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美密州26議員染疫 引人深思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16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全球大流行已長達半年之久,確診病例上千萬,死亡人數超過57萬。最近,不少國家與地區疫情再次攀升,導致重新開放經濟政策受阻。而美國密西西比州議會傳出26位議員染疫,此消息令人驚詫之餘,更引人深思。

作為州的立法機構,密西西比州議會分為州參議院(Mississippi Senate),共有52個議員席位,每屆任期4年;和州眾議院(Mississippi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有122個議員席位,每屆任期也是4年。

7月8日,州公共衞生官員表示,至少26名州議員和10名在州議會大廈工作的員工確診染上中共病毒,包括副州長德爾伯特·霍澤曼(Delbert Hosemann)和州眾議院議長菲利普·岡恩(Philip Gunn)。

州衞生官員托馬斯·多布斯(Dr. Thomas Dobbs)表示,當前的確診人數是依據近期在首府傑克遜(Jackson)接受檢測的數據,部分議員只有在返家後才能檢測確定。州長泰特·里夫斯(Tate Reeves)檢測後呈陰性。截至7月13日,密西西比州確診病例36,287例,死亡人數為1,249。

為什麼一個州的議會有如此多的議員集體染上中共病毒?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寫道,中共病毒有跡可循,其擴散趨勢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6月30日,州長里夫斯宣布6月27日分別表決通過一項議案,推動修改該州州旗,去除旗上的南方聯盟(美利堅聯盟國)戰旗圖案。密西西比州眾議院和參議院當天分別以85票贊成、34票反對和36票贊成、14票反對的表決結果通過修改州旗議案。

密西西比州換州旗 中共超關注

密西西比州位於美國東南部,人口3百萬,37%的人口為非裔,首府為傑克遜。密西西比州州旗於1894年啟用,一角有紅色、白色和藍色條紋,有聯盟戰徽。它曾經是唯一含有美利堅聯盟國戰旗的美國州旗,新的州旗將沒有聯盟戰徽。

幾週前,在明尼蘇達州發生了46歲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因涉嫌使用假鈔被拘捕時,白人警察德里克·肖文(Derek Michael Chauvin)單膝跪在其脖頸處超過8分鐘,使其在被跪壓期間失去知覺,並在被送醫後在急救室宣告死亡。這一事件導致了示威,並很快演變成暴亂,出現堵路、店鋪搶掠、破壞公物、攻擊及要求撤銷警局等現象,隨後該風潮迅速蔓延至全美三十多個州。

據CNN報導,批評者稱這個旗幟是戰爭的象徵,代表以維護奴隸制;而支持者則稱它象徵著南方的驕傲和傳統。弗洛伊德事件促使抗議者和城市牽頭人拆除了有爭議的人物雕像和聯盟標誌。

在此種情況下,更換州旗,永久性去除戰徽的動議再次被提出。最終,密西西比州議會在兩黨(共和黨、民主黨)大多數人的同意之下,簽署了更換州旗的協議。共和黨裔州長里維斯表示,「我拒絕拆毀我們歷史的雕像。」他認為這是代表著北方美利堅合眾國(Union)和南方美利堅聯盟國(Confederate)的象徵,記錄著開國元勛和退伍軍人的歷史。

「我拒絕混亂和無法無天,我為它沒有發生在我們的州而感到自豪。」他認為變換州旗避免了暴力和分裂事件的發生。

密西西比州聯邦參議員羅傑·威克(Roger Wicker)在推特上也提到,「正如我自2015年以來一直堅持的,密西西比人應該得到一面旗幟,團結我們,而不是分裂我們。」

民主黨裔州議員傑拉米·安德森(Jeramey Anderson)也對這項立法表示支持,並告誡道:「這還沒有完。這只是第一步。」

在此前的多年裡,換州旗的爭議一直存在,不支持換州旗的人認為這是記錄歷史的一部分,捍衛了歷史文化的遺產,記載了南方文化。支持方認為該州旗代表了白人至上主義,是對奴隸制、種族主義的認可,象徵美國歷史的黑暗一面。

然而,密西西比州換州旗卻得到了中共媒體的大書特書。原本一直攻擊美國政府的中共,從官媒到地方媒體,以及社交網絡平台,乃至五毛,密集報導了密西西比州議會的換旗動議。

同時,中共官媒統一口徑,全都提到弗洛伊德事件以及由此而發生在美國多地的示威與拆除歷史遺蹟、聯盟人物雕像等抗議活動。

中共為何對密西西比州換州旗如此感興趣?

