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清零習遇挫 老人活送焚化震驚海內外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0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2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上海官方宣布要對疫情發起九大攻堅「戰疫」之時,我們就和大家討論過,這就是一齣戲,這個劇本已經寫好了,剩下的就是各級官員按照劇情賣力點演下去就可以宣布清零。

果然就在曾經傳聞的4月底,上海正式實現了社會面清零。

上海社會面清零 習近平受挫

4月30號,健康上海12320官微發布消息,說4月29號0—24時,上海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249例和無症狀感染者8932例,其中985例確診病例為既往無症狀感染者轉歸,264例確診病例和8932例無症狀感染者都是在隔離管控中發現,這也意味著,上海市首日實現社會面清零。

按照上海官方的這個說法,4月29號新增的所有10181例陽性都是在隔離人群中發現的,不是在非隔離的社會流動人群中發現的,所以可以驕傲的宣布社會面清零了。

然後這個消息還引述上海中醫藥大學急危重症研究所所長方邦江教授大家說法稱,上海的拐點已經到來,下一步疫情救治的重心是防治重症發生率和降低患者死亡率。

一天之後的5月1號上午,上海舉行的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顧洪輝聲稱,結合超大城市實際,上海明確了社會面清零和基本清零的評價標準。即以行政區為單位,區內社會面(含管控區、防範區,以及非閉環管理的社會流動人員等)陽性感染者數量日趨減少、風險可控。

如果連續三天單日新增數占區內總人口數比例小於十萬分之一,就可以認為社會面基本清零;如果連續三天單日新增數為零,就實現了社會面清零。本輪疫情社會面清零之後,上海全市將進入常態化防控階段。

然後他接著宣布,對照上述標準,目前上海全市奉賢、金山和普陀等6個區,以及浦東新區的宣橋、大團等5個鎮,符合社會面基本清零標準。其他的區呢,要繼續從嚴從緊,實施「全域嚴格管理、全員核酸檢測」等「五個全」模式,一句話:咬定清零不放鬆,不餓不是上海人。

實際上,4月30號這個「上海首日社會面清零」的所謂重磅消息一出來,大陸網絡的評論區當場就翻車了。

而且大家都在熱傳一張圖,就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大頭像。為什麼傳他呢?因為賈慶林者,假清零也,大家都知道這不過是忽悠人的又一次把戲而已。

這些評論幾乎沒有一條不認為官方的說法太荒唐,而且很多人都看到了其中的奧妙,就在於「所有病例都是在隔離管控中發現」這個說法。

此前的節目我們就說過,中共很可能玩弄這個文字遊戲,再次修改「社會面清零」這個創新詞彙的定義。西安時期的「社會面清零」是把整樓整區的人拉到外地去掩耳到零,到了2個月後的上海,感染人數太多拉到外地也裝不下了,這個定義就被修改為隔離管控之外清零。也就是說,封控區不算在內。

而且即便在隔離管控之外,當局也在社會面清零的基礎上再次創新發展出了「社會面基本清零」這個分支學科,定義為「單日新增占人口總數比例小於十萬分之一」。這顯然又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中國抗疫革命實踐相結合的又一開創性成果,因為從這裡開始,習近平親自部署的清零模式,已經衍生出動態清零、西安社會面清零、上海社會面清零以及上海社會面基本清零等4大分支理論體系,該體系不但具有科學性而且充滿開放性和極大延展性。

比如說,結合超大城市實際,未來可以把單日新增占比人口總數小於十萬分之五定義為「社會面基本清零初級階段」,或者把這個標準小於十萬分之十定義為「社會面基本清零準備階段」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反正中華語言文字博大,內涵精深,習主席清零理論體系更是高屋建瓴、聖明燭照,早就為什麼西安特色、上海特色或其他各種特色清零指明了方向,無論你們怎麼玩,都只會是、也只能是清零的一份子。

所以,我們僅僅從上海官方對所謂社會面清零這個名詞解釋本身的變化,就已經可以看到上海疫情的真實現狀,就是所謂的清零已經失敗,上海是在嚴厲封城一個月仍然無法阻止龐大感染人群蔓延的情況下,不得不選擇了實際上的共存。所謂的社會面基本清零不過只是當局保留一絲顏面的遮羞布而已。

從張文宏再次出現在央級黨媒的版面上,到剛才提到的那位專家方邦江,大家注意他的說法,他說下一步防疫的重心是防治重症發生率和降低患者死亡率——這其實就是典型的共存模式,歐美的共存模式就是把資源重點投注在壓低重症率和死亡率上面,而不是去勞民傷財封堵感染率。

