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採訪】前中將麥金納尼:總統須行動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5日訊】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發生令人震驚的選舉舞弊,令美國正處於憲法危機中。美國空軍退役中將托馬斯·麥金納尼(Thomas McInerney)在接受新唐人記者獨家採訪中,談到目前美國所面臨的危險,總統必須採取的五個行動。

托馬斯·麥金納尼中將曾是美軍一名備受尊敬的將領,曾擔任美國空軍副總參謀長,太平洋空軍駐阿拉斯加第11空軍司令。他1959年畢業於美國軍事學院,1972年在喬治-華盛頓大學獲得國際關係碩士學位。他在越戰期間曾擔任前線空中管制員和戰鬥機飛行員,執行了407次作戰任務,獲得了傑出服務獎章、國防高級服務獎章、橡葉榮譽勳章、橡葉傑出飛行十字勳章等眾多榮譽稱號。1992年,他升至美國空軍副總參謀長。他在退役後,在電視台擔任了16年以上的軍事分析專家。

巴爾選舉舞弊無足夠證據 麥金納尼感到驚訝

林曉旭:麥金納尼將軍,非常感謝您參加今天的節目。如您瞭解,今天的突發新聞是關於司法部長巴爾對美聯社發表的聲明,他說,司法部還沒有找到足夠的大規模選舉舞弊的證據,這可以改變2020年選舉的結果。這讓每個人都感到震驚。

麥金納尼:我(聽到)驚呆了。我是司法部長巴爾的忠實粉絲,但那份聲明讓我目瞪口呆, 因為有壓倒性的證據,說明現在發生了什麼。司法部長巴爾熟悉「槌子」和「行動記分卡」(Operation Scorecard,是CIA發明的應用程序),中央情報局(CIA)的計劃被奧巴馬政府劫持了。

他不會談論它, 因為他考慮的太多了,他們(CIA)可能還在使用它。然而,這提供了豐富的資訊,我知道。因為我知道的比我能在這個電話裡告訴你的還要多,但他這樣說讓我大吃一驚。

留下的證據清楚又簡單及準確的時間,他們用記分卡應用程式把投票「給川普的」轉給了拜登,這再清楚不過了。那麼,這讓我暈眩的是, 他(巴爾)為什麼這麼說?他真的是其中……?順便問一下,這不是欺詐性投票。這是叛國罪;這是6到10個州捆在一起操縱了它們的數據,從而控制美國政府和總統、總司令。因此,這不能一帶而過的。

這不是骯髒政治或是手段,這是叛國,本質上是針對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的。所以,當巴爾說那個話時,它讓我震驚;它刺痛了我。因為如果他真的相信「他所說的」、那是他沒有做好他的工作。

我的下一個問題就是,他(巴爾)是深層政府的一員嗎?他是叛國活動的一部分嗎?為什麼聯邦調查局(FBI)不追蹤這個?它如此龐大,是世界上最大的網路戰活動,特別是在反對民主選舉。

沒有什麼是更大的。建國先父們不懂網路戰,他們怎麼會呢?但他們能最終創造條件,我和其他所有的人,總統、總檢察長、軍人,宣誓支持和捍衛憲法,反對所有的敵人,國外的和國內的。

這違反憲法。他們都是外國人,中國、俄羅斯和伊朗也參與了此事,還有美國公民、涉及推動通俄門調查的那些美國公民、參與了彈劾總統的那些人。因此,我們必須了解我們在這兒面對的是什麼?這是關鍵的,字裡含義很多。當你說欺詐性投票時,人們不把它當回事兒。他們知道我們已經這樣做很多年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當你移走15萬張或13萬8千張選票時,一個鼠標按鍵的轉換就極大地改變了結果。回到司法部長巴爾說的那一點,驚得我目瞪口呆。

FBI、CIA都涉嫌叛國罪 他們整個行動是何時展開

林曉旭:將軍,你提到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或參與這些叛國行動,你還提到記分卡程序是被奧巴馬政府劫持的。那麼,整個行動究竟是何時啟動的呢?

