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封城升級風雲突變 利益黑洞意外曝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22日(星期五),亞太時間是4月23日(星期六)。

今天焦點:上海病歿知多少,特色統計158白死;九大行動封城升級,無陽小區繼續封禁;30多萬獨居孤老,缺吃少喝境況艱難;被偷註志願者,利益黑洞曝光;西化上海不會發生?甩鍋遭打臉;清零記。

60秒新聞

俄羅斯中央軍區副指揮官魯斯塔姆‧明涅卡耶夫22日宣布,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第二階段目標是「全面控制」烏南和烏東頓巴斯地區。與此同時,英國宣布,少數烏克蘭部隊在英國接受訓練。

美國印太地區協調員坎貝爾22日抵達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美國駐巴布亞新幾內亞首都莫爾茲比港大使館在聲明中表示,坎貝爾率領的美國代表團已在過去兩天內,與鄰國斐濟和巴布亞新幾內亞討論了中共與所羅門群島簽署的協議。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21日將理想汽車、瑞幸咖啡及貝殼找房等17家中國企業列入有退市風險的暫定名單,這是今年3月以來第五批被納入名單的中概股,這些中企申辯證據提交截止時間為5月12日。

法國南戴爾法庭22日對雷諾‧日產前總裁戈恩發出國際逮捕令,法新社報導,戈恩案主要涉及「濫用公司資產」和「洗錢」。現年68歲的戈恩,原定在東京接受金融瀆職罪審判,但他2019年底從日本逃出,一直住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

20日上海復旦大學在女浴室門口安裝監控引發混亂後,傳聞警察切斷了校內網絡,並使用了催淚瓦斯。隨後又有傳聞稱中共御用學者張維為被一位青年教師打了。21日最新消息傳出,復旦校園騷亂驚動了中南海,將其定性為「六四」後最大的學生運動。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西化的上海開始了九大攻堅行動,升級封城措施,無陽小區也繼續嚴控。這番折騰背後,不僅涉及到幾十萬獨居孤老的生存,網友還無意發現了一個祕密,意外曝光了巨大的利益黑洞。

上海病歿知多少 特色統計158白死

上海衛健委今天(22日)公布,過去24小時新增陽性病例1萬7,629例,比前一天減少了4.7%。目前上海在被次疫情中的累計病例是44萬3,500多宗。

通報稱昨天的有症狀病例是1,931例,比前一天更是大幅度下降。下降幅度高達26.7%,這是3月1日以來最大的單日降幅。同時又有2萬6,256人被從方艙隔離點釋放,使釋放總數達到了大約18萬6,000人,占本輪疫情感染總數的42%。

另外,當局連續第5天通報了死亡病例,昨天新增11人死亡。這是本輪疫情爆發以來的最大單日增幅,使死亡總數達到了36宗。此外上海當局還表示,現在有160例病患屬於重症,其中24人情況危急。

通報中顯示,11位死者的平均年齡是84.2歲,2位最大年齡是94歲。當局仍然將死亡原因歸納為「基礎疾病所致」。

看到通報的死亡人數,我又查了一下「上海疫情逝者名單」。早上7點左右,這份網民自發接續補充的名單中顯示,已經至少有194位離世。

但這還是不完全統計,相信還有沒有收錄進名單的離世人員。僅就這194位離世者當中,就被當局隱藏了158宗,對外公布的只占死亡人數的大約18.5%。也就是說,死100個人,它只通報18.5個,其他死者連數字都不是。而在這份名單之外,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沒有死於新冠,卻因新冠而死。

如果以官方通報的36例死亡病例來計算,近2,600萬人口的上海,疫情封控造成的死亡率大約是0.008%,遠遠低於其它國家地區。即便是以民間通報的194例死亡病例計算,死亡率也僅僅是0.04%,也遠低於其它國家和地區。

美聯社引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流行病學專家張作風指出,中共當局只計算那些直接死於新冠病毒的人。這是中共在疫情爆發以來的「一貫做法」,「混淆了真實死亡人數」。

