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疫情還在燒 王毅出訪歐洲遭冷遇 抗議隨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29日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結束了歐洲四國的訪問,前腳剛離開,中共外長王毅隨後也來到歐洲。只不過,王毅所到之處,香港問題如影隨形,不僅遭抗議,各國政要也都關注中國的人權迫害問題。

全球反共之際,中共外交部長王毅8月25號走訪歐洲,嘗試尋找同盟。

王毅這次的歐洲五國訪問之行,先後正式到訪義大利、荷蘭、挪威、法國,以及德國5個歐洲國家。外界認為,王毅這次到訪歐洲首要任務應該是就疫情問題對歐洲關係的影響止傷治痛。

《法國廣播電台》報導,自今年年初武漢發現疫情以來,與中國存在緊密經濟聯繫和人員往來的歐洲多國也迅速成為了受到疫情衝擊最為嚴重的第一批海外重災區。在法國,近70%的受調民眾對中國的看法相比疫情之前要差。意大利仍有80%的民眾對中國有負面的看法。

旅居芬蘭的中國異議人士李方:「中共想跟美國來爭奪歐洲國家,這根本就是妄想。歐洲國家以民主國家為主,他們在根本的價值觀上跟美國是一致的。中共剛剛在香港推出了這個國安法以後,可以說這個國安法是重創了香港的民主然,後對整個自由世界、對於整個民主世界也是重大的一個打擊,或者說是侵略。除了譴責之外,還推出了一些制裁的措施,這個時候王毅來出訪,肯定會遭遇冷遇。」

王毅出訪的第一站就是意大利,不過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拒絕和王毅見面,雙方僅用電話簡短交談。王毅在與意大利外交部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會面,迪馬約當面向王毅要求尊重香港自由人權。與此同時,流亡英國的香港民運人士羅冠聰也和多名政要在羅馬舉行記者會,譴責中共,意大利媒體對羅冠聰報導的編幅比王毅還要多。

李方:「這種情況下,他出使的這個身份,就應該比他副總理身份要高一點,見總理應該是很正常的,但他只能見了一個外長。所以說,對王毅是降格來接待他,這是一種侮辱。王毅可能是因為在意大利遭受了這個抗議以後,可能也是害怕在荷蘭再遭到抗議,他們就臨時換了地方。」

王毅第二站來到荷蘭,同樣受到民運人士的抗議。

「打倒共產黨!」「打倒共產黨!」

荷蘭外交大臣布洛克(Stef Blok)與王毅會談中,表達對香港自治和中國人權問題的關切。

李方:「我們都知道,中共對荷蘭很重視,因為荷蘭這邊有高端的光刻機。那麼中共非常重視,那麼一個方面就是希望弄到人家的技術,或者買到人家東西,但是荷蘭不跟他談華為的問題,只跟他談香港的問題和這個疫情的問題,這就是非常尷尬。」

王毅拒絕參加荷蘭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會議,因為會議上將討論包括香港和新疆等人權問題。荷蘭法輪功學員趙帥表示,中共對信仰團體和香港民眾的迫害,給這些自由民主國家敲響警鐘。

荷蘭法輪功學員趙帥:「這次王毅出訪歐洲五國,尤其出訪我們荷蘭,我認為他的本意,其實就是要來拉攏我們歐洲國家。對歐洲國家的這種拉攏,也就是以這種利益經濟的誘惑。經過這次疫情的洗禮之後,相信歐洲各國以及荷蘭政府,會對王毅這次的出訪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也能夠看清中共邪惡的本質。」

27號,王毅到訪挪威,訪問期間有挪威官員建議,提名香港人競逐諾貝爾和平獎,王毅警告挪威不要干預。旅居芬蘭的中國異議人士李方認為,受以香港民眾諾貝爾和平獎,等於是給中共賞了一記耳光。

李方:「他就說希望諾貝爾獎不要政治化,不要干涉中國內政,那麼給人感覺就是王毅在這裡是拿挪威的三文魚,在跟挪威進行政治交換,拿挪威的三文魚在要挾挪威政府。可能他們也希望挪威政府施壓這個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不給和平獎香港人士。但是實際上,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實際上是不受政府管轄的,所以王毅在這裡施壓,可能我想挪威政府應該不會去接受它這個意見。」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CFR )在上個月發表的一份研究中強調:「中國在歐洲的形象空前惡化。」

採訪/常春 編輯/黃億美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