麥金納尼:它起始於川普從川普大廈的金色自動扶梯走下來,它可以追溯到那麼遠,因為他們的意圖是奪取控制權。他們已經得到了控制,但他們的意圖是繼續阻止、在川普當選總統之後。

順便說一下,他們在2016年為了讓希拉里能贏,就使用了「鎚子」和「記分卡」。這就是為什麼她輸了後會如此震驚。我只能告訴你,他們所有那些努力都白費了,這就是她為什麼她如此震驚。現在,他們這次超量了,他們甚至沒有試圖去掩飾。

這次選舉舞弊為何如此猖狂

林曉旭:將軍,當人們談論叛國罪行時,人們通常會認為涉及叛國的行動應該是祕密的。但這次,選舉舞弊問題是如此大範圍,許多作弊行為是如此明目張膽。那麼,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呢?好像不再掩蓋了。

麥金納尼:他們太過了,因為出現的車輛顯示整卡車的選票,甚至沒有摺疊,甚至沒有裝在信封裡。當你看看像賓夕法尼亞州這樣的州時,郵寄了150萬封選票郵件。肖恩,你注意聽這個:他們寄出了180萬,可他們收回了250萬張的選票,所以他們有一個印刷廠,打印出這些選票。

司法部長巴爾和聯邦調查局怎麼能忽視這些呢?這絕對是我迄今為止看到的最惡劣的事情。但是,還有很多類似的問題我們可以談論、證明這些令人信服的證據。每天都有越來越多的證據出來、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挺身而出、講述他們經歷的「大選舞弊」。

德國法蘭克福服務器事件對美國軍方管控的看法

林曉旭:將軍,最近您談到軍隊沒收法蘭克福服服器的行動。您覺得這項軍事控制行動,實際上規模應該更大嗎?

麥金納尼:嗯,我想我們須這樣做,以中情局的伺服器來說,我不清楚他們為什麼會將伺服器放在那裡。當你將數據從美國大陸移到西班牙,然後移到德國法蘭克福,會有很多人追蹤。我認為必須這樣做,因為我得知「錘子」和「記分卡」應用程式,在大選前的週日,11月1日,被使用。我跟朱利安尼和鮑威爾說了。11月2號,週一,我在班農的節目裡,告訴全世界這件事,還預測了將會有什麼後果,如果他們啟用了「錘子」和「記分卡」。他們用了,同時還用了其它的與Dominion機器相關的軟件。

因此我認為,他們決定移動他們的中央伺服器群,裡面有所有的資訊,判斷一下,如果你願意,選票應有的記錄會什麼樣。所以他們要將伺服器移到法蘭克福。因為他們匆匆忙忙做的,我不清楚CIA局長吉娜‧哈斯佩爾(Gina Haspel)是否對此負責。經過一番較量,伺服器被特種部隊截獲,我認為是三角洲特種部隊(Delta Force)進去拿走的。

我們擁有那些伺服器,我向白宮核實過。沃爾頓(Waldron)上校今天或昨天在亞歷桑那州也確認了。有點粗略地談到傷亡,我不知道這是否是真的。但它表明總統遇上了深層政府的問題,當中情局人員參與其中,影響美國的投票以及總統大選。還有司法腐敗,在法官沙利文身上表現出來,他在弗林將軍案中做得非常過分。

當然,還有國會問題。亞當‧席夫和南西‧佩洛西,他們所做的一切,包括彈劾又拿不出任何實質理由,但是他們做了,因為他們能做。他們使自己蒙羞。我們有三權分立,司法、執法與立法。我們有深層政府的勢力,川普總統必須與它奮戰,所以他有五件重要的事要做,我認為它們極其重要,他必須這麼做。特別是司法部長巴爾的立場,我們今天聽到他說沒有看到足夠的證據。他對這些(證據)視而不見。

五個必須採取的行動及為什麼

林曉旭:將軍,您剛才提到的五件事是什麼?請詳細說明一下?

麥金納尼:好的。第一,他於2018年9月發布了行政命令。那就是,如果有任何外國人干預選舉,那麼將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川普總統第一個要做的是,執行那個計劃,執行他頒布的行政令。

林曉旭:所以,您的意思是他應該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對嗎?

