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從建黨到棄黨 陳獨秀的沉浮人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0日訊】從批判儒家道統、力推「新文化」,到潛心研究中華文化;從中國共產黨的第一任總書記,到徹底拋棄共產主義思想。是什麼經歷,讓他發生這樣大的轉變?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們一起來回顧,中國近現代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陳獨秀

上個世紀初,中國社會風雲激盪。巨變之中,有一大批人走入了公眾視野,陳獨秀就是其中的一位。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創建中共,這些影響歷史的大事件,都與他緊緊地聯繫在一起。

而如此積極投身運動,除了因緣際會,也與陳獨秀叛逆狂傲的性格密不可分。老友章士釗曾這樣評價他:不羈之馬,奮力馳去,不峻之阪弗上,回頭之草不嚙,氣盡途絕,行同凡馬踣。

意思是說,陳獨秀像匹不受羈絆的野馬,不陡峻的坡不爬,回頭之草不吃,最後一口氣沒了,路也走不通了,會像普通的馬一樣倒地死去。

這個描述,恰恰成了陳獨秀一生的寫照。俗話說,三歲看老。我們的故事,還得從他的兒時說起。

1879年,陳獨秀出生在安徽懷寧的一個書香門第,原名慶同,字仲甫。兩歲那年,父親因病去世,他先後由祖父和大哥撫養成人。
從五歲開始,陳獨秀就在祖父的管教下念書,學的是《四書》、《五經》。他從小聰明過人,卻不愛讀古書。十七歲那年,他考上了秀才,但批評科舉制度是「玩猴子」。

在家人的眼中,陳獨秀是個玩世不恭的孩子,無論挨了怎樣的毒打,總是一聲不哭,有時還把嚴厲的祖父氣得咬牙切齒,說他「長大後不成龍,便成蛇」。

從小讓祖父頭痛的陳獨秀,還在日本鬧出過一個亂子。1901年,22歲的陳獨秀去日本留學。兩年後的一天,因為對留學生監督姚煜不滿,他跟另外兩個同學一起,強行剪去了姚昱的辮子。這在當時引發了軒然大波,陳獨秀因此被日本政府遣送回國。而這一剪刀下去,也開啟了他後來波折起伏的人生。

1913年,陳獨秀參加反袁世凱的「二次革命」,但以失敗告終。之後,他再赴日本,幫助章士釗辦《甲寅》雜誌,並第一次用筆名「獨秀」發表文章,宣揚無政府主義,造成輿論譁然。1915年,陳獨秀回到上海,創辦月刊《青年雜誌》,第二年改名為《新青年》,自任總編輯。

就像洪秀全因為科舉失敗而造反,革命不成的陳獨秀,也把當時中國社會的黑暗,歸咎於中國長久以來的倫理、道德和文化傳統。於是,他主張將文言文改為白話文,還不斷發表文章,攻擊儒教和傳統道德,認為需要「充分以鮮血洗淨舊污」,先進行倫理道德革命,才可能實現政治的改革。

這波「新文化運動」風潮,對當時的青年人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而如此離經叛道的陳獨秀,也引起了蘇俄的注意。1920年4月,蘇俄成立了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派代表維經斯基到中國宣傳馬列主義,鼓動建立中國共產黨。5月,維經斯基在上海拜會陳獨秀,雙方達成合作意向,由共產國際提供經濟資助,在上海展開建黨工作。

1921年7月,中共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舉行,陳獨秀當選中央局書記,也就是中共的第一任黨魁。後來又後被選為中共第二、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長,第四、第五屆中央委員會總書記

中共成立後,在共產國際操控下,在當時的中國進行了大量的反政府活動。用今天他們自己的話說,就是進行了大量的「顛覆國家政權」活動。

比如,1922年的3月,共產國際指示中共黨員,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用滲透的方式奪取權力。陳獨秀明確表示反對,認為應該以民主的方式建立黨對黨的合作,而不是像附體一樣潛伏在國民黨內。但是,反對無效,他只能勉強服從。之後,對於共產國際的一些做法,陳獨秀還提出多次反對,結果都是徒勞。

1927年,國民黨右派開始「清黨」,抓捕中共黨員。面對重大失敗,共產國際又將全部責任都推到陳獨秀頭上,宣布撤銷他黨內外一切職務。經歷了這些事後,陳獨秀踏上了與共產黨的決裂之路。

1928年6月至7月,中共第六次黨代會在莫斯科召開,周恩來和王若飛親自去拜訪陳獨秀,帶去共產國際的邀請口信,陳反問:「中國問題,為什麼要到外國去討論?」斷然拒絕出席。

轉年7月,中國和蘇聯為「中東鐵路事件」發生衝突。中共中央發表宣言,提出「武裝保衛蘇聯」、「擁護蘇聯」等口號。陳獨秀致信中央,反對這些賣國口號。幾個月後,他被開除黨籍。

陳獨秀隨後發表《告全黨同志書》,承認中共的領導的確有很多錯誤,他個人要負主要責任,但他揭露,事實上每一個錯誤,都是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做出的。他還說,「甘心做斯大林留聲機器的中共中央負責的人們,至今還沒有一點政治自覺,而且日益倒行逆施,無可救藥了。」

1932年10月15日,陳獨秀被國民政府逮捕。在獄中的5年,他開始潛心研究中國古代語言文字、孔子、道家學說等,思想發生轉變,也完成了不少有價值的學術論著。

1937年8月23日,陳獨秀出獄,國共兩黨都想拉攏他。國民政府提出要給他勞動部長的職位,被拒絕了;中共方面想爭取他到延安,並提出三個條件,其中之一是要他作書面檢討,陳獨秀拒絕說:「我不知道過從何來,奚有悔?」「現在亂鬨鬨的時代,誰有過誰無過還在未定之天,不寫,有什麼過可悔?」為表明立場,他在報紙上發表聲明:「我已不隸屬於任何黨派。」

創立中共的陳獨秀,最終脫離了共產黨,但是,共產黨卻沒有放過他,開啟了造謠抹黑的輿論攻勢。

1938年1月28日和2月8日,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康生,在《解放》週刊上連續兩期發表1.6萬多字的長文,聲稱1931年「九一八」事變,日本占領東北三省,同時,上海的日本偵探機關,與陳獨秀進行共同合作的談判。結果是:陳獨秀「不阻礙日本侵略中國」,而日本每月給陳300元津貼。收到津貼後,陳接受指示,大唱幫助日本侵華的雙簧戲。

康生文章的發表,猶如引爆一顆炸彈,立即引發輿論譁然,不僅反共人士,就是非共和親共人士,也群起為陳獨秀抱不平。一個月後的3月17日,周恩來任董事長的《新華日報》繼續煽風點火,發表短評,追問陳獨秀是否是漢奸,一再要他作「公開正式聲明」。

第二天,陳獨秀在《致〈新華日報〉的信》中回應說:「受敵人的金錢充當間諜,如果是事實,乃是一件刑事上的問題,決不能夠因為聲明脫離漢奸組織和反對漢奸行動,而事實便會消滅。是否漢奸應該以有無證據為斷。」「你們向來不擇手段,不顧一切事實是非,只要跟著你們牽著鼻子走的便是戰士,反對你們的便是漢奸,做人的道德應該這樣嗎?」

陳獨秀對共產黨的反思是深刻的。1940年11月28日,他寫出《我的根本意見》,文中說:「所謂無產階級獨裁,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它只是黨的獨裁,結果也只能是領袖獨裁,任何獨裁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他還多次表示,這些看法是「根據蘇俄二十多年的經驗,深思熟慮了六七年」才形成的。

晚年的時候,陳獨秀一直客居在重慶江津鶴山坪的一個石牆院裡,生活非常窘迫。夫人潘蘭珍瞞著他典當首飾、衣物補貼生活,還在院子外的空地上種過土豆。即使如此,他也不接受國共兩黨人士的饋贈。1942年5月27日,陳獨秀因心臟病突發逝世,時年六十三歲。

去世後,他的衣裳、棺木、墓地等,都由當地的鄉紳鄧氏叔侄贊助。據記載,蔣介石當時也送去了一萬元。陳獨秀曾經說,蔣是他「不共戴天」的死敵,但在去世安葬時,對方竟慷慨出資,表達悼念之意,讓朝野上下都非常意外。

而中共方面呢?毛澤東在此後的黨內鬥爭中,多次提到陳獨秀,稱他是「大叛徒」、「反革命分子」、「階級敵人在我們黨內的代理人」,「對我們黨危害最大」,「只能打倒」。被打倒後,他又被扣了至少九頂大帽子,包括:右傾投降主義路線、反共產國際、反黨、漢奸,等等。

2009年2月,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了葉匡政所著《大往事:縱橫歷史解密檔案》一書,裡面說,學術界重新考察了陳獨秀一生的思想和活動,發現以上罪名都不能成立。此案是中共黨史上第一樁最大的冤假錯案。

觀眾朋友,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下期節目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