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級 中共半導體「芯」碎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17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世界十字路口

美限制EDA輸出,中國芯片大夢玩完?美對中共摘「芯」,推遲台海戰火?四個要命思維,中共自己搞垮半導體?

美中雙方的半導體科技戰愈演愈烈,8月15日起,美方實施四項重大管制,最重要的是限制EDA(電子設計自動化)軟件出口。EDA軟件被稱為「芯片之母」,是業界用來設計芯片電路的重要工具,一旦中共失去國外的EDA軟件,會對中共帶來哪些衝擊?為什麼可能因此推遲台海戰爭的爆發時間?美方為什麼要在半導體技術上對中共頻頻出拳?中國芯片產業是被美方擊敗、還是被中共自己搞垮?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今天我們來聊一個重要的熱點話題:

今日主題:美國管制禁令升級,中共半導體「芯」碎。

最近我們在節目裡常提到一件事,就是美國正在聯合國際盟友一起改寫半導體產業的遊戲規則,中共會一步步陷入被孤立、邊緣化的危機。現在,果不其然,雖然中共二十大還沒登場,但是美方已經給習大大送來一份大禮物。

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宣布,從8月15日開始,實施四項重大的出口管制措施,包括:管制出口氧化鎵、管制出口金鋼石,還有半導體的EDA軟件以及渦輪發動機的壓力增益燃燒技術。

其中前兩項,氧化鎵和金剛石都是可以承受高溫電壓的第四代半導體材料,而最重要的是第三項管制,半導體EDA軟件。EDA是什麼?就是電子設計自動化的軟件,是業者用來設計芯片電路、優化芯片性能的重要工具,所以EDA軟件又被稱為「芯片之母」,它的重要性也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中共沒有EDA軟件,就沒辦法設計芯片,沒辦法開發生產更高端的芯片;那沒有高端芯片,那麼就會衝擊到軍事、國防、航空、太空等等的產業發展。

而且更糟的是,目前中國有2,000多家IC設計廠商,也就是集成電路或積體電路的設計廠商,這些廠商有四分之三都是使用外國的EDA軟件來設計IC。如果中國被全面切斷EDA軟件,那麼中國廠商就沒辦法再開發新的芯片,2,000多家IC設計廠商就會「死掉一大半」,就會爆發一場中國版的「芯片海嘯」了。

簡單一句話,美方正在對中共發起一場「半導體的諾曼底登陸」,要在半導體產業上對中共發動重磅的反擊,要扭轉中共想要稱霸全球的戰局。我們簡單回顧一下最近美方是怎麼布局的:

7月初,美國敦促荷蘭的芯片製造設備大廠艾司摩爾(ASML)禁止出售先進設備給中國。

7月28日,美國國會通過「芯片法案」,要提供520億美元的資金以及稅收抵免的優惠政策,來補貼美國半導體製造業的發展。說白了,就是在吸引半導體產業留在美國、或者回到美國來發展。

7月底再傳出,美方要求半導體設備供應商,如沒取得官方的出口許可之前,不可以出售14納米(奈米)以下的半導體設備給中國企業。

接著,您應該還記得,美國剛剛啟動了「印太經濟框架」(IPEF)要重組國際供應鏈,要集結盟友們排除中共、孤立中共;另外,美方還邀請日本、韓國和台灣這三個半導體重鎮,要一起組個「Chip 4」聯盟,也就是「芯片四強」聯盟,要集中力量生產高端芯片,這個聯盟背後的潛戰略,也是要孤立中共,截斷中共取得高端芯片的來源。

現在,美方又進一步限制中共取得EAD軟件來開發芯片。那說白了,美國正在對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發動精準的外科手術反擊,一方面要截斷中國的技術來源與半導體製造設備來源,要從內部對中共「摘芯」,讓中共失去生產高端芯片的能力;另方面,美方聯合盟友從外部截斷、或者削弱海外廠商對中共的芯片供應,讓中共一步步走入沒有高端芯片可用的「芯碎危機」。

美方芯碎戰術 對中共衝擊巨大

好,你可能會好奇,「芯碎危機」真的可怕嗎?會對中共帶來什麼影響嗎?我們可以從三方面來說起,短期、中期和長期影響。

<<短期:產能擴張受阻 產品升級困難>>

首先,短期之內,中共會因為芯片技術被截斷,以及無法取得高端的芯片製造設備,所以中國的芯片產能擴張會受阻,產量會不穩定,而且因為沒辦法開發更高端的芯片,比方說3納米的芯片,這樣也會讓中方想要升級芯片產品變得更加困難。

