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7日訊】美國這次大選,風雲詭譎,造成了巨大困擾。

過去一百年,美國都是一個民主燈塔。這不是我說的,中共《新華日報》,在40年代的時候,每次7月4日發表社論,都在讚揚美國民主,話是他們說的。但這個民主燈塔,在今年的大選中出現了幾乎無法駁斥的舞弊問題。

我們不說像鮑威爾律師說的,證據像是噴泉一樣湧現出來,我們說一下基本的大數據模型,就完全可以證明美國今年的選舉出了問題。

美籍印度裔科學家、MIT教授、麻薩諸塞州參議員候選人、14歲就寫了5萬條代碼,後來發明了email的牛人希瓦(Shiva Ayyadurai)博士,在他的個人YouTube頻道直播了他的數據分析過程。

他分析了計算機算法系統是如何將投給川普的選票轉移給了拜登的。希瓦博士和他的團隊採用密西根州的選票結果作為數據來源。密西根州有八十多個縣,希瓦博士的團隊分析了四個最大的縣,其中Oakland、Macomb、Kent這三個縣的選票結果呈現出非正常的散點分布,有明顯的軟件修改痕跡。並且對共和黨支持率越高的選區,被軟件篡改的比例越高。

全球著名的文理學院威廉姆斯學院數學專家史蒂芬·米勒(Steven Miller)教授,也是根據數學模型,對賓夕法尼亞州選舉數據進行了分析,當然,這個分析還結合了對該州選民電話採訪的調查,最後的分析結果顯示,該州有高達10萬張缺席選票令人質疑。

還有,非常著名的本福特定律,今年美國大選的數字,在某些方面,很明顯地違反了所有自然形成的大數量數據的模式。

美國成功企業家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伯恩是美國電商巨頭Overstock的創始人和前CEO。他本人是億萬富翁,也是一位調查記者。

伯恩在美國大選之前出資組建了由網絡安全、私人偵探等專業人員組成的團隊,獲得了Dominion投票系統的運作方式,並在大選日對選票計算的網路流向進行監控,發現了驚人證據。

他們在「多貓膩」(Dominion)系統中發現了病毒,可以把數據轉移出去,這個我們不談了,只說他談到的一個基本統計數學問題。

「如果是一個非常支持拜登的選區,拜登擁有96%的支持率的話,那麼,100個人連續投票給拜登的機率是1.6%,約合1/60;1000個人連續投票給拜登的機率是2000萬億分之一;12萬3千人連續投票給拜登的機率,幾乎是零。」

簡單來說,12萬除100,等於1200,1.6%自乘1200次,等於多少?大家可以自己去算,是個天文數字。這麼說吧,在二樓把一桶沙子潑到窗外,結果沙子落到地下正好是「石山」兩個大字,你認為可能性有多大?那個可能性,比12萬人連續全部都投給拜登的機率還大些。

事實上,拜登在多個州的選票都突然出現票數劇增的情況。

川普總統11月18日在推特上轉發了,拜登在威斯康星州的選舉夜凌晨3:42收到14萬3,379張選票的數據圖。

11月19日,川普再次在社交媒體推特上請民眾看密歇根州的投票數據,在選舉夜凌晨6:31分,拜登收到13萬4,886張選票。

伯恩表示,綜合以上幾個方面的證據,可以判定大選被操縱,是「鐵定」(ironclad)的事實。

我看到的所有對舞弊的否定,基本上沒有對這些違反數學模型和違反統計常識的問題進行任何解釋,當然也無法解釋,根本就解釋不了。很多人對大選舞弊的指責不以為然,他們閉上眼睛不看那些被揭發出來的證據,或者乾脆認定這些證據只是個別偶然的情況,沒有普遍性。這包括了西方左派,也包括了很多中國民運人士。他們最大的邏輯基點,是「美國有兩百多年的民主歷史,有完善的司法制度,所以『不可能』發生這樣大規模的舞弊」。

這就是佛教中說的,觀者即所觀之物,或者是修煉團體中說的「隨心而化」。我們看到的東西,和我們是一體的,我們基本上只看我們想看到的,或者我們希望看到的,或者我們特別重視的那些事情。

並不是說大家都特別去有意這樣去做,而是人類大腦運作模式所決定的。因為成年人大部分只能記住自己理解的東西,而理解的東西,必然是在已知世界之內的東西。我們理解不了未知,所以也就記不住,最後乾脆否認未知世界和未知現象的存在。

