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中共如何偷竊美國大選(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02日訊】2020美國大選在暴露了大規模舞弊之餘,也帶來一系列引人深思的疑問:美國大選為何會爆發大規模欺詐,主流媒體社交媒體為何敢於公開對選舉欺詐新聞進行審查和封鎖……?透過這次大選,睿智的美國人民或已找到答案。

接上文:盤點中共如何偷竊美國大選(一)

例如保守派大律師伍德(Lin Wood)2020年11月12日曾發推文指出,「共產主義幾十年來已潛入我們的國家,從學校、電影、電視,到互聯網、政府官員和政客。共產黨吹噓他們將不費一槍一彈地占領我們的國家。」

伍德律師多次指出,美國和自由世界的真正敵人是中共,中共試圖竊取美國大選

他還列出了中共入侵、偷竊美國大選的時間軸:

• 滲透媒體和地方、州和國家政府官員(意識形態、金錢和勒索),超過20年;
• 2020年大選前在美國部署Dominion投票系統,計算機欺詐;
• 藉助大瘟疫,實施郵寄選票舞弊。

中共滲透美國主流媒體

2020年12月29日,美媒《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報導說(報導鏈接 ),美國司法部的《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檔案詳細揭示了,西方主流媒體是如何被中共收買。

中共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華創立的「中美交流基金會」(紅框)在美國司法部FARA記錄為「中國代理人」。(FARA網站截圖)

根據《國家脈動》報導,中共統戰機構「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多年來一直通過組織西方媒體參加其資助的「中國之旅」和「私人晚宴」,來影響「媒體、有影響力的人、輿論領袖以及公眾傳播渠道」。涉足其中的媒體,幾乎網羅了絕大部分的西方主流機構,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路透社、CNN、《福布斯》、《金融時報》、彭博社等等。

CUSEF組織除了拉攏西方媒體,還針對美國大學捐款來資助「政策研究、高層對話和交流計劃」,並幕後操控對美國國會、社會精英以及州和地方官員的遊說活動。

針對美國主流媒體是否被中共滲透的疑問,網絡媒體「聯邦黨人」(Federalist)2020年5月發布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導鏈接),總結了各大媒體與中共的商業關係。

該報告開篇便提出一個現象,「你經常會看到與中國有經濟往來的美國公司代表自然而然地成為中共政策的維護者,傳播中共的宣傳」;隨後詳細列舉了一些主要美國媒體與中共的商業關係。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2009年,墨西哥億萬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向《紐約時報》的母公司《紐約時報》公司(New York Times Company)貸款2.5億美元。同年,斯利姆購買了該公司1590萬股A類股,並因此擁有《紐約時報》17.4%的股份,成為該報最大的股東,在董事會中擁有約三分之一的投票權。

斯利姆經常與中國公司開展業務。2017年,斯利姆的巨人汽車(Giant Motors)與中國的江淮汽車合資。

據「彭博法律」報導,斯利姆的美洲電信公司(America Movil)正與中共電信巨頭華為(Huawei)合作,今年向哥倫比亞政府推介了一個5G試點項目。華為正在積極致力於破壞美國的安全利益,推翻美國禁止使用華為5G網絡的立法。

該報告指出,斯利姆可能不會參加《紐約時報》的編輯部會議,但該報所有領導人肯定知道誰在給他們發薪水。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

2013年,亞馬遜CEO、億萬富翁傑夫·貝佐斯以2.5億美元現金收購了《華盛頓郵報》。

貝佐斯與中國的商業市場有著直接的聯繫,而且這種聯繫在《華盛頓郵報》的「廣告」欄目中已經顯現出來。

《華盛頓郵報》訂閱版有附贈一份名為「中國觀察」的廣告增刊。「中國觀察」增刊是由中共黨媒《中國日報》提供的。《華盛頓郵報》公開接受中共的廣告費,並散發中國宣傳品。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CNN由華納傳媒(WarnerMedia)擁有並運營,而華納傳媒與中共有著重要的金融和機構關係。

2013年6月,華納傳媒與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簡稱CMC)合作。而CMC是一家受中共監督的媒體公司。

報告指,美國公司與CMC等組織合作時,會受到中共利用其法律來推進其全球目標的影響,這包括強迫技術轉讓,讓公司和數據受到中共的隨機搜查,這些給美國帶來了國家安全風險。

報告列舉了CNN在疫情中的表現,作為受中共影響的說明。例如CNN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大瘟疫問題上為中共唱讚歌,CNN甚至稱讚中共的「控制模式」。

MSNBC和NBC:

MSNBC和NBC新聞都由NBC環球公司運營,該公司與中共有廣泛的經濟聯繫。2010年11月,NBC與新華社簽署協議,建立起國際廣播新聞業務合作。

新華社和其它8家中共媒體已被美國政府認定為「外國使團」,它們並非獨立新聞機構。

2015年,NBC環球公司給予受中共控制的百度的新視頻網絡平台iQIYI授權,該平台在納斯達克上市,由於NBC的緣故,它在紐約時代廣場做廣告。

美國廣播公司ABC:

美國三大電視網之一的ABC廣播公司與老牌體育節目電視網ESPN,同屬迪士尼公司(Disney )所有。而迪士尼和ESPN,在中共控制的中國經濟中都有深層次的金融權益。

例如2009年11月,中共批准迪士尼在上海創建迪士尼世界主題公園。全球總共只有6個迪士尼樂園,其中一個在中國上海,一個在中國香港。

而ESPN為了在中國的經濟利益,也被發現向中共卑躬屈膝。例如2019年10月當NBA為了經濟利益拒絕譴責中共時,ESPN選擇支持NBA。

報告總結說,ABC公司對中共屈膝以換取更多的金錢利益,但為此付出的代價是記者無法報導真相和追究當權者責任。

彭博社Bloomberg:

彭博社是全球最大的財經資訊公司。其所屬公司彭博有限合夥企業「彭博LP」,在中國進行了大量投資。

彭博LP通過中國市場向其網站銷售終端,並通過將美國投資者的數十億美元輸送到中國債券市場,幫助中國企業融資。彭博LP支持了364家中國公司,並引導約1500億美元進入其債券發行。在這些公司中,有159家由中共直接控制。

2014年,彭博社為避免激怒中共,扼殺了一項關於中共精英財富的調查。

該報告指,彭博LP老闆邁克爾·彭博(Michael Bloomberg)本人一直是中共的辯護人。他親自遊說反對川普總統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並為中共鼓掌。

另據美國知名智庫加州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2018年的報告(報告鏈接 ),中共通過扶持中共國有媒體,收購報紙、電視或廣播,以及利用媒體在大陸的商業利益等方式,全面滲透和控制了美國多數的中文媒體。

事實上,從2020大選前的民主黨候選人家族「硬盤門」風波,到大選中曝光出的各種選舉欺詐現象,以及大選後的中共女間諜方芳滲透美國政要等等,對於這些新聞大事件,美國主流媒體罕有正面報導。

中共滲透社交媒體和科技巨頭

在2020美國大選中,推特、臉書、谷歌、YouTube等社媒和互聯網巨頭,對選舉欺詐、左派涉嫌貪腐等新聞的審查和封鎖,已引起公眾對中共滲透的廣泛擔憂。

尤其是推特在大選中對川普陣營消息的封殺、和對中共外交官散布假新聞的無視,其表現出的雙重標準更加重了這種憂慮。

谷歌:

前白宮網絡安全負責人理查德·克拉克認為,谷歌被中共情報單位滲透一事應為真實事件。圖為谷歌在中國的AI展示。(STR/AFP/Getty Images)

2020年11月,三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聯名致信谷歌首席執行官,指谷歌(Google)在大選前操縱播放信息,使民主黨或成為「數以百萬計選票」的受益人。

2020年12月,谷歌旗下的YouTube宣布將刪除新上傳所有與美國大選舞弊相關的視頻,YouTube提到,自9月以來,已經終止了八千多的頻道,以及成千上萬與選舉相關的「有害和誤導性」影片。遭YouTube刪除的所謂「誤導性」視頻,包括美國總統川普陣營發布的多條揭露大選舞弊的廣告。

谷歌和YouTube在這次美國大選中的表現,數年前已有端倪。

2018年,美國新聞網站「攔截」(Intercept)披露,谷歌為中共設計審查搜索引擎,將會把「人權」、「學生抗議」等詞彙列入黑名單。該消息引發對谷歌的廣泛批評。谷歌據報放棄了該項目。

2017年底,《華爾街日報》報導說,谷歌在北京開設了一家人工智能(AI)實驗室。而人工智能被中共視為「2025」產業戰略和軍事科技的首要目標之一。

谷歌在2018年先後退出了美國國防部的人工智能軍事項目「Maven計劃」(Project Maven)和雲計算合同「JEDI」。雲市場一直被谷歌視為最主要的發展方向之一。2018年8月初,彭博社曾報導稱,谷歌正尋求與跟騰訊等公司合作,將雲盤等雲服務引入中國市場。

另據福克斯報導,2019年7月美國風投大亨彼得‧泰爾(Peter Thiel)呼籲美國應該調查中共是否已滲透谷歌。川普總統在推特上回應了泰爾的呼籲。谷歌否認了泰爾的指控,稱其與中共軍方沒有任何交易。

(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