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謬論難掩大選舞弊 誰令美國蒙羞?

自11月4日以來,喬·拜登、左派媒體、民主黨和共和黨一些人士持續攻擊川普總統,誣衊其團隊的法律挑戰「沒有證據」,「讓國家難堪」,「破壞我們對政府體制的信任,對民主的信任」。

這些謬論與事實和法律相牴觸,暴露了反川普勢力的恐慌和虛偽。事實上,大搞選舉欺詐的團夥才是破壞民主、令美國蒙羞的罪犯。

一、大選已經結束?

11月23日,美國聯邦總務署發信通知拜登,表示將為其過渡團隊提供資源。總務署署長墨菲在信中強調,提供過渡資源的決定不應被理解為是確定一名候選人已經贏得選舉,真正獲勝者將由《憲法》規定程序確定。

川普(特朗普)總統對此表示,總務署不能決定誰是美國下一任總統。

同一天,川普競選團隊首席律師魯迪·朱利安尼接受福克斯商業頻道採訪時表示,他們最終將在最高法院(對選舉舞弊案)提起全面上訴。

11月24日,林伍德(Lin Wood)律師在推文裡說,西德尼‧鮑威爾律師將於11月25日在喬治亞州提起訴訟,訴訟會揭示真相。

亞利桑那州州長、共和黨人道格·杜西(Doug Ducey)11月18日表示,在所有法院案件沒有得到解決前,該州的選舉就沒有結束,因此他不承認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勝選。

11月2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就美國大選表態說:「我們將與美國人民信任的任何人一起合作,但這種信任只能給予一位其勝利已被反對黨認可的候選人,或者在(選舉)結果被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得到確認之後。」

事實表明,大選沒有結束。那些急著叫停、逼川普認輸的人,無非是擔心更多的選舉欺詐證據將被曝光,法律訴訟將還原真相,令偷竊選舉的企圖落空。

二、選舉舞弊是無根據指控?

本次大選是否存在欺詐現象?從常識判斷、選票數據分析和證人指控這三個方面來看,答案都是肯定的。欺詐不僅發生了,而且範圍極廣,手段多樣,至少造成數百萬張選票被篡改,破壞力極大。

近三週來,美國多個州的數十萬民眾抗議選舉舞弊,乃是基於事實、出於義憤。他們當中的許多人目睹了投票中心的不合規亂像,還有許多人的合法選票被計無效,一些人到達投票中心後竟發現自己已被人冒名投票。抗議者的指證及呼籲在社媒上廣傳,少數保守派媒體對此有詳細的報導。

密歇根州韋恩縣(Wayne)驗票委員會的共和黨人威廉‧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在宣誓聲明中說,韋恩縣明知底特律的已批准選民數量和投票數量之間存在巨大差異,仍然認證選舉結果。

底特律市公務員傑西‧雅各布(Jessy Jacob)在書面證詞中說,她親眼目睹,選舉員工在選舉後第二天,將數千張缺席選票的日期倒填,以使這些選票看起來合法。她宣誓說:「我估計對數千張選票做了這類事。」雅各布還提到,70至80名選舉工作人員被指示偽造選票,這可能是大規模的欺詐行為。

在喬治亞州,至少九名參加上週該州選舉審計的選票觀察員簽署了宣誓書,聲明他們觀察到郵寄選票的可疑問題。這些選票幾乎都統一投給拜登,而且處於嶄新的原始狀態,即沒有摺痕,表明選票並未按照要求放到信封裡郵寄。

再看賓州,11月3日午夜過後,川普總統在賓州領先近70萬票之多。此時,賓州等幾個民主黨控制的州統一停止計票。幾小時後,大批投給拜登的選票一下子冒出來,拜登得以「趕超」,翻轉得不合常理。

威廉姆斯學院數學專家史蒂芬‧米勒(Steven Miller)教授在11月17日的宣誓聲明中表示,他分析了賓夕法尼亞州選舉的相關數據,並且結合對該州選民電話採訪的調查,結果顯示,該州有高達10萬張缺席選票令人質疑。

然而,以上多個州的州長、州務卿等官員無視公開的證據,一口咬定不存在選舉欺詐。早在大選投票前,個別賓州高官就聲稱,川普不會贏。

目前,川普總統的律師團隊已經掌握了大量證據,其中一些證詞已在網上公布。

朱利安尼律師在11月19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他們僅在賓州就獲得了220份宣誓證詞。他在11月23日受訪時說:「媒體謊稱我們沒有證據,他們只是懶得看我們的上百份證詞。這些證詞都來自公眾,來自那些被偷走選票的美國人。」

鮑威爾律師專注於投票機系統舞弊,她說:「我正在收集的證據數不勝數。該軟件工具被用於將川普總統和其他共和黨候選人的數百萬選票轉移到拜登和其他民主黨候選人名下。」

林伍德律師提到鮑威爾律師即將提起訴訟時說:「美國的敵人將否認這些指控。不要相信他們。請相信西德尼和我。我們熱愛美國與自由。而我們的敵人卻不是。」

大規模的欺詐破壞了大選的公正和透明,侵犯了數百萬選民的基本權利。然而,反川普勢力不僅對此視而不見,反而倒打一耙,指責追查舞弊的一方。這種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的行徑比欺詐更卑劣。

三、追查舞弊是維護憲法的愛國之舉

大選紛爭的核心,不在於誰輸誰贏,而在於維護法律和道德,這道底線本應是美國及所有國家的根基。

然而,自稱獲勝的拜登一方,包括左媒宣傳機器、見風使舵的政客,他們高喊著「民主」,卻對數十萬憤怒民眾的呼籲視若無睹;他們稱選舉「公平」,卻無視上千份宣誓證詞及數百萬選票被篡改的恐怖事實。更有甚者,他們煽動和坐視舉報人和正義律師受到騷擾和威脅,甚至醞釀對所有川普支持者和所有共和黨人的清洗。

川普總統11月23日晚發推表示,本次大選是美國史上最腐敗的選舉。他說:「我們正在全速前進,永遠不會對假選票和Dominion退讓。」

人們也不應忘記,鮑威爾律師在新聞發布會上說,選舉欺詐「令人震驚、心碎、憤怒。這些行徑是我能夠想像得出的最不愛國的行為。」

因此,維護選舉公正,不向犯罪分子妥協,才是真正的愛國行為。所有不懼恐嚇站出來指證選舉欺詐的選民,所有挑戰選舉不公的律師,以及敢於向假選票、假勝選說「不」的個人和組織,都值得敬佩。

那些與破壞大選的罪犯握手的政客,那些為舞弊洗白、向良善進攻的喉舌,任由美國陷入謊言、腐敗、欺詐和仇恨的深淵。他們都是這場世紀大案的幫凶。

一場大選,劃出了善惡的分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