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個判死的中共副省長被打5槍 死前對話曝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4日訊】中共原江西副省長胡長清因受賄罪,成為中共史上首個被槍決的高級官員。港媒披露,胡被判死的真正原因,是他表達對中共體制的絕望,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批示對胡判死刑。近日,網絡曝出胡在刑場被打5槍才斃命,以及他死前的對話。

胡長清事件要追溯到20年前,2000年初春,中共原江西省委常委、副省長胡長清因犯受賄罪,被中共江西省南昌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2000年3月8日,在南昌被處決。

據陸媒報導,胡長清出生在湖南省常德縣一個貧苦農民家裡。1976年3月進入中共部隊,1979年轉業,1987年調到北京。先後在中國保險公司,國家稅務總局和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工作,官至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副局長。

1995年8月,胡長清由北京空降江西,任省政府省長助理,1998年升任江西省副省長。1999年8月上旬,胡長清經過半年多活動調回北京任職,胡提出,將自己在江西省政府分管的最後一項工作做好,再回北京。

於是,胡長清代表江西省政府率團赴昆明參加「昆明世博會」江西館開館儀式,其間,胡長清祕密地飛往廣州,操辦自己情婦的工作調動。上演了神祕「失蹤」的一幕,讓江西省主要領導層亂了方寸,慌亂中電話報告了北京。

廣東警方受命協助江西省公安廳在廣州中國大酒店1430號房間,找到睡夢中的胡長清時,發現他開房間住店和乘飛機,使用的都是假身份證,隨即報告了中共中央,後來,胡長清被中紀委人員帶回北京問話。

胡長清向中共有關部門承認了行賄、受賄、包養情婦的事實。1999年9月29日,中紀委對胡長清宣布「雙規」後,胡長清認罪悔過,幻想從輕發落,但最終未能逃過死刑。

胡長清:官場上人人是鬼,沒有乾淨的

據港媒披露,胡長清被判死刑的真正原因,是他在一次與其子的通話中,表達出對中共體制的絕望,而這段私人電話被中共國安特務竊聽到,錄音材料很快送到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手裡。

胡長清在電話裡對兒子說:「在中國,官場上人人是鬼,但人人都不承認是鬼,都去吹牛逼。只要是縣處級以上官員,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因為乾淨的人也進不了官場 ,正是大都是鬼,所以在中國做官比外國難。」

胡長清這段錄音,後來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播放,所有成員聽完之後,江澤民立即下令對胡長清立案審查。最後,江澤民更是親筆批示,將胡長清判處死刑。

據中共官媒報導,胡長清賄賂案涉案金額為:索賄、受賄544萬多元(人民幣),行 賄8萬元,還有161萬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1999年7月底以前,中共紀檢部門沒有掌握胡長清一點違法亂紀的證據,也沒有收到一條針對胡長清的檢舉信息,說明胡長清在貪腐問題上做得相當隱蔽。

2000年2月13日至14日,中共南昌市中級法院開庭,公開審理胡長清經濟案,2月15日下午,該院一審判決胡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財產,追繳非法所得。

胡長清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3月1日中共江西省高級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報請北京最高法院覆核。最高法院覆核後,於3月7日下達死刑執行命令。

2000年3月8日上午8時46分,胡長清在南昌市北郊瀛上刑場被執行槍決。終年51歲。

胡長清在電話裡對兒子說,官場上人人是鬼,沒有乾淨的。圖為胡長清被庭審畫面。(視頻截圖)

胡長清多次跪地求饒,無濟於事

據陸媒報導,胡長清在庭審階段,態度十分謙恭。每次發言之前或發言之後,都會說上一句「謝謝審判長」,「謝謝公訴人」或「謝謝律師」。一種求生的慾望,使他逢人便跪地求饒 。

他哀求辦案和庭審官員「放我一馬!」「我是書法家,求你們不要殺我,我就留在這裡(江西省看守所)免費給你們寫字,天天寫,每天給你們寫一幅。」

2000年3月5日,中共央視記者王志到江西省看守所採訪胡長清時,胡除了認罪悔罪外 ,同時再三懇求記者向中央領導轉達他的渴求 :「救救我這個大罪人,給我判個死緩,給我一個改造的機會。」

3月6日,胡長清得到法院許可,在看守所與其妻及一雙兒女會見。胡說:對不起妻子兒女,對不起老家95歲高齡的老母和厚道樸實的岳父母,我在南昌有個女朋友……

其妻說:「這我不怪你,你一人長期在外生活和工作,也不容易。我沒有把你照顧好……」一個小時的會見結束了,一家人四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全都哭成了淚人。

3月8日上午8時05分,在江西省看守所,胡長清被提出監號。在一間普通會議室裡 ,審判長向他宣讀了最高法院的死刑覆核裁定書。他從座椅上站起來,走到書記員跟前,在送達書上籤下了名字,也沒有忘記寫下對終審判決不服的意見。

胡長清被槍決前一刻仍在求生

審判長問胡長清有什麼要說的,他說自己走了一條坦白從寬的道路……主動地交待犯罪事實,其黨的政策是坦白從寬,這應該有體現,刑法有關條款的解釋,也會酌定從輕的情節,可是,到他那裡沒有得到體現。

胡長清在不得不接受這死亡現實的同時,仍心有不甘地問審判長:「我還寫了一個給中央領導的信和我的申訴寄給最高法院院長,今天應該收到了,不知作何處理了。」

早上8時30分,胡長清被法警五花大綁押上了刑車,開赴刑場。在刑車上,胡長清對法警說:「我過去沒有分管政法,不知道會這樣判我,本來我可以不判死刑的。」

胡長清表示,褚時健和周北方貪腐數額、犯罪事件都比他嚴重,都沒有判死刑。他說,他可以載入史冊了,到現在為止,他是中共建政以來被判死刑的最高級幹部。

8點43分,刑車到達南昌市北郊的瀛上南昌市中級法院刑場,兩名法警將胡長清押下刑車。到了一個依然長滿雜草的小土包前,胡長清也許已經意識到這裡是他的歸宿了。

8時46分,一聲槍響,胡長清面撲小土包倒下,身體在劇烈地扭動,由於他的心臟偏離正常位置,第一槍沒有打中要害。法警又補了一槍。但他軀體仍然在草地上翻滾。第三槍,第四槍……最後一槍。13分鐘後,胡長清沒有動靜了。

有分析人士說,胡長清東窗事發正值1999年7.20江澤民下令鎮壓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之際。江此舉遭到了全國上億修煉者及其親屬的反對和抵制,也遭到了來自中共內部高層的非議。在這個時候江西省出現胡長清腐敗案。

江澤民為了轉移全國人民的視線,以言代法,下令處死胡長清,殺雞儆猴,以儆效尤。眾所周知,江是踩著89六四學生的鮮血爬上中共的權力頂峰,殺個跪地求饒的貪官,易如反掌。也進一步暴露了其毫無人性的凶殘無比本質。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