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銀行爆雷全解析 普習通話敲打習近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1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15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以前我們曾經打過一個比方,中共體制在整個中國大陸社會中,就像一個巨大的膿腫,裡面早就爛透了,只是靠著暴力維穩勉強維持最表面沒有發生破潰。在經濟增長還能維持的時候,中共還可以用一俊遮百丑來為自己緩解壓力,將民怨和社會矛盾儘量維持在可控的程度。

但隨著國際孤立帶來的脫鉤,加上自己密煉七傷拳害人先害己,結果經濟大幅下滑,大盤不穩,這麼一點點「俊」也迅速褪色的時候,那些遮不住的「丑」就必然一一暴露出來了。

我們看到唐山打人事件剛剛才讓全世界看了一場中共基層治理的黑惡化直播,還沒消化透,河南村鎮銀行維權儲戶被打紅碼「儲戶碼」事件就迅速取代了唐山,讓所有人的目光焦點都轉移到了鄭州。

今天我們就先深入聊聊這個事件,梳理一下整個過程及其中的關鍵點,當然,最關鍵的還是「賦紅碼」這個動作,這個動作的影響極大,性質極其惡劣,而且最新的消息顯示,用紅碼來對付維權人士已經有了擴大化、普遍化趨勢。

【河南存款爆雷4大關鍵點全解析】

河南「儲戶碼事件」實際上是一個金融騙局爆雷的案件,但分為兩個階段,之前的爆雷過程幾乎沒有引起大眾輿論的關注,只有個別自媒體在談論。到了河南當局將所有儲戶全都打上紅碼之後,才引發了輿論風暴,並迅速取代了唐山打人事件的頭條熱門地位。

第一個問題,就是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是怎麼回事。

這次爆雷事件最早要追溯到今年4月18號,大陸河南至少3家村鎮銀行突然以系統升級維護的理由,毫無預警地關閉了線上取存款和轉帳渠道。之後又有河南和安徽等多家類似的共7家村鎮銀行被發現不能提款。銀行客戶存款「被失蹤」,當然引發儲戶的恐慌,由此部分儲戶逐漸向鄭州聚集實施維權行動。

河南當局一直在壓制這些維權行動,直到時間拖過了兩個月,銀行一直無法取款而導致事態擴大,前往鄭州維權的儲戶越來越多,當局才使出了殺手鐧:用紅碼阻止儲戶聚集,於是整個事件才瞬間升級,進入大爆發狀態。

第二個問題,誰是責任人?

就目前我們知道的信息,此次爆雷事件波及至少40萬銀行用戶,牽涉金額高達約400億人民幣。根據多家媒體調查報導很快挖出一些內情顯示,這次爆雷的存款基本上都是異地儲戶通過互聯網金融平台的多家APP,通過線上存入以上各家村鎮銀行的。

這些APP平台包括了百度旗下的度小滿、小米旗下的「天星金融」、中國人壽控股的濱海國金所、中國電信旗下的翼支付,還有360等等,隨便哪家都是看上去很美很妥當的一線大品牌、大平台。

而本次爆雷涉及最多「被失蹤」存款的四家村鎮銀行也被發現都有一個共同的大股東:河南許昌農商銀行。於是,許昌農商銀行實際控制人許昌市投資集團就出面說話了,他們在5月25號發布公告聲稱,許昌農商行只是這幾家出事銀行的大股東,但並未實際控制這些銀行經營。這些出事的銀行都由同一家企業——河南新財富集團所實際控制。

這家新財富集團於2011年7月19號成立,法人代表名叫余澤峰。但是有媒體發現,2018年鄭州銀行副行長喬均安賄賂案中,判決書裡明確寫到新財富集團董事長是一個名叫呂奕的人,他很可能是以隱形的方式間接持股與這些出事銀行發生了關聯。

