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兩大紅色政權的冷戰表演

地球上一共發生過兩次冷戰,即美蘇冷戰和目前剛開場的中美冷戰。這兩場冷戰都是共產黨政權發動的,其根本原因是紅色政權的民主恐懼症及其紅色價值觀的全球征服目標。美國作為最強大的民主國家,始終是蘇聯和中共的敵人。中共對紅色意識形態的政治依賴與蘇共一模一樣,但在對美戰爭問題上卻與蘇共立場相反。蘇共主張東西方的和平競賽,要避免核大戰;而中共卻一直致力於在經濟和軍事上形成能威懾美國的壓力,希望籍此奠定中共支配部分世界的基礎,這始終是它的終極戰略目標,中美冷戰就由此產生。

一、美中爆發冷戰已成雙方共識

近年來關於中美新冷戰的議論越來越多。去年6月《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文章,《我們還來得及避免第二次冷戰嗎?》;僅僅一年之後,這個關於中美新冷戰的預言似乎就變成了現實,不但西方媒體開始頻繁地談論中美新冷戰,連中共官員和媒體都開始使用中美新冷戰的概念了。

美國的《新聞週刊》今年5月20日刊登了一篇文章,標題是「一場新冷戰,對!但是美中冷戰,而不是美蘇冷戰」(A New Cold War, Yes. But It’s with China, Not Russia)。法國《解放報》今年5月26日發表文章,引述北京的一位時事評論員指出,「中美之間可能爆發新的冷戰,這是絕大多數觀察家的擔憂所在。」中國的媒體「觀察者網」6月12日刊發了對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的採訪,米爾斯海默談到:「在疫情爭議出現之前人們還能爭辯,中美是否真的處於冷戰當中;但事到如今,我認為,兩國冷戰已經相當明顯了。」

而中共的外宣官媒「多維新聞網」今年5月23日發表了一篇文章,《【白宮對華戰略方針】新冷戰宣言:氣勢有餘,理據不足》。這篇代表中共官方立場的文章把川普行政當局根據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的要求,於5月20日向國會遞交的《美國對華戰略方針》(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稱為「新冷戰宣言」。其實,冷戰的開啟並不需要宣言,歷史上的冷戰也不是以宣言為開端的,所有的冷戰都是從一系列行動開始的。這個外宣官媒6月19日又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中國崛起如有一戰,應是與美國而非印度」。這篇文章明白地表示,「大國崛起之路從來不是一條一馬平川的坦途……如果中國需要以戰爭來樹立自身在全球秩序中的角色與地位,那麼就應該是一場中美之間的戰爭。」

中美冷戰爆發後,一些擁抱熊貓派的學者提出,中美兩國之間和則兩利、懟則兩傷,最好能在彼此之間建立誠信,避免對立。為什麼世界上會一再出現共產黨國家與美國的嚴重對立?這個問題的答案要到世界冷戰史中去尋找。

二、世界上為什麼必然爆發冷戰?

過去,所謂的冷戰史就是美蘇兩國的現代國際關係史,所以,總結冷戰經驗的主要是西方的蘇聯問題專家;而擁抱熊貓派當中的歷史問題學者不懂美蘇冷戰,對美蘇冷戰也不感興趣。現在中美冷戰發生了,這就給擁抱熊貓派當中的歷史問題學者出了個大難題,他們不懂美蘇冷戰,也不懂蘇聯,更不懂俄文,只會閱讀中文,因此他們不知道該如何看待中美冷戰,其中一些人甚至希望中美之間不要進入冷戰狀態,這樣他們就可以迴避這個難題了。但是,該來的總會來的。

一場美蘇冷戰為人類提供的只是一個孤例,人們很容易把它的發生歸咎於種種偶然性。第二場冷戰發生後,冷戰研究從此進入了新的空間,因為,凡是複數的事物就可以比較,而比較美蘇冷戰和中美冷戰的發生原因以及兩者的相似性和差別,對我們判斷中美兩國的未來走向,具有很重要的現實意義和參考價值。