上海的失敗已經證明封城並不能控制感染率,而根據上海官方發布的數據,上海這一波疫情的病死率大概在0.045%左右,仍然處於流感0.01-0.05%的病死率區間之內。

也就是說,上海全民大幹快上封城清零,什麼軍地支援大國戰役,要死要活的折騰了一個月,最終得到的病死率結果和歐美共存模式在一個水平上,甚至比歐洲的0.035%還略高一點點,而且還壓根沒有把嚴重的次生災害導致的死亡計算在內,那你說所謂清零模式的優越性到底在哪裡呢?

所以,上海封城走到今天的最大意義在於,它不但沒有證明清零攻堅如何的有效,反而證明了所謂的清零封城完全就是一場毫無意義的表演,用龐大的人力物力和高昂的次生災害為代價,最終獲得一個與共存幾乎沒有差別的數據結果,以及最終默認了隔離管控區內共存的現實。至於說現在上海的隔離管控區究竟有多大,大家自己看看疫情地圖就知道了。

現在全世界都看清了,這場表演實際上成為了當前大陸每個城市的政治站隊的紅線,誰不按照這個劇本演完全套戲碼,誰就可能被視為破壞二十大順利召開的罪人。所以我們就看到非常生動的一幕: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毫無必要的演戲,但所有人都不得不配合著演下去,有的人還演的特別賣力,希圖藉此上位,用代價們的鮮血染紅自己官帽的頂子。

這個場景,和過去歷次政治運動其實是一模一樣的,所以我們才說,所謂的清零防疫,實際上就是一場政治運動,當年文革的「造反有理革命無罪」演變成了今天的「封城有理清零無罪」。只要打著清零的旗號,一切破壞法治、踐踏人權甚至草菅人命的行為都可以堂而皇之的大行其道。

福利院驚曝活人被送殯儀館

說到草菅人命,我們就不得不說說上海剛發生的一個非常可怕的事件,就是新長征福利院活人差點被直接火化的事件。

就在昨天5月1號的下午,一段視頻在網絡瘋傳,畫面顯示當上海新長征福利院在轉運一位「死亡」老人時,被殯儀館工作人員發現老人仍有生命體徵,當即叫來了福利院的員工揭開了蒙面的布讓她看。

令人震驚的是,這位福利院的員工查看確認老人還活著後,儘管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大聲呵斥「不要再蓋住她了」,福利院員工居然不緊不慢照樣用布把老人面部蓋上,然後若無其事與同事討論,之後才不得不把老人從殯儀館的車上取下來送回福利院。整個過程你看不到一丁點人命關天趕快採取搶救措施的緊迫感。

這段視頻剛剛曝光的時候,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因此而懷疑視頻造假。但在今天凌晨,上海本地媒體從事發的新長征福利院及所屬的普陀區民政局了解到,確有此事。目前這位75歲的老年女性病人已被轉運到醫院救治,生命體徵平穩。

就在美東時間今天早上,央視報導了這個事件,並聲稱上海普陀區5名官員因本次事件被問責,包括普陀區民政局黨組書記兼局長張建東被立案調查,其餘4名相關官員被免職並立案調查;涉事醫生田某某也被吊銷執業證並立案調查。

報導還說,當局對新長征福利院啟動了行政處罰程序,並派駐工作組進駐福利院開展後續工作。

剛才我們說了,這個事件非常可怕。為什麼可怕,因為這個事件暴露出來的問題,絕不是簡單的不負責任不道德的問題,而是涉嫌嚴重瀆職甚至過失殺人的違法犯罪問題。更可怕的是,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裡面的黑洞究竟有多深,有多少類似的老人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活著送進了焚化爐。

我這樣質疑並不是在這裡為了黑而黑。

細思極恐:活人送焚背後2大質疑

首先,我們都知道一個常識,當一件極其惡劣的責任事故因為某種偶然因素被人發現並曝光的時候,我們都知道,有極大可能類似的問題不會是第一次出現。因為從概率學角度看,唯一的一次出問題那麼湊巧就被發現並被及時制止,除此之外所有的案例都是一切正常的,這種概率不能說沒有,但一定是非常低的。所以我們完全有理由質疑類似性質的事件已經發生不止一次了。