九大行動封城升級 無陽小區繼續封禁

上海衛健委今天(22日)通報稱,上海疫情正在好轉。但仍然在習近平和孫春蘭指示下,即日「開展九大攻堅行動」,力爭早日清零。

根據通報,九大行動分別是社區管控、檢測篩查、流調排查、轉運隔離、騰換擴容、中醫藥干預、清潔消毒、拔點和防外溢。

上海防控辦表示,「最大限度減少人員流動聚集」。封控區嚴格實施「足不出戶」;管控區「人不出小區」;防範區嚴謹聚集和流動到封控、管控區;對居家隔離安裝門磁,限制外出。

對於檢測篩查,要求封控區每天核酸一次;管控區採用「3天抗原+2天核酸」的組合方式;防範區採用「4天抗原+1天核酸」的組合方式;對快遞、外賣小哥等,每天要檢測3次,1次核酸+2次抗原檢測。

另外,上海當局還特別提到了一種情況。有的小區已經14天沒有陽性病例,但仍沒有調整管控措施。對此,上海當局要求「提級管理」。就是說防範區儘管已經連續14天無陽,但仍要「強化社會面管控」,按照「管控區」管理。

從這個新規定來看,上海又開始了新一輪加緊折騰,管控不但沒有放鬆,反而封城措施更嚴了。不達到當局要求的「社會面清零」,封城就不會解除。一句話,直到把人都折騰死拉倒。

至於之前承諾的所謂「三區」劃分管控,就是給普通百姓畫的一張大餅。讓人們心理上有一個盼頭,但實際上是一個肥皂泡。

當局對此有個解釋,聲稱考慮到目前上海疫情仍在高位,不同區域間,特別是中心城區和郊區間的人口密度和聚集性風險不同,對毗鄰地區可能產生聚集性風險等等。並且表示是「暫時的」,隨著形勢向好會「相應及時調整」。

我相信封城是「暫時」的,不可能永遠封禁下去。但是這個「暫時」究竟是多久呢?前面承諾14天無陽就放鬆管控,現在不僅不放鬆,反而又升級管控,你們還要欺騙多久呢?它們的嘴還是個嘴嗎?

每多封控一天,就有更多的次生災害發生,就有更多的生命逝去。中共這個魔鬼,究竟還要害死多少人呢?上海人、全中國的百姓們,什麼時候站起來呢?

30多萬獨居孤老 缺吃少喝境況艱難

昨天(21日),有網友晒出一段視頻。在閔行區銀都路的一個重點封控小區,被封控在鐵門裡的人們,發瘋一樣地晃動鐵柵欄門,並且大聲呼喊「放我們出去」,哀嚎「我們要吃的」。

這種悲慘的場景,稍有同情心的人都會感到心痛。但是視頻中可以看到,那個「白無常」就站在鐵門外的不遠處,平靜地欣賞著人們的急迫行動。同時他還用手機靜靜地拍攝,似乎眼前這一幕與他沒有關係。

網友沒有更多的說明,但是我們完全可以想到,長期被封控、過著囚徒一樣的生活,每個人的心裡都會非常煩躁。特別是在缺東少西、沒吃沒喝的情況下,有幾個人會靜靜地等死呢?這個時候還沒有任何的反抗,還是正常人嗎?

今天(22日),終於有官媒對上海的些微情況做了一點報導。座落在上海金沙江路和棗陽路交口的華東師範大學二村,是華師大的教職工樓。這個27棟公寓樓小區裡,310戶居民中,現在仍有100多戶華師大在職和離退休教職工,其中很多是上了年齡的老教授。

4月12日,這個小區居民的求助信開始在網上流傳。從4月1日封控後,小區內只送過一次物資,不少獨居老人「缺吃少喝、生活困難」。《中國新聞週刊》引述小區志願者陳東的說法,自己隔壁一對80多歲夫妻的食物已經嚴重短缺,僅夠兩三天,而老人中風後的常用藥,已經從每天三次減少到兩次。

40歲的陳東介紹,像這對夫妻這樣的老年人,華師大二村占了8成。他們既不會上網搶菜,也無法應對刷屏團購接龍,自救能力很差。

根據官方統計,截止到2020年底,上海的獨居老人有30萬5,200多人,其中孤老2萬2,600多人。《中國新聞週刊》報導,對部分獨居老人的現狀和困難統計發現,都面臨著「信息壁壘」,「大多數在物資和醫療上已經遇到了困境。」

這是中共官媒的報導,肯定在說法上要照顧到黨的顏面,說得很委婉。在這個「困境」的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悲慘呢?

