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黨媒全文登李克強講話 習會受壓調整防疫策略嗎?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7日訊】關停國際電話,限制出境,中共真要閉關鎖國?4月經濟數據慘淡,黨媒全文登李克強講話,習近平會受壓調整防疫策略嗎?| 唐靖遠 趙培 | 熱點互動 05/16/2022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5月16號星期三。近日,浙江移動通知用戶將關閉國際電話接聽功能,需要的用戶要申請登記開通。而江西、河北、河南等省,已經將國際短信接收功能改為默認關閉狀態。早些時候,中共以防疫為由,限制公民出境,甚至傳出護照被剪事件。中共是在加速閉關鎖國嗎?上海聲稱,從週一開始會逐步解封,有網友評論說:騙我可以,注意次數。

而4月中國經濟資料慘澹,日前黨媒罕見全文刊登李克強的講話。在經濟上李克強更有發言權了嗎?習近平會受壓調整防疫政策嗎?

主持人: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來討論這些熱點的話題,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好的,那我們先來談一談最新的國際通話要被關停這個事件。請問一下唐靖遠先生,現在浙江電信,它是說國際電話關停,然後其實其他省市國際電話,國際的短信功能已經開始了這種關閉狀態了。所以官方給出的解釋是說,防止電話詐騙。您怎麼看官方這個原因?您覺得這個為什麼中共現在開始來做這樣的一步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中共它現在關閉這個,它只是做一個試點,它應該只是,這個試點它遲早會進行推廣的,會推廣到全國的範圍之內,這個是一個。第二一個它為什麼這麼做呢?我覺得這背後有幾個原因。如果說我們要從宏觀一點的原因來講,它是一種,習近平不是講內循環嗎?我覺得這是一個內循環模式的整體的一個必然。就是內循環它不僅僅只是指的說是在經濟領域會實現一個內循環,我們自力更生什麼的。

它其實經濟領域的內循環,它會帶來與海外外界的整個一個脫鉤,它其實必然就會帶來信息的一個內循環,就是信息的脫鉤。所以我覺得這個看起來應該是當局它是有序地在做這個部分,一步一步地與外界進行這樣的一個脫鉤的這麼一個,這是從宏觀的角度上面講。我覺得從稍微微觀一點,就比較具體的、直接的原因。可能最直接的根源是在於,現在習近平他的權力受到了三大威脅。

其實是他自己三大失誤所帶來的,一個就是對Omicron清零封城的政策,第二個就是在俄烏戰爭方面,因為跟俄羅斯結成了一種非正式的聯盟,導致自己在國際社會上,處於一種空前的孤立的狀態。第三個就是他為了宣揚那個所謂東升西降,然後主動地去與整個西方,尤其是美國為首的這個關係是空前的惡化。這三大政策所造成的惡果,現在越來越威脅到他現在這種地位。

尤其是海外大量的信息進入到國內以後,它其實讓國內很多也都認為,這三大政策其實都是習近平他連任的基礎,他是把它視為他連任的非常關鍵的三個重要的決策,但是沒想到三個重要的決策都出現了大的問題。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可能是想要通過切斷海外的信息,一步一步地切斷海外的信息的這種方式,來避免自己的這種處境的進一步的惡化。那麼還有一個原因,我覺得可能跟現在俄烏戰爭的進程有關係。

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官方它現在應該正在緩慢地轉身,官方的智庫的學者,包括一個駐烏克蘭的前大使,這就屬於前官員了,都出來公開地在開始釋放一些信息,其實是一樣的,都認為俄羅斯的失敗可能是注定的。什麼時候失敗的問題了,這個是它們,我覺得應該是官方它們高層做的一個評估以後,得出的一個結論。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說俄羅斯在俄烏戰爭中徹底地失敗的話,它會帶來一個巨大的,對整個世界格局的巨大的衝擊。

就像中共它們自己說的,說什麼俄羅斯倒下了,可能整個西方的矛頭全部都要對準中共了,所以它會帶來外部可能對它的一個巨大的衝擊。比如說我們現在看到的美國就已經有了非常明顯兩個動作,一個是美國和東盟的峰會,還有一個拜登馬上就要到韓國去訪問,美韓之間要舉行一個峰會,還有加上日本。這兩個動作我覺得它是有標誌性的,它就標誌著美國其實整個政策的重心,雖然受到俄烏戰爭的一定時間的這樣的一個干擾,但是現在美國的重心正式的、完全的重新轉入放到了印太這個領域來。

所以我覺得這個對中共來說,它是感覺壓力非常大的,它需要通過這種方式,屏蔽海外的信息,進行一種收縮,其實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增強自己的抗衝擊的能力。至於說它官方給的這個理由,說是什麼防詐騙。這個是個非常荒謬的,我可以說它是一個因噎廢食的這麼一個理由。為什麼呢?我們知道你如果說因為為了防止說是有詐騙電話,我就把整個海外的電話都給你切斷,這個通訊都切斷的話。