這個呂奕,目前被普遍認為是這次存款詐騙的關鍵核心人物,他被大陸媒體挖出來說是塞浦路斯國籍,曾經自稱是利比里亞駐中國商務投資代表,目前已經跑路到了海外而且很可能就在美國。

所以,這看起來就是一出完美的「只有一個大壞蛋騙錢跑路,剩下我們這些銀行、監管機構和APP第三方平台加上廣大儲戶全部都是無辜受害者」的劇情。但我想稍有任何一點正常理智的人都知道,事情顯然沒那麼簡單。

首先,根據公開的工商資料顯示,許昌農商行持有兩家爆雷銀行、也就是上蔡惠民村鎮銀行及柘城黃淮村鎮銀行51%的股權,這已經滿足實際控制人的認定。而且,至少在2021年高管換屆之前,許昌農商行向部分村鎮銀行派駐了高管。也就是說,許昌農商行不可能對新財富集團做的手腳兩眼一抹黑、一點不知道。

其次,新財富集團早在2022年2月10號就已經在工商局正式註銷了。這麼大一件事,按照許昌農商行的說法就是,實際控制運營著數家村鎮銀行的新財富集團突然註銷公司拍屁股走人了,許昌農商行難道沒發現有問題嗎?

要知道銀行取款爆雷是在4月18號,這是足足兩個多月後。那麼,這兩個多月許昌農商行和相關的政府監管機構都在幹什麼?他們都在蒙著眼睛玩丟手絹遊戲嗎?他們現在的說法,就等於告訴你,我們都很傻很天真,這手絹丟到我屁股的後面兩個多月了我才發現,而且發現的時候才知道這丟的不是手絹而是手雷。

要知道,根據大陸媒體自己的挖掘,新財富集團至少滲透參股了13家銀行,而且該集團註銷前通過銀行和關聯公司的交易,借道廣州農商行及渤海信託,已經轉移了巨額資金。

也就是說,新財富集團並不是走起路來悄無聲息的小朋友,新財富完全可以說是一個可以挑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換肩的走路咚咚響的大傢伙,這麼大的傢伙要想幹淨利落地捲款跑路,一點不驚動這麼多政府背景的金融機構是根本不可能的。

再次,許昌投資在公告中還表示,說自己與新財富集團不存在股權投資、資金往來或業務合作。但有大陸媒體在本月初就挖出來,早在2017年,許昌投資旗下子公司曾給一家名叫德億田的公司一筆1000萬元的借款提供擔保。而德億田公司為開泰商貿這家公司代持股份,而開泰商貿參股了河南浩宏機械設備有限公司,順著這條線繼續往下,最後發現,這家機械設備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叫余澤峰,和新財富集團註冊成立時的法人代表余澤峰是同一個人。

也就是說,許昌投資在撒謊,他們一直都和新財富集團有資金往來與業務合作。

所以,如果要說責任人是誰,新財富集團當然是最主要的禍首,但與這個巨大的存款陷阱有關聯的相關銀行、銀保監會和金融機構,包括充當了導流、代銷角色的百度、小米等APP第三方平台都不能說是無辜的,他們都或深或淺參與了這個騙局的運作,都起到了巨大的掩護與欺騙的作用。

第三個問題,整個騙局是如何做成的?

這次爆雷的款項表現出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徵,就是失蹤的存款基本上是異地儲戶通過互聯網金融平台線上存入以上各家村鎮銀行的,也叫做異地存款。什麼叫異地存款?根據中共央行給出的明確定義:「異地存款是指銀行通過在沒有設立實體網點的地市開立的帳戶吸收的存款。」

這裡的關鍵詞就是這個「實體網點」,簡單說,只有遠程開立銀行帳戶時,所在地市沒有該銀行實體營業網點,滿足了這兩個條件,其帳戶的存款才是異地存款。

這個騙局的奧妙,就在於這個異地存款。什麼意思呢?我們都知道正常的存款,只有儲戶和銀行雙方在打交道。但這個騙局的曝光告訴了我們,在儲戶和銀行之間實際上悄悄插入了一個第三方。

