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啟用《叛亂法》 川普仍會贏

石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6日訊】《有冇搞錯》。12月14日。

12月14日,美國各州的選舉人將在自己的州開會投票,就正副總統人選個別投下紙本選票。每州選舉人團集會地點不同,州法內常有規定。多數的州是在州議會大廈或州長辦公室進行。就現在的情況看,拜登應該可以拿到超過270張的選舉人票。但即使如此,美國總統大選仍未結束。

12月16日,聯邦參議院將舉行聽證會,調查選舉舞弊問題,聽證會是讓大家都說話,把問題澄清,目標是「恢復對選舉制度的信心」。如果聽證會提出具有壓倒性的證據,不但證明有大規模舞弊,而且的確嚴重影響到了大選結果,可能又會發生其它變化。

因為到1月6日,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都將投票確認選舉人投票結果,但如果大家相信確實發生了嚴重大規模系統性的舞弊,那麼這個結果可能就會受到議員的質疑和挑戰。簡單說,如果選舉人投票不被確認,就可能採取眾議院一州一票的方式,選出下任總統。

但大家最關注的,可能是本週五,也就是12月18日國家情報總監的有關選舉的報告。如果報告認定存在大規模舞弊,尤其是存在外國嚴重干預,那麼川普總統就可能採取行政手段,以《叛亂法》授權一位特別檢察官全面調查。

美國今年的大選,已經到了將決定美國未來的地步。

我們介紹紐約知名律師邁斯特(Stephen B. Meister)的看法。他給英文大紀元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川普可引用叛亂法,恢復選舉誠信》。在文章裡面,他分析了什麼是《叛亂法》,為什麼可以引用《叛亂法》,以及用了《叛亂法》會有什麼後果。

根據邁斯特的介紹,《叛亂法》(Insurrection Act)是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任總統期間,在1807年通過的。

當年這項法律,是為了阻止一名美國獨立戰爭的英雄人物,阿龍.伯爾(Aaron Burr)的陰謀,伯爾在一場決鬥中槍殺了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美國憲法起草人之一、第一任美國財政部長),並準備在當時的路易斯安那州建立自己的王朝。

《叛亂法》授權美國總統可以在境內,部署美國現役部隊和聯邦國民警衛隊,鎮壓內亂、暴動和叛亂。該法第252條規定:「當總統認為非法阻撓、聯合或集結,或反抗美國權威,使得在任何州通過普通司法程序執行美國法律變得不可行時,他可以徵召任何州的民兵執行聯邦任務,並動用他認為必要的武裝力量來執行這些法律或鎮壓叛亂。」

邁斯特律師認為,一般來說,美軍在美國本土上不能被用於民事衝突,因為沒有人希望美軍對美國平民使用武力。比如今年早些時候,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就公開表示反對動用軍隊進駐BLM和安提法暴動的地區。

不過邁斯特律師認為,現在動用《叛亂法》完全可行了,因為總統援引《叛亂法》並不是宣布戒嚴。憲法沒有被中止,人身保護令也沒有被中止。總統動用軍隊是執行法律,而不是推翻它。

他認為,如果廣泛地考慮2020年的選舉和歷史背景,川普完全可以而且應該動用《叛亂法》。

首先他認為,在法律上,欺詐通常由所謂的「欺詐特徵」(badges of fraud)來證明,而不是實際欺詐行為的確鑿證據,因為欺詐者往往有掩蓋其行蹤的傾向。在美國有很多這類案例。

而在2020年的選舉中,這種「欺詐特徵」比比皆是。

簡單總結來說,川普在選舉日當天,贏得了6個搖擺州,而這6個搖擺州都因11月4日清晨郵寄選票的激增而轉向拜登,而且這些選票壓倒性地支持拜登;但奇怪的是,拜登沒有在美國其它地方獲勝。而且川普幾乎贏得了所有(19個中的18個)歷史上準確的「晴雨表」縣。

拜登只在地下室進行競選活動,認知能力明顯下降,又爆出破壞力巨大的亨特.拜登醜聞,並且他的競選夥伴,在競選民主黨黨內提名時只有5%的得票率,而且早早就退出了初選。就這樣拜登卻莫名其妙地超越了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比他多出一千多萬張選票,而川普贏得了更多的非白人選票,比過去60年的任何共和黨候選人都多。邁斯特律師認為,這些都是特徵。

除此之外,還有事實上的堆積如山的欺詐證據。其中最嚴重的,是Dominion投票系統和軟件,涉及到28個州。

邁斯特律師也認為,一些地方的選舉官員,包括一些州長,變成了黨派政治的黑手。他們對公平和誠實的選舉不感興趣,只關心拜登的勝利,無論採取何種欺詐手段獲得。

他說,不幸的是,法院作為州政府民主黨行政部門的黨派附屬機構而運作。例如,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以4比3的裁決,推翻了由共和黨控制的賓夕法尼亞州議會正式頒布的法律:將選舉日晚上8時定為郵寄投票的最後期限。