那海外它不是其實也有這種商務溝通,有詐騙的這種行為嗎?,是不是要把所有的進出口的這個業務你全部都切斷呢?我們再換個角度,其實國內的這種電信詐騙的數量,可能是你海外所謂電信詐騙,你都不知道高出幾百倍,可能都是有的,那你是不是為了所謂的防止電話詐騙,為了保護人民的利益,你就把整個國內的電話功能你全部都應該切斷,按照你這個邏輯就應該是這樣子嘛。

因為國內的這些詐騙電話是更多的,那個對民眾的威脅是更大的。所以我覺得它其實這個是隨便找了這麼一個藉口,它其實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屏蔽外部的信息,來鞏固它自己的權力的基礎。

主持人:但是前一陣,不是前一陣,其實也就是同樣的這樣,現在同時,中共又以防疫為由限制人們的出境,什麼非必要不要離境等等。然後還傳出了護照被剪啦,或者是怎麼樣。然後申請很多各種不同的護照,都越來越困難什麼的。所以就像您剛才說的,它是不是真的是有序在不同方面,都在做出這種閉關鎖國的舉動,然後這個跟它的二十大又有沒有關係呢?

唐靖遠:我覺得是有關係的。可以這麼說,我覺得這背後其實它可能體現出來主要是有三方面的原因。首先第一個就是政治上面原因,你看不管是人員的這種脫離、脫鉤的限制,和信息上的這種切斷,這種脫離,它其實最終造成的結果是一樣的,就是造成它可以在自己一個相對封閉的一個環境裡面,它可以鞏固它自己的權力。其實這種脫鉤,我個人覺得,就信息的脫鉤,它其實更像是可以說它是一種價值觀脫鉤。

就是對中共來說,更大的意義它在於其實就是價值觀脫鉤。你就接觸不到外界的信息,外界的這種關於自由、民主、人權,所有這些的影響,對大陸的民眾的影響,它可以最大限度的把它降到最低,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屬於政治上的原因。那麼第二個原因就是經濟上的原因。因為我查了一下它這個數據,就是官方在2019年疫情爆發之前,因為疫情爆發以後,它出國、旅遊這些其實就不太正常了。

所以我們以正常時期的數據,2018年到2019年,連續兩年中國出境遊去消費的金額,其實是不小的一筆錢。因為大概是在2,500億到2,800億之間,這筆錢它其實不是小數了,而且尤其是在現在中共這個經濟大幅度地下滑,2千多億美元的外匯對它來說真的不是一筆小錢。所以它現在我就乾脆給你一刀切掉這個經濟上面,對它來說,它覺得我首先政治上加大了安全係數。

然後在經濟上我又可以能夠,至少是保證最大限度的,起碼是2千多億美元的外匯,不至於說流失出去,被劃出去,那對它來說是雙重的。第三一個我覺得還有一個因素,中共你會發現它在歷史上,中共每逢它一旦是開始閉關鎖國,加強收緊進出口,這些人員的流動的時候。一定是它的內部危機非常嚴重的時候,它幾乎就是一個必然的。每當它這個內部的危機非常嚴重的時候,中共它就是為了,說白了就是它每當出現搖搖欲墜,它的這種抗衝擊能力非常虛弱的時候,它就會本能地,它會大幅度地加強管制。

它其實也是為了防止外來的人員、信息帶來的這種衝擊,導致它自己出現一些這種變故。同時,其實它也防止什麼呢?正是因為它內部的危機非常嚴重,必然體制內的,現在你看別說體制內的,就普通老百姓都在討論的,第一個就是潤,潤學,現在潤學就是大行其道。你體制外的老百姓都在這麼想,更何況體制內的,它認為自己還是有一些資源,有一些渠道的,它更想跑。

所以我覺得中共它現在採取這麼一個措施,嚴厲地防止人員出境,同時也是就是防止體制內的很多的人,這些人可能會帶來大量的資金,甚至帶有很多重要的一些情報啥的,可能都會要跑出去,你看前兩天不是澳洲曾經有這個公開嘛,澳洲情報局的那個首腦公開的說,說現在這個中共體制內的主動給我們提供情報,越來越多,而且這種趨勢,他就是為什麼原因呢?就是因為很多人他提供情報他是為自己留後路的,然後他其實想要往外跑的,所以我覺得它其實它客觀上反映出來是中共它的內部危機,已經達到一種相當就是搖搖欲墜的這種程度了。

主持人:是,給人感覺,現在中國這個大門在徐徐的關上,但是如果說像您剛才說的這個比如說咱們這個國際電信這個切斷的話,如果真的是在全國蔓延開,就是我覺得就是說這個後果很難以想像,那整個中國人也出不去,信息也接不到,整個基本上就像一個朝鮮的狀態了。