站在辦理這種存款的儲戶來看,自己的錢是存進銀行了,因為有卡號,有認證,有轉帳或者支付平台扣款,有存款協議,一切手續都是正規的。而站在銀行這邊來看,它們現在公開否認了線上異地存款的渠道,說這些存款壓根就沒有入銀行的帳,不是真正的存款。

我們都知道,正常情況下的儲戶存款如果真的入了銀行的帳,銀行端都要上報央行說明自己有多少客戶及有多少存款,但現在央行說沒有這幾家出事村鎮銀行的上報記錄。這些出事的存款沒有真正的存入銀行,而是被這個悄悄插入的第三方中途攔截這些錢並導流去了某個地方。

這筆錢既然都沒有進入銀行,那麼自然也就不存在讓銀行支付相應的存款保險的問題。而這家新財富集團,就是那個「打槍的不要,悄悄的進村」的第三方。

說白了,就是新財富集團與銀行高管、股東等內部人士互相勾結,由真銀行的人出面,拿著銀行的真手續跟外面公司合謀做了一套假系統,一個不入真帳的平台。

為什麼盯上的都是異地存款?因為這種存款在當地沒有實體網點。有實體網點的地方開設帳戶存錢,錢必然進入當地銀行及其母行的帳目,那是可以查到去向的。而沒有實體網點的錢,儲戶以為存到當地某銀行去了,其實沒有,而是去了你不知道的某個地方。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這個騙局其實並不算很複雜,但要想能夠維持這麼長時間,維持這麼龐大的量而不被察覺,沒有多個政府部門的人參與,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我個人懷疑,恐怕新財富那個呂奕的捲款跑路,都是它們一幫同謀犯精心安排商量好,準備好了此後如何脫身的預案以後才實施的。別看很多人現在一臉無辜的出來切割澄清自己,呂奕捲走的那些錢,說不定早就存了一份在它們各自海外的某個帳戶裡了。

第四個問題,當然就是後續為了維穩而搞出來的「紅碼事件」了。
紅碼事件的性質極其惡劣,而且中共絕不是第一次將紅碼用作維穩工具了。早在去年11月,被吊銷執業證的維權律師謝陽準備前往上海探望被判刑的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時,健康碼就曾離奇地突然變紅,他放棄出行後又很快由紅變綠。

而今天最新曝光的消息顯示,鄭州多個爛尾樓盤的業主,在維權過程中也都被轉為紅碼,只有自己主動提出申請並保證不維權了,才能改回綠碼。

這本身不奇怪,健康碼剛一問世我們就說過,這就是當代良民證,中共一定會用它讓大眾過上監獄中分級待遇的生活。或者說,讓大眾都體會一把孟晚舟的待遇。很多人不是都曾經說過今晚我們都是孟晚舟嗎?這種紅碼電子腳鐐比孟晚舟那個厲害多了,孟晚舟帶著電子腳鐐起碼還可以在當地到處轉,而紅碼基本上意味著你只能待在家裡。

紅碼維穩最大的影響之一,就是健康碼的可信度及權威性被徹底破壞,從此後誰都不知道紅碼究竟是因為你感染了病毒還是因為你買錯了什麼東西,這就是猶太人大衛星身分標誌在中國大陸正式復活的開始。

其次,這個先例一開,以後政府的治理就非常簡單了,任何政策的推行都將毫無阻力,誰敢說半個不字直接敲敲鍵盤你就被畫地為牢自我拘留了,連公安上門請你喝茶的茶錢都省了,大家多快好省建設社會主義。

一句話,只要你一直配合這個得寸進尺的極權政府,它們就會一直把你當動物管並一直偷著樂下去。

【普習又通話 普京敲打習近平?】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要說說習近平今天和普京的通話。