這個世界上一共發生過兩次冷戰,第二場中美冷戰才剛剛開始。但是,在2020年這個中美冷戰的開場年,我們已經可以很清晰地看出,這兩場冷戰展現出八個特點。第一,都是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與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對壘。第二,冷戰都是社會主義國家發動的。第三,社會主義國家發動冷戰的原因都是民主恐懼症,因為害怕民主制度對其國民的吸引力,所以對最強大的民主國家美國始終充滿敵意。第四,社會主義國家的紅色價值觀有全球征服目標。在這四個方面,蘇聯的二戰後歷史以及美蘇冷戰的軌跡都給出了答案;而在中國方面,其實從毛澤東統治時期中共的國際關係戰略當中也不難找到答案。

然後,從第一場冷戰的全過程可以發現,那場冷戰是以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失敗而終結;以此推論,或許我們還可以預測世界冷戰史的第五個特點,即發起冷戰的共產黨國家必將敗於其制度特質。然後,我們再往深層挖掘一下,就會發現第六個特點,那就是,兩場冷戰發生前,美蘇之間、美中之間,都曾經存在過所謂的蜜月階段,而為蜜月不斷提供潤滑劑和禮物的總是美國,但美國最後都發現自己培養壯大了冷戰的敵手。接下來,我們還可以發現兩場冷戰的第七個特點,儘管美國在冷戰開始前往往準備不足,但一旦進入冷戰狀態後,美國會發揮其制度的優勢,對冷戰對手產生巨大壓力。最後,兩場冷戰的第八個特點是,中蘇兩國是最大的兩個共產黨國家,都有相同的民主恐懼症,卻對冷戰有不同的選擇,蘇聯相對比較冷靜,最後選擇放棄冷戰,而中共則韜光養晦三十年,稍有技術和經濟基礎,就忍不住要發威。

三、兩場冷戰的發動者:紅色政權

冷戰的第一個特點是,這必然是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與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對壘,這個顯而易見的特徵就不需要再說明了。這裡分析一下冷戰的第二個特點,即冷戰都是社會主義國家發動的。

美蘇冷戰的開啟始於二戰後蘇聯在紅軍占領的東歐各國扶植共產黨政權。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1946年3月5日在美國密蘇里州富爾頓市的威斯敏斯特學院發表了題為「和平砥柱」的演講,他提到:「從波羅的海邊的什切青到亞得里亞海邊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拉下。」這一預測很快就被蘇聯的東歐征服計劃所證實,而這一計劃推進到西柏林時撞了牆,其中細節,我在大紀元網站6月8日刊登的文章《中美新冷戰意味著什麼?》已經介紹過。以後雙方的冷戰從蘇聯在古巴安放核導彈而釀成危機,再經過長達二十多年的雙方擴軍備戰,直到戈爾巴喬夫時代才逐漸結束。

開啟中美冷戰的是中共今年的一系列「亮劍」行動。第一,海軍艦隊和電子間諜船前出至美國軍事基地中途島海域,展開與中共空軍、火箭軍及戰略支援部隊的多軍種深度聯合演習訓練,劍指中途島和珍珠港的美軍。第二,強占南海的公海海域、造島建軍事基地之後公開宣稱,已把靠近越南、菲律賓的公海水域改造成其戰略核潛艇用核彈頭洲際導彈打擊美國的「堡壘海區」。第三,宣布對美太空戰部署完成。

前兩個「亮劍」行動表示的是,中共瞄準美國的核導彈隨時可以發射;關於第三個「亮劍」行動,這裡引用中共外宣官媒「多維新聞網」6月26日的文章《北斗衝擊全球導航格局,中國軍力大幅提升》的話,「6月23日中國成功發射了北斗3號最後一顆全球組網衛星,其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星座部署至此全面完成……北斗系統的完全建成也意味著中國軍事能力的大幅提升,兼備『全球作戰』與『精準作戰』的實力,既能對全球目標實施更精確的外科手術式的打擊,也能夠對具體戰爭現場實施細緻入微的部署……」。這段話的意思是,中共可以對美國實行精確打擊,任何地點都可以一彈摧毀。中共如此高調地宣布太空戰準備就緒,意味著它在太空領域對美「叫板」的正式開始。現在,中美之間已經進入了擴軍備戰、拔劍相向的冷戰狀態;而且,中共的擴軍備戰從地面和海空戰的傳統領域延伸到了太空戰。

