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與中共建立命運共同體 秘魯疫情飆升(一)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31日訊】中共病毒擴散全球,目前,南美洲疫情最重。而據大紀元媒體發現,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地區,疫情尤為嚴重,本期我們就來關注秘魯與中共的關係。

秘魯疫情與中共的關係,較其他國家,似乎更有戲劇性。兩國領導人通話、通信,秘魯高調迎接中國專家組後,疫情急劇變化。

4月30日晚,秘魯總統比斯卡拉與習近平通話,感謝中方在抗擊疫情方面的支持和幫助,表示完全贊同習近平共建「一帶一路」等提議,與中共合作構建「命運共同體」。

5月初,秘魯疫情陡然飆升。5月26日起,單日新增感染人數大多超過5,700人。

5月29日,比斯卡拉與習近平互致信函,提出加強兩國在抗疫等各領域合作,重申與中共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進入6月,秘魯單日新增維持在4千例以上,很快成為南美疫情第二嚴重的國家,僅次於巴西。

6月6日,秘魯衛生部长薩莫拉、副部長塞爾帕,迎接中共派來的醫療專家組,並向他們頒發榮譽證書和獎章。

當晚,秘魯部長會議主席(總理)塞瓦略斯看望中國專家組。秘魯國家電視臺等媒體還安排了直播。

然而,疫情非但沒有緩解,反而越來越嚴重。

根據德國統計數據庫Statista的統計,7月15日,秘魯死亡率位居拉美國家之首。

當天,秘魯總統比斯卡拉在壓力下,再次撤換衛生部長,由馬澤蒂接替3月21日上任的薩莫拉,實施更嚴格的防疫措施。

到7月23日,秘魯累計確診超過37萬,死亡1萬7654人。

阿雷基帕 染疫居民:「誰來幫幫我們吧。你們都看見我們在衰落,太慘了。」

秘魯第二大城市阿雷基帕疫情最重,醫院不堪負荷,患者只能在路邊搭帳篷。

首都利馬情況類似。

更嚴厲的隔離措施、國外醫療專家,對突然加重的疫情似乎都無效。

不過,從德國統計數據庫Statista的曲線圖來看,從4月末到6月初,似乎每次秘魯與中共的靠近,都伴隨著疫情的加重。

下面,我們先從經濟貿易領域,來看看秘魯與中共的關係。

1971年,秘魯和中共建交。2008年,成為戰略夥伴關係。2013年,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很快,中國成為秘魯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最大的進口國和出口目的國。

根據德國統計數據庫Statista,2017年,出口中國的貿易額接近美國的兩倍,是瑞士等歐洲國家的四倍多。

從中國進口貿易額超過美國和鄰國巴西。

秘魯是世界上最大的羊駝毛生產國和出口國,其最大的出口目的國是中國。

秘魯礦產資源豐富,银、铜、锌储量分別居世界第一、二、三位,金、铅、锡等儲量也居世界前列,還儲藏着豐富的铁、石油、天然气及重晶石、硼酸盐等。

1992年11月,首鋼集團以1.18億美元,高價收購瀕臨破產的秘魯國有鐵礦公司98.4%的股權,及其所屬670.7平方公里礦區的永久開採權、勘探權和經營權。

首鋼秘鐵成了中國在南美洲最大的實體企業,這也是中共企業海外大筆併購的第一次嘗試。

這座秘魯鐵礦品質在50%以上,儲量22.2億噸,是最大的國家鐵礦。儘管賣出了天價,但爭議不斷,主要是擔憂國家安全。

1993年,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在海外的第一個項目進入秘魯,收購了巴西石油秘魯公司的全部資產。

1993年,中石油獲得了秘魯有百年歷史的塔拉拉油田七區的作業權,第二年接管了該油田。1995年10月,又接管了該油田的六區。

2013年,中石油以2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巴西石油公司在秘魯的三個油氣資產。

2014年11月,中石油和秘魯簽署了《中國石油和秘魯能礦部關於石油天然氣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在勘探開發、天然氣加工與化工等領域擴大合作。

2017年5月,秘魯石油公司總經理拉斐爾·佐格宣佈,中石油投資20億美元開採該氣田。

2013年12月,中鋁TOROMACHO銅礦項目建成。

2015年底,五礦LAS BANBAS項目投產。

2015年,華爲秘魯公司搶占通訊設備市場,佔有率超過50%,智能手機市場排名第一。

秘魯中資企業協會會長 孔愛民:「華為公司正在規劃一個從中國到拉美南美的一個海底光纖項目。還有我們的三峽集團,開發的建設的水電站。」

而華為被認爲有中共軍方背景,去年,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美國司法部指控華爲竊取美國技術。

2016年,習近平訪問秘魯,接見秘魯華僑華人,也將電力、基礎設施類中企帶進秘魯。

秘魯中資企業協會會長 孔愛民:「這次來的中資公司大多數都是電力、基礎設施類的,恰恰這些企業在跟踪的這些項目,也是咱們一帶一路所要踐行的,所要推動的。」

秘魯中資企業協會會長 孔愛民提到,目前的中資項目有:利馬地鐵二號線、三號線;中鐵隧道、城市的道路、管網,以及亞馬遜河流域的疏浚工程。

下一集,我們將分析秘魯政要與中共的關係。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