中共官方消息,習近平在6月15號下午與普京通了電話,然後雙方都發布了通報。這次通話,是普習兩人繼2月25號俄軍剛入侵烏克蘭後通話到現在的第二次,由於戰局變化極大,所以這次通話備受關注。

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就不重複兩邊官方通報的原話了,我覺得要了解這份通報的真實含義,需要做兩個對比,一個是與2月25號那次通話對比措辭,另一個需要和俄羅斯官方通報進行對比。這樣對比下來,我就直接說說我認為值得注意的幾個關節點。

首先,這個電話應該是普京主動打給習近平的,因為今天是習近平69歲生日,普京無論禮節上還是實際需求上,都有必要主動打這個電話,習近平的生日提供了一個不失面子的藉口。

其次,對比2月25日的通話措辭,中共官方這一次的通報中,有關烏克蘭的內容篇幅大幅壓縮,僅有110字,不到上次的1/3。而且中共沒有提到北約東擴、俄羅斯的底線與合理安全關切等例行表述,反而在烏克蘭問題上多出了中方從歷史經緯出發,獨立自主作出判斷的說法。

烏克蘭的歷史經緯是什麼?可以是歷史上曾經與俄羅斯同屬一個國家,也可以是烏克蘭與中美俄等多方簽訂的布達佩斯協議。這種表述很模糊含混,尤其中共現在多出來強調要獨立自主做判斷——如果朋友們還有印象,6月初美國媒體曾經爆料俄方兩次在會議中施壓中共提供更多經濟支持,而中共的回應就是這麼說的,說中方將按照自己的最大利益行事,這其實就是獨立自主的意思。

也就是說,無論用詞模糊,還是強調獨立自主,都顯示習近平想要開始與俄羅斯拉開距離。

第三,對比中俄雙方的通報,中共描述中俄關係使用了「保持良好發展勢頭;願推動雙邊務實合作行穩致遠;以及中方願同俄方繼續在涉及主權、安全等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問題上相互支持,密切兩國戰略協作」的表述,顯得相對低調。

而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在15號晚上9點過發表的最新通報則很高調,通報中說,普京與習近平指出,俄中關係達到空前高度,還在不斷完善中。然後俄方特別強調了一句話,說「中國國家主席指出了俄方為在外部勢力製造的安全挑戰面前維護國家根本利益所採取行動的合法性。」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繞口,簡單點說,就是俄方聲稱:習主席在通話中承認了俄軍入侵烏克蘭具有合法性。

大家看到了吧,這種對比是不是很有意思?在這兩種對比之下,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的真實意思不過是想說,哥們兒,你是不是悠著點,我可以支持你不被烏克蘭和西方把戰火燒到俄羅斯境內,也可以支持不讓你下台,但我能給你的經濟支持目前就是這麼多了,你總不能讓我也跟著受制裁對吧,那樣咱倆都沒得玩了。

普京當然也不是吃素的,克里姆林宮特地把中俄關係空前高度和習主席承認合法性這兩句話單獨拎出來報導,意思就是提醒習近平:兄弟別忘了你答應過上不封頂的,我現在要的和你答應過的還差的很遠,你還可以「不斷完善」。此外,別忘了你說過我出兵是合法的,你的新華社不提,不等於我就會忘了。我說出來就是提醒你咱倆現在在一條船上,你就算跳了船,美國歐盟也不會讓你上他們的船,你只會一直泡在海里淹死為止。

我不知道習近平在通話中究竟是怎麼說的,但顯然他很有可能為了安撫普京說了一句不該說的,結果被普京抓住並立馬公開了。

所以在我看來,普京利用這次通話進行了一次成功的勒索,習近平不得不忍氣吞聲掏出點錢來抖抖索索數給對方。但這樣的局面還能維持多久呢?任何的勒索,最後大概率都會變成雙方的拔刀相向。但習近平現在只能忍著,在他連任之前,他沒有任何本錢與普京翻臉。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