顯然,密西西比州議會同意換州旗的協議符合了中共的胃口。時事評論員楊威指出,美國疫情不妙,與最近Antifa(安提法:美國激進左翼無政府主義組織)、「黑人的命也是命」等所謂反種族歧視的大規模街頭暴力運動密切有關,因為那些暴力和無政府主義做法的背後,是邪惡的共產主義勢力在煽控。

「美國扶植了中共,削弱了自己,不斷被中共從各個方面威脅。最終,中共病毒禍害了全世界。」楊威認為美國有一部分人卻擁抱共產運動,結果病毒捲土重來,實在是美國的不幸。

「黑人的命也是命」背後現中共魔爪

非裔民權也叫黑人民權運動。對於黑人民權,《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了早在上世紀60年代,中共前黨魁毛澤東要求中國人以「解放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為己任,文章提到毛親自發表過譴責美國對黑人系統化歧視的演講,馬爾科姆·艾克斯(Malcolm X)、休伊·牛頓(Huey Newton)等非裔民權領袖也把毛視為「精神導師」。

據維基百科介紹,美國黑人領袖杜波依斯(Du Bois)博士的夫人歇莉·格雷姆(Shirley Graham Du Bois)曾經向新華社記者說,毛聲稱,「兩千多萬美國黑人中,蘊藏著極其強大的革命力量」,「這種力量正在使美帝國主義發抖」。

格雷姆回顧了毛在1963年發表的《支持美國黑人反對美帝國主義種族歧視的正義鬥爭的聲明》以來,美國黑人鬥爭的發展。她說,在一段很長時間裡,美國一些黑人曾試圖通過非暴力的途徑取得自由。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突然被美帝國主義者暗殺,這一件事告訴美國黑人,自由不能靠非暴力取得,他們必須拿起槍來,進行戰鬥。她希望美國黑人不僅是為了反對種族歧視,而且也是反對世界人民的頭號敵人美帝國主義。

「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組織據悉也是被美國民主黨劫持的政治陣線組織。發起人之一帕特希·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曾經向美國媒體坦言,自己和另一名組織的聯合創始人艾麗西亞·加爾薩(Alicia Garza)都是「受過訓練的馬克思主義者」。

她還向CNN說,「我們精通意識形態理論」,「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趕走(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

據新唐人電視台報導,2014年,BLM運動是由三名婦女發起,公開反對傳統婚姻,製造無政府主義。美國歷史神學家莫勒(R. Albert Mohler)博士發表文章說「黑人的命也是命」已不再只限於字面意義,更代表著「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企圖革命美國文化和社會」。紐約黑人牧師曼寧(Pastor James David Manning)表示,BLM是一個類似德國納粹或者中國共產黨一樣的組織,他們正在像當年毛澤東的紅衛兵,在文革中破壞中國傳統文化一樣,破壞美國的文明遺產。

而在弗洛伊德事件之後,最初由Antifa發起的暴力活動中,有視頻顯示,美國華人網友6月1日就貼出一段視頻顯示,5月31日在白宮附近的暴力抗議現場,有數名身穿黑衣黑褲的男子忙著拾起地上的催淚彈,往柵欄的另一方丟擲。同時,一名同樣衣服的男子衝過來用標準中國話向他們大喊「走,快走,走走走走走」,表明現場還有其他中國人同夥在場。中共央視的抖音帳號播放的一段視頻中,標明是「央視記者現場直擊,白宮附近示威升級」,證實當時的確有中國人在場。

