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世紀最大選舉欺詐 作案者難逃牢獄之災

2020年美國大選跌宕起伏,左派勢力大肆舞弊,規模史無前例。在大選日過後的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拜登一方的舞弊證據如潮水般湧現,數以萬計的美國民眾不懼打壓,挺身而出公開作證,直指左派數十種選票欺詐方式。隨著重磅鐵證陸續被公開,大選舞弊的作案者離被捕也越來越近。

權威專家宣誓作證 大選舞弊證據確鑿

日前,美國著名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在指控大選舞弊的訴狀中,附錄了一位重量級網絡安全和情報專家的宣誓證詞。這位專家就是納維德·凱沙瓦茲-尼亞(Navid Keshavarz-Nia)博士,他在美國大型國防公司擔任首席網絡安全工程師。納維德博士作證,搖擺州的大選結果被篡改,幾十萬張選票被從川普轉給了拜登。

納維德博士是網絡安全領域的權威專家,在他的35年的職業生涯中,曾擔任美國國防部、聯邦調查局(FBI)、國土安全部(DHS),以及包括國防情報局(DIA)、中情局(CIA)、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等在內的美國情報機構(USIC)的顧問專家,為美國的反間諜和執法行動提供支持。不僅如此,他還曾經執行過與中共、伊朗、朝鮮和俄羅斯有關的技術評估、網絡攻擊模式分析、數字建模和反間諜行動。

納維德博士作證說,美國情報機構開發了名為「錘子(Hammer)」和「積分卡(Scorecard)」的間諜工具,這一點曾經被前國家安全局官員以及前聯邦調查局分析師獨立確認過。他說,邪惡勢力使用這些工具,可以祕密潛入Dominion投票系統,通過系統內置的隱蔽後門執行敏感操作,包括實時轉移選票、刪除或增加選票,而不會留下任何電子指紋(痕跡)。

基於納維德博士的專業判斷,他作證說,所有的搖擺州都存在廣泛的欺詐證據。僅舉一例:11月4日美東凌晨4:30之後,偏向拜登的計票數據變動開始加速,並一直持續到11月9日。所有的搖擺州都出現了拜登得票不正常的陡然升高(圖一),這種反常的計票變動表明,有人工手段實施了數據操縱。

圖一:11月4日,威斯康星州的拜登選票數據曲線(藍色)陡然升高。(取自威斯康辛州選舉委員會推特)

納維德博士舉例說,在賓夕法尼亞州,川普總統的70萬計票領先優勢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就減少到不足30萬,若無外力介入的話,這在現實中是不會發生的。納維德博士作證說,如果沒有非法更改計票的話,手動計票在短時間內(2~3小時內)是不可能清點出超過40萬張郵寄選票。

納維德博士綜合他所掌握的證據和分析後,得出結論:「高度確定所有搖擺州的2020年大選數據都遭篡改,結果導致數十萬張投給川普的選票、被轉給拜登」。納維德博士表示,「在我看來,證據是壓倒性和不可辯駁的。」

除了納維德博士,還有一位重量級證人不得不提,他就是退役上校菲爾‧沃爾德龍(Col. Phil Waldron),他日前曾出席了賓州和亞利桑那州選舉舞弊公聽會,披露出詳細、驚人的舞弊證據。

沃爾德龍上校具有三十多年的信息戰、心理戰、電子戰、自動化選舉經驗。他和他的團隊從8月份開始研究Dominion投票機系統和軟件,與他合作的另一個團隊更有兩年經驗。

沃爾德龍上校指證,美國各州所用的投票機器,可能名字有所不同,比如Dominion、sequoia、dhs、sgo,但都有相似的基因——其核心是多年前由委內瑞拉前獨裁者查韋斯重金投資開發的Smartmatic。這一系列投票機和軟件有天生缺陷,在服務器和機器等多重層面都容易被侵入。比如,去年一個團隊僅用了2分鐘時間,就駭入了Dominion投票機,用惡意軟件盜取了軟件服務器的密碼。而且,Dominion投票機只需要用一個事先寫好程序(算法)的USB插入,就能改寫機器原先的指令。

沃爾德龍上校指出,Dominion投票機如果聯網,更容易使這些機器被操縱,包括篡改、刪除機器上的數據。沃爾德龍上校的團隊發現,在選舉日監測到Dominion投票機大量增加的數據流量,使得他們非常確定,今年11月的總統選舉,這些機器都被違規連了網。