唐靖遠:對,是這樣,據我能得到的消息,我從大陸那邊得到的消息,其實它這種就是封鎖這個海外的信息,它現在只是開頭,它現在開頭都只是封鎖電話和短信,下一步他們可能還會要陸陸續續的封鎖就是網路平臺。比如說像這個微信、像什麼快手、像什麼抖音,這些從海外流的這些信息,他們可能都要相應的都要封鎖,所以它這樣的話,它就的確會形成一個氛圍什麼的,其實它就有點類似於像朝鮮那樣的氛圍,一個非常就是在人員流動和信息流動上都是高度封閉的這麼一種環境。所以你可以看出來就是當局它現在是一步一步有計劃的,在往那種朝鮮模式去移動。

然後呢,它需要這樣一種氛圍,因為只有一個高度封閉的環境,它才是最適合進行這種造神、個人崇拜,鞏固他個人的這種絕對權力的這樣的一個社會氛圍,我覺得這個是它必須要具備這樣的條件的,你如果是完全老是開放的,那麼您這樣做你是做不起來的,它必須要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下,所以朝鮮的確就是,朝鮮模式的確就是說它不僅僅是中共的過去,它其實更多的意義是它是中共的未來的。

主持人:真是難以想像,那趙培先生也請您分析一下,您怎麼看,首先就是您怎麼看這個有關浙江移動,它把這個國際電話的接聽功能停了,然後呢,其他地方的省份,已經把這個國際簡訊的功能停了,下一步甚至還要進一步擴展。

趙培:其實呢,這是中共信息封鎖一個從線上走到線下的一個模式,大家知道它線上嘛它已經把那個Google的就是EMAIL、郵箱等各種服務都已經給你停了,而且剛才說的這個國際上的信息服務,比如說這個WhatsApp和這個LINE,其實在中國已經是被禁用的,甚至有人用這個Skype打進去,就是在中國打進去法輪功是發不出來的,所以線上呢,它已經把整個信息給你做了封鎖,而且是做了非常多。大家注意一下騰訊去年做了一件事,就是它把這個騰訊國內跟國外的服務器是分開的,也就是說很多騰訊帳號,其實是服務器你在海外發信息,它是不可能讓你發到中國那麼順利的。另外騰訊的這個網路封鎖也是非常嚴重的,它其實已經做到了這個信息在線上嚴格給你分開。

另外呢,走到線下,這一步就是說短訊和這個手機上這些東西,就是接收功能它現在是朝向這個方向給你封鎖掉。那麼信息封鎖,是直接能看到,它涉及到是進去跟出來的問題,出來的信息,這裡面有一個大的背景,就是中共做了很多人權迫害的事兒,它歷來對中國百姓進行鎮壓,它不想這些信息暴露出去,特別你看到上海的這個事情暴露的非常多,一旦它對百姓的這種鎮壓暴露到海外,海外是會聲討它的,這是它不想讓信息出去的一個原因。

還有一個東西,它不想要讓信息進來的原因,其實你看這次短信封鎖,它有個最直接的原因,就是5月3號中共聲稱抓了一個馬某某,一直懷疑是馬雲嘛,他其實是一個技術員他才能翻牆出去。翻牆出去之後,他就是說受到了這個海外的這個就是自由社會的影響嘛,他認識到中共不對,他認為中國應該有一個新的政權來取代共產黨,那麼他發了獨立宣言,甚至在學生當中去宣揚我們要建立一個新的中國的思想。

所以中共認為,向內的這個信息灌輸,已經達到了老百姓要起來推翻它統治的地步了。那麼怎麼辦呢?我就徹底封死,大家注意沒注意,就是說封鎖這個短信功能,和這個通話功能,很大一部分就封鎖了你在海外的,你比如說你在海外的這個使用權,你比如說那個,你在海外可能有一個LINE的帳戶或者是WhatsApp的帳戶,但是,它每次要跟你驗證電話號碼,給你發驗證碼,是不是你就接不到了。從這個角度,它是進一步的限制你在線上的信息的出入。而且很多VPN你要花錢買,可能就是銀行會給你,他用的海外銀行會給你通訊,那麼再深入的這一步看下來,信息這個層面完了,它限制的大家是什麼?限制大家的這個海外理財,和這個海外資金向外走的一個功能。

你比如說有有些人他出國了之後,他開了一個海外銀行,他想在中國接受到這個海外銀行的網上服務,他可能也就是說他每次登陸的時候,銀行會給他手機發一個驗證碼,那麼他要有這個驗證碼才能登陸,這個時候它把手機短信功能封了,也等於封了大家的所有海外理財服務。它也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限制中國大陸人向外走錢的這個功能。很多在國內朋友你可以仔細看一下,中國的蘋果商店是沒有加拿大、美國銀行的網路應用可以下載的,理財服務給你下載的,這說明什麼呢?說明他進一步限制大陸百姓向外走錢的這一塊。所以它整個信息戰可以說是,整個封鎖從線上一直走到這個電信封鎖,它其實重點就是這兩點,一個是信息的內外流通,第二個向外走錢,海外理財的一個封鎖,它著重就是這兩點。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說官方說現在你如果想要國際電話,接聽國際電話或者短信,你可以去登記,登記之後也可能給你開通,所以如果這樣的話,也就是說官方會非常精確的了解,誰在國外有海外關係,那這是不是一個進一步監控的一個舉措?另外就說它這樣的話,也便於它隨時關停。

