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最前線】江綿恆生物工程大本營被清洗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5日訊】5月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受訪時說:「有大量證據表明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總統川普4月30日亦表示已掌握證據,病毒來自武漢的一座實驗室;5月1日推特傳出習近平胞弟習遠平發布的公開信也直言:武漢病毒所洩漏病毒。武漢病毒所背後是江綿恆上海幫生物工程系統,近期遭全面整肅,當局祕而不宣。

回望歷史,人類的歷史進程中很大一部分伴隨著瘟疫的發生。

雅典大瘟疫使古希臘文明走向衰落;古羅馬安東尼瘟疫直接導致羅馬帝國「黃金時代」終結;查士丁尼瘟疫動搖了拜占庭帝國長達數千年的統治;中世紀黑死病毀滅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宋金元明清時期的鼠疫也在中國的歷史上造成了重要影響。

瘟疫不僅奪走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也可以毀滅一個城市、一個國家,從而改變人類的歷史進程。

很難想像,現在的我們也許正身處一個大瘟疫流行的時代。

中共病毒席捲全球,目前已蔓延至全球187個國家,造成三百六十多萬人感染,25萬人死亡。

中共病毒給全人類帶來生命威脅的同時,也給世界經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全球產業鏈面臨斷鏈與全面重組的壓力,對國家、區域和世界範圍造成深遠影響,人類歷史軌跡或許由此而改變。

瘟疫固然可怕,但如果人類能夠團結反思,或許又會給我們帶來不一樣的機遇,抑或會催生出新的文明和未來。因此,我們的《疫情最前線》節目將不僅關注中共病毒疫情現狀,亦會探討疫症發生的緣由,及其對世界格局的深遠影響。

蓬佩奧:大量證據指向武漢實驗室

以美國為首的世界各國,目前都在追查中共病毒的源頭。

5月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受ABC的「This Week」節目採訪時說,「我可以告訴你,有大量證據表明這(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

蓬佩奧指出,「要記住,中國(共)有感染全球的歷史,它們有運行不合標準實驗室的歷史。這也不是第一次,全球因為中國實驗室的失誤而暴露在病毒之中。」

他直言:「沒有人被允許進入這個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或任何其它實驗室。中國國內有很多實驗室。風險仍然存在,這是一個持續的挑戰。」

4月30日,總統川普亦宣稱,他已掌握了證據,造成本次疫情全球流行的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的一座實驗室。

川普強調:「我們正在調查這個病毒的來源,究竟是誰幹的,到底發生了什麼——通過不同的渠道和科學方法,所以我們會發現答案的。」川普亦曾暗示,習近平和他都知道病毒發源自哪裡。

「習近平弟弟」爆疫情源頭:武漢病毒所洩漏

就在美國白宮公開表示獲得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證據之際,異議作家「老燈」5月1日在推特上發出,據稱是習近平胞弟習遠平發布的公開信。

信中稱,有人對習近平搞高級黑,並指出最近中共政法系有人落馬,是大清算的開始,「好戲在後頭」。

信中提到:「我不想為哥哥辯解,……目前他最頭痛的事並不是國內,而是西方群起圍攻中國。武漢病毒所洩漏病毒事情,不但製造了公共衛生危機,也製造充滿風險的外交環境。」

此信目前無法考證是否真是習近平弟弟所寫。外界關注,目前中共高層激烈內鬥,各方開始用這類方式放料和釋放消息。

公開信明確指出,病毒是洩露出來的,而且是武漢病毒所洩露的;這與美國川普相呼應,釋放的政治信號耐人尋味。

武漢病毒所背後是江綿恆上海幫生工系統

事實上,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伊始,國際就聚焦在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

2018年底,年僅37歲的王延軼,成為這家亞洲頂尖研究所的所長。這在凡事靠關係的中共官場,也算是奇葩。

知情人士之前向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和丈夫舒紅兵,都是江綿恆的人,舒紅兵背後是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舒紅兵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王延軼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消息人士披露,江綿恆及其上海幫馬仔陳竺主導P4實驗室籌建;P4實驗室2018年1月5日正式運行前後,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管理團隊,及學術委員會發生重大變更。

