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災泛濫疫情失控 中共7常委哪去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4日訊】中國南方暴雨成災,洪澇持續擴大,同時北京新一波中共病毒疫情失控。有部分媒體追蹤中共高層的行蹤,發現7常委行蹤詭異,疑似離開北京躲疫去了。

中國西南部自6月初以來暴雨持續,22日到23日重慶綦江更遭遇80多年以來最大洪峰,造成嚴重災損、災民人數從最初統計的4萬人日增21萬人;貴州強降雨更造成街道變瀑布,6縣被淹沒,部分道路積水高達4米多,當地民眾死傷不明。

據中共國家防總與重慶、貴州防汛抗旱指揮機構研判,下一步可能強降雨引發山洪地質災害。

中央氣象部門預測,未來5天長江中下游持續強降水。水利部門稱,目前共有16個省區198條河流發生超警戒線以上洪水,預計長江中下游地區可能會發生區域性較大洪水,湖北各地需要重點盯防水庫安全,防範山洪。

南方洪災持續擴大的同時,自6月11日,北京二波疫情再起,且呈失控之勢,北京所有小區實行「嚴格封閉式管理」,重點人員禁止離京,省際客運停運。

大紀元獲得多份北京疫情的內部文件顯示,疫情形勢相當嚴峻,中共正在為此次疫情的大規模傳染做準備,如建立方艙及加快建立核酸檢測實驗室等。

但目前,北京的疫情已經蔓延中國多省。

圖為北京官方指定的中共病毒核酸檢測現場。(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香港《蘋果日報》24日發特稿詢問,「疫情未過又來水災 習李去了哪兒?」

特稿說,中國各地天災人禍不斷,先是因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球大爆發,接著東北蝗災、浙江溫嶺市運油車大爆炸,北京二波疫情再起,中印邊境爆發45年來最嚴重的流血衝突。

而6月初出現的華南各省水災日趨嚴峻,卻不見中共國家領導人到災區慰問災民,以及為在前線抗災的救援人員打氣。究竟習近平和李克強,這幾天到了哪兒?

從黨媒的報導來看,自11日北京公布新增染疫病例之後疫情愈演愈烈,中共高層已很少公開活動。

習近平2日曾在北京參加專家學者座談會並講話,8日至10日在寧夏考察。之後的17日晚參加中非視頻峯會及22日的中歐視頻峰會,但並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

即使當下傳出長江沿岸10省暴雨成災,6億人面臨三峽大壩隨時會潰堤的危機,習近平也只是透過視頻表彰禁毒工作的先進集體和個人,卻就南方災情沒有任何表示。

至於李克強,1日至2日在山東省煙台、青島考察。15日在北京出席廣交會「雲開幕」儀式,屬於公眾露面。其餘幾次視頻會議,也未在公眾場合露面。

再看中共喉舌央視23日的新聞聯播,35分鐘的節目中,大篇幅報導習近平與歐盟領導人視像通話,北斗衞星發射、禁毒工作等。但與南方洪災有關的報導僅有1分鐘,內容是洪災後當地的清理情況。

蘋果引述評論說,現時中國國內外均處於多事之秋,作為中共國家權力核心的北京,爆發疫情,南方洪災泛濫,國家領導人更應該勤以公開露面,以穩住大局或振奮民心。然而除習李之外,其他中共5常委也行蹤異常。

特稿詢問「疫情未過又來水災 習李去了哪兒?」(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7常委離開北京分散躲疫去了?

大紀元評論員鍾原刊文說,北京突發疫情後,中共高層就開始淡出人們的視野。7常委可能都離開了北京,分散躲避危機。萬不得已的場合,他們才個別回到北京亮相。

除了習近平和李克強之外,中共常委栗戰書和汪洋沒法脫身,不得不戴著口罩參加人大和政協會議。王滬寧僅參加2次視頻會議,沒有在公眾場合露面。韓正6月12日主持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會議,之後再無報導。趙樂際6月份沒有活動報導。

文章說,6月以來,黨媒沒有發布過中共政治局常委開會的報導,也很不尋常。目前中共面臨一連串的內外問題,急需政治常委7人經常討論對策,甚至需要25人的政治局會議討論。也有可能,已經多次召開了這樣的會議,但通過視頻進行,沒法報導。

一旦報導,中共高層不在北京的事實就曝光了。中共高層7常委的公眾活動急劇減少,不能不令人懷疑,是否可能已經有人染疫了,他們之間也避免接觸。

最可能被懷疑的,自然是趙樂際。從中共兩會結束後至今,黨媒沒有關於趙樂際的任何報導。這比較反常。當然這是一種猜測。很可能為了闢謠,趙樂際需要現身。但趙現身的難度比較大。

文章說,趙樂際很可能已經離開北京,如果現在以外地調研、考察的方式現身,就證實了中共高層已離京,造成的反響也難以估計。若趙特意回一趟北京亮相,風險確實比較大。北京的疫情比官方公布的嚴重,說不定沒染疫,回一趟北京也感染了。

中共高層的行蹤,確實引起了外界不斷猜測。無論中共高層是否有人染疫,這都表明,北京的疫情遠比人們知道的,要複雜得多。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