張琇文是長航醫院腫瘤科醫生,從3月27日至今,她一直都在醫院。《北京青年報》引述她的說法,「有一天,我的手機接到了50多個電話」,都是向她求助諮詢的電話。

打電話的人,有些是在她那裡治療過的腫瘤患者。但是因為封控等原因,張琇文只能給他們提供一些居家的健康指導。她說「那一天我哭了,我多希望這些患者能夠來到醫院,讓我當面幫助他們」。

有一位年紀很大的老先生,是癌症晚期,聽力很差,跟他溝通需要用很大的聲音講話。老先生和妻子幾十年沒有分開過,這次因為封控的原因,老伴沒辦法到醫院來陪護。

那幾天,老人的情緒非常差,不愛搭理醫護人員,甚至出現了用頭磕床的自殘傾向。通過不斷努力,老人的老伴在符合防疫要求的情況下來到了醫院,穿著防護服來到了老人的病床前。張琇文說,「我看著他們兩個人坐在一起,沒說什麼話,就是流著眼淚,緊緊地抱在一起。」

被偷註冊志願者 利益黑洞曝光

今天(22日)早上,一位土生土長的上海人給我發郵件,談了父母的一點情況。這位網友表示,以前在體制內工作,但是學會「翻牆」後,慢慢地醒了。

這位朋友表示,他本人所在的小區已經封了20多天了,而住在浦東的父母所在的小區,已經封控了近40天。每天都是足不出戶,過著監獄一樣的生活。

疫情封控,使許多老年人和長期疾病患者不能到醫院配藥。雖然當局4月17日出台了健康雲配藥的系統,但當天點了近4個小時,才算下單完成。不僅如此,已經審核過了的線上處方至今還沒有發藥,一直顯示「備貨」中。

這位朋友的母親患有重度憂鬱症,沒辦法,他還是通過在浦東藥房工作的朋友才買到藥物。但是「閃送費已經300元起跳了」。網友說,「我真的不知道這個爛黨會是這個樣子。」

其實這位朋友看到的爛黨,只是一個小小的局部,還有更多的他沒有看到。

今天(22日)還有一位網友轉給我一段視頻和幾張網絡截圖, 某個小區的居委用業主的信息,偷偷註冊了「志願者」,賺取黑心錢。

【原聲視頻】

今天是2022年的4月21號,我本人現在在上海。因為有一個什麼事情呢,就是我們小區群裡面,之前是有一次捐款。就是號召大家捐款嘛,大家也基本上都捐了。然後捐總額是多少和捐款使用的一些渠道,我們都不知道,也沒有人公示。

今天就有那個鄰居嘛,在群裡面問說你們這個捐款的總額是多少?捐款金額、捐款公示一下,結果他們就惱羞成怒了,直接把那個我們小區的群就解散了。那好吧,我們幾個人又開始又拉了一個群,這個群現在屬於可以自由交流的群。

在一個群裡面呢,今天又發現了一個另外一個震驚的事情。就是有一個叫「上海志願者」的一個公眾號,一個小程序呀。這個人呢,他之前在這個公眾號上查詢過之後,發現自己被別人莫名其妙註冊的啊。

他用他的身分證信息查詢了之後,查詢以後發現被註冊以後呢,他就上去弄了一下,就找回了一些用戶名密碼登錄過。登錄過之後發現他有很長的服務時長,他自己本人其實根本沒有參加過這個什麼什麼項目。他現在在那個志願者服務的裡面呢,有什麼垃圾引導員、治安巡邏隊,什麼志願者服務之類的。其實他完全都沒有做過這個事情。

我不知道這個他當志願者是有錢拿還是怎麼樣?我用我的身分證和名字進去,我發現也被註冊了。但是我比較倒楣啊,因為我當時登錄了以後呢,選擇找回用戶名,刷了臉以後呢,說我不是實名的,是否要求實名?我說實名。

實名了之後呢,就不行了。手機、聯絡員郵箱都不是我的,知道吧?然後我上去了以後,我根本就上不去。我現在就……我現在狀態上不去。別人上去的,看到郵箱是別人的郵箱,地址是別人的地址。然後在小區群裡已經吵成一片。