趙培:對,大家注意這是一把雙刃劍,為什麼呢?有人可以說我不去登記,我海外有親戚我需要接受海外信息,或者我兒子在美國留學,你不去登記,你注意,中共銀行裡面有個轉錢系統,就是每個人向海外,就是你給你兒子在海外留學要轉錢,只能轉五萬美金的這個上限。那麼你如果這邊不登記,你那邊想給你兒子轉錢,是不是它就可以以此為理由不讓你轉呢?它就掐住你錢的向外流通呢?是,但是你一旦去登記了我有兒子在海外,那麼你就變成了中共一個重點的監聽對象,你兒子在海外說,我們這邊都放開了沒事兒了,我們Omicron都已經我們不當回事兒,在我們這兒沒大影響,我們都上街吃飯了,你說你心裡是一個什麼情況,你再把這個消息向你上海的朋友一分享,你上海的朋友是不是也會對中共,知道中共在作惡,是不是他也會起來反中共。

所以呢,這裡面是等於是讓中國人陷入一個兩難的抉擇。你去登記吧,它會嚴格監控你,看看你有沒有可能再發一個獨立宣言,組一個中國臨時政府,你不去登記吧,你怎麼給你兒子在海外匯錢呢?他若是在海外上學,你怎麼匯錢呢?它會以此為藉口扣住你們家的錢。所以這對中國人是一個兩難的選擇,錢和信息是一個,和生活上的自由都會被中共玩弄於股掌之間。

主持人:是,我覺得就是在兩年前,還很難想像中國現在會出現這種狀況,但是現在迅速的在走向這種西朝鮮的模式,您覺得為什麼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中共要迅速推出這些閉關鎖國的措施呢?

趙培:我剛才講了,就是說信息上5月3號的那個馬某某事件,他就表明中國人已經起來了,我們要一個新的政權,我們要一個新的政府,你中共就是邪惡的,我們可以發一個獨立宣言,我們把我們人權的要求,也就是說我們個人跟政府應該是個什麼關係,我們從新理順一下,反正你共產黨是邪惡的,我們不要你,它已經發現中國人的這種意識的覺醒,已經非常明確了。所以它現在一定要這麼做,就信息上要切斷。

另外呢,資金上大家知道現在這個就是美國加息之後,這個人民幣的匯率是一直在跌,這個原因大家也知道了,中共還想放水保房地產,那麼外匯一直在跌的話,很多人就選擇把錢從人民幣轉成美元嘛,存到美國,這應該是個合理的理財的措施,它為了防止這個發生,所以就是在理財上嚴禁任何錢出中國,這個事它已經達到了這個臨界點,所以它必須要做,而且要做得這麼狠,讓你在海外理財都受到很大干擾,這是它必須要做的事情。那麼這兩點是一個問題。

而這裡面最有意思,這個信息方面,我給大家舉個中共非常失敗的這個例子,就是最近大家網上傳的一個中國電視臺在,中國的某個電視臺在美國採訪這個路人的畫面,就是人來人往大家在小吃攤上都在那兒,就是人來人往往美國,人來人往,就在那兒吃小吃,幹什麼。然後他說民眾對政府的防疫措施感到非常失敗,期待疫情早點過去。

可是你從它那個欣賞畫面,你就已經看出美國人覺得生活已經恢復正常了,他有什麼可煩惱的?真正煩惱的是上海人,是不是?所以中共覺得我已經騙都騙不下去了,我號稱封城的成功政策,現在證明在Omicron的傳播下,已經證明是一個笑話、一個失敗的政策了。在信息上它確實已經達到了讓中國人起來反抗的臨界點,所以它現在要做到更大的封鎖。

主持人:剛才唐靖遠先生提到一個就是說,中共政權其實現在非常非常的脆弱,很可能一點訊息,或者一點小的事件,它認為會引發這種大的後果,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它就開始自保,它每一到這種時候就會採取閉關鎖國的,您怎麼看呢?您認同嗎?

