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余慧明:全民檢測爆疫危險超選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31日訊】香港政府9月1日起實施的全民檢測計劃備受爭議,多名專家及醫護界人士對計劃持質疑態度;也有聲音表示,疫情趨緩,既然可做全民檢測,港府更應即刻恢復立法會選舉。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以政府提供的信息,每一處檢測中心每天需處理數千人檢測,加上行政、工作人員及醫護人員,隨時聚集眾多人流,但營運12小時只有一小時的消毒時間,檢測中心無法確保公共衛生的安全,「而有可能變成了一個爆疫中心呢?」她說,「去檢測中心做檢測,危險超過去投票,所以我們完全看不到它為什麼要延遲選舉。」

全民自願檢測即將到來,但日前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等專家及醫護界人士,對計劃有所保留。對此特首林鄭月娥則宣稱,反對人士「抹黑中央,破壞香港與中央的關係」。

「其實我們只是提出科學的理據,我們有很多的質疑,希望政府能解答大家的疑慮,當然它是沒有做到了。所以我們繼續提出我們的疑慮,是無可厚非的,是一定要繼續做的。」余慧明說。

身為一名醫護人員,講求理性的科學依據與分析。「如果它是一個沒有科學根據的計劃,沒有科學根據的全民檢測,我們怕它引起的壞的後果,大過它所帶來的好的後果,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真的不建議大家去做。」

病毒飛沫飄散 檢測中心成疫爆中心?

余慧明表示,從目前港府公布的信息得知,預計檢測人數500萬,大約設100個檢測站,預計7天或視情況再延7天,「500萬除100,再除7或者除14,每一天每一個站要處理幾千人」,加上調派立法會選舉的工作人員充當行政人員、原本的工作人員及醫護人員,檢測中心隨時是一個聚集眾多人流的地方。

而檢測中心每天營運長達12個小時,只有一小時的消毒時間,「衛生環境不好,措施做得不好,而有可能變成了一個爆疫中心呢?」「有人做檢測的時候,撩鼻子或者撩喉嚨,導致他打噴嚏、嘔吐,就會幫他消毒那個格,但問題是它要消毒的話,隔離那些飛沫可能會漂到幾米的範圍外,而那些病毒可以在那些環境停留幾個小時甚至超過一天都不會死的。」

她說,目前香港疫情呈現平穩,確診個案降至雙位數,且半數可以找到感染源頭。只要民眾繼續保持個人的防疫措施,維持個人衛生意識,並減少參加除下口罩的聚會,「其實我們認為要繼續選舉是可以的。」

她說,只要確保選舉時排隊保持一定的距離,確保個人的手部衛生,公共的物品例如投票板和印章每一次都消毒,「可以確保到整個投票站的衛生安全,不會引發一個大型的疫症爆發。」「政府卻用這個疫情來做藉口,其實它是可以做到一些公共衛生的措施,確保到選舉流程是可以的。」

假陽性加重衛生署負擔 勞民傷財的小白象工程

此外,瑞典當局日前表示,華大基因生產的中共病毒篩檢試劑有瑕疵,造成約3700人出現偽陽性結果。而華大基因開設的華昇診斷中心,日前負責為香港高危群組檢測,其中為安老院等員工進行約5萬個檢測中,找出8個陽性個案,但有3個案經衞生署覆檢後不界定為陽性。而華大基因是本次香港全民檢測的試劑供應商之一。

余慧明說,據香港現行的機制,如華大基因也好,其它中資的化驗室、實驗室做完呈陽性的結果,需經衛生署的化驗中心再覆檢,若結果再呈陽性,才能算做確診。

以上述香港的例子,數萬個案檢查,找到5個假陽性,「單看數字不算太多,如果乘回這個倍數,以100就可以有幾百個假陽性,但是這幾百個會加重衛生署的負擔,我們認為這是勞民傷財的小白象工程。」

余慧明質問:「當中涉及的費用,它現在說是由中央負責,但是中央負責的只是實驗室那一部分,其它的那些酒店、物流、樣本的運輸過程、宣傳、招聘醫護人員,其實全部都是在用公帑,它沒有交代過?它用了多少錢?或者預計它會用多少錢?」