不僅如此,沃爾德龍上校還非常肯定地表示,這些機器與之前被爆料的,位於德國法蘭克福的sytle服務器之間有數據傳輸和交換。

Dominion員工作證:投票機都被連網

梅麗莎‧卡羅內(Melissa carone)是一名自由IT工作者。11月10日,她在密歇根州提交了一份宣誓證詞,詳細描述了她為Dominion做合同工期間的部分經歷。梅麗莎證實,在11月3日選舉中所使用的投票機都被連接到了互聯網上,違反了該州選舉局的規定「在選票制表過程中,投票機不能連接到互聯網」。她稱Dominion的這些行為屬欺詐。

梅麗莎告訴《大紀元時報》記者,自己在11月2日參加Dominion培訓時的經歷:「他們給了我們一個活頁夾,讓我們了解一下。這個活頁夾對我和很多律師來說非常有用,因為它提供了很多關於他們的軟件和圖像投遞以及機器是如何連接到Wi-Fi的。是的,裡面就是這樣寫著的。(投票機)當然是連接互聯網的。」

梅麗莎的與上文沃爾德龍上校有關投票機連網的證詞不謀而合。梅麗莎說,她對Dominion軟件和選票製表過程的誠實性沒有任何信心。她表示,由於多重違規行為,韋恩縣的選舉應該被判無效作廢。

大數據專家上陣 直揭拜登選票舞弊

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MIT)的Shiva Ayyadurai博士是一位美籍印度裔科學家,他同時還是一位企業家和政治家。

11月10日,Shiva博士和他的團隊用密歇根州的選票結果作為數據來源,在他個人的YouTube頻道直播了他的數據分析過程,結果發現,該州至少三個縣(Oakland、Macomb、Kent)的選票結果呈現出非正常的散點分布——近乎完美的線性函數(圖二),有明顯的軟件修改痕跡,直指人工舞弊。

圖二:Shiva博士通過展示散點分布圖的方式,闡釋了他的分析過程。圖中,Oakland縣選票結果的分布呈線性函數。(Shiva博士視頻截圖)

11月11日,Shiva博士在推特上公開向川普總統和拜登發起挑戰,告知他們在密歇根州的分析表明,至少有6.9萬張支持川普的選票,被Dominion軟件修改成了支持拜登,也就是說川普選票被削減6.9萬張的同時,拜登的選票就被增加6.9萬張,這一減、一加,直接導致川普的領先票數被砍下13.8萬票。

無獨有偶,11月10日,一位推特名為杜魯門·布萊克(Truman Black)的選民發布的大選數據研究引起了廣泛關注。他在帖子「幾乎每個州都有偷票和刪票」中展示,他用軟件追蹤大選數據,發現軟件作弊導致的所有州、所有偷走的選票和丟失票,達到一個相當驚人的數目。

杜魯門使用Python語言製作了一個程序,可以檢查投票數的更改,抓到拜登團隊作弊的細節——同樣的詭異數據竟然反覆出現。例如在威斯康星州的Milwaukee,在11月4日那天,上午11點半有317,251張票投給拜登,下午5點半又有兩次把317,251張票投給拜登。川普則對應3次都是134,355張票。這令人難以置信。

在密歇根州的Wayne縣也出現類似一幕,在11月4日夜晚8點55分37秒,拜登的票數增長552,138張,川普票數增長253,255,同樣的數據連續計算兩次。

川普總統對杜魯門的數據研究也密切關注,並轉發其一條推文:「Dominion在全國刪除了270萬川普的選票。數據分析發現,賓州22.1萬張(選票)從總統川普轉給了拜登;94.1萬川普選票被刪除了;用Dominion投票系統的各州將43.5萬張選票從川普轉給了拜登。」

大選舞弊規模空前 作案者入獄可期

11月27日,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表示,美國2020年大選遭受了近兩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竊選。

11月30日,川普總統致電亞利桑那州選舉誠信公開聽證會,讚揚與會者為抵制民主黨選舉舞弊而戰鬥。他強調,今年大選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騙局。

這場世紀大選舞弊是系統性的、有組織、有預謀的犯罪。作案者已經不僅僅是舞弊這麼簡單,而是在參與政變,在顛覆美國的憲政,犯下了叛國罪。

鮑威爾律師近日透露,這次大選有上千人捲入舞弊犯罪,讓人震驚。她說,「我們現在監獄裡的成百上千的罪犯,都比現在這些人的罪行輕得多。」

不難預見,被川普總統逐漸擴建的關塔那摩監獄,正在等待迎接大選舞弊的叛國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