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普京求援遭拒 中俄關係生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0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3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我的「六四」故事:謊言是如何坍塌的?密談氣氛緊張,中俄關係生變;俄烏戰爭百日,普京曝癌症手術!

在我錄製這期節目的時候,大陸已經進入6月4號了。這一天是33年來中共最敏感的日期之一,因為這一天記錄了中共在天安門廣場動用坦克、機槍和刺刀,瘋狂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北京市民和各地進京聲援的各階層民眾。這一天也是將中共永遠釘在恥辱柱上的最牢固的釘子之一。

【我的六四故事:謊言是如何坍塌的】

現在回顧這段歷史,「六四大屠殺」的見證者、美國前川普(特朗普)政府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在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說,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是中國人自共產黨上台以來最自由、最沒有恐懼的7個星期,對他來說非常震撼,也深刻影響了他對美國政府中國政策的建議。

我覺得余茂春先生的描述是很準確的,因為我們現在回過頭去看,會發現六四運動實際上是整個中國社會、包括中共這個黨,是中共建政後最接近和平轉型、走入民主化的契機。

那個時候有全國空前的民意海嘯,有國際社會空前的聲援和支持,甚至在黨內也空前出現了趙紫陽這樣的希望真正轉變中共政治體制的總書記。可以說一切條件都到了最成熟、最有利的時候。但所有這一切都被鄧小平凶殘的開槍屠殺毀滅殆盡。

從第一顆子彈呼嘯出膛的時候起,實際上就已經注定了中共要在極權暴政的絕路上狂奔到底了,已經就注定了中共的改良、自我革新轉型走入民主化的可能性徹底喪失了。在那之後無論中共釋放了多少所謂的政改、轉型、與國際接軌、融入國際社會等信號,實際上都是徹頭徹尾的戰略欺詐,都只是中共為了韜光養晦、積蓄力量以最終吞噬全世界,將紅旗插遍全球的欺詐手段而已。

我在大陸的時候,曾經接觸過不少80後、90後的年輕朋友,他們幾乎無一例外都對六四屠城這段歷史一無所知。極個別人隱隱約約聽說過一點點梗概,但對整個運動的來龍去脈以及屠殺的細節等完全都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的。他們甚至幾乎沒有人知道趙紫陽是誰。

一個政黨可以將自己曾經的最高領導人都抹殺得如此乾淨,讓其徹底人間蒸發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在這樣的輿論操控與信息誤導程度下,誕生出大批黨國不分、把愛黨混同於愛國的小粉紅是一點不奇怪的。

就我自己來說,「六四」也有某種特殊的意義。這不僅是因為我也算是一個見證者,那一年雖然面臨高考且身處偏遠小城,但依然每晚抱著短波收音機凝神收聽受到嚴重干擾的美國之音等海外電台的消息。更是因為「六四」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意識到,中共作為一個政府可以如此毫無廉恥、面不改色散布彌天大謊的時候,那種震驚和憤怒,是我永生難忘的。

這個清醒的過程,來自我的一位同學。

六四屠殺發生前後,由於干擾嚴重,信號非常差,短波收音機已經收不到什麼消息,只是從同學和社會上一些隻言片語的傳聞聽說開槍了,還用坦克碾壓活人等。但我本能地不太敢相信,因為總覺得學生們如此和平請願,而且真的是一心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前途,政府怎麼可能如此殘暴濫殺無辜。

尤其那時候每天在家裡看新聞聯播,只知道廣場被清場了,當時的國務院新聞發言人袁木言之鑿鑿地宣布,在對天安門廣場的清理中,沒有發生任何的傷亡,沒有打死一個人,軍隊更沒有用坦克碾壓任何人。

那時的我對此是有點半信半疑的,總覺得此前聽到的那些死傷無數、坦克壓人的傳言和政府的說法相差太遠,總覺得政府即便有清場驅散人群的行動,過程中可能有少數傷亡,但不太可能像傳言這麼誇張吧。

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有個東北大叔在人群中激動地講述廣場上屠殺的經過,結果被人拍下來,然後在新聞聯播播放出來,播音員義正詞嚴地闢謠,說這個人是邪惡的謠言製造者,呼籲大眾找出這個害群之馬等等。結果很快這個人真的被舉報後被捕,然後也很快在電視上認罪,說自己講的都是道聽途說,自己根本也不知道這是謠言等等。

這一度更讓我感到,可能是大眾對民主運動最終失敗太過失望,所以無形中可能對清場的過程有了很多誇張的、添油加醋的說辭,天安門廣場清場的實際情況可能並沒有傳言說的那麼嚴重。

