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川普團隊新聞發佈會指民主黨實施全國性陰謀竊選(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1日訊】【今日點擊】(3936-1)

提要
川普團隊新聞發佈會指民主黨實施全國性陰謀竊選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美國大選昨天呢,應該講川普的團隊當中,記者團隊當中呢他開的記者會,專門去為了炸開所謂的主流媒體。

中午12時,川普一早就發了個推文,說中午12時呢會有記者會,要把所有能夠, 就是所有的證據我們會拚裝在一起,讓你看到那川普將如何獲得勝利。我個人當時的感覺,整個過程100分鐘 ,我個人當時的感覺,在今天的美國已經不是川普獲勝,或者是共和黨說獲勝,根本不是這問題。

就現在而言如果大家去,按照目前的所謂被欺詐的結果,順應的去接受拜登的話,美國,是美國死亡而不是川普落選,不是這問題,這是一個價值觀的對壘,這是人的層面叫價值觀的對壘。如果你從生命的層面來講,這是正與邪之間的對壘,有一個說法,叫正義跟撒旦魔鬼之間的對壘。我個人覺得,如果你談到撒旦跟魔鬼的話,你就得談到神佛而不僅僅是正義。正義的本身,有著它人的層面的很多的涵義。而神佛的概念跟鬼魔的概念,它對應的是人背後的勢力,一個人選擇了善,選擇了惡,他背後的勢力。

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你可以講這是靈與肉之間的對壘,靈與肉之間的對壘。人說什麼叫靈什麼叫肉?我們就說個簡單的意思,在希臘的哲學三傑,在他們的鼻祖的層面,應該講就是靈,到了亞裡士多德的時候他就是肉。所以哲學,當人們去探討靈性的時候,你看到的就是信仰。當人們看到同樣一個東西,同樣一個認識,當他降入到肉慾的,就是人的身體肉體同層的時候,你把它就叫做哲學。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啦,就像大家讀的聖經,這個西方的宗教裡讀的聖經,那是後來人記述的,後來人他的弟子記述他們敬仰的神講的話對吧,不是耶穌自己寫完的,是他身邊的弟子給他記的。

神不留給人的字,當那個人用他的筆、用他的思想、用他的記憶去轉述神講的話的時候,就是肉了。如果換個角度來講,大家分不清伊甸園的話,其實這就是伊甸園的邊。神講的話、佛講的話、道講的話,是超過伊甸園之上的,那人聽見呢,得用這個伊甸園裡面的人,用你的語言去記述下來,就這一個坎兒,一轉過來就完了,一轉過來就完了。在中國的道家的概念當中,周易,文王有著從演義八卦,從演義八卦那兒出來,轉出了周易。

但是呢當他用文字記述的時候,所以周文王他所生長的時代,跟這個倉頡造字的概念,那個王八殼是一個時代。大家看到的是周易,其實是跟那個倉頡造字有關係,誰都不知道當初伏羲是什麼對吧。那今天呢,從這個角度又回過去又開始回歸了,我以為就是人類社會大回歸。我們在節目中多次講過,這件事情,美國大選這件事情完了之後,人們可能會遭遇到,就像逾越節的故事一樣。那些背離神的完全背離神的人,他展現出來的價值觀一眼就可以看破。但是呢他可以噎死你,為什麼?他沒有任何道德,他用實證科學的所謂的說法,去作為他天大之罪的掩蓋的手段,掩蓋的手段,這是今天在美國社會中,表現得淋漓盡致的。

川普團隊新聞發布會指民主黨實施全國性陰謀竊選

所以在昨天的新聞發布會上,川普的律師鮑威爾,有一段相當感言的,在她的角度來講,美國社會從上至下充實著沼泥,充實著這種沼澤,大規模充實著邪惡。她呼籲所有的愛國者能夠站出來,為美國去拯救美國,而不是為川普當選,那段講話滿特別的,跟大家分享一下她當時的講話。這是她昨天在記者會上展示出來的,她直接講到,今天民主黨所控制的,倒楣你(Dominion)這套機器,Smart聰明的倒楣你(Dominion),那這一套東西的本身的資金的來源,就是來自於共產黨。

它控制著本身,卻被共產黨的委內瑞拉跟古巴控制著,它的軟件工程師是塞爾維亞人。而美國人投票的一切的數據,都要轉到外國去轉到德國去,來確保他們根本就輸不了。那現在她手裡有個證人,這個證人就是這家公司的,一開始的這個參與者創造者之一,那提出了非常強勁的證詞。這些東西都已經有了,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召開了這次記者會。因為她要表達說,為什麼川普總統能夠在大選中,最終獲勝,為什麼鮑威爾講說川普可以獲得,超過8千萬張的真正的票數,她就講出了一個道理。

那就目前案子本身,真正的焦點是在這套機器上。昨天的記者會使得,通常我們說的主流媒體都到了現場,她的講話呢也直接了當。本來是記者應該幹的活,調查是記者幹的活,調查不是這個律師幹的活,律師是拿到證據之後去辯論。而曝光真相,本來是應該媒體跟記者做的事情,結果今天的媒體記者卻成為了,把自己當成了一種邪惡勢力的屏障,掩蓋真相的一份權力。所以在整個記者會上呢,給我的感覺就是,他們來故意的激怒記者,而故意的激怒這些主流媒體。

那在激怒的過程中,直接描繪說是你們的掩蓋,是你們的歪曲,是你們在過程中充實著虛假的報導,從而使今天的美國,處於幾乎崩潰的過程中。表面看起來沒有任何事情,而今天的美國,已經在被共產主義催毀著,從今天的財團,從你們今天在座的這些媒體,到今天的民主黨所操控的一切,運籌帷幄多少年。而這個勢力卻來自於國外的勢力,那是由索羅斯跟柯林頓家族,透過委內瑞拉、透過古巴、透過中共,來使得這件事情做成。任何人都無法想像美國大選的數據,去透過網絡輸送到外國去、輸送到西班牙、輸送到德國,去處理這份數據。

而就在投票的同時在底特律,倒你黴這套系統的一個控制中心,這家公司的一個高級主管,即時現實的在觀測觀察,當時投票數據波動的過程。在11月3日大概晚上7、8點鐘的時候,他意識到川普的投票數量太大,已經摧毀了,就是已經壓毀了他原來所設計的程式的時候,他下達命令在各州停止計票,重新設置模式。然後在底特律、在費城,成捆的選票拉進去為了充當數據。這種操作的做法,原來在民主黨控制的城市,芝加哥、底特律、費城、紐約、舊金山、洛杉磯都一直在使用的,即使在民主黨的內部,他們之間的競爭也在使用著這套系統。所以誰控制了這套系統,誰就是真正這個國家的獨裁者。那誰呢?索羅斯、柯林頓,我們現在看到的佩洛西。她直接在講話中就直接這麼講出來了,而且描述了這樣的故事的過程。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