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弓夷:中共高官海外資產不敢認領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3日訊】繼華為之後,美國開始對中芯公司開展制裁計劃,導致該公司股價大跌20%。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在9月8日接受《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美國針對中共制裁芯片的手法很辣,可以將其打回「農業社會」。中美對峙中,中共高官跑到哪裡都不安全,而且不敢承認海外的資產。

他還說,中共想用拋售美國國債的方法根本行不通,對美國毫無影響,反而會影響自己的外匯。

美國制裁中芯的手法很辣

袁弓夷認為,美國制裁中芯是有代表性的,不僅是針對中芯,而是瞄準了中國整個芯片的生產。現在所有的產品都要用芯片的,電飯鍋和電熨斗這些家用設備都使用芯片。如果美國把中國的芯片生產停了,那麼就很嚴重。

他解釋,美國針對中芯一連串的制裁之後,如果不給中共生產芯片,那中共就得全部購買了。如果需要的話,美國可以把中共打回到農業時期,回去「耕田」,整個工業都不用做了。現在沒有工業,不要說那些先進的人工智能,包括人臉識別等技術全部都是需要芯片的。沒有芯片,連最基本的工業都不要再做了,吸塵機、電飯鍋、冰箱、洗衣機產品都要使用芯片。

「這件事情是很辣的!比以前我們想過的什麼網絡(制裁),很多其它的,又說什麼操作系統等等,但這個制裁更加嚴重。美國招數實在是太多了,我們以為自己是專家,但是都比不過那些專家的想法。這是芯片制裁是很辣的。中芯基本上就完蛋了。不僅是它,所有大陸的軍方,比如導彈吧!那些導彈,導彈裡面用很特別的芯片,它又要耐高溫,速度也要快,因為它的速度需要很快的,一直要計算計算的。裡面的運行速度是很快的。」

為什麼芯片這麼難製造呢?袁弓夷解釋說,芯片生產是需要長年累月的技術研發積累。美國從50年代就開始研發半導體三極管,裡面是一顆顆的,現在的芯片已經發展到裡面是幾十萬億的晶體管,等於很多的三極管。從50年代研發到現在已經有70年的歷史,在不斷地進步。

他以一家叫「仙童」(Fairchild)的裝配廠為例,在美國製造了之後就運到觀塘來封裝。這是一個很長期的投資,非常的穩定,有幾家大公司,每年投資進去的巨額的錢,生產線差不多三年換一條,耗資巨大。一條生產線是說大約需要30億的美金。如果三年之後不更新,那麼這條生產線就不值錢了。

他補充說,這種生產線只有美國能夠做到,因為有穩定的資本。中共總是想偷別人的東西,積累的技術不夠,落後於人。中共的政局一直不穩定,一直瘋狂換人,也不懂得什麼叫現代的工業。

「中共的問題呢,它經常都想著去偷竊別人的東西,偷別人的知識產權,偷竊。這樣的想法,就是不肯自己下苦功,所以到了現在,做來做去都做不出來。我也和他們合作過的,它所有的技術都是要偷竊。老實說,中共的資本,這麼多年來的資本,實際上中國有資金,也不過是十多年而已。從2000年之後進入了世貿,到了差不多2005年或者到2008年,才開始有大量的資金進來,我們的累積技術根本就不夠。所以這件事情就沒得談的了,以前中共說什麼自己是強國,這是自己吹噓自己的。我們懂得技術的人都知道。不是只有這個東西,每一樣所謂的科技,那個核心,它(中共) 都是落後的。」

美國提出要制裁中芯之後,中共的外交部反應很強烈。袁弓夷認為中共一直在誤判美國,以為自己的市場大,美國不會因為利益放棄理想。但是中共現在影響到美國的安全,後者就一定要出手。

如果中芯垮掉之後,對市場是否有影響呢?袁弓夷說,中芯垮掉對市場一點都沒有影響。中芯公司現在就是華為的處境。如果讓中共跪下的話,這個命運握在川普的手裡。他認為「開弓沒有回頭箭」,這家公司的死局已定。

川普選情好 中共無牌打

目前美國大選前內部分裂嚴重,袁弓夷認為,川普在美國大選的選情是好的,尤其在美國西岸都是民主黨控制的城市,治安很差,那裡的老百姓就很希望川普出手幫他們把治安搞好。他表示自己站在共和黨一邊。川普也希望還有四年讓他可以重新建立美國經濟,成為全世界第一,所以行事小心。

袁弓夷表示自己一直在關注川普多年,川普布陣並且一招招在打擊中共的要害。他認為6月份美國已經在戴維營那裡的軍事上布了陣。制裁芯片也是一個陣,接著金融方面的也來了,現在基本上美國的基金已經沒人投資中概股了。美國放的債和投資在中國中概股的錢、投資,應該在年底全部收回來了。此外,美國也在幫印度與中共在邊界打,美國的衛星可以看到每一個士兵的行動,但是中共看不到印度的情況。

《環球時報》的胡錫進之前揚言所謂的反制措施,中共要將持有的美國的國債拋售掉25%。袁弓夷分析說,一萬億中本來有七千多到八千億是別人到中國的投資,需要返還的,剩下的兩千億左右就是胡錫進說的25%。這個數只是美國幾個小時的國債交易額,對美國毫無影響。

相反,中共卻非常需要這些外匯。「但是中國需要這些外匯,非常需要這些外匯,因為很多工廠撤離中國,那他們撤離的時候,它們全部要買單的,全部要拿回外匯走的,沒人拿人民幣走的。也需要外幣來買糧食,現在東北的那些玉米也不行了,所以需要很多很多的外匯。芯片它也積了不少,但是差不多華為多用幾個月就都沒了。」