但我這個自認為比較客觀的判斷很快被現實擊碎。

當年7月,我們考試完了就進入暑假,我和同學們成天吆三喝四地結伴到處遊玩,很快就淡忘了這件事情。直到有一天去了一位同學家裡聚會,在聊天過程中他才悄悄對我說,他在北京一所知名大學讀書的親哥哥被退學回家了。因為他哥哥被有關部門秋後算帳、追查請願學生的時候,認定「六四」那天他就在廣場附近,證據很簡單,他哥哥中槍了。

幸運的是,他哥哥是臀部中槍,而且可能是擦傷,情況並不嚴重,但這就成為六四當天肯定在廣場一帶的證據。即便他哥哥不是組織者或骨幹,只被鑑定為一般參加人員,但處罰也是嚴厲的,直接就退學回家了。在那個年代,大家都知道,這基本上就意味著一輩子的前途毀了。

儘管同學的哥哥受了輕傷這件事在「六四」殘酷的屠殺過程中幾乎算不上什麼,這樣的人和事幾乎數不勝數。但對我來說,當時給我的震撼是顛覆性的,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從當事人那裡知道,六四當天中共真的開槍了,屠殺是真實存在的,坦克壓死人也是真的。那個後來在新聞聯播中被迫認罪說自己傳播謠言的東北大叔,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的「電視認罪」。

而對所有這一切,中共可以面不改色地瞪眼撒謊,那種理直氣壯的程度會讓人本能地懷疑自己此前的所有判斷或結論。那是我第一次切身體會到什麼叫「說它們是流氓黑社會是在侮辱流氓黑社會」,那種難以用語言表達的震撼和現在上海人看到政府瞪眼聲明說「我們從未宣布封城,都是你們自治的居委會在封你們自己」是一樣的。

從那個時候起,我就知道,中共說的一切都是不可相信的,哪怕我暫時找不到證據來證明中共是撒謊,但中共的說辭一定不能全信。

這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認知,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重要的轉變,我知道自己永遠都不可能會靠近或認同、更不可能加入這樣邪惡的一個組織了。這也是我第一次開始有了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也不一定代表中國人這樣一個初步的概念。這個概念讓我受益終身,成為我不再受中共欺騙,能夠慢慢看清中共如何愚弄世人、洗腦大眾的關鍵。

這就是我的「六四」故事,也是六四事件帶給我的最大影響。

普京求援遭拒 中俄關係生變】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和大家聊一聊俄烏戰爭的相關話題。這個話題我已經有相當一段時間沒有和朋友提到了。今天我們來聊這個話題,主要是兩個原因,一個是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到今天為止剛好滿100天,算是到了一個節點,值得我們系統地來總攬一下這場戰爭的整體態勢和走向。

另一個原因是《華盛頓郵報》曝出了一條獨家消息,顯示中俄之間曾經「上不封頂」的關係出現了一些變數,我們有必要來討論一下其可能性有多大。

我們先說這條獨家消息。這條消息是在昨天下午刊發的,文章比較長,其主要的信息是說,最近幾週,俄羅斯官員至少在兩個場合向北京施壓,要求中共兌現其在入侵烏克蘭之前公開宣布的「友好無上限」的承諾。

報導沒有透露具體細節,但引述了中共一位匿名官員的話說,雙方會談氣氛比較緊張,俄方要求中共兌現2月24號入侵烏克蘭之前的「貿易承諾」,以及現在被美歐等國制裁的金融和技術支持。知情人說俄方沒有要求提供支持其戰爭的「武器和彈藥」,但暗示俄方要求提供可用於軍事行動的其它東西,包括技術和設備。

而中共領導層的態度是,希望在不觸犯西方制裁的情況下擴大對俄羅斯的援助。習近平已經責成其親信趕快找出既可以在財政上幫助俄羅斯但又不違反制裁的辦法。

除此之外,中共正試圖通過外交途徑和聯合軍事演習等其它機會來表達對俄羅斯的支持,但中共官員也指出,由於戰爭拖延時間遠超預期,中共已向俄方明確表示,結束戰爭將使中共有更多的迴旋餘地來反對制裁,並在外國公司大批撤離後在俄國國內發展商業關係。

這當然就是習近平在暗示普京早點主動停戰,無論是通過談判還是其它什麼方式。中共的算盤是,普京如果主動停戰了甚至是撤軍了,那麼國際社會維持高強度制裁的理由也就沒那麼充分了,中共不但可以加大援助普京的力度,鞏固這塊戰略屏障為己所用,還可以趁機獨霸俄國國內市場,加深俄國對中共的依賴,也等於加深對俄國的控制,可謂一舉兩得。