我們這個群一共只有兩百多個人,現在已經說有九十幾個人被人家註冊過了。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有沒有人管這個事情?我現在也不方便發截圖啊,大家可以自己查一下,上「上海志願者協會」去查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也發給我的朋友了,我朋友自己也被……她也被她之前的物業註冊過了。她是一個寶媽,還讓她去幹垃圾分類和巡邏了。這個事情到底有沒有人管?濫用這個別人的身分證信息的事情啊,反正就是這樣。
************************
小區居民被人註冊成「志願者」,但本人一無所知,顯然這裡面有鬼。不用問也能知道,這個鬼表面上是出在了街道和居委這裡,但實際他們的背後一定還有更大的鬼。

街道、居委掌握著業主的個人信息,偷偷地註冊了「志願者」,這裡面一定有利益關係。因為志願者是有工資和補貼的,而且數目並不小。

【原聲視頻】

綠馬甲:就你們這些人,我現在是外艙三班倒,內艙四班倒,沒有加班一說。

口罩男:三班的,來三班的,進去幹吧。300塊錢,要幹的進去。

綠馬甲:所以說,你們現在組織起來,500是肯定沒有的。就是300,300不願意做的,把你們組織起來,統一咱們那邊。(女:龍岩方艙)願意領這份工資的,上班就聽話。要不然,不願意領的,你們就……

女:哈嘍,大家好,我就是發視頻的人。我們來到這裡已經好幾天了,說要去那個方艙醫院做保潔,做志願者的保潔和保安。來的時候是跟我們說做外艙的,現在又告訴我們做內艙,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

我們現在不想幹,做內艙我們不想幹,想回家,回不去。那天打了報警電話和12345,都沒用的。我們被困在這裡,已經困了好幾天了,走也走不掉,回家也回不去的。所以根本沒辦法,中介還兩頭收費用。

畫外音:好了,剛才大家聽到了,穿綠王八殼子這位剛才說給志願者的工資是每天300元。但是當初的合同上可不是這麼寫的,合同上面清清楚楚地寫明了,給志願者的工資應該是每天稅前400元,培訓期間每天200元。工作結束後,在上海隔離14天,每天補貼300元。回家以後居家隔離7天,每天補貼100元。如果在工作過程中染了病,那麼每天的補貼是150元。
***********************
大家聽到了嗎?當初合同上寫明是每天稅前400元,我相信這已經是被層層扒皮後的數字了。但是結算的時候只給300元,又被卡走了100。不想幹都不行,不讓回家。

不過這個在方艙醫院的志願者們還拿到了一點錢,而這些小區的業主們,被偷偷註冊成了「志願者」,卻一分錢都拿不到。這些錢都去哪了呢?街道、居委是不是得說清楚啊?

再有大家想想,自己實名登錄卻上不去,刷臉也不行,這背後反映著什麼問題?是不是街道、居委跟上面有勾呢?是不是這些人沆瀣一氣賺黑心錢呢?一個小區裡面,被他們冒名註冊了多少志願者呢?這筆款項究竟有多大呢?

請大家注意,這不是一個小區的問題,很可能是上海的普遍現象。那麼這個普遍現象的背後,究竟有多大的利益黑洞?這僅僅是被人們發現的一個小問題,我相信一定還有人們沒發現的黑幕。在魔都上海,人們看不見的黑幕究竟是什麼樣呢?

再跟大家說一個事。上海這次疫情,各個區都在拚命地轉運隔離。前面有一期節目,我們透露了一對夫妻在公立醫院檢測呈現陰性,但是白無常非要拉他們去隔離。白無常甚至放話「我說你陽就陽」,無論如何都要把他們拉走隔離。

當時我們只是覺得這件事太荒謬,氣憤當局的一刀切,非要把人們拉走隔離。但是看過下面這張圖,大家應該會明白為什麼當局非要把人們隔離了,這裡面存在著巨大的利益黑洞。

網上流傳一張聊天對話截圖,其中一個人表示「我們要到5.4了」,明天還要核酸,到26日。這裡分析可能是說要封控到5月4日,4月26日之前都得做核酸。

這個人隨即說,「做餐飲的老伴跟我說,上面人找他做方艙4萬人盒飯一天。這個領導一盒飯抽成20元,4萬人一天就80萬,一個月可以賺2,400萬。」

首先說我不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假,我沒有賺過這麼多錢,更不知道賺錢這麼容易。但是一位網友表示,「現在一線城市,一盒飯至少20元,外賣沒優惠。加派送費最便宜也要20以上了。而且上海疫區,高價飯一噸能低於20嗎?所以一盒飯若25元,抽成20元,一天賺那麼多肯定是綽綽有餘的。」

