絡防火墻和刪帖大軍屏蔽和刪掉了海外許多報導,卻留下粉紅們占領國內網絡生態圈,仇外情緒瀰漫。

外界擔心,中共戰狼式外交極可能引發新一輪排華浪潮,海外各國華人的安全和利益,因此會面臨威脅。因為中共這個角色的不光彩,使華人在那些地方被標簽、被提防、被敵視。

美國價值觀與共產主義水火不容 華人如何選擇?

事實上,過去數十年,中共在國際上各種統戰,已經令各國感覺到威脅,以致外界對華裔社群的信任度降低。

一切的根源在於,中共這些年利用各方的包容和利益心,以「一帶一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金錢力量和統戰去輸出它的意識形態,形成另一種陣營,並打著「中華民族」的大旗,動用當地族群在其它國家去抗衡反對它的人。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10月30日晚在哈德遜研究所的頒獎晚會上發表講話說,美國已經意識到「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和美國價值觀懷有敵意」。

一些涉及根本的事正在發生。這對於這場危機的走向,以及世界從中的演變,都有重要的關係。

川普總統的首席經濟顧問、白宮抗疫特別工作組組員庫德洛(Larry Kudlow)上月在年度「保守政治行動會議」(CPAC)上說得很直白:「新型冠狀病毒不會擊沈美國,社會主義才是美國最大威脅。」

未來,大多數美籍華人的命運,取決於他們要不要做中共的同路人。因為親共必然導致反美,美國的自由人權的價值觀與中共的共產主義水火不容,任何一個人、一個組織,在實質上不可能既親共,又親美。當兩條船背道而行時,腳踩兩條船的,只能掉水裡。

此時瘟疫仍在大流行,同時中共政權也在拚命掩蓋真相,這段時間是留給各國政府和人們思考的,但願人們能早日看清中共病毒的根源,走過這場災難。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