趙培:我們認同。因為我們之前分析當中,包括西安和上海的封城,我們總結了一下中國人的忍耐程度,也就是到30天,中國人幾乎已經沒有很多食物了,甚至超過30天之後,中國各地就開始出現了民眾取代居委會,甚至抄家居委會的這種情況,他們可能會組織一些自治的臨時政府,你說政府也對。因為上海有個著名的例子,就是這個疫情,一來居委會全部被感染,全部拉走隔離,沒居委會了,中共又不管他們,他們怎麼辦呢?他們成立了臨時買菜群,他們13個人有關係,你買白菜,我買豬肉,在我群裡買。他們這互相一買之後,這個小區幾十棟樓都加入了,人家也是非常仗義,就是行,每棟樓選一個樓長出來,統計你們需要多少菜,到我這個群裡,我再去買,而且都是低價菜。

他們這一做之後,大家商量商量怎麼管理,我們形成一個機制,這幾棟樓,五十多個樓長叫眾議院,我負責買菜的叫參議院,幹活最多的那個人,等於是個臨時總統,他說話有分量,因為他是給大家幹活最多,大家都服氣、有威望,這不就形成臨時政府的一個狀態了嘛。

其實中國人他不需要共產黨,大家能過得很好。這樣他們說這小區裡面形成了一個什麼風氣?就是老太太不會買菜,跟樓長一吆喝,樓長馬上跟買菜群裡一吆喝,馬上能把菜送到位,20分鐘之內就能把菜送到位,所以他們過得很好。但是大家看這是不是造了共產黨的反?共產黨馬上把他們取締了,這種事情在上海很多,有一個地方的律師,就是一個小區裡面看到居委會太不像話了,囤積[00:23:05]賣他們高價菜,他們律師合起夥來把居委會趕走了,接管了居委會。結果從裡面抄家出來大量物資,大家一分,很夠分的。甚至你從網上視頻也看出來,很多人就衝擊居委會,居委會那個主任就拉著物資逃跑,各種情況都發生。

就是說它確實到了一個臨界點。你再封下去等於是教會了全中國人,我們應該怎麼自治,我們應該怎麼把你共產黨給淘汰掉。你想這次Omicron其實不是毒性很高,不是致死率很高的病。如果未來來一波致死率很高的,讓居委會都拉去隔離個幾十天,在這種無政府狀態下,中國人的自治就能起來,所以就能夠代替掉共產黨,這就是一個可行的路線。所以這個病毒針對中共而來,你發現非常有道理,為什麼?因為中共不是一個人性化的管理,所以這才導致了它的危機,它的本性是控制,結果這種病毒來了,你這麼嚴格的控制,如果上海的兩千六百萬人算軍隊的話,你應該給他們伙房炊事班熬飯分給大家。如果算關到監獄裡,你也應該有大食堂,可是你沒有,是不是你的管理純粹是個壓榨百姓的、不人性的管理。自然百姓要起來要有自治政府,天道就是這樣輪迴,就這麼走的,所以它現在已經面臨到自己要被取代的危機,所以它堅決要把謊言給維持下去。

主持人:好,唐靖遠先生說到上海,我們來看一看上海最新情況,因為上海官方聲稱,從週一開始逐步解封了,但是百姓都不信,有人就說你騙我可以,你要注意次數。還有人貼出居委會的通知,說怎麼怎麼樣,說從16號開始還要足不出戶,甚至有人問,你們哪些業主能夠明天來,所有的人都說來不了。您覺得上海解封是怎麼一個狀況?一個是它是真是假?一個是它為什麼要發這麼一個通知?

唐靖遠:首先按照官方的說法,它說上海的解封是分成三個階段的,就是以21號、31號為界,把它分成三個階段,從現在開始到21號這個階段,叫做鞏固攻堅清零,所以這個階段反而會更加的嚴厲,所有人都必須要足不出戶,甚至連外賣啥的,反正這些可能都停了。反正鞏固攻堅一直到21號為止。21號到31號,這十天時間相當於是屬於情況好的,可以有序的開始放鬆。比如封控區降成管控區,管控區降成防範區,大概是這麼一個階段。

它真正所說的解封,按照它們官方自己的解釋,是要在六月一號以後了。從六月一號到六月的中下旬在這個階段,而且它必須得滿足一個前提,就是實現疫情防控常態化的模式,在這個前提之下,可以全面恢復生活秩序和生產秩序。所以你這樣來回過頭來看,它所謂上海的解封,我要說難聽一點,它就是掛羊頭賣狗肉了。為什麼呢?因為它的關鍵就在於,我們就算從六月一號開始起,你說進入到只要實現疫情防控常態化,你就可以全面的恢復各種秩序。

這個疫情防控常態化它意味著什麼?你要按照官方它們自己的定義,疫情防控常態化它有兩個核心的舉措,第一個就是方艙醫院要永久化,第二個就是核酸檢測要制度化,它不是要建立一個十五分鐘的核酸檢測的,叫做採樣圈嗎?意思是說,只要是在省會這種城市,包括千萬人口以上大城市,必須要達到這樣的一個標準。你出門以後,你步行十五分鐘之內的距離範圍之內,你就可以找到一個核酸的採樣點。這樣做的目的,是要求它制度化的、強制的,每一個居民、每一個星期至少要檢測一次核酸,如果這個地方、這片區出現了一些異常,比如發現了陽性,或者無症狀感染的,很有可能立馬你就會升級為兩天測一次,或者甚至是每天測一次。你如果有了這樣的問題,他們方艙是永久化的,方艙不會撤的,所以隨時有問題的人隨時送方艙。