正因為如此,人類的那些創造性的工作才那麼珍貴。

我們還是說回美國大選的問題。現在這個世界正在經歷一個重要的拐點,是一個所謂歷史時刻。美國這次大選已經遠遠超越了是否舞弊的問題,不僅僅是涉及是否有人偷了選票,是否有人作弊了,而是已經發展成為一場嚴重的政治危機,不光是對美國,對全世界可能也是如此。

這次美國大選,對人們衝擊最大的,可能是多貓膩系統帶來的。在當今這個信息數據化的時代,如何能保證公開透明的民主,成了一個大問題。那些大的資訊科技企業,一方面大量蒐集我們社會的數據,一方面又以個人隱私的保護為名,嚴格限制公眾獲取和監督這些信息的能力。他們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我們普通人看到什麼,說什麼,感受什麼,甚至是想什麼。最終,他們可以通過某些所謂技術的方法,把民主加以扭曲,因為他們可以改掉我們投票的數字。

有人說,今年可能是美國最後一次「正常的」總統選舉了,因為以後美國的民主,其實變成了一種數據技術,誰控制了這個數據,誰就控制了大選結果,等於是誰就控制了政府的行政權力。這個過程讓人思之甚恐,想起來不寒而慄。因為一旦資訊企業控制了選舉,就可以通過政府行政權力反過來強化資訊企業的能力,強化他們的權力,最後一個資訊科技和政府的完美結合,完全可以固化我們這個社會。

這不是危言聳聽。在中國大陸,這個過程已經在進行當中了。中共在十九大推出的「政府治理能力現代化」,包括了數字身分證,包括全民監控,包括大數據和AI的危機處理,等等。中共的那個東西,以專制體制做為載體,直接簡單,剝奪大家的自由和權利,而在美國這樣的社會,他們可以通過一個叫做選舉的機制完成同樣的過程,用民主的名義,同樣可以剝奪你的權利。

小時候看歷史,很奇怪為什麼有奴隸社會,為什麼有人願意當奴隸。後來慢慢學習,努力去理解人類的行為。

人類其實生來面臨兩個問題,一個是恐懼,我們要尋求安全感,生命的安全乃至財產的安全,第二個是自由。這可以用中國人的陰陽概念來衡量。當喪失安全感的時候,就是恐懼最大化的時刻,人類真的會讓出自己的自由。

我們現在正面臨這個時刻,一個大瘟疫蔓延,當人們恐懼擔心害怕的時候,就會願意出讓自己的自由。

趁著這樣的機會,有人,正在試圖重塑世界的秩序和結構,他們稱此為「大重構」,The Great Reset。

天主教前任駐美國大主教卡洛·瑪麗亞·維格諾(Carlo Maria Viganò)在他給川普的公開信中警告說,一個名為「大重構」(The Great Reset)的全球計劃,正在進行中。

它的設計者是一群全球精英,他們想征服全人類,採取強制措施,徹底地限制個人和所有民眾的自由。

在一些國家,這一計劃已經得到批准和資助;在其它一些國家,這一計劃仍處於早期階段。

他說,「大重構」的目標,是強行推動健康獨裁,強行扼殺(應對瘟疫的)自由措施,其背後隱藏著確保全民收入和取消個人債務的誘人承諾。

為了散布恐慌,將嚴厲限制個人自由的行為合法化,巧妙地挑起一場世界性的經濟危機,他們已經採取了各種手段。這些手段,包括健康身分證,包括對個人人身自由無限度的監視和監督。

中國人對這些做法,應該一點也不陌生吧。所以,簡單來說,大重構的核心,就是全球政治體制「中國化」。中國人對共產黨宣傳的恐懼和仇恨,同樣不陌生,外國勢力,不平等條約,侵略戰爭,資本家剝削等等,對應的是他們給你的一系列承諾,但我們知道,這些承諾不會兌現。

「大重構」給世界的承諾會兌現嗎?我個人起碼保持高度的懷疑。

這一次,他們不是用帝國主義或者資本家剝削作為渲染,而是瘟疫,但結果是一樣的,就是通過你的恐懼,迫使你放棄你的自由。

這次美國大選,不是誰當總統的問題,很可能涉及到未來人類的方向,是要自由,還是要專制的問題。

大主教卡洛·瑪麗亞·維格諾說的那批全球精英,包括了政治、金融和資訊科技精英,他們認為自己太聰明了,應該代替普通人去決定他們的命運。這一次,他們可能不再通過共產主義來實行專制,而是通過數據極權主義,但結果是一樣的。我們如果放棄了自由權利,很可能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要做他們的數據專制社會裡面的奴隸

這場戰爭,現在正在進行。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