麥金納尼:是的,根據該行政命令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然後他應實施叛亂法。那是1800年代中期制定的。為什麼要那麼做呢?因為根據以往經驗,安提法和「黑人的命也是命」組織會在美國主要城市進行大規模騷亂,他們想製造混亂。他們想說這是一位將要瘋狂的總統。因此,需要實施該法案。

第三,需要宣布戒嚴。就人口而言,戒嚴令與中共病毒疫情的封鎖,沒有太大不同,但它可以做什麼,它使我們能夠與叛亂法一起實行,現役軍隊執行任務,這就是為什麼專業部隊必須去。國防部長,這就是為什麼前綠色貝雷帽的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成為代理國防部長。五角大樓進行了人事變動,以確保國防部是忠誠的。

林曉旭:將軍,您今晚提出了許多有力的陳述。您還能​​告訴我們,您為什麼對採取五種措施感到緊迫?

麥金納尼:我認為總統處於危險中。我認為他必須非常小心。他們(民主黨)什麼事都會幹,肖恩,任何接管控制這個政府的事。美國人民必須了解。所以它很重要。我們的談話,是在提醒美國人民警惕,我們國家所面臨的危險。但是我們必須採取我建議的那些行動。我們處於非常危險的境地,不能輸。我們要麼繼續走向憲政共和國,要麼就失去它。

我們正在過渡到,就像你所看到的在某些州,紐約州、加州的情況,這些民主黨州長的所做所為,在扼殺企業,關閉餐廳,告訴人們什麼商店可以繼續開,什麼不能開,那是一個極權社會。他們以中共病毒疫情為藉口,正在使美國人民接受這一點。所以美國人民該覺醒了,讓白宮知道應該執行2018年9月的行政命令,啟動叛亂法,宣布戒嚴;暫停《人身保護令法》,設立軍事法庭。這些都是在緊急情況下必須做的。這是國家緊急狀態,關係到我們要繼續作為民主共和國往前走,還是將走向極權社會。

是否會部署第82空降部隊

林曉旭:將軍,您是否真的認為有一天第82空降兵將被部署到華盛頓特區的街道上?

麥金納尼:是的。你認為,他們不在華盛頓特區,會在某個地方。因為第82空降兵是我從西點軍校畢業時的第一份工作。之後才意識到自己想成為一名戰鬥機飛行員,而不是空降兵。

但是,正如你所知,不管怎麼樣,當做這些事情時,你必須採取輔助行動。我會採取的一些輔助行動,包括暫停人身保護令。那麼,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就像林肯總統在內戰時所做的一樣,還有羅斯福。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總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也曾這樣做過。川普總統必須這樣做。這樣一來,就可以逮捕這些犯了叛國罪的人,並把他們關起來。

然後會有軍事法庭來審判他們。我不完全了解司法,(但)它太腐敗了,正如我們看到的弗林將軍的事情。不僅僅是沙利文(Emmet Sullivan),審查小組中的那些法官太政治化了。

這些都是確保解決此問題所要做的。同時,需要有一個由兩黨組成的小組對它進行審查。總統應該選擇兩黨專家小組的成員。他們必須是能夠獲得所有這些證據的人,並向美國人展示,這有多麼腐敗,大規模網絡戰爭如何使數據發生巨大變化,還有所有的結果是如何在午夜之後發生了反轉。

所有這些都不是祕密進行的,而是堂而皇之的。而且,你和我沒有看到的是,我們還有其他途徑,例如「大海怪」(Kraken)和一些其他的。我們正在觀察這些,並且可以告訴你確切的時間,他們把多少張川普總統的選票轉給了拜登等等。你需要具體到這種程度。

但是,我們看到在針對那些州的訴訟中,法官沒有做出決定。他們的態度很矛盾。那些法官沒有扣押所有的這些投票站(的計票機),也沒有阻止他們清除服務器中的數據。這是我們必須解決的問題,因為一些州級和聯邦級法院的法官都很腐敗。

中共政府干預大選

林曉旭:將軍,那麼一般來講,既然您提到了網絡戰之年,許多策略及其實施定然是得嚴格把控的了,是吧?尤其是在這種無形的網絡戰之中,攻擊的來源,手法和策略都隨時可以更改。因此應對網絡戰具有巨大的挑戰性。那麼與此同時,了解誰是真正的敵人就非常關鍵了,是吧?現在許多報導開始提及中國共產黨勢力可能參與干預美國大選。那麼您對這些問題有何看法?