其次,在醫學上判定一個人是否死亡是有嚴格的標準和程序的。儘管全世界目前已有近90個國家承認腦死亡為死亡鑑定標準,中國大陸也在2003年發表了中國腦死亡判斷標準和建議判定死亡的程序(徵求意見稿),但至今尚未形成法律,所以大陸現行法律框架下的死亡標準仍然是以心臟死亡來判定。

也就是說,判定一個人是否死亡,最主要的指標是看其心臟是否停止搏動和自主呼吸是否停止來作為判定標準。由於人工檢查呼吸脈搏是否停止可能存在誤差,就是很多病人已經摸不到脈搏或觀察不到明顯的自主呼吸,但實際上仍然存在微弱的心跳和呼吸。

為了防止醫生發生人為的誤判,所以對任何醫生開具死亡證明之前,這個醫生必須要對患者進行心電檢測,確認檢測圖像呈現直線之後,醫生還必須進行最後的人工呼吸搶救措施,這個過程規定至少要持續20分鐘以上,然後再次進行心電監測。確認搶救無效的同時,還要測試確認患者重要的神經反射消失,比如確認瞳孔放大,用手電照射瞳孔對光反射消失等等,才能最終確定患者死亡並開具死亡證明書。

所有這些程序和搶救步驟,包括心電監護呈現直線的圖紙,都必須記錄或附錄在死亡證明書中,患者才可以被正式視為符合死亡標準,才可以送入醫院太平間或殯儀館火化。

剛才我們不厭其煩說了這麼多,就是想說明一點,按照中共官方規定的標準程序,新長征福利院這位老人是病毒陽性患者,她在被認定「死亡」後必須經歷全面消殺、密封並包紮好之後,才通知了殯儀館的。殯儀館工作人員不可能檢測其心跳與呼吸,而只可能是在搬動過程中察覺到密封屍體袋中的老人還在動或發出了聲響,才打開密封袋進行檢查的。

可見老人的生命力是很頑強的,此前被判定死亡很可能只是暫時昏厥而已,但其生命體徵不太可能弱到連心電監測都查不出來。所以,老人之所以會如此輕率的就被判定死亡並裝進屍體袋,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醫生田某某根本就沒有認真履行上面我們所說的一系列最基本的檢查和搶救措施。

也就是說,如果老人的死亡證明上記錄了所有這些必經程序,那就說明這個醫生涉嫌偽造重要醫療記錄草菅人命,甚至不能排除故意謀殺的嫌疑,因為我們不知道在此之前這位田某某開具的所有死亡證明書上的記錄是否都是真實的。

如果死亡證明書上連這些必經程序都沒有,那就更可怕。因為這意味著整個新長征福利院,甚至上海的整個福利院系統中,可能存在制度性的重大工作瀆職。我們就必須要追問,為什麼有權開具死亡證明的機構內沒有心電監護儀?或者有心電監護儀卻沒有使用?這個系統的所有醫生是否經過了最起碼的搶救及死亡認定程序的培訓?為什麼上海的制度可以允許僅憑當值醫生簡單一句話就輕易將一個人送入火葬場?

不管怎麼說,新長征福利院這個活人差點就被送火化事件暴露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在清零模式下,由於官方對病毒呈現陽性的死亡者採取了從快處置的原則,直接導致了極其重要的死亡認定程序被簡化、壓縮甚至被事實上取消了。

我個人甚至都懷疑在眾多患者死亡出現的時候,有的醫生可能簡單拿著聽診器聽一聽就直接宣布病人死亡可以送焚化爐。在上海整個一片白色恐怖的氣氛下,這樣的醫生有多少?其出錯失誤的概率有多高?

如果我們簡單設想一下兩年前的武漢可能更恐怖,因為武漢當初要求迅速消滅傳染源的壓力要大很多,那種多地殯儀館火速支援、24小時不停燒屍的空前狀態,可以確保每具屍體都經過了嚴格的死亡認證程序嗎?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敢相信。這麼多年過來,中共在不惜一切代價辦大事的口號下製造的各種人間慘劇實在數不勝數。這次僥倖獲救的老人如果不是剛好在殯儀館工人搬動的時候動了一下,她被活著送進焚化爐的慘劇將永遠不會被人知道。

我們看到官方說派遣了工作組進駐新長征福利院調查,我想朋友們可能不會有人認為這個工作組真的是去調查的吧。因為這註定就像鐵鏈女事件的工作組一樣,無論令人細思極恐的驚悚黑幕究竟有多深,這個事件最終都一定會被定性為只是一個醫生偶然的工作失誤而已,只此一例,絕無其他。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