袁弓夷認為中共已經無牌可打,想拿回錢的目的是怕被美國凍結。「因為我們現在個個都在推,要凍結中國的資金,要凍結貪官的資金,將來賠償全世界疫情的損失。它不是反擊,它只不過是拿回一些錢。它拿得越多,它當然就越安全。不然的話給你封了,就一分錢都沒有了。就等於銀行要封鎖你的戶口,那之前你肯定是拿得越多越好。這個反而是主要的目的,不是說反擊,它也知道,沒有什麼力的,它現在已經沒有牌了。」

高官人人自危 不敢認海外資產

袁弓夷表示,中共高官現在都很頭痛。他的一位律師朋友透露,現在中國的富豪很慘,在外國的錢不敢認,不敢認是自己說。例如韓正說,自己沒錢在外面。中共高官富豪現在很多在外國的很多資產,沒有人認領,尤其是與那些大家族有關的。這些高官富豪個個都抵賴,其實個個都有、家家都有。「我看他們就像中國的地產商,實際全部後面是官商勾結的,他們是代持的,幫那些官員代持,代持很多很多錢的,這些在中國是慣例來的,一點都不稀奇,這個不是新聞。」

「現在那些當官的,一旦覺得不安全,他們也需要套現,他們也需要逃掉。但走出去也危險,所以現在很慘的,那幫人。我經常都說,他們的錢出去之後,又很怕被凍結,在中國又不安全,錢拿去哪裡呢?去香港,香港也不安全。香港的國安法之後,習近平隨時可以查他們的銀行存款,查他們的財產。沒有一個地方安全。新加坡也不歡迎他們,瑞士也叫他們走,說我們很快就要公投了,請你們把錢拿走。很多地方都不安全,所以我都不知道他們要逃到哪裡去。」

袁弓夷表示,這些人在海外的資產,美國都能查得到。1萬美金以上的所有交易,美國每一筆都很清楚。所有的事情,美國都在跟蹤,只不過還沒有出手。

他透露說,現在律師的生意很好,那些幫中共高官親戚在海外買了很多資產的,現在要拿回去,要處理一大堆官司,其中非常複雜。

十天兩個徵簽爭取香港真普選

袁弓夷在10天內做了兩個徵簽,目的都是要為香港爭取真的選舉。「10天前的那一個,是我們的一個訴求,我希望美國幫我們,可以拿到這個選舉,爭取這個選舉。而且和中共談判之前,拿這個來作為先決條件。這個大家就很踴躍簽署了。後來我就查到了,我們香港有一個《人權民主法案》,不是香港,是美國通過了一個香港的《人權民主法案》,在去年年底通過的,川普簽署的。你記不記得,差不多是全票通過的。」

他說,法案中支持2020年香港立法會要有真普選。於是他就打電話給美國國務院查詢,對方表示這是政策。「就是說2020年,香港要選舉,立法會要真普選,這個是美國的政策。我就做了第二次的請願,我這個第二次的情願就是說,我這次不是去求他們了,我是提醒他們,美國既然有了這條法例,又有了這個政策,我現在提醒特朗普總統,請你要執行。不要又聽中共的,又說下次要開會。在沒有和中共開會之前就要執行,今年要有真普選。」

他表示,一般的香港人認為人大常委已經通過的事情,就不用再爭取了,所謂就是放棄了,接受了這件事情。而他對世界的形勢的看法不一樣,認為值得為香港的真普選去努力。「我覺得美國有能力,不是一定,是有能力,可以有機會有能力,去推翻這個(決定),就是在今年選舉。中共當然想推遲到明年,明年之後都不知道是什麼世界。」

「我的責任就是,我在這裡看這個形勢,就覺得這個是一個機會。這個機會,我要爭取。你說我有沒有把握呢,沒有。但是有一點點機會,對香港有一點點的機會,我一定要盡全力去爭取。」

袁弓夷認為,川普已經公開表示現在不想和中共談,因為他覺得中共犯的罪行太大。實際上美國和五眼聯盟都要看中共的選舉,就是香港在9月份的選舉。有了真的選舉,大家才可以談。

在9月6日那天,本來是香港的立法會選舉日,差不多每條街口都有警察把守,香港市民在國安法的威脅下、全城壓境的氣氛之下都陸續走出來,他們繼續唱《榮光》歌曲,喊「天滅中共」的口號。港警抓了300人,包括快必。

袁弓夷認為,快必是真的英雄,懂法律、有技術、有勇氣。港警無故地抓人,讓國際更認清了中共。「因為要求選舉而被抓,大家出來遊行,這就給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們香港人是有這個要求,這一件事情就是響應了外國的支持。」

最後,袁弓夷闡述了不支持民主人士加入中共立法會的原因。他舉例說,當年中國被日本人佔領時,有一批人就變成了做偽政府,參加了汪精衛的偽政府。這一幫人被稱做漢奸。歷史將會評判。

他認為,香港從7月1號開始實施《港區國安法》,香港的立法會和整個的法律是淪陷了。原本立法會是人民的立法會,是人民選舉出來的。現在香港人的自治的權利被港共、中聯辦、北京這一幫人奪走,這時候加入中共立法會的人,就是港奸。

「當你淪陷了之後,就是現在,現在香港整個系統,可以這麼說,是由共產黨全部控制了,因為《港區國安法》。他們說推遲選舉就推遲。在這樣的情況下,說得難聽一點,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什麼敵人?不是拿著槍來打仗的敵人,他們是一國兩制的敵人,把一國兩制變成了一國一制。他們是我們的敵人。你今天參加了他們的臨立會,基本上就是投敵,不是漢奸就是港奸。」

完整視頻請觀看《珍言真語》採訪節目。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