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美最高法院開審三州大選上訴案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1日訊】【今日點擊】(4014-2)

提要
美最高法院開審三州大選上訴案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紐約州州長Cuomo,他可能面臨著,將要面臨著兩大罪名,一個是他以故意欺詐隱瞞的手法,來掩蓋紐約州在大疫情的背景之下,人們受到傷害跟死亡的真實狀況。他的首席助理,在跟民主黨在紐約州的議員的通話,電話通話,被人給錄下音了。現在這政客,所有電話都在彼此錄音,被人錄了音了。在錄音裡面,他的首席助理明確講,Cuomo在去年的抗擊疫情的過程中,他的方向是打擊川普的政策,紐約州州長制定政策是打擊美國總統、政府,所以才出現這個場面。那在美國有一個明確的,有一個明確的罪名,聯邦罪名:欺詐政府罪,我沒看它判多少年,但這個罪名,這個聯邦法律是有的。

第二,他在2020年3月25日發布的政策,要求所有染過病毒的老人都被送到養老院。這個政策到了5月10日被撤銷了,他自己主動撤銷,直接造成了上千人的死亡。直接死在他的政策下,他不承擔任何責任。但今天事情敗露之後,他面臨著二級謀殺的罪名。二級謀殺裡面,在紐約州和聯邦政府的法律中的定性,因為行為的魯莽和粗魯,造成他人,間接造成了他人的死亡,二級謀殺。所以Cuomo很可能在監獄裡度過他的餘生。

就目前從川普的大選延續到今天,你看到人的環境中的這種表現,人們對發生的一切早已經失去了道德的衡量。而大選的本身,讓大多數人更加的就說失望,人們,尚存良知的人對未來沒有任何期待,沒有任何期待。因為在今天的環境中唯利是圖,唯利是圖,人之初性本惡,這就是今天的佔有者,是今天的成功者。所以對於那些還尚存信仰的人來講,是一個巨大的考驗,因為他看不到未來,他看不到任何本該展現出來的一絲一毫的正義。星期五同時間最高法院開庭,對賓州還有佐治亞州和密西根州的,有關選舉欺詐案,他們上訴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把它放在了2月19日這天,就是大選過後的一個月,才去討論這個案子。

說心裡話,除了臭肉倆字,沒有東西能形容他們,任何東西不能做得這麼露骨對不對。那你最高法,大選是在1月20日,人家申訴的時間是12月底,12月中旬12月底,那已經到了你最高法院了,那來確定大選的問題,確定美國總統的問題。1月20日的日子在那裡,你不去開庭,你給放它一個月之後,你說你不叫臭肉叫什麼?這是今天美國的最高法院。裡面充斥著所謂的傳統派、保守派,都跟蘋果派差不多,挺悲劇的,我個人覺得挺悲劇的。那19日它沒有出來任何結果,三個案子給這個最高法院帶來了相當大的難度。

跟大家分享林伍德跟鮑威爾在telegram上,他們有一個發言。這是林伍德的帳號,那林伍德在那兒有81萬的追蹤,應該講相當多了,在我個人能夠理解的就是相當多了。川普在上面也有個帳號,大概也就百十來萬,也就百萬人。那因為作為社交媒體來講,它的承載量跟知名度呢,跟Facebook跟推特是沒得比的,差距太大。但是他開庭的消息,本來是一個很大的新聞,到了星期六上午,所有美國媒體沒有一家報的。所以我就說人們的所謂的善良,人們對所謂的正義之士不過如此啦,我覺得這個不過如此啦。那林伍德跟鮑威爾呢,有一批比較忠實的跟隨者,在他們的推文當中呢,應該還OK啦,不到一天的時間,林伍德的推文大概有不到32萬人看過,鮑威爾呢大概是20萬人,但案件的本身沒有結果。

林伍德在星期五晚上不到八點鐘,他講說最高法院沒有任何結果,在有關案子,有關這個選舉欺詐的問題。林伍德代表的是以佐治亞州的角度,去狀告佐治亞州的州務卿。鮑威爾是在密西根州,告的是選舉欺詐跟它的Dominion的機器。那賓州是賓州的議會的共和黨的人,共和黨領袖凱莉,她狀告賓州的州務卿,在選舉之前,在投票之前,匆忙修改選舉法、選舉規則,那是違法的,因為行政官員不能設定選舉規則,但人家就那麼做了。所以有關是郵寄選票的問題,和這個把投票時間往後拖,允許投票的時間往後拖了三天,那個案子呢影響到三、四百萬張票。

選舉欺詐的問題,密西根州有關Dominion的機器呢,是在密西根州有過具體的,Dominion機器測試的結果。那佐治亞州,是因為林伍德當時就住在佐治亞州,他是針對州務卿個人去告他。所以這三個case,賓州第一個,這個密西根州第二個,佐治亞州第三個,他們在不同的時間點,把案子投到了最高法院。但即使林伍德那個case,也是在去年年底提出來的,但都拖到現在了。他本來要在星期五給出結果,等到星期五晚上的時候,沒有任何結果。那他們上班的時間,最高法院上班的時間,下午1點鐘大概,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基本的狀況。

林伍德在他的推文中說,整個case說今天就是商討,他們確定了這個有三個case,然後最高法院去商討。那最高法院商討的一個基本的概念就是說,它是閉門會議啦,他們可能討論的關鍵的問題就是,第一個關鍵問題,這個case take不take。就是好,你到了最高法院,我們判不判,我們判不判?大家還記得當初朱利安尼代表,朱利安尼代表這個川普,仿照德州的案子狀告最高法院,對吧。包括德州案子本身,那當時在開庭之前他們先投票,說德州告賓州、密西根州我們接不接?所有人都以為5比4肯定接,然後判,它沒有,7比2給他幹掉了。

我以為那是對所有人的一個,就是所有尚存正義的人來講,是一個天塌了,沒有基本的道義,那是沒有道義對吧,那根本不是什麼法律常識的問題。因為在當時的那個case,包括這個哈佛的這些法學教授都承認,那個case太簡單了。而德州提出來的訴訟的要求,也非常清楚,而憲法訂得也非常的清楚。出賣川普的,出賣美國人民的是川普挑的,今天人就這樣。所以當看明白的時候,就像我節目中說的,老子跟這個元始天尊講了,師弟這地方不能待了,這個地方不能待了。從某種角度上說,為什麼那些有修為的人全躲開塵世,他看不了,他真看不了。

又從另外一個角度講,那真正天上來的神仙,真想去救人的話,那太偉大了,他給他多大的委屈。林伍德跟鮑威爾,只剩下,我們看到的在這個Telegram上這些跟隨者。應該講不少,但是對社會來講,對人的環境來講,我覺得不公平。它不公平的原因就是,這件事情讓全世界幾十億人走到這份上。等到了今天,到了今天,就出現現在的場面。那好這一集節目到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