同時,還有華人發出社媒帖文截圖,有人在群組中責罵:「昨晚誰在現場喊中文的?不是說好了要躲在後面低調點,幹完就跑」,還說:「張武官(中領館武官)也去了現場。一個個一點組織紀律性都不講。」

在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的中國留學生袁宏睿也發帖並配圖,炫耀自己在示威活動中,參與當地的打砸搶商店活動搶來的戰利品GUCCI包。他在推文中囂張地說:「我愛共產黨,更熱愛我的祖國母親……等明天再去搶一波,我先吃個飯,臉皮這東西真的不重要,要是中共願意資助我,我就可以煽動示威者,把美國變成第二個香港,想想都刺激。」

6月3日,推特帳號@fduyuyture65發帖稱,在洛杉磯因參加暴動而被捕的一群亞裔年輕人,已被證實是中國留學生。他們的口供各有不同,有的一口咬定是因太愛黑人了才來示威;有的坦承是中領館讓他(她)們來的。帖文說,因為中領事館官員下指令的信息已經被傳開了,繼續撒謊毫無意義,只會加重控罪。

由此可見,發生在美國的這些暴動隱藏著共產暴力鬥爭的意識形態,而且由來已久。密西西比州26位議員集體染疫可以說是有因有果,這並不在於更換州旗的動議附和或反對了什麼,而是,其最初的動機源於對暴動示威的害怕,對共產意識的認識不清,對共產暴力的妥協。

共產意識侵蝕美國 文革再現

美國之音7月2日報導,中國的「文革」如幽靈一般徘徊在美國。文章指出,中共文革陰影不散,美國最近出現的打、砸、搶,破壞文物以及具有政治色彩的「正名運動」,被輿論認為是中國「文革的翻版」。

美國安全政策中心(CSP)的克里斯托弗·霍頓(Christopher W. Holton)6月28日撰文說,最近美國很多城市街頭「安提法」造反運動的方式和語言,與54年前中國街頭紅衛兵「破四舊」的場面何其相似。他提到,美國國內造反團體自稱紅衛兵,論調效仿的是「毛澤東共產主義理念」,組織上源自冷戰高潮時期西德的「毛派恐怖組織」。如果熱愛美國的人們對此不予密切關注,這場運動就不會銷聲匿跡。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6月13日在《打碎舊世界創造新天地——美國文革正在進行時》一文中說,「中國人一直擔心文革捲土重來,卻很少有人想到它會在美國活生生再現。」

大紀元時事評論員唐銘早在2017年就撰文提到,共產主義滲透美國,正邪大戰驚心動魄。他談道:「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想要瀰漫全世界的狂妄理念,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共產主義者認為只要占領了美國就有望占領全世界。其邪理正在世界暗流涌動,正在悄悄蠶食美國和世界。」

他還提及在當年的5月份,美國國會聽證曝光了中共滲透境外媒體內幕,中共已投入數十億美元擴大中共媒體在海外的影響力,比如在時代廣場豎立巨型廣告牌,央視在美國成立中國全球電視網路(CGTN),覆蓋量已超過9千萬家庭。為了達到隱蔽性和欺騙效果,借美國主流媒體的聲譽,推銷黨文化的聲音,並統戰收編很多中文媒體。

事實上,中共花費大量的金錢等力量,對無法收編控制的良知媒體使用了詆毀、攻擊等流氓手段;以孔子學院欺騙西方人,輸出邪黨學說;更以經濟利益誘惑、收買企業、商界、學術界的名流、專家學者,為中共發聲、背書,擴大中共在世界的影響力。

唐銘在文章中講到,在紀錄片《蠶食美國》中,編導柯蒂斯·鮑爾斯(Curtis Bowers)表示,20世紀在全世界導致5億人死亡的共產主義,一直在虎視眈眈地看著美國;美國的共產主義者仍然存在,並且正在精心策劃毀掉美國和全世界,現在他們的這條路已經走了很遠,美國人卻沒有意識到危險迫近。

