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0)捕隼計畫2

作者:戟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
第十章:捕隼計畫(二)

此時此刻,雷諾用望遠鏡觀察著吳偉光所住公寓的情況,看著公寓陽臺上那個隱隱約約的人影,雷諾心裡有點激動,這佈局半年之久的捕隼計畫終於到了收尾的時刻了。

半年前,發生在硅谷辛科利公司技術失竊案件震動了美國國防部,也引起了美國國會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注意。這項軍民兩用晶片早已在美國國防部備案,受到FBI的監管。

可是直到那位中國籍工程師失蹤,公司高層發現專利技術資料失竊報案,FBI監管部門都沒有任何警覺和反應。

通過對中國籍工程師的背景調查,以及他失蹤前活動軌跡分析,發現了吳偉光的身影。FBI將案件交給中情局,雷諾接手了這個案件,便制定了捕隼計畫。

交易地點選在公園內的一座咖啡廳進行是有考量的,這裡視野開闊,不易安排埋伏,出門就是一個十字路口,易於撤離。

一大早一輛黑色賓士G型SUV停在公寓樓下,四個戴著禮帽、墨鏡的人鑽進了汽車,向公園駛去。

雷諾安排助手德里克監控公寓,自己率領大隊人馬趕往公園,配合已經在咖啡廳內的中情局人員布控。

老劉帶著兩個專家和公司一位職員進入了咖啡廳,在咖啡廳邊角的卡座上坐著黃工程師和一位六十多歲禿頭的白人。黃工程師站起身來,招呼老劉一行人過去,並介紹這位白人即是今天交易的物件路易斯。

老劉和黃工程師打了招呼,便和那位職員面對路易斯坐下,兩位專家在旁邊的卡座坐下,打開了電腦。

按照預先設定好的程式,路易斯交出整個資料的前、中、後三個段落部分,交由兩位專家檢驗,如果沒有問題,確認資料有價值,便可以繼續交易,通知吳偉光過來轉移款項,路易斯將全部資料交出來。

路易斯拿出一個U盤面帶微笑交給老劉,老劉隨手轉給了兩位專家,他們即刻在電腦上查閱對比起來。

老劉靜靜地觀察著路易斯,看得出來路易斯很落魄,碩大的鼻子上有一暗瘡,神情落寞,眼角低垂,身上的夾克衫帶著皺褶。似乎也不願意傾談,只是偶爾抬起眼皮看看兩位專家的操作。

早上整個咖啡廳很安靜,五六米處的吧檯坐著一位白人服務員,門口站著一位黑人小伙迎客,另一個角落坐著兩位青年男女在閒聊,喝著咖啡。

驗證資料速度很慢,大約過了十幾分鐘,似乎還沒有結果。兩位專家埋頭電腦,邊查看著路易斯提交的資料,邊和過去收集的資料對照。

但是老劉似乎感到一點不對勁,十幾分鐘過去了,卻沒有一個諮客過來要求他們點餐。思索片刻,老劉便站起身來,示意了一下要去洗手間,便向後廳走去。

吧檯上戴著白色高帽的服務員揮手向一邊入口示意,老劉進去看到了洗手間的標示,便推門走了進去,洗手間沒有一個人,老劉輕輕推了每個廁所門,確定裡邊沒人,便假意站在便漱台小解,隨手翻起腕上手錶,手錶後有個反光鏡可以觀察到門口的情況。

一個人頭在門口一晃而過,老劉不由地一陣驚覺,暗自思討著決策。

抬頭看了看兩米高的窗戶,向上翻開著。

為了再次驗明人頭不是偶然路過的,老劉有意在便漱台站立了幾分鐘,又是一個人頭晃過。

老劉緊張思索一陣,心裡確定下來,便按下了腕上手錶的一個按鍵,然後抖了抖褲子,表情很輕鬆地走了出來。

回來坐在座位上,老劉開始和路易斯攀談,旁邊的職員翻譯。路易斯有一句沒一句地應答著,卻不時看看兩位專家的工作。

半個小時過去,一位專家抬起頭向老劉點點頭,老劉依然和路易斯嘮著家常,詢問路易斯三個孩子的工作。

路易斯似乎有點不耐煩地開口問道:「劉先生,檢查結果怎樣?我們是否可以交易了?」

老劉朝著兩位專家努努嘴說道:「還請兩位繼續驗證一下,盡可能細緻一些。」兩位專家有點恍然,但是看到老劉衝著他們堅定地點點頭,便又開始了第二次檢查。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又過了半個小時,一位專家站起身來向老劉說道:「劉先生,第二次檢驗確定是原始資料。」

老劉抬起腕上手錶輕輕說道:「不著急,時間還有。」便不做聲了。

兩位專家有點惱怒,其中一位也站起身來說道:「劉先生,你是否懷疑我們的專業能力啊?」

「哈哈,沒有,沒有,小心無大錯嘛!」老劉面帶微笑向著兩位專家拱拱手,兩位又無奈坐下來檢查。

對面的路易斯已經睜開眼,精光四射,完全沒有了萎靡的神情,靜靜盯視老劉幾秒鐘,站起身來一揮手。

吧檯上的服務員、門口站著的迎客黑人、角落坐著的兩位青年男女很快圍攏過來,從後廳衝出來五六位身著中情局制服的幹員,手提衝鋒槍。

老劉環顧四周,十幾把黑洞洞的槍口從敞開的咖啡廳周邊伸進來,衝著他們。

一剎那,整個咖啡廳靜得只能聽到咖啡壺發出的「吱吱」聲,黃姓工程師面色煞白癱坐在座椅上,兩位專家呆如木雞,不知所措。

雷諾帶著幾個特警走到老劉面前朗聲說道:「劉先生,你們涉嫌從事間諜活動,我們按照美國法律拘押你們。」

老劉鎮靜地站起身來,雙手伸向對面的路易斯說道:「請吧!」

路易斯掏出一個尼龍手銬,將老劉的雙手鎖住,幾位特警分別將黃工程師、兩位專家和那位職員銬了起來。

雷諾大吼一聲:「帶走。」

咖啡廳門外三座黑色SUV車門打開,旁邊各站著一位重裝特警,將老劉一行人押了進去,車子依次呼嘯衝出公園大門。

這次捕隼行動起源於一年前,波音公司網路監控系統的一次警報。FBI監控人員發現波音公司內部有人員試圖進入一個密級很高的資料庫,經過追蹤ID位址,確定了這位黃姓工程師。

為了放長線,FBI人員一直在周邊監控黃工程師,同時也不斷給他餵「料」,使得他可以繼續獲得中方的信任。

FBI原本想誘使中方更高級的人員與黃工程師接觸,可以抓個現場,脅迫中方領事館的高級職員為FBI服務。

可是,半年前辛科斯公司發生的技術失竊案件引起了高層的震動,並發現吳偉光不但涉及這起失竊案子,另一起生物技術資料失竊也有他的身影。於是FBI改變了主意,把這個案子交給中情局處理,設計了捕隼計畫。

於是路易斯及時出現在黃工程師的面前,路易斯的身分資料確實存在,但是人已由中情局幹員代替,一路誘使黃工程師向中方表明路易斯的重要價值所在。最終目標是誘使吳偉光出手,在美國逮捕這位中方的幹員。

中情局分析吳偉光在美國先後操作了兩項成功案例,在黃工程師一再無法獲得更有價值資料時候,及時出現路易斯這個重要的、有價值的目標,中方或許會派出他們的得力人員來處置這個案子。

果然在路易斯透露出可以提供更高密級的資料時候,提出條件就是中方需要派出有經驗和有權力的人員才能交易時候,吳偉光就來到了美國。

中情局喜出望外,為了在現場抓獲吳偉光,雷諾交代路易斯要求中方人員必須在現場進行轉帳交易。

雷諾派出大隊人馬,將公園圍個水洩不通。

可惜雷諾還是功虧一簣。在路易斯揮手一剎那,為了防止現場中方人員發出信號,雷諾便啟動電訊信號遮罩裝置。

但是等雷諾帶領大隊人馬趕回吳偉光所在公寓,發現早已人去樓空。室內所有有價值資料已經被焚毀,電腦硬碟被撬走,而雷諾留下的助手德里克躺在公寓外花園草叢中,後腦勺受到重擊,昏迷不醒。

雷諾不知道吳偉光是如何發現了破綻,及時撤離了公寓,讓這起行動沒有達到最終目的。

但中情局內部檢討,認為雷諾疏忽大意,人員安排有重大失誤,將雷諾降職處理,安排到文職工作崗位,這是雷諾心中的一大恨。

吳偉光接到老劉的報警信號時候,早已經處理了德里克。這位中情局年輕探員對坐在陽臺上躺椅的吳偉光監控許久,卻不見吳偉光動作,便起了疑心。準備摸索到公寓附近近距離觀察,卻被埋伏在花園草叢中的吳偉光從背後襲擊,造成了嚴重腦震盪。

吳偉光駕駛早已經準備好的越野車來到公寓對面的山坡,觀察著咖啡廳的動靜。

當看到幾輛黑色SUV風馳電掣般駛過來停在咖啡廳門口,跳下來一群重裝的特警時,吳偉光知道大勢已去,向國內發出警報後,心裡充滿了對老劉的愧疚,駕車向附近的一個港口出發。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