其實你就會發現,它這種所謂運行常態化,其實就是把這個封城清理模式,封城是一刀切式的,所有的小區,所有的生活區,全部都給封了,但是它現在就把它變成了一種輪流封。今天一、三、五封了,二、四、六可以開放,明天可能換過來變成二、四、六封了,一、三、五開放,它其實就是變成了這麼一種模式,只不過是一種一刀切式的封城,相當於分解版、弱化版,只是這麼一個版本。所以說白了,它的本質其實還是屬於封城清零,只不過是稍微把它弱化了一下,把它分解開來輪流封,變成這樣一種形式,所以它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解封,我是這麼來看。

主持人:趙培剛才說的那個視頻,那個記者還說美國人要恢復正常生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看中國人要恢復正常生活就甭想了。所以他這個話說出來,大家就說美國人你應該說中國人吧。但是現在上海這個表態,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就在這兩天,四月份的經濟統計數據出爐。上海我們知道,上海四月份的汽車銷量是零,所以人家說你病毒沒清零,你的汽車銷量先清零了。中國四月份的經濟數據非常慘淡,汽車銷售環比價下降了47%,還有失業率飆升等等。

甚至胡錫進、胡編都開始發文說,北京、上海這種城市不能反覆封控,說現在經濟數據怎麼怎麼樣。所以您怎麼看?有關經濟和防疫現在這兩個矛盾的尖銳,包括現在李克強最近一段時間,黨媒高調去報導他的講話全文,海外的媒體也透風說他怎麼怎麼樣,有更大的話語權。您覺得是不是在經濟上這一塊,確實黨內鬥爭非常激烈,對於習近平來講形成了多大的壓力?

唐靖遠:這個是一個客觀的事實。首先第一個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他防疫的模式,像剛才我們提到的,事實上已經在調整了。至少從一刀切的模式,他不太敢再這麼蠻幹下去了。所以他換了一個,我就說掛羊頭賣狗肉。他換了一個馬甲,叫做疫情防控常態化,換了一種方式來可能也許大家更能夠容易接受一點。那麼這種變化跟剛才你提到的胡錫進出來發這個文章,說什麼像北京、上海這種大城市,不能夠隔三差五地又來反覆的封控。他毫無疑問肯定是奉命在發這樣的一個文章了。

因為之前我們都知道他對封城對經濟的影響,他是因為說錯了話被迫自己刪掉了這個文章,然後全力去力挺這個封城模式。現在然後又重新做回了一個調整。所以這麼一個折騰下來,你可以看到他我覺得折射出來就是高層在這個經濟,剛才妳已經羅列了很多數據。就是經濟的壓力,我覺得這個對習近平來說應該是客觀的。可能也許他自己都沒有料想到封城兩個月,會對這個經濟帶來的損失會這麼的大。

因為胡錫進自己的話說叫做「腰斬」,其實這個腰斬還是官方可以說出來的,我覺得可能也許真實情況比腰斬還要慘,所以他可能是屬於這麼一種情況。這是第一個,就是經濟的壓力迫使習近平不得不做出了一些調整。所以這個導致他在經濟方面的權力,我覺得他的確是受到了些限制。那麼第二個因素,大家可能看到了,李克強好像現在突然一下變得比較高調了。他在黨內的地位的這種提升,這個也是一個客觀事實。《人民日報》居然登,它本來是國務院開的一個什麼廉政的會議…

主持人:而且是半個月前的。

唐靖遠:半個月前的。其實這麼一個不太重要的會議,但是居然把他的全文放了一個整版放在第二版上,全文刊登出來。這種待遇是多少年,他其實都從來沒有享受過的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覺得李克強的確在經濟領域拿回了一部分這種話語權,但是我並不認為他這種做法能夠真正對中共的經濟能夠起到實質性的影響。就像剛才你提到的這個問題,就是說我們都知道這個封城清零和經濟的發展,這二者之間其實它是尖銳對立的。它不可能說真的能夠把它統一起來。

主持人:你只要不流通,這個經濟是不可能恢復正常的。

唐靖遠:對,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你要堅持封城清零,那麼你的經濟一定就會受影響。反過來你要恢復你的經濟,你的封城清零模式,你就一定要被改變,或者說你就要受到影響,它就已經變成這麼一種政策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覺得至少我們現在看到的封城清零這個大的原則,它的本質其實是沒有變的,他雖然換了一件馬甲,但是其實他本質沒有變。所以在這樣一個前提之下,我覺得李克強他當然毫無疑問是得到了黨內一些勢力,包括一些元老的這種支持。他可能拿回了一部分經濟領域的這種權力,但是我也覺得他基本上只是局限於在經濟領域。他最多也就只能做一些修修補補的工作,他不可能…

主持人:一些刺激措施的出臺啊等等。

唐靖遠:對,就是他不可能說真正的能夠從根本上來改變整個中共經濟的這麼一個模式。所以在我看來就是整個中共的這個經濟總體的趨勢,沿著加速、沿著惡化了這個趨勢,它是不會改變的。

主持人:對,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可以說他得到了更多的話語權,但是這個話語權是不是轉變成實質的政策或者執行權,就非常難說。好的,那趙培先生您怎麼看中國四月份的經濟數據,以及它會給當局帶來多大的壓力?