<<中期:缺乏製造設備 空有人才無用>>

從中期來看,美國的芯片法案發酵後,美國的半導體製造業就開始擴大發展,那麼芯片製造的設備當然就會優先供應美國市場的需要,中國就買不到貨;而且美方還限制業者把製造設備輸出到中國,這樣中共就會陷入缺技術、也缺製造設備的困境。即便他們花大錢,從台灣挖來高科技人才也沒用,就像你找了一批好廚師想要開餐館,但結果卻買不到爐灶,那最後也只能是一場空。

就像前台積電的共同運營官蔣尚義,他後來到中國加入中芯國際,結果發現中芯沒辦法購買10納米以下的生產設備,而且中國同事們也不信任他,最後他請辭離開,感嘆地說加入中芯國際是個「錯誤」,也是件「蠢事」。

<<中期:半導體研發受挫 產業經濟與軍工業受挫>>

而且,沒有芯片製造設備,又斷了IC設計的軟件,就會讓中國的半導體技術研發受挫,沒法生產更高端的芯片,沒法生產更有效率的芯片,那麼就會進一步造成中國的產業經濟轉型受挫,包括人工智能、大數據、超級計算機等等都會陷入困境,而且就連中共的軍工業也會受挫,因為沒有穩定的芯片供應,就沒法生產更多、更先進的軍事武器。

<<長期:失去競爭力、制訂標準權、定價權>>

再從長期來看呢,中共的半導體與相關的高科技產業,會漸漸失去國際競爭力,失去市場份額,而且因為中共沒辦法開發更高端的芯片製程,所以中共就會在國際市場上失去制訂產業標準的權力,同時也會失去定價的權力,換句話說,國際半導體產業與高科技產業將由美方和美方盟友來主導,是美方說了算。

<<長期:科技產業轉型停滯 經濟失速下墜>>

這樣一來,中共不但在芯片製造上會失去影響力,而且中國的高科技產業轉型會陷入停滯,原本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也就煙消雲散了。更重要的是,習近平下一個任期的中國經濟就註定會繼續失速下墜,因為高科技產業發展不了,而傳統製造業又都因為疫情和貿易戰跑光了,所以習近平連任之後,經濟和失業問題一定會成為他頭頂上的「懸頂之劍」,隨時可能砸到他頭上。

所以,在我看來,美國這一系列的半導體組合拳,可以說是點中了中共的死穴,中共雖然不會立刻斃命,但接下來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引發越來越大的連鎖崩塌效應,最後很可能會對中共政權帶來致命的重擊。

預防性軟攻擊 中共戰狼毒牙被拔

而且,從地緣政治與區域戰略的角度來看,美方這次強硬出手,直接針對中共的半導體技術來個斧底抽薪,其實也是一套「預防性的軟攻擊」。

因為在7月底,業界有人發現,中共的中芯國際公司已經能夠生產7納米的芯片,已經用到虛擬貨幣的挖礦機上做「練兵」。這個消息讓美方相當驚訝,所以美方這幾天加緊腳步,祭出一系列的舉措來反制中共。

因為中共這幾年加速研發先進武器、製造大量軍事裝備,其實都需要高端芯片的配合,所以美方趕緊來個斧底抽薪,截斷中共的高端芯片技術,讓芯片產能不穩定,沒辦法生產更多、更先進的軍火,這樣就等於是削弱中共的軍力發展,進而推遲台海爆發戰爭的時間點。

所以我說,從某種角度來看,這也是一套針對中共軍力的「預防性軟攻擊」,把中共戰狼的毒牙給拔了。《世界十字路口

四大錯誤思維 中共自毀長城

好,我們可以想見,中共對於美方這套「芯碎戰術」一定會氣急敗壞,然後一定會痛罵美方,說一切都是美方要遏制中國發展,是對中國的不公平。但我必須說,美方現在的反制是一回事,其實中國的芯片產業在美方反擊之前就已經敗象畢露了。怎麼說呢?

中共早在2014年,就想要擴大發展半導體產業,所以官方召集了一批大企業聯合出資,成立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後來也被叫做「國家大基金」或「大基金」,專門用來投資、扶植半導體相關企業。第一期的基金規模將近1,400億人民幣。2019年又籌募了第二期基金,規模增加到2,000億人民幣。

但問題是,直到今天,中共投入三千多億人民幣、用了八年的時間,做出什麼成果?只有中芯國際成為中國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商,但是中芯最近也才能生產7納米芯片,跟台積電、三星的技術水平相差遙遠。

更慘的是其它半導體公司,連原先預定的「2020年量產16納米芯片」的目標都沒有達標,就連一度風光的清華紫光集團,最後更搞的破產收場。為什麼會這樣?在我看來,是中共自己被四個錯誤思維給害了。