麥金納尼:我今天想說的是,我還不能確認中國政府是否擁有Dominion軟件公司,不是軟件,是Dominion投票硬件系統的部分所有權。他們於今年10月在一家瑞士銀行中註資4億美元,(該銀行)擁有Dominion軟件的控制功能。那麼從10月開始,他們就有非常重大的影響了。現在我不知道他們和他們的支持者們都乾了些什麼,因為我今天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我還沒有機會進行進一步調查。但是我覺得我們應該開始著手調查了,這非常重要。

我們知道中國人還參與了其他一些方面的事情。我們知道供應鏈有問題,投票機的服務器上有中國製造的零件。所以系統裡有後門,並且還有許多其他的問題。這需要委員會全面審查我們的投票程序,我們從哪裡買機器,他們是否有規範,因為每個州都不一樣。

德州將不會使用Dominion投票機,不會用它的。為什麼?因為他們發現它太容易被操控了,更改軟件很容易,非常之容易,以及網絡戰(的風險)。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不使用它。但其他30個州正在用它(Dominion)。這應該引起我們的注意。

自國父們建立這套選舉系統以來, 投票均由各州自行處理。所以我們今後得做些改變。我們得小心了。因為這不是我們最後一次要面對網絡戰。而且如果我們現在不解決它,它將永遠無法解決,因為我們將進入暴政時代。最終(我們的國家)將會被社會民主黨或共產主義者所左右。叫哪個名字都可以,都一樣,名字不同而已。

最高法院 出動軍事法庭

林曉旭:許多人仍然相信司法體系,所以很多人認為,各關鍵搖擺州的案件需要提交最高法院審理。也許最終,川普團隊將得到公正的審判和公正的結果。那麼,從您的發言中,我理解您實際上是在說,在當前的情況下只有這些法律戰是不夠用的,是這樣嗎?

麥金納尼:是這樣,最高法院扮演什麼角色?我不了解。但是軍事法庭必須設立,可能會,如果總統想要,向他們報告,或者只向國防部長報告,他們能否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這個問題,我不知道。

要協調和了解最高法院更容易,因為那裡只有九位法官。要了解每個州的情況就不一樣了。那裡有州的法官、司法系統,聯邦司法系統,就更加複雜了。

何時是實施戒嚴的好時機

林曉旭:當然,時間點對任何行動都非常重要。您認為川普團隊什麼時候宣布戒嚴(Martial law)是比較合適的時機?

麥金納尼:他(川普)需要解釋為什麼,看到如此規模的叛國罪行,發生在如此規模的網絡戰爭中,他需要把這個闡述給美國人民。他掌握了非常充分的信息,我相信將有超過1億2千萬人支持他。他贏了,他可能贏得了大約8500萬人的選票。

我相信許多民主黨人可能不喜歡川普(實施戒嚴),但是他們也不想要一個被網絡戰爭控制的有缺陷的司法體系。他們想要一個誠實的體系。我相信會有很多民主黨人轉過來支持,一開始可能不多,但這將取決於他如何清楚地闡明這個問題,並說出它的實質,也就是叛國罪。這不是欺詐性投票。這是對國家、人民和政府的叛國罪。

因此,我認為,需要推遲12月14日舉行的選舉人會議以及(總統)就職典禮,直到有一個兩黨委員會得出結論。我們不能將這個政府移交給一群如此作弊並叛國的人,為什麼我們要把我們的政府移交給犯有叛國罪的人。

10、誰是應該信任的人?川普是否有危險

林曉旭:您剛才提到要成立一個兩黨委員會,但是兩黨裡誰可以信任?共和黨和民主黨都有川普的敵人。那麼誰是可以信任的?您是否認為川普總統本人處於危險之中,甚至在白宮裡,他仍處於危險之中。

麥金納尼:我想那就要總統川普及他的團隊和兩黨的人溝通了。當然,佩洛西(Pelosi)和舒默(Schumer)會變得瘋狂。但是他們那時已經被逮捕了,因為他們對於發生的事情是知情的(大選盜竊)。

而且我們確切知道,誰知情,誰參與。我這麼說吧,我不能告訴你我們怎麼知道的,但是我們已經確定了他們是誰。藉助戒嚴令和軍事法庭,他們會被逮捕,並有適當行動對付他們。因此,誠實的人,在其中沒有利益的誠實的人,他們是誠實的美國人,在兩黨中都有,我們知道他們都是誰。因為共和黨中也有反對川普的人,這是問題的一部分。因此我們必須把那些人挖出來,並讓那些我們知道是誠實的人進來,我們知道他們是誰。我們知道他們是誰。

(新唐人特約記者林曉旭採訪報導)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