除了出任學術委員會主任、副主任的饒子和、王紅陽、舒紅兵三人都是江綿恆的馬仔或上海幫親信外,上海科技大學特聘教授、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長藍柯,也被緊急空降至武漢,接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這一關鍵職位。

至此,武漢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及P4實驗室,都已被江綿恆親信勢力全面掌控接管。

另據美國媒體《Gateway Pundit》4月13日發表的獨家調查報導,武漢P4實驗室現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綿恆兒子江志成投資的藥明康得公司合夥人,藥明康得控股的復星醫藥,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與美國吉利德公司有合營業務的中國上市醫藥公司。

江綿恆主導成立的上海生科院官網清空

不過,江綿恆主導的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官網,日前卻出現停用的消息,該網首頁及內頁都已被清空。

在點擊置頂分欄目「首頁」圖標後,有一則《說明》指出:「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已完成機構改革,原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網站已停用。2020年4月」的字樣。

查閱上海生科院下屬研究所,如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與細胞生物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等的官網發現,研究所名稱及相關介紹中,均已不見「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的字樣。

維基百科「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條目下介紹稱,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簡稱上海生科院,英語:Shanghai Institutes for Biological Sciences,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是「已撤銷」的中國科學院直屬事業單位。

上海生科院去年11月底被撤銷

但詭異的是,查閱海內外報導,未發現有任何媒體報導上海生科院被撤銷的消息。其真正撤銷的時間,是2019年11月份,正是中共病毒自武漢爆發的最初階段。

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知情人士向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去年11月底,北京中科院高層,突然到上海宣布上海生科院被撤銷的消息,並同時宣布原下屬各研究所的新領導班子名單。

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的官網2019年12月10日發布一則新聞《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召開領導班子宣布大會》。

報導稱,11月26日,中國科學院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領導班子宣布大會在生科大樓報告廳舉行,中科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正部長級)侯建國「出席會議並作重要講話」。會議宣布將「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更名為「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

知情人士稱,上海生科院實際是被撤銷,上海營養與健康研究所原本是上海生科院下屬研究所,報導中偷換概念稱其改名。

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後,負責高技術的研究與發展工作。知情人士披露,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和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之前向《燕銘時評》披露,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至今,江家及上海幫操控的醫療生物科技系統深度參與活摘器官等罪惡活動。

知情人士更表示,江綿恆目前還有上海科技大學校長的公開頭銜,其主導成立僅20年左右的上海生科院突然被撤銷,顯然是重大異常政治動向,在江綿恆上海幫生工系統投下震撼彈。

這一消息被江綿恆上海幫勢力極力掩蓋、淡化;至今數月來,大陸乃至海外媒體對這一極具政治敏感性的消息集體噤聲,應該與上海幫王滬寧操控文宣系統有關。

鄧炳強捲入僭建風波 「僭建」成香港官員魔咒

最近警隊先後有3位外籍警官被發現不合法入住拍照屋、僭建、占用官地等。

4日,再傳出另一單僭建重磅醜聞: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曾租住的九龍塘廣播道寶能閣高層複式單位,天台一直存在違法僭建物,但鄧炳強對屋宇署發出的清拆令,一直視若無睹,2016至2019年租住期間一直享用400方呎非法豪裝天台。

「僭建」成為香港官員的「魔咒」。2012年2月,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競選特首選舉期間,被揭發位於九龍塘約道5號的大宅涉嫌隱瞞在泳池僭建玻璃洞,7號的大宅亦被揭發僭建地庫。

梁振英在2012年6月,也被揭發其在山頂貝璐道4號裕熙園的居所僭建了一個面積約110平方呎的三邊密封玻璃棚。

鄭若驊擔任律政司司長後,2018年1月被曝居所多處懷疑違規僭建。一年後,律政司決定起訴鄭若驊丈夫潘樂陶,鄭若驊本人避過一劫。

最近,短短幾天之內已有3位外籍警官先後被揭疑有「僭建」問題,他們的頂頭上司鄧炳強亦捲入僭建風波。有分析認為,這些香港警隊醜聞的曝光,可能與近期孫力軍落馬,傅政華卸任等大陸政法系統清洗密切相關。

點閱【疫情最前線】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