從今年1月份起,中共病毒全球擴散已經超過半年,全球確診病例逾1千3百多萬,死亡人數超過57萬人。據美國福克斯新聞7月10日獨家報導,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病毒學、免疫學博士閆麗夢4月底從香港飛往美國尋求避難。作為最早研究中共病毒的科學家之一,她指認,早在2019年12月底,中共當局就確認武漢傳出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人傳人,但卻對外隱瞞;當她1月16日匯報病毒調查結果給她的老闆、世衛組織參考實驗室主管潘烈文時,卻被要求「保持沉默與謹慎」以及「不要觸碰紅線」。

閆麗夢表示,由於中共從上到下系統地掩蓋疫情,整整錯失了20天左右的黃金防控期。中共與世衛組織對中共病毒全球的大流行具有無法推卸的責任。她還提醒道,人們並沒有真正認清病毒的危害性,病毒致死率極高,可能全球每10人中就會有1人感染。

破除經濟利益為先魔咒 去共抗疫

密西西比州是美國50個州中人均收入最低的州。根據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Board)2019年10月報告顯示,密西西比州工業生產總值為1204.3億美元。但是,在南北戰爭之前,密西西比為全美第5富裕的州,財富主要來自河流兩岸的棉花種植園。

中共媒體稱,2019年,該州的進口總額約170.49億美元,前五大進口來源地依次為:中國(44.51億)、墨西哥(16.26億)、加拿大(9.36億)、日本(7.61億)、德國(6.76億)。該州2019年自華進口額為44.51億美元,在全美50州中排名第28位。自中國進口最主要的商品包括電機電氣設備、石油和煤炭產品、機械器具等。出口約119億美元,中國是密州第六大出口市場,密州在對中國貿易中處於逆差地位。對中國出口最主要的商品分別是:機械器具、光學醫療設備、紙品、棉花、大豆等。

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共採取的報復手段之一就是停止購買美國的大豆。中共大外宣《環球時報》稱,密西西比河出口的大豆比去年同期減少了36%。並聲稱,對大豆種植者而言,這意味著他們失去了一個有價值的市場,失去了穩定的價格,失去了支持家庭和社區的機會。

面對來自中共的一貫威脅和蠱惑,唯有破除中共經濟利益為先的魔咒,密西西比州才能真正擺脫中共病毒的危害,甚至重拾富裕州的希望。在中共病毒疫情肆虐的今天,每個人也都在面臨著選擇。

今年5月1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提到去年8月,密西西比州前州長菲爾·布萊恩特(Phil Bryant)收到中共領事館一位外交官的來信,威脅他必須取消台灣行,否則將取消一項來自中國的投資。他說中共的做法是有計謀的,「它分析我們的體制,評估我們的弱點,並且破壞我們的自由,意圖在聯邦、州、地方等各級政府獲取優勢。」

對於美國與其它國家一起追責中共隱瞞疫情,時事評論員楊威在《放任共產風潮 美國疫情再起》一文中指出,幾個月來的瘟疫,使美國付出慘重代價,令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重新認識中共,重新審視與中共的關係。川普政府無疑走在了最前面。

「可惜美國社會的一部分人,仍然沒有完全分辨正義與邪惡,與中共的關係還沒有完全釐清,又開始放任美國內部少數共產勢力的戲弄。」

「有些政客還故意下跪,刷存在感,以顯示『政治正確』。有的政客甚至放棄法制,放任無政府主義者占領街道,不許警察恢復秩序,還準備聽命於這些所謂『抗議者』,要解散警察或裁減警察部門。這些歧視警察的行為,實際在放任共產主義初期的無政府主張。」他說。

結語:
今年4月22日,密西西比州司法部長林恩‧費奇(Lynn Fitch)宣布,將就中共應對疫情的不當行徑提起訴訟。福克斯新聞報導說,費奇表示,她將代表該州對中共「惡意而危險的行為」追究責任,「不能讓他們不受懲罰地行動。密西西比人應該得到公正,而且我會在法庭上尋求公正」。

密西西比州議會26位議員感染中共病毒,也是在警示人們:認清中共的狡猾與邪惡、遠離中共、拋棄共產意識,才會走出劫難。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