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碼、市內碼、各種碼和微信的本質

作者:佚名

病毒在哪?

病毒通過空氣流動和水傳播。空氣中有水份和塵埃,病毒在水份和塵埃上能活相當長的時間。空氣在流動,人們分不清哪一塊空氣是從染疫人呼出去的,因此病毒在隨風飄蕩暢通無阻。

奇怪現象的背後

全國各地以防疫為名圍堵居民出行的圍牆、柵欄是擋不住空氣流動的,也擋不住病毒。口罩也不能完全過濾空氣,只是減少吸入病毒的概率,而且人也不可能帶口罩吃飯,吃飯時也要呼吸,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求個心理安慰。病毒學家、醫務人員和政府官員都很明白這一點。可笑的是,明明知道這一點,但它們依然以「阻斷人人傳播」為藉口設置圍牆、柵欄,強迫使用「健康碼」。而對「空氣和水傳播」這種最廣泛的傳播方式輕描淡寫。其實心明眼亮的人,稍微一想就明白:

1. 它們不在乎人的健康、死活,它們強調「阻斷人人傳播」是想借瘟疫期間誘導所有人使用「健康碼」——監控碼、整人碼。

2. 以「阻斷人人傳播」為藉口,建圍牆、柵欄、掃碼出行、購物……,達到強迫所有人用「健康碼」——監控碼、整人碼。

它一頭誘導,一頭強迫,兩頭下手,手段卑鄙下流。有的人可能不同意,覺得通過看那個黃碼、紅碼能幫助自己遠離病毒人群。其實那個「健康碼」藉助微信軟件在記錄人的行蹤和錄音錄像監控人外,同時也是被後台人為控制的。它讓你黃,你就別想綠;它讓你紅,都是它想不想的問題。網上不是報道了有的官員親屬染疫後,她不用掃碼照樣從武漢去北京嗎!有的官員親屬是紅黃碼,不是那小區的也進入了那個小區嗎!這種例子成千上萬,網上搜去吧,有的是。還覺得那個「健康碼」能保護自己遠離染疫者嗎?

「健康碼」和各種碼的真面目;不明真相的人將是最大的受害者

1. 有的人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認為瘟疫過去了,它就不會強迫我們用健康碼了。大家看到了,它們現在開發出了各種碼、市內碼……給不同類型的人,讓那些健康碼是綠碼的人養成一種自己有優勢的心態,讓大家一起來烘托它們製造的這個環境。大家再看看新聞,現在杭州要使「健康碼」在瘟疫以後常態化。如果不是有更高政策面授意讓它這麼幹,杭州政府敢明著對已經遭受經濟打擊的人民耍橫嗎?然後全國呢?健康碼和各種碼是為了大家健康才強推的嗎?

大家都懂得帶口罩、測體溫,還用什麼「健康碼」、這個碼那個碼?!當有你使用「健康碼」時,也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變成老人,會眼花、會手抖,也應想到人生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當你遇到人生苦難時,它會不會把你當作累贅?它給你個紅碼,你立刻就不是它的累贅了。你交了那麼多年的社保金、養老金……就等於你在變成紅碼前給它做捐款了。你的存款、房產……呢?那些敗類巴不得人們都餓死,巴不得年紀大的人都死掉,它們可以節省更多的養老金和社會醫療支出。死掉的老人比漲的那點養老金還多,這小算盤讓它打的!對於我們所有人,不論年齡、階層,如果被它惡意弄成紅碼,存款、房產、家庭還會是自己的嗎?!再窮,再富,一個紅碼就結束。什麼叫「小康」?把富人的財富放在它兜裡,富人變窮人,它就成小康了。什麼叫「脫貧」?窮人都死光了,它就脫貧了。可不是麼?它沒有窮人當累贅了。不論窮人、富人只要配合它,用它搞出的這個碼那個碼,它就有權隨時整死大家,這就是它們的目的!而給它們為所欲為提供權利和環境的,確是被它欺騙的全中國人,因為大家都在互相用微信和「健康碼」、各種碼。

2. 還有人認為自己是個不起眼的小老百姓,它犯不著害我。現在所有人都看到了,它在建圍牆、柵欄,它在強行逼迫老百姓使用「健康碼」——監控碼、整人碼。如果不用,就不讓人買賣東西,不讓人生活。可是誰能保證自己一生一帆風順不遇到特殊情況?誰能保證自己年輕不老,永遠耳不聾、眼不花、手不抖?我們看到了很多殘疾人、受工傷的人、孤寡老人、不用智能手機和微信的人在生活上出現了很大的危機,甚至失去生命。這些人也曾經年輕過,四肢也健全過。我們還看到了很多社會中下層的百姓因此而無法像過去一樣正常經營小生意而導致生活危機,沒飯吃,家庭破裂……。我們刨除那些推行「健康碼」的一小撮敗類,中國有十幾億人,人人都不用「健康碼」,不用微信,甚至不用智能手機,就不會被它整,它也無可奈何,不能這麼容易害我們了。所以大家一定要覺醒:「健康碼」、各種碼是監控碼,是殺人碼。

3. 你還沒認清它是個魔鬼嗎?!當一個人要求別人出示「健康碼」時,也應想到是在被那些敗類利用而助長它們害人。所以拒絕「健康碼」——監控碼、殺人碼,拒絕這些背後操縱「健康碼」害人的敗類,才是對自己生命和家庭負責。大家都不用「健康碼」,只帶口罩,一樣可以正常生活。反過來說,如果大家都用「健康碼」就等於給自己綁上遙控炸彈,而遙控器在敗類手裡。它可以繞過法律通過健康碼的紅碼、各種碼隨意整人、殺人。它這個敗類就是坑害全人類的魔鬼——中共邪黨(它不是中國、也不是中國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