「不止普通的醫護,也都有很多政府班子的專家,都已經質疑這個全民檢測的成效。」

假陰性散毒 造成的結果更可怕

余慧明還點出,全民檢測不僅帶出「假陽性」的問題,最可怕的是衍生的「假陰性」問題。「病毒潛伏期,大概是5天左右,外國的一些文獻,就不止7天。其實如果你是第一天接觸這個病毒,差不多100%去做測試,不會是陽性的,那麼就以為自己很健康。」

於是,在病毒潛伏期做了一個做陰性的檢測結果,那人以為自己很健康,不斷地在社區那裡遊走,其實這確實是一個播毒的行為。余慧明說,專家及醫護人士提出上述等種種的疑慮,林鄭政府完全沒有解答與回應,「完全不是特首林鄭的所謂抹黑。」

政府需為疫情負責 參選為揭政府假面具

此外,同時也報名參選此次立法會選舉的余慧明說,當出參選的初衷是想揭穿港府的「假面具」,「我們不能再相信這個真是有用的議會,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地反抗,議會只是其中的一條路線。」

她表示,議會已經失去很多實際功能,「因為這個政府根本沒有什麼想要跟你討論,就像這次疫情所做的任何措施,它都沒有聽過人民的意見。專家叫它不要做的事,它全做了;專家叫它做的事,它完全不做。其實大家都了解到這個政府根本都不聽我們說話,就算進去了議會,我完全都不覺得可以拉倒惡法,能做什麼。」

林鄭以疫情為由,延後選舉,「可能暫時沒有進展,但代不代表我們就應該這樣停在這裡,其實當初我們也說有很多條戰線可以繼續走的。」余慧明說,港府不作為,由於港人自身的努力,僥倖躲過第一波、第二波疫情。

「但第三波正是因為政府在關口檢疫那裡做得不好,把關做得不好,不斷地放寬一些豁免檢疫的人士,促使了第三波疫情,直到今天已經超過80條人命,政府必須要為這個疫情負上責任。」

余慧明認為這也是港人爭取民主的一條戰線:追究港府的責任。「你要做任何事情,無論是付出任何代價,都要這個政府真是要為這次疫情負責。」

顛倒黑白全城憤怒 工會與港人繼續同行

8月27日接受《珍言真語》專訪,余慧明與主持人梁珍都身著黑衣,響應全港民眾抗議前一日港府針對去年「7.21」元朗襲擊事件,「指白為黑」、拘捕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及許智峯等16人。

「這麼大規模的、那麼高調,原告變被告,將7.21恐擊事件,顛倒黑白是非,指鹿為馬,這其實是激起大家抗爭的心,真是全城憤怒。」余慧明說。

她回憶去年的「7.21」之前,許多中間派及保守派人士對日漸升級的抗爭行動,抱持懷疑態度。「其實就是因為我們和平示威,做了很多次了,政府有沒有聽我們講?沒有!」

「7.21」事件成為轉捩點,白衣人的無差別攻擊,帶出了嚴重的「警黑合作」問題,「可能親政府一點的朋友,其實都覺得那件事件真的是很嚴重。」「所以就由7.21事件之後,其實已經不是什麼『黃藍之分』了,已經是你有沒有『良知』了。」

而一年多後,港府與港警的大規模逮捕行動,再次成為一個轉捩點,再次團結了香港人。「大家之前可能不斷地被打壓,令大家覺得還繼續下去有沒有意思呢?我們還能夠走下去嗎?」

專制蠻橫的政治手段,只會激發人們的抗爭決心。「我們不想我們的歷史被人漂白,如果我們不繼續走下去,我們真的很怕2019年在香港發生的事,會變成1989年『六四』事件一樣,好像沒有發生過那樣。」余慧明說。

「希望香港人不要放棄,堅持到底,這條路未必可以在很短期就可以走完的,這條抗爭之路,作為我和我們工會一定會與香港人一起繼續走下去。」

完整的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