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危機中共小心走鋼絲?黨媒洩露中南海祕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4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22日,京港台時間2月23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普京出手烏克蘭中共小心走鋼絲?「對俄不利的不發」,黨媒無意洩密中南海真實態度;鮮為人知的祕密:中共當局為何如此害怕俄國?

俄羅斯對烏克蘭突然下手,引發西方激烈反應,但制裁力量似乎不如喊的分貝那麼大。與幾天前相比,中共當局在俄、烏與西方之間開始小心走鋼絲。但是,黨媒《新京報》一個「8點20分發」,卻不小心洩露了中南海真實的態度。

很多人一直好奇,為什麼中共一直那麼害怕蘇俄?揭開歷史,我們發現其實戰鬥的民族並不是一直那麼彪悍和常勝,而中共依賴和懼怕俄羅斯的真實原因,其實有一種血脈的幻覺,也有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歷史。

俄烏危機中共小心走鋼絲?黨媒洩露中南海祕密

週一,烏克蘭和俄羅斯的衝突正式升級,俄羅斯總統普京不僅承認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為兩個獨立國家,而且還派遣軍隊進行了烏東地區進行所謂的「維和」。

這兩個俄語地區,早在7年多前,也就是2014年春季,俄軍占領並吞併了克里米亞半島的時候,就已經在俄羅斯的支持下,宣布成立了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所以,普京的這一舉動,更多是一種事後追認性質,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但是,這依然加劇了國際局勢的緊張,也讓外界擔心,他會不會繼續升級烏克蘭衝突。

昨天和今天,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的行動進行了譴責,還宣布今天(週二,22日)協調對俄羅斯的制裁。

美國這邊,總統喬拜登將烏克蘭正在發生的事件描述為「俄羅斯入侵的開始」。還列出了美國對俄羅斯採取的「第一批」制裁措施,包括對兩家大型金融機構、俄羅斯主權債務和俄羅斯精英及其家人的制裁。並稱這些舉措將有效地「切斷俄羅斯政府與西方金融的聯繫」。

拜登還宣布,他將增派部隊和裝備,以「加強」美國在北約東翼波羅的海國家的盟友,但明確表示他們不會在那裡「與俄羅斯作戰」。

歐洲這邊,週二早些時候,德國暫停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認證流程。而歐盟領導人則同意實施新制裁,包括將更多俄羅斯的政界人士、立法者和官員列入黑名單,禁止歐盟投資者交易俄羅斯國債,以及對烏克蘭的兩個分離地區進行貿易方面的制裁。

這是目前的第一波的制裁,美國國會兩黨還在尋求更多制裁。

當然,關於俄羅斯為什麼敢這樣輕舉妄動,我看很多人也在討論。毫無疑問,這是因為普京看準了美國現任政府的軟弱。而歐洲的法國、德國則總想著自己的利益,還想著當山大王。這樣的各自為政,當然也讓俄羅斯有機可乘。

中共在美俄烏歐盟之間走鋼絲

在這個過程中,中共當局的表現有點微妙,2月4日,習近平和普京在北京冬奧開幕式當天進行了會晤,隨後發表了《聯合聲明》,表示「雙方反對北約繼續擴張」,支持俄羅斯共同反對北約擴張。這也是中共第一次公開地站在了北約對立面,也引起世界的警惕。

不過,中共也在小心翼翼地處理和烏克蘭的關係,看起來不希望因此惡化和歐盟的關係。

北京時間星期二(2月22日),中共外長王毅在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電話時,「呼籲各方保持克制」,希望「通過對話談判緩和事態,化解分歧」。但他同時重申,「任何國家的合理安全關切都應得到尊重」,這實際上是不指名地對俄羅斯的立場提供背書。

王毅還說,「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任何國家的合理安全關切都應得到尊重,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應當得到維護。」

這樣的立場,被西方主流媒體認為,中共尋求在俄國與西方之間走鋼絲。《華盛頓郵報》還說,烏克蘭危機讓北京左右為難,甚至出現立場相互矛盾的尷尬狀況。對北京而言,不干涉內政和領土主權完整是其外交政策的核心內容。等等。