正如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所言,這一決定公然違反了《美國憲法》,他提到了一項條款,該條款賦予了州立法機構決定選舉人方式的專屬權力。

在其它案件中,法院表現出不願介入的態度。但他表示,考慮到憲政共和國固有的三權分立,這是可以理解的。許多法官根本不想告訴一個州政府的行政部門如何進行選舉,即使他們看到令人信服而且美國司法部和FBI也不願介入大選,而美國的所謂主流媒體,和那些社交媒體都是同謀。

因此他認為,拜登只不過是一個易受擺布的空花瓶,左派可以通過這位「花瓶總統」為所欲為。這突顯了一個問題,即拜登的舞弊選舉,成為了一個更廣泛計劃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這根本就是一場叛亂。為總統援引《叛亂法》提供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

一方面,有一個在統計學上不可能的選舉結果,加上大量的證據(超過1,000份宣誓證詞)。另一方面,在長達近四年的非暴力政變未遂之後(包括虛假的穆勒調查和失敗的彈劾企圖),在選舉日之後的幾天裡,一個陰謀正在上演。政客們、腐敗和同謀的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黨派或膽小怕事的法庭,在關鍵的州共同合作,促成了一場大規模的、欺詐性「翻藍」,都表明這個國家正面臨著一場有組織的叛亂,對共和國的生存構成了威脅,這不是危言聳聽。

即使川普不動用《叛亂法》,結果仍然是危險的。

如果川普通過在法庭上推翻選舉結果,或者通過州議員派出對立的選舉人後,舉行臨時選舉,或者乾脆不承認他們的選舉結果而獲勝,民主黨人包括安提法(Antifa)等激進組織很可能會公開暴力反抗。

1878年,美國國會頒布了《聯邦軍隊法》(Posse Comitatus Act),旨在防止聯邦軍隊在內戰後的重建時期干預南方各州的選舉。

但是《聯邦軍隊法》並沒有廢除上面引述的《叛亂法》第252條。不管怎樣,川普可以像手術般地引用《叛亂法》。他可以簡單地援引《叛亂法》,讓美國武裝部隊控制關鍵的選舉證據:選票、信封、Dominion投票機和服務器,並命令軍方立即對選票進行徹底的核查審計,以便嚴格按照現行州法,對所有合法選票進行統計,廢除非法選票。

值得注意的是,這將是一次很像外科手術的、非戰術性的軍事使用,不會對任何美國公民使用武力。軍隊只是在關鍵證據被銷毀或被篡改之前掌握這些證據,並進行獨立的核查審計,以確定合法與非法的選票,這同樣是嚴格按照現行州法,並對這些選票進行人工統計。鑒於過去四年的經驗,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都不應該參與這一過程。他們根本不值得信任。

這種外科手術式的軍事干預的目的,是要減輕法院和州議會的負擔,確保所有合法選票都被清點而非法選票被剔除。可以假設,總統將會承諾接受軍事審計的結果,而拜登也應如此。

干預的目的是阻止叛亂,考慮到投票機的脆弱性,這很可能涉及境外人員,同時防止合法選民被剝奪選舉權,並恢復美國選民(和全世界)對美國選舉公正性的信心。

他認為,如果沒有這種有限的軍事干預,無論誰最終當選總統,美國都會籠罩在一片暴力的陰雲之中。

如果總統以這種或類似的手術般的方式援引《叛亂法》,無疑會引起拜登和民主黨人的訴訟。這些訴訟中的一些或至少一個無疑會進入最高法院。屆時,高等法院將有兩個有趣的選擇。

一是,對川普提出的一些質疑作出公正裁決,但裁定他援引《叛亂法》違憲,即違反了州立法機關根據第二條第1款控制選舉人方式的權力;或者第二,既不考慮川普對選舉的質疑,也不考慮他援引《叛亂法》,實際上讓各方都站在原地不動。

有趣的是,第一種選擇可能會產生一種效果,即授權那些在立法聽證會上被欺詐證據所觸動的州立法機關「取消」拜登在本州獲勝的資格,或是派出另一批對立的總統選舉人。

換句話說,援引《叛亂法》將成為對州立法機構在選舉人條款下的權力的考驗,因此,即使它被最高法院推翻,也可能對2020年大選的反偷竊起到關鍵作用。所以川普動用《叛亂法》,不管有什麼後果,他都不會輸。

就我估計,川普採用這種方法的可能性,現在已經越來越大了。

石山視點: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ft7MI1Jn6L5W0nz5rZn29g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