中國民間有句話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疫情對許許多多人來說是一場災難,但是對另一部分人來說,這是大發橫財的機會。他們在藉助疫情橫徵暴斂,財源滾滾,真的是日進斗金。

在這麼大的利益誘惑下,那當然是隔離人數越多越好。這個「領導」在4萬人身上就能撈到這麼多,現在整個上海的感染人數44萬多,還有很多密接和次密接人員也在隔離。這個龐大的人群背後,可都是錢啊!那麼大家想想,上海什麼時候能夠清零?如果不清零,中共的大小官員們會解封嗎?

我看到上海知名律師斯偉江在批評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作為中共的「智囊」,「要有科學精神,不應該誤導決策」。

我不知道斯偉江的批評,是否會起到什麼作用。但我很懷疑,科學精神在中共官員的眼中值幾個錢呢?嚴密封城、大規模隔離那才能「創造」出巨大體量的財富。

西化上海不會發生?甩鍋反遭打臉

今天(22日)有不少網友表示,定居上海的台灣演員李立群昨天晚上發視頻,吐槽社區志願者送的冰凍鴨害得他鬧肚子,半夜起來上了十幾次廁所。我去李立群的微博查看,並沒有找到相關視頻,只看到他說「涉及造謠誹謗」,要求網友刪帖。

我這裡不想說李立群是不是真的發過這樣的消息,但我看過他在封城初期的視頻。他當時的確說過某小區缺乏物資,「孩子已經在餓肚子了」。但是現在這個帖子已經被刪除了。

我們不去糾纏他昨天是不是發過帖子了,中共官媒對上海發放問題食品的問題已經有報導了。《環球時報》報導,有很多上海市民在投訴,當局發的食品有很多問題,有的食品過期,有的是仿冒品牌,有的生產日期造假等等。

一位浦東康喬鎮的居民反映,在受到的保供物資禮包中,一種三珍齋的叫花雞已經過期了。包裝上寫的是2022年4月13日生產,保質期6個月。但是通過溯源碼查詢發現,這個產品的真正生產日期是2021年8月31日。這位居民表示,小區內有鄰居吃過這個叫花雞後,出現了胃痛、腹瀉等情況。

另一位張江鎮的居民反映,好多人收到了三珍齋牌三珍醬鴨。但是吃完之後腹瀉,居委會通知不要食用了。

虹口區也有居民表示,居委會早前發放了一批物資,包括一隻由衢州是呂百味公司生產的醬香鴨,保質期是6個月。包裝上新加貼的二維碼顯示生產日期是今年4月,而原有的二維碼則顯示是去年8月。有居民表示,在加熱醬香鴨時聞到一股臭味。

此外還有很多上海市民在網上抱怨,他們收到了發霉的午餐肉、發霉的大米和劣質豬肉等等。

與我們經常聯繫的上海網友發給我一首MV,希望我展示給大家看看。但因為涉及到版權的問題,所以我們只能播放一段部分。如果大家想看完整版,可以到沐陽的部落格去觀看。

這首歌是用上海話唱的,但網友整理出了其中的歌詞,我用普通話翻譯給大家聽。大概意思是說,我不是嘴巴刁,也不是沒鈔票,白送的物資,也沒啥可挑的。就是想吃點靠譜的東西,為什麼開這種玩笑?

母豬腹部乳房的肉,發霉的醬鴨,山寨的大米和油,這是給什麼人吃的?是給鬼吃得嗎?這麼不要臉的事、這麼缺德的事是誰做的?惡貫滿盈缺德帶冒煙的腦子是不是壞了?防疫物資的鈔票也敢貪?