看起來,在表面的平靜下,中俄之間號稱「上不封頂」的關係正在發生某種微妙的變化。這個消息的可靠性究竟如何呢?就我個人看來,是有相當可信度的。首先,中共的立場很符合當局最近一貫的行事邏輯,我們簡單點說,就是「既要……又要」邏輯。

就像黨媒反覆公開強調的,既要成功管控疫情,又要經濟大盤穩中向好。中共總是醉心於把兩個自相矛盾的目標並列還要宣稱自己有獨家優勢可以同時達成。這與既要援助俄羅斯又不能被牽連制裁,既希望戰爭持續拖住歐美,又希望戰爭早點結束避免自己被拖下水。

反正中共總是喜歡用這種兩眼翻白的左右抽瘋式政策來展示其精神分裂狀態,而且自我感覺還很良好。

其次,在一週前的5月26號,《南華早報》和《星島日報》相繼引述消息人士爆料,說現任外交部副部長的樂玉成即將調往廣電總局任職副局長。

樂玉成是學俄語出身,先後在外交部蘇聯東歐司、中共駐莫斯科大使館工作,擔任過駐俄羅斯公使,是外交系統的知名的「俄國通」。今年2月4號,習近平在北京與普京會面後,就是樂玉成第一個在吹風會中公開說出了「中俄關係上不封頂,沒有終點站,只有加油站」這句話,可謂一時風頭無兩。

現在,原本被視為可能接替王毅王公公執掌外交部長的樂玉成大熱倒灶,平調到規格低於部委的廣電總局,這明顯是一種「敲冰」的安排——就是敲到冰山上去歇涼的意思,簡稱「敲冰」。

這個動作從一個側面顯示出,樂玉成很可能是促成中俄聯盟的主要當事人,而當局現在要對中俄關係進行調整了,「上不封頂」已經成為中共的巨大的負資產,甚至成為美國「軸心法案」史無前例列入習近平名字的頭號理由,那麼在中俄關係需要降溫的背景下,樂玉成需要背鍋出局就成為順理成章的事情。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的5月27號,一家名叫「俄羅斯商業諮詢(RBC)」的俄羅斯新聞機構引述兩位消息人士的話主動爆料說,中共已經禁止來自外國租賃公司的「雙重註冊」的俄國波音和空客飛機進入中國領空。

這裡所謂的「雙重註冊」客機,就是指俄國航空公司向西方國家租賃的數百架客機,為了報復西方的制裁,普京下令對這批飛機強制在俄羅斯重新註冊,實際上就是搶奪、扣押了這批客機。

中共禁止這樣的客機進入中國領空,當然是不想得罪美歐各國。因為這批客機相當於是被搶劫的非法飛機,一旦允許入境中國,就等於自動承認自己是搶劫犯的同夥,至少有幫著銷贓的嫌疑。

這些信息都顯示出,中共與俄羅斯的關係裂痕正在加大。很顯然,美歐嚴厲的制裁警告對中共的震懾是有效果的,中共不想引火燒身,所以中共現在的手段,是用口頭語言與聯合戰備巡航這一類象征性意義更大的動作來穩住俄羅斯,但在實質性的軍事、經貿和科技等領域和俄羅斯逐漸拉開距離。

【俄烏戰爭百日 天平向哪邊傾斜?】

中俄關係的變化,帶來的最直接影響,當然就是俄烏戰場。

剛才我們提到了,今天是俄烏戰爭滿百日,澤連斯基公開表示,迄今已有20%約12.5萬平方公里的烏克蘭領土遭到占領與控制。朋友們可能都看到新聞了,當前的戰局仍然呈膠著狀態,俄軍在烏東盧甘斯克州的工業大城市北頓涅茨克取得一些進展,目前控制了該城市80%左右。

但在南部的赫爾松地區,烏軍又跨越古列茨河,收復了約20個村鎮。總的來說,雙方互有得失,大體仍然是拉鋸狀態。

在烏克蘭這邊,美國政府今天宣布提供新一輪的軍援,其中包括火力強大的M142「海馬斯」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MARS)以及4架性能先進的「灰鷹」無人攻擊機。

而俄羅斯那邊,《新聞週刊》(Newsweek)昨天獨家爆料說,普京在4月曾因晚期癌症接受治療,而在更早的3月間曾遭遇暗殺企圖。美國情報界甚至已經在討論如何為普京的突然去世而做好準備。

在這樣此消彼長的背景下,俄羅斯在烏東取得的少許軍事進展,其實只具有戰術意義。在戰略上,普京向中共求援而不得,加上健康惡化,必然導致整個戰爭的天平正在緩慢向烏克蘭一方傾斜。

這恐怕會迫使普京不得不認真考慮如何保留與西方講和的餘地。畢竟,留給他的時間,並不會太長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也歡迎大家點讚、訂閱,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