當然,這個看法,在我來看並沒有認清中共的本質,我們打個比方就明白了:兩個人打架,如果勢均力敵,那麼說要克制,這可以認為是中立立場;但是如果一方明顯獲得了優勢,那麼再喊克制、對話,其實就是拉偏架。

有意思的是,中共的黨媒《新京報》旗下《世面》微博,也把中共的這個小信息給透露了出來。這個微博是《新京報》的一個視頻方面的小號,而《新京報》是一個大號。

《世面》的這條微博說:「即刻起,烏克蘭相關微博。都用世面首發,大號再發,推世面,對俄不利、親西方的不發。」還說「首發前給我看文案」。「評論進行精選控制」,「如果蹭話題,只用人新央的話題」。

很明顯,這個是一段內部通知,結果呢,《世面》微博的管理員把這個一不小心給發了出來。這個操作,很像當年著名的「大概8點20分發」事件。也就是,2013年的中共央視3·15晚會時期,網友發現明星何潤東發的一條批評蘋果公司的微博後面帶了一段文字「大概8點20分發」。這也被認為是當年央視想黑蘋果,找了幾個明星來裝作發表個人意見。

當然,這樣一個誤操作,顯示出,中共不願意做出讓俄羅斯不滿的事情,才會說,「對俄不利的不發」。

另外,很多人擔心,中共會不會趁自由世界忙於應對烏克蘭危機的時候,趁火打劫,伺機侵占台灣呢?這個方面,我覺得不用擔心,習近平現在最重要的關注點是20大連任,中共軍隊當前的武力也並沒有把握成功占領台灣。所以,不會輕舉妄動。這方面,我們看到台灣週二發布的一項最新民調也顯示,儘管台海兩岸情勢緊張,仍有超過60%的台灣民眾認為,北京的中共當局不會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機入侵台灣。

「對俄不利的不發」 中共為何如此害怕俄國?

大家都知道,中共長期以來為了平息國內輿論危機,最常採用的一個手法就是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來穩固自己的政權。但是,仇美、仇日、仇法等等一圈下來,我們注意到這幾十年中共從來不去觸碰俄羅斯的情緒,總是無比的小心翼翼,生怕惹了俄羅斯方面不高興。

所以,很多年輕人可能好奇,為什麼中共如此維護俄羅斯?當然,這不僅僅是因為中共現在急於和俄羅斯結盟,共同對抗西方。而是因為,中共從誕生就一直依賴蘇俄,在精神上有剪不斷理還亂的紐帶關係,而且還因為蘇聯以及後來的俄羅斯掌握了中共太多的不可告人的祕密,所以,中共自覺地在俄國面前矮三分。所以,中國網友也有一個詞兒專門送給中共當局「俄爹」。

這些年,中共刻意隱藏的很多歷史被挖開,讓中國人感覺嗔目結舌。我們今天來談其中幾件。

第一個,是關於中共建黨時候的。前一陣,互聯網上又在熱傳中共紅二代的一段視頻對話,說的是中共建立之後,為什麼積極聽命於蘇聯,去顛覆當時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

視頻中,牛津大學政治學博士徐澤榮說,因為蘇聯通過共產國際給中國共產黨共約1億多美元,用於顛覆中華民國政權。其中,僅發給中共後來的黨首毛澤東的生活費,就高達每月三十塊銀元。我們來看一下。

第二件大事,是中共積極分裂中國,一度成功建立蘇聯孫政權——中華蘇維埃之後,還做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那就是在發行的鈔票上,赫然印上了蘇共黨魁列寧的頭像,這也是很明顯的認祖歸宗的象徵。

第三個,我們今天分享的,是一段令人震驚的歷史。中共在中國和蘇聯發生利益衝突的時候,積極站在了蘇聯一邊,提出要「武裝保衛蘇聯」。

在中國網絡上一直熱傳著這麼一段話,「在中國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在動物世界裡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

這段話的最初來源,是民國時期的著名學者林語堂的一段話,他當時在1937年發表在上海的《申報》上。原文是:

「中國就是有這麼一群人,為了幾個盧布,不惜出賣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的利益,在報紙上瘋狂叫賣自己的漢奸言論,武裝保衛蘇聯,支持外蒙人民自己當家做主,在動物世界裡找這樣的動物幾乎不可能。」(林語堂1937年,發表於申報)