是誰在做這種缺德事呢?是誰在貪防疫物資的鈔票呢?已經無須多言了。一位在上海生活的機械公司經理諾伊曼(化名)對《時代在線》表示,原來以為這樣的事發生在鄉下,不會發生在西化的上海。

當然食品出了問題,這個責任上海當局是絕不會承擔的,他們得把鍋甩出去。這是中共官場的一貫做法,只要出了問題,那都是別人的責任,跟自己沒有一點關係。

前兩天網絡流傳視頻,上海把大量的新鮮蔬菜扔進了垃圾桶,非常可惜。對這件事,我們也進行了曝光。在事實面前,上海還是闢謠,把鍋甩給了捐贈蔬菜的省份。

18日,上海奉賢區南橋鎮政府在微博表示,收到了80份遼寧省捐贈的物資。但是「由於經過長時間的運輸顛簸,部分蔬菜已腐爛」。所以將發芽的馬鈴薯、摔碎的番茄、腐爛的黃瓜和椰菜等挑揀出來「處理」,並將剩下的蔬菜「發給了困難家庭」。

但是上海這個鍋沒甩好,被遼寧又給甩了回來。19日,遼寧省委網信辦通過冠梅《遼瀋晚報》和微博平台,又是發文,又是晒照片,又是公布視頻,全面回擊上海的甩鍋。

遼寧方面表示,他們對蔬菜精挑細選,確保每一份菜都是精品。2,300噸生活物資裝入最頂級配置的冷藏集裝箱,每隔4~6小時就開箱檢查一次,確認蔬菜安全。通過海陸聯運的方式,3,200公里之遙,只用了34小時就抵達了。

有網友表示,遼寧省的副書記是上海過去的,這次真的是不遺餘力地在支援上海。只不過遼寧為了邀功,對全程進行了錄像、拍照,還沒來得及製作成宣傳片呢,就遭到了上海的甩鍋。

不是我喜歡看狗咬狗,但是這波上海甩鍋、被遼寧打臉的戲碼,真的是挺精采的。希望上海別再折騰了,因為遭殃的永遠是百姓。但是在魔鬼的統治下,很難說它還有沒有更猛烈的折騰。

上海的百姓們,中國的同胞們,你們受夠了嗎?

清零記——網友投稿

最後跟大家分享華湑撰寫的一首長詩《清零記》。

冠出武漢世界驚,毒源至今說不清。蝙蝠有幸背鍋客,美國無辜參賽兵。黑白顛倒黑白禍,是非混淆是非聽。可憐華夏文革後,草民再次遭虐凌。特色抗疫特蠻橫,政治專制政治風。專家鬼話造鬼城,防疫等同集中營。疫苗研發大躍進,斂財有方權貴精。

全民接種成促銷,疫苗保護做笑柄。核酸密接傳播鏈,偏要密接測不停。防疫專家談防疫,背後不過利益經。白鼠雲集十四億,韭菜可憐韭菜命。管制強制加專制,硬拚死守妄清零。網格管理夠徹底,驅車路過也帶星。九族株連九族內,數據株連無盡窮。

封戶封樓封小區,管天管地管陰晴。綠碼黃碼兼紅碼,碼到百姓難出行。防控管控加封控,控得哀民意難平。隔離小區成監獄,方艙醫院做牢營。武漢前赴西安繼,天津淪陷吉林封。可憐最是大上海,魔都鬼蜮魔都城。櫻花無語片片淚,黃鶴樓前鶴悲鳴。

黃埔浪哀滔滔水,東方明珠恨聲聲。倒閉潮湧斷供凶,難民激增業凋零。繁華不再成過往,馬路寬闊街冷清。門貼封條足被禁,不想躺平也躺平。斷米斷菜又斷炊,忍飢忍餓忍貧窮。爹娘為子求感染,就醫無門冤魂升。挨日挨夜挨分秒,苦日苦夜苦親情。

民不聊生皆貪死,貪死猶可脫苦生。奈何橋上回回首,來世寧願作鳥生。鳥生猶有自由樂,人生何以禁囚籠?天怒猶可求天恕,人怨如何解怨聲?怨聲載道怨聲哀,不怨新冠怨亂政。亂政亂民亂天下,亂政害民苦民生。民苦民恨民怨騰,試問亂政何日停?

**************************************
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是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並訂閱。也希望您在視頻下方留言,與我們進行互動。更希望您能夠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接觸到我們。感謝您的收看,也感謝您的支持和幫助,再會。

訂閱傳送門:https://www.youlucky.biz/member-plans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