趙培:其實經濟這個方面的分兩部分說,一部分是說中國經濟現在最大的壓力其實不是來自於封城,而是來自於美聯儲加息。你看三月份、四月份的數據,特別是四月份的數據,受美聯儲加息的這個影響非常大,因為美聯儲這次加了五十個點。那麼在這之前人民幣是狂跌的,人民幣在跌、匯市在跌、股市在跌、房價在跌,那麼你保哪個?中共黨內現在已經鬧得是七竅生煙,互相打來打去。

你就以房市為例,這個央行的行長易綱和劉賀是保房地產派,就是咱們接著放水、接著降準,咱們貸更多的款要保房地產。那麼韓正跟胡春華是要放棄保房地產,就是我們要繼續整頓房地產,不能再靠房子來炒這個經濟了。所以從美聯儲加息的這種政策轉變來說,這個對中共的打擊非常大。因為現在美國十年期國債已經超過了中共的十年期國債了。你想美國的這個國債務穩當還是中共的國債穩當?當然是美國國債穩當。所以很多人就開始拋中共的國債來買美國國債,那麼這個造成資金外流,也對經濟是一個重大打擊。

所以這裡面就是說中共這幾年靠印錢、靠吹牛搞起來這個經濟,現在是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這是很肯定的。這是說美聯儲這個國際大環境對它經濟的壓力,在四月份是極其的大。那麼你說這個防疫對中共的經濟有多大壓力呢?它其實對中共的經濟數字的壓力不大,而對百姓生活壓力很大。它搞不下去會是它把百姓可以搞破產了,為什麼?大家想,你核酸檢測要不要錢?有人說中共自己吹說我免費,你免費用的是大陸人醫保的錢。那麼你這筆錢都用來做沒用的核酸檢測,那麼真正中國人有病的時候,你醫保拿不拿得出這筆錢呢?拿不出來,這就是說對大家的壓力非常大。另外老百姓封在家裡,我剛才說了它不給大家大鍋飯吃,也不給大家發錢,甚至不讓大家上街買,大家買的都是高價的食物。那麼怎麼辦?老百姓的存款是不是要耗到底了呢?也可能耗到底兒了。所以為什麼這個封城政策它可能跟你鬆一鬆呢?是因為它看到它把醫保給壓榨光了,把老百姓的存款快給壓榨光了。社會要崩,它肯定要緩一緩,就是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都是這麼玩的。比如說文革,我已經把中國經濟玩到崩潰了,我緩一緩,我把文革停了,我搞改革開放。這都是中共裡面的政治鬥爭一齣跟一齣的鬧。比如說這個清零,為什麼現在清零?它之前也宣布清零,你看看五月一號上海宣布局部清零,就是五個區宣布我已經清零了。它為什麼宣布清零呢?因為孫春蘭要到北京去彙報政績了,你這個時候不宣布清零?你看在黨內政治局一討論,孫春蘭說:哎,我們這邊清零了,很有成績,封城很有成績。要在政治上要宣傳我們又勝利了,這是中共要的一個虛假宣傳,所以它一定會宣傳清零。

那麼你從整個Omicron的曲線來看,Omicron它也是鬧一頓消停一頓的。那麼一個高峰過去了,上海其實從三月份就開始鬧,四月份、五月份,三個月高峰期過了。他敢繼續撒謊「我徹底清零了」是因為Omicron高峰過了,你以後即使染病了也不算了。所以這個是他宣布清零的一個客觀上的原因。所以從經濟上來說就是受美國加息影響非常大,它自己的這一波就是通過疫情炒作經濟等,是把老百姓的存款和這個醫保基金已經快給炒乾淨了,所以它不得不清零。

那麼數字你會看到今年中共數字還會非常好看,因為為什麼呢?因為這麼多人的調動不都是錢嗎?上海就是有人說急眼的時候,要人買菜,就是居委會那種不正規平臺買個菜跑腿費得八百元人民幣,你要把這些都統計到經濟裡面,你覺得中國經濟一片大好。數字上,老百姓花了好多好多錢,國家也花了好多好多錢,是不是數據大好的一年?也可能。

主持人:對,反正我們看到的四月份的數據,單從這個汽車銷售、還有包括用電量、還有包括人民幣的貸款量,都是屬於大幅下跌甚至腰斬。所以我想這個對於中共也看到了。那最近這段時間,很多人在分析說李克強是不是勢力開始回升,然後對於習近平有多大的壓力。所以不管怎麼說,這個經濟的一定是對於中共現在的防疫政策是打臉的。那你覺得習近平在多大程度上會做出讓步?或者是表面讓步,實際上還是會堅持他的動態清零呢?

