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威爾為何獨立行動?揭秘川普的終極殺手鐧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5日訊】大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宣布不屬於川普(特朗普)法律團隊後,25日將在喬治亞州提起訴訟。有分析稱,鮑威爾之所以獨立行動,是要走FISC(外國情報監控法院)特別司法訴訟,深挖計票系統牽涉的國家安全問題,這可能是川普法律戰的終極殺手鐧

美東時間11月24日,川普代表律師林伍德發推文說,他最近幾週跟鮑威爾律師緊密合作,鮑威爾將於25日在喬治亞州提起訴訟。「美國的敵人將否認這些指控。不要相信他們。請相信西德尼和我。我們熱愛美國與自由。而我們的敵人卻不是。」

川普律師團隊22日發聲明澄清,鮑威爾不是川普團隊律師,她是在獨立執行法律調查。

鮑威爾隨後發聲明回應,她的確不是川普團隊律師,她將繼續為人民而戰,揭露偷竊選舉成果的罪證,並計劃提交史詩級別訴訟。

對於鮑威爾「獨立戰鬥」外界眾說紛紜,時政評論員秦鵬分析說,軟體作弊調查出來的打擊面太大,包括共和黨內和政府部門的嚴重腐敗甚至參與政變,鮑威爾現在確實不適合代表共和黨辦案,她適合代表美國人民辦案。

秦鵬說,這是一種策略性的暫時分開,雙方不存在根本性矛盾。對川普團隊來說,現在最關鍵的是贏得大選,所以有所取捨。

川普團隊資深律師林伍德也發推文表示:「鮑威爾與我,相似點遠多於不同點。我們為共同的客戶們在不同的法律領域戰鬥,我們為人民而戰。所有的利益都是一致的。」

林伍德在另一則推文中還對川普支持者說:「沒有巧合。一切都已有計劃。堅守自己的信念。耐心一點。」

時事評論人士袁斌認為,鮑威爾與川普團隊的目標都是要揭露大選舞弊,確保大選的公正性不被破壞,但各自所走的法律路徑卻不相同。

袁斌表示,川普陣營解決大選爭端的路徑有兩個,一個是常規的司法訴訟,負責這些訴訟的律師主要是朱利安尼和林伍德兩位大律師。

另一個路徑就是走總統選舉的憲法流程。如果川普和拜登最終都沒有獲得超過半數的選舉人票,則需要由眾議院權變選舉,一州一票投票決定誰是新任總統。

而鮑威爾走的則是第三條路徑,鮑威爾聚焦Dominion投票機的調查,以及國外勢力對大選的干預,將把訴訟提升到威脅美國國家安全這個更高的層面。

袁斌介紹說,許多人都不知道,在美國還有一個很特別的法院——外國情報監控法院,簡稱FISC,主要審理有關間諜和國家安全的案件,權力巨大,其審判結果即為終審。

目前,鮑威爾所做的涉及Dominion投票機的調查,和美國司法部的調查很可能是重疊的,都是衝著FISC去的,這是一場特殊的司法訴訟。

他表示,如果選舉大數據已經流出境外,受到網際網路遠端的遙控,則已經是國家安全的問題。非內政問題的解決,已經不是管理大選的州政府和各級法院的差事了。如果美軍真的突襲了在德國的備份伺服器,顯示軍方已介入調查。

他分析,深挖計票系統的問題和是否有國外參與,從而盡快進入這個程序,這或許才是川普陣營發起的司法大戰的終極「殺手鐧」。

有網民認為,川普團隊將訴訟向最高法院推進可能是佯攻,FISA才是關鍵,川普會打國家安全牌來翻轉大選結果。

溫哥華的法律人士曹先生認為,走FISA特別法庭這條路徑是最好的,只要判定有國外干預、計票系統有誤,那自然可以重新判定有些州的選舉結果和大選結果了。

鮑威爾日前在美媒CBS發表的一份聲明稱,她收集到的證據非常充分,足以證明這個軟體工具(Dominion)被用來轉移數百萬張選票,從川普總統和其他共和黨候選人那裡轉到拜登和其他民主黨候選人名下。

鮑威爾表示,「我們不允許這個偉大的共和國被外部和內部的共產主義者偷竊,也不允許在香港、伊朗、委內瑞拉和塞爾維亞等地的外國角色竄改、操縱我們的選票,他們既不尊重生命,也不尊重這個非凡國家的引擎——人民。」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大選更新11.25】川普:決不認輸 繼續推進法律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