四、蘇聯主張東西方和平競賽

冷戰的第三個特點,共產黨國家的民主恐懼症導致它們對美國的敵視永遠不會減弱,這一點其實無需多做解釋,一目了然。需要稍做說明的是冷戰的第四個特點。蘇聯和中共都有極強的紅色意識形態依賴症,而這種意識形態決定了它們必須始終對美國保持足夠的壓力。因為紅色政權堅持共產黨永遠掌握權力,其意識形態理由是,馬克思主義認為,資本主義必然敗給社會主義,而堅持社會主義制度的共產黨始終代表了人類的未來。為此,共產黨政權必須不斷向其民眾宣傳社會主義的成就和資本主義的衰落,同時還要展示紅色政權正在成功地超越美國。

1956年11月18日蘇共第一書記赫魯曉夫在莫斯科的波蘭大使館歡迎波蘭黨魁哥穆爾卡的招待會上,對西方國家外交官當面聲稱,「我們要埋葬你們」(Мы вас похороним!)。這就是一種共產黨對西方民主國家表示出來的所謂「制度自信」。1959年赫魯曉夫訪問美國前後,蘇聯的對美外交政策作了重大調整,蘇共提出了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的「和平共處、和平競爭、和平過渡(期待民主國家的左派政黨通過議會道路奪得權力)」的口號,同時要「爭取建立一個沒有武器、沒有軍隊、沒有戰爭的世界」。這些口號的紅色意識形態假設是,社會主義靠它的制度優勢可以和平地戰勝資本主義,取而代之。

其實,相對於美國,蘇聯的制度劣勢遠遠大於它的制度「優勢」。不管蘇共在多大程度上意識到這一點,它在冷戰中一直傾向於避免戰爭,尤其是避免美蘇之間的核大戰。冷戰終結者戈爾巴喬夫在他的回憶錄裡提到了蘇共關於冷戰的認知,「核時代要求新政治思維……核戰爭當中沒有贏家……不管什麼分隔了我們,但我們生活在同一個星球,而歐洲是我們共同的家園」(英文版161頁)。

五、毛澤東鼓吹「武力埋葬美帝國主義」

中共對紅色意識形態的政治依賴與蘇共一模一樣,但在對美戰爭問題上卻與蘇共立場相反。1957年11月在莫斯科舉辦了世界各國共產黨、工人黨會議。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發言說,既然我們的力量這麼強大,我們還和它(美國)談什麼,打就完了;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

毛澤東始終堅持他這種武力戰勝美國的思維。他在1962年1月30日的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說:「從現在起,50年內外到1百年內外,是世界上社會制度徹底變化的偉大時代,是一個翻天覆地的時代,是過去任何一個歷史時代都不能比擬的。處在這樣一個時代,我們必須準備進行同過去時代的鬥爭形式有著許多不同特點的偉大的鬥爭。」這番話的真實含義後來被公開透露出來,1968年國內印刷的《毛澤東思想萬歲》一書中有一篇毛《在杭州與陳伯達、艾思奇等同志的談話(1965年12月21日)》,其中有這樣一段:「今後的幾十年對祖國的前途和人類的命運是多寶貴而重要的時期!現在20歲的青年,再過20、30年是40、50歲的人,我們這一代青年人將親手把我們一窮二白的祖國建設成為偉大的社會主義強國,將親手參加埋葬帝國主義的戰鬥,任重而道遠。有志氣有抱負的中國青年,一定要為完成我們偉大歷史使命而奮鬥終身,為完成我們偉大的歷史使命,我們這一代要下決心一輩子艱苦奮鬥!」

這段話在文革時期的中共幹部子弟的頭腦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奠定了這批青年人的世界觀,而這批人目前在中共高層和軍隊將領中占據了重要位置。毛澤東的所謂「埋葬帝國主義」,指的就是「埋葬美帝國主義」。如果要尋找中共現在發動中美冷戰的意識形態根源,毛的這段話大概就是一個在國內公開了的對美戰爭「宣言」。當然,毛不只是在打口水戰,他曾經通過支援北越發動對南越的進攻,把美軍拖進了越南戰爭,算是他「打倒美帝國主義」的戰場實驗。最後美軍撤出了越南,而西方的左派則在反戰運動中加深了對毛澤東的迷戀。

今天的中共雖然不敢再奢望「武力埋葬美帝國主義」,但對武力威懾可以增強自己的國際支配力卻充滿自信,也把這種戰略確定為「崛起」的主要手段。因此,長期以來,中共一直致力於在經濟和軍事上形成能威懾美國的壓力,希望籍此奠定中共支配部分世界的基礎,這始終是它的終極戰略目標,中美冷戰就是這樣產生的。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