一、大躍進思維:用政治運動搞經濟

過去40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中共高層普遍瀰漫著一種「大躍進思維」和「暴發戶思維」,覺得什麼都可以砸大錢買過來、什麼都可以用大規模的政治運動來「辦大事」,用中共的話講,叫「集中力量辦大事」。

但問題是,中共想用這種「舉國體制」和「大撒幣」來發展半導體,想搞一場「大煉芯片」和「芯片大躍進」,其實正好反映出中共高層沒讀書,不懂半導體產業。

因為生產芯片需要的原料與技術,是結合了許許多多上下游產業的跨界合作,而且還需要跟各國廠商進行同步的跨國溝通合作,才能成功生產芯片。這一點,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日前在接受CNN專訪的時候就強調過,所以他說即便中共通過武力占領台積電,也沒有辦法生產芯片,因為芯片生產的工序太複雜了。

所以中共高層沒明白半導體的產業複雜度,還抱著毛澤東年代的「大躍進」思維,想要燒大錢、集中力量辦大事,其實就是一種愚蠢的「蠻幹」,所以花了三千多億、搞了八年,什麼也沒搞出來。

二、急功近利思維:搞彎道超車 不練基本功

中共從老毛年代開始就有一套黨文化的思路,就是「多、快、好、省」,就是產量要多、速度要快、東西要好、成本要省,這種「多、快、好、省」的思維其實就是中共「假大空」的反映。

但是發展半導體產業,最重要的資產就是技術,而技術的研發都是需要大批科學家投入無數的時間與汗水,不斷地測試、不斷地從錯誤中學習、不斷地累計種種數據,才能得到最後的研發成果。簡單說,技術研發是需要投入大量時間、資源與耐心的苦力活兒。

不過中共的黨文化思維只想急於求成、急功近利,對於長時間蹲馬步、搞基本功是沒有耐心的,所以中共過去就一直向美國、歐洲和其它國家來偷技術、竊取知識產權,拿到中國內部快速複製使用,他們還自豪地說這叫「彎道超車」。

當然現在各國都在防範中共偷技術了,特別是半導體這種高難度的技術,中共偷不著、買不到,又沒有基本功可以慢慢研發,所以現在就變成「彎道摔車」了。

三、貪婪思維:鉅資在哪裡 貪腐在哪裡

中共花了八年時間、投入三千多億人民幣,卻發展不出什麼頂尖的芯片技術,很大一個關鍵原因還是跟官場的貪腐成性有關。

像最近這個「國家大基金」的幾位高官都陸續被調查、相繼落馬,其實就反映出習近平雖然拚命喊「反腐」,但卻「越反越腐」。這些高官或高管不是用這筆鉅資在辦大事,而是幫自己的錢袋發大財。一直到現在,美方的科技戰已經打到家門口了,習近平才發現這幫人在悶聲發大財,但為時已晚了。

四、鬥爭思維:動態清零失敗 台海局勢緊張

鬥爭是中共最擅長的手段,但中共不只用鬥爭來處理政治問題,還用鬥爭來處理疫情,所以習近平推出了「動態清零」要跟看不見的病毒做鬥爭,但結果鬥了兩年多,病毒不但沒清零,反而是中國經濟和企業快被清零了。

疫情今天還在中國各地持續爆發,每次疫情一有苗頭,當地政府就趕緊封城封區,人民沒法上班,工廠沒法生產,這對任何的企業來說都是難以承受的巨大風險。

再加上北京還跟台灣搞鬥爭、跟美國搞戰狼,搞得整個兩岸都瀰漫著一觸即發的戰爭風險,這樣不但不利於吸引外資外企進入中國投資,反而會促使更多高科技企業加速撤出中國,或者轉移產能到海外去。因為半導體產業是資本密集的大投資,所以他們需要高穩定、低風險的環境才能順利經營。

但是,中共這套與天鬥、與地鬥,與病毒鬥、與美國鬥,搞得整個中國惴惴不安,當然就只能把資金、人才和技術給往外推出去。像中芯國際的獨立董事、前安謀公司總裁布朗(Tudor Brown)這幾天請辭離開,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最後,我們再說一次,美國對中共發起一系列的科技戰,本質上是一場「半導體的諾曼底登陸」,但是中共自己的幾個錯誤思維,才是讓中共陷入危機的主因:

一、大躍進思維:用政治運動、舉國體制搞經濟,錯估半導體產業的複雜。
二、急功近利思維:只想搞彎道超車,不練基本功,沒有研發能力。
三、貪婪思維:鉅資在哪裡,貪腐在哪裡,大基金招來大貪腐。
四、鬥爭思維:動態清零失敗,台海局勢緊張,資金、人才、技術紛紛撤離。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感謝您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寄天

夜雨竹煙君未歸
千雪轉逝君何在
瑟影孤酌望秋池
焚弦酹愁雲天外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