趙培:其實這個清零,它是個政治宣傳。這個清零,其實你不管你怎麼打這個清零的臉,這是中共剛才說了它要宣傳它勝利了。你比如說五月一日那一次,它就宣傳我又勝利了嘛。它總會宣傳勝利,它覺得疫情總會過去,不管死多少人,我可以不報。你知道現在中共宣傳的重點是在哪嗎?就是說它不再宣傳經濟上我怎麼的,或者說我清零真能清零,它現在重點已經轉向死亡率低了。

就是大家再統計一下,就是這一波Omicron在上海的死亡率,我給它算了一下它是千分之零點八。這個死亡率其實它是編出來的,因為很長一段時間它不報死亡率,直到海外覺得不可能沒有死亡的情況。因為根據香港和韓國的情況,就是亞洲人的體質一定會出現死亡。上海如果按照香港的統計標準,現在為止死亡的人數應該在一萬人以上。那麼它就是為了宣傳我勝利了,所以它編個千分之零點八。它這個東西是對標人家新西蘭,新西蘭是全球Omicron死亡率最低的國家千分之零點七,那麼它會把這個拿出來宣傳。

它其實已經做宣傳了,它說,臺灣的死亡率非常高,你看我們封城政策是正確的。所以它現在已經無話可說了,已經開始編一個死亡率來宣傳它封城的勝利。這個就是說它又找了一個政績。那麼至於經濟,哎,我們可以不談。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不允許傳播進國內,沒人知道老百姓過得多慘。我們就宣傳,你看我死亡率低是不是,所以我又勝利了。

主持人:所以就說對於它的這個動態清零政策,您覺得調整可能性不大或者幅度不會大?

趙培:它的口號一定要喊下去,不管它實際調不調整,口號是必須喊下去。這就是中共死要面子的一個情況。

主持人:好,那唐靖遠先生還有一個也請您分析一下。就是我們看到說最近一位經濟家也出來說話,李稻葵,然後他的話也引發了非常大的反響。他這話他就說:「中國這兩年抗疫是很有成果的,是個勝利。」因為他計算了一下他說:我們挽救了四百萬人的生命。他不知道怎麼計算出來的,好像根據美國的這個一百萬乘以四吧。然後他就說:這樣看來我們平均每個人延長了十天的生命。然後有人就說:哦,那你把這個人關一輩子,那這個人可以延長一年的生命。他還說:可以一邊防疫,一邊隔離。然後就被人諷刺說:那你是要辦集中營,集中起來,大家都是贏了的。就這樣的觀點,一個是您做什麼樣的評價?另外一個我很驚訝就這個人真的是習近平的智囊嗎?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這個人毫無疑問,我覺得他可以說是比較腦殘的一種言論。為什麼呢?因為就剛才我們說了,其實在這個清零和經濟的這個關係,它其實二者之間一直都存在著一個巨大的矛盾。但是現在習近平他因為清零受到攻擊最多的,就是說這個清零封城嚴重的傷害了經濟。這個是他受到反對派攻擊最大的一個著力點。所以他的目的是想要為習近平來緩解,所以他就覺得我們可以把這個清零和經濟的發展可以把它統一起來的,這不是對立的,它完全可以統一的。所以一方面他是為這個清零抹粉,說什麼所謂增加了十天壽命等等。這個當然聽上去就是非常荒謬的。

我們舉個很簡單例子,現在前兩天不是最火的那個什麼說「我們這是最後一代」是吧。這個它為什麼一下這麼火?它在全國引發了一個強大的共鳴,甚至很多人都把它印在那個T恤上面了。你想如果說大家都要說都不生孩子,都沒有下一代了,你這個不相當於清零,你連這個壽命都沒了,他都不出聲了。你損失了多少的壽命,你要說這樣的一個邏輯的話,它是非常荒謬的。

那麼另一方面他所說的這種把人隔離起來進行生產,這種模式它其實就是新疆那個再教育營的模式,一模一樣。說穿了它其實就是監獄模式,說白了。所以你把全國都變成一個大監獄,然後如果真的要這麼兌現的話,那麼所有每一個工廠,其實就變成一個巨大的監獄裡面不同的小小的監區,它可以嗎?那麼其實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他其實無形中說出了共產主義的一個真相。共產主義它其實最終的目的,就是要把每個人都變成可以任意宰割的這麼一個囚犯。所以這種模式毫無疑問我覺得,它其實不具有任何的這種可行性。

主持人:是,你說這樣的人做習近平的智囊,他每天被這樣的言論去塑造的話,我覺得他這個思想可能是沒有辦法跟正常人接軌的。好的,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