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由刘翔和姚明奥运失利所想到的

中国人办事喜欢图个吉利,我想这大体是因为我们对所办的事情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缘故。据说北京将奥运会的开幕式选在二零零八年的八月八日,就是想沾沾“八”字的光,图个吉利。不巧的是,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这一天,虽然和开幕式的那一天一样含有三个“八字”,但是中国人却迎来了一个大不吉利:国人寄予夺金厚望的跨栏运动员刘翔因脚伤离开了起跑线。无独有偶,两天之后由巨人姚明领军的中国男篮也不敌立陶宛队,使国人再次大失所望。

也许外国人不太了解刘翔和姚明在中国意味着什么。但是在民族主义空前高涨的中国,在绝大部分的中国人的心目中,这两个人就等同于奥运!等同于中国人对北京奥运的期待!从北京奥运的各类广告中不难看出,整个北京奥运似乎成了为刘翔和姚明两个年轻人量身订制的仪式。人们期盼著整个民族借助于这两个小伙子从这个仪式上腾飞。假如刘翔和由姚明领军的中国男篮获得预期的成功,那将比所有别的金牌更有价值;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失败给国人带来的失望也就更大。

无论是看着刘翔在发令枪响之前便不得一拐一拐地离去的背影,还是看着姚明领军的中国男篮以近三十分的悬殊比分败给一个只有三百万多人口的小国的代表队,我都坐在那里半晌沉默无语。我想得最多的是,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将全部的荣誉和希望都寄托在刘翔和姚明这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的肩上;如此的重担,他们如何能够承担得起?

其实,体育就是体育,这是一个运动员表现坚忍不拔的毅力争取“更快、更高、更强”的机会;是一个对他们完善和战胜自我的能力的展示。遗憾的是,需要亢奋的国人们却竭力让运动员们失去自我,让他们仅仅成为所谓国家力量的一个招牌。我想这大概是因为多少年来我们国人已经失去了自我,只能通过国家的力量来表现自己的存在;与此同时,再将国家的力量寄托在几位招牌英雄身上。这是何等省力而又自私的算计!

其实,如果仅仅是此次奥运失利,对刘翔和姚明来说倒也没有什么。就其各自的运动项目而言,这两个人已经已经得到举世公认的好成绩。一次失利绝不能抹煞掉他们在中国和在世界运动史上的贡献。可是说句实话,对他们二位的失利,我除了同情之外,又还有些许的失望。

我失望的绝对不是他们在运动场上的被迫退出和失利,而是他们在赛前放出的一些大话。我曾经在中央四台的节目中亲眼看到姚明谈到中国队一定要取得好于进入八强的成绩;也看到东方早报在赛前几天发表的对刘翔的访谈,刘翔表示虽然古巴小将罗伯斯近年来的成绩已这好于自己,但是他一定能够战胜罗伯斯。在我看来,姚明和刘翔当时实在是在说一些他们自己都没有把握的话。这纯粹是被奥运前的那种来自所谓“全民族的荣耀”的巨大压力给逼的。两个优秀运动员被逼得说大话,这是我内心里的真正的悲哀所在。

刘翔的失利还使我想到中国当前的处境和未来的结局。现在看来,刘翔的脚伤已非一日。这一点普通的电视观众和报纸读者是不知道的,但是刘翔和他的教练是一定知道的。可是,明知有伤在身,却还要在外界的巨大压力下硬著头皮说一些连自己都没有底气的大话;而且除非发生奇迹,这个大话只需要几天的工夫就将被事实戳穿。

我想刘翔的内心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其实,中国现在的政治经济情形又何尝不像奥运前的刘翔?已成痼疾的政治腐败、难以持续的经济增长、不断积累的民族矛盾、日益激化的官民对立等等,中国这些“伤病”比起刘翔的脚伤来要致命得多。在以举国之力通过奥运炫耀中国的辉煌的时候,那些深知国情的领导人是不是也正被硬著头皮说大话的痛苦煎熬着呢?当这些矛盾总爆发的时候,中国会不会在国际社会的竞争中再次被迫地离开起跑线呢?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