這裡面提到的「武裝保衛蘇聯」和支持外蒙獨立,都是中國共產黨做出來的,尤以「武裝保衛蘇聯」令人感到驚奇和震驚。

這個事件的背景,是1929年的中東路事件。這條鐵路是俄國政府為了掠奪和侵略中國,控制遠東而在中國領土上修建的。俄國除獨攬鐵路經營權外,還取得了沿鐵路兩側數十公里寬地帶的行政管理權甚至司法管理權,沿線俄國駐軍一度高達十餘萬。

1929年初,當時的東北統治者張學良在國民政府的支持下,索回被蘇俄搶占的各項權利。這惹怒了蘇俄。

1929年9月26日,斯大林在發給中共的命令中明確指出,要中共黨內的各個派別努力表現,看看誰能夠在「武裝保衛蘇聯」問題上更積極,更能夠捨棄中國的利益,做得好的,就是他認可的真「革命者」。

他說:「有一個問題可以作為各種各樣的集團、派別和政黨之間的分水嶺,可以檢驗出它的革命性和反革命性。目前這個問題就是保衛蘇聯問題,即無條件地、絕對地保衛蘇聯免受帝國主義侵犯的問題。誰決心絕對地、毫不動搖地、無條件地捍衛蘇聯,誰就是革命者。」(見《斯大林全集第十卷》)

於是乎,中共中央提出了「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並組織大規模地反對國民黨和擁護蘇聯的群眾示威。

所以,我們在今天還看到了很多中共曾經的占領地區地區的摩崖石刻:「武裝保衛無產階級的祖國蘇聯」、「武裝保衛蘇聯」等口號。

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創始人陳獨秀因反對「武裝保衛蘇聯」被開除出黨,而毛澤東則因為積極表現,得到了蘇聯代表的讚揚說「毛澤東是真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你們別以為我們不知道,我們是很清楚的,現在世界上只有毛澤東才真正保衛蘇聯。」

當然,被中共視為第一代領導人的毛澤東,還不僅僅是在武裝保衛蘇聯上非常積極,他還積極地表現自己亦步亦趨地跟隨斯大林,包括在延安時期和中共建政之後大張旗鼓的隆重慶祝斯大林的生日,並喊出兒皇帝的口號「斯大林萬壽無疆」,「斯大林是我們偉大的導師和敬愛的父親」。

這樣的表現,歷史上唯一可比的只有五代時期後晉的開國皇帝石敬瑭了,他依靠契丹的支持打敗後唐建立後晉,又割讓燕雲十六州,對契丹俯首稱臣,稱呼契丹皇帝耶律德光「爸爸」。

當然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既然這個黨如此地不把自己當回事兒,積極地認賊作父,那麼它的文人們就做得更加積極了。1949年11月,詩人郭沫若在《觀察》發表了《我向你高呼萬歲(為斯大林壽辰所作)》一詩:斯大林大元帥,今天是你的七十壽辰!你的七十歲已經救活了不知道好幾萬萬的人民!時間不能限制你的長壽,你已經活了七千億萬恆河沙數地質年……

1982年8月17日宋美齡致廖承志公開信原文披露,「郭沫若宣稱『斯大林是我爸爸』,實無恥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嘔。」

當然,中共黨魁裡面,最積極向蘇俄出賣利益的代表人物,還有中共第三代黨魁江澤民。這一點,連中共大外宣多維網都不加掩飾地承認,1999年12月9日江澤民和葉利欽簽訂《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單方面放棄對被蘇聯侵占領土提出要求,以新的「平等條約」來合法化舊的「不平等條約」,使中國喪失約1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不算外蒙古)。

不過,江澤民等歷代黨魁出賣中國領土、中國利益的故事,還很長,我們今天只是揭開冰山的一個角。我們以後還會繼續來談這個方面的故事。

也正是中共這麼多的黑暗歷史,害怕世界和中國人民知道,所以中共才不斷地篡改歷史。這呢,也是為什麼中共政權如此害怕蘇俄的原因。因為,俄國掌握了它太多的黑暗歷史。

不過,人們也一直在追尋真相。2015年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百年冥誕的時候,海外學者回憶,1978年2月胡耀邦的一次講演中,說過「要是讓人民知道了我們共產黨的歷